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从容赴死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8-09  

从容赴死

    似乎在观看一部有关父母之爱的纪录片,片中不时出现一些被随机采访的男女,大多是底层劳动者。他们用不同的语言诠释着同一个字:‘爱’。作为曾经的新闻工作者,他们还没有开口,我就已经猜到了他们要说的话。出人意料的是,最后一个镜头上出现的两个席地而坐的黝黑的老民工,谈论的却是‘如果美国和中国开战的话’,听二人的口气,中国打败美国并不是很费力气的事。
    在一个巨大的、仿佛还有中心游泳池的厅堂中,有一个女人突然以控诉般的语气大喊:‘真受不了,天气这样潮湿,水好像就要淹到额头上,快跑吧,再迟就来不及了’,接着我看到一群女人跟着她冲出建筑物,去寻找安全的高地---因为这时候我确实也觉得大洪水即将到来。有一个男人出现了,他以一种对此事负有责任的语气对全世界的观众说:‘要不因为我女儿、、、、、、’
    当我走到某个空旷的广场时,一切都已经安排就绪。一位女警官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握着手枪等待我走近,而我也丝毫没有害怕或者回避的意思。我径直走向她,并且期待着子弹射进额头的快感。但当我走到台脚前,她还没有扣动扳机。我倒是看到台前右侧有另一个女人,手持执行注射死刑的针管,正在一只玻璃瓶中吸取毒药。原来最高法院临时更改了行刑的方式,我为自己亲自死一趟却听不到一声枪响而深感遗憾。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8-09  
    这个梦的最奇特之处在于它有一个非常清晰而且精确的时间限制:早上第一次醒来,在床头柜上摸索到手机看时间,显示为6:37,感觉仍然很困,倒头又睡,随即入梦,很快又醒来,再看时间,显示为6:42。也就是说,这个情节并不简单、场景变换三次的梦,实际经历的时间只有不到5 分钟的时间。这对于研究睡梦中的时间跨度无疑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要阐释这个离奇的梦不得不先说一说我昨日为孩子们买回家的一只兔子。(明日续)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8-11  

    女儿想养一只兔子的愿望由来已久,近几个月,特别是假期,她无事可做,更是每日念念有辞地请求我给她买一只。我既不愿花这笔钱,也深知养宠物的麻烦,一再推拒。某日半开玩笑和她打赌:只要她能与我来往对打乒乓球一次达到120下不脱球台,我就给她买只兔子。为了得到兔子,她拼命苦练,早起晚睡地拉着我不停地打球,在两天之内居然‘一不小心’达到129,我没有办法,只好于上周六带她去宠物市场找兔子。那日找到兔子后,才知道养只兔子还真不便宜:兔子40$一只,兔笼子150$一只,每月开销20$。当日我所带现金不足,银行卡又忘在家里了,交易不成,连哄带骗,总算把她弄回了家。本以为她死了心,没料到第二天她又开始苦苦哀求,并且自愿把赌注提升到200下。为达此目标,握球拍的手指都起了血泡。我实在不忍心看她如此,便于周三晚上又带她们去市场,将兔子及一应用具食物等备齐,结账时又恼人地碰上怪事:银行卡坏了,根本付不了账。悻悻出门后,女儿突然放声大哭,并且一发不何收拾,失望怨愤之情真是难以形容。无奈,梦前一日下班后我们不得不再去市场,总算满足了她这一本来也算不上过份的愿望。
    将这件事与上面所记的梦联系起来,看起来似乎并无十足的道理,但经过细细琢磨后,我觉得,如果这个梦是有解的,那么要解释它的唯一途径就在此事之中。

(续于6楼、7楼)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8-12 06:19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8-11  
唐玄宗
    梦见与父亲等一行人似在途中。父亲垂垂老矣,仍然念念不忘唐玄宗,他们在安史之乱时失散,至今没有相见。据父亲说,那是70年前的事了,他坚信玄宗还活着,而且他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还能见到主人。这个愿望,必须由我来帮他实现。我万分为难,费力地向他解释说:根据史料记载,玄宗在公元756年逃到蜀中,乱平后,被肃宗接回长安,住在阴暗潮湿的偏宫中,没过几年就去世了。从那以后至今,已过了不知多少年,我哪能还找到玄宗呢?、、、、、、
    在一道沟渠旁,儿子开文背向流水蹲着,有人经过,只轻轻一挤,他便一屁股坐进水渠中,过了一会儿还没有冒出头来。我连衣和鞋跳下水渠,抓住他的一只手臂使劲地住上拉,好不容易才将他救出---原来水渠不宽,正好将他的身体与双脚对折着夹在中间,让粗通水性的他无法挣脱。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8-12  
翻船及果冻一样的雪
    好像是在一艘内河游轮上,船长正在向我们演示其神奇的特异功能:他将一粒米饭沾在一张白张上,向上托起。再将纸放下时,那粒米饭就不见了。他的动作有些拙劣,有人看到了其中的破绽,作为一个小魔术,也只能算是非常低级的,更遑论什么特异功能。这样的人作为我们的船长,我对前途深感担忧,并预言这艘船会翻掉,大家最好早作打算。才过了一会儿,船果然翻了,翻得像铁坦尼克号一样颇有气势。但不少人,包括我,因为早有先见,轻易生还了。
    后来我走在家乡枫树段新修的公路上,大雪深可没膝。我穿着高筒靴在雪路上艰难地前行,似是要前去老屋园。前面有一个熟悉村民引路,我忍不住向他抱怨:‘你们这些人现在怎么都懒成这样了,天天打牌,路上的雪也不铲’。我一边抱怨,一边用右手中的某物把脚前的深雪划开,并推倒在公路下边的水田中。这些雪并不是白色的,粉粒状的,而是结成了淡绿色的果冻或者豆腐的形状、、、、、、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8-12  
翻船及果冻一样的雪
    梦的第一个部份显然与最近颇为关注的‘王林事件’有关。梦中将他所谓的‘空盆来蛇’转变为‘纸上的一粒米饭’,颇有嘲弄之意:此人以其所谓的神功,把自己的那粒米饭都弄丢了。这与其近日躲到香港不敢回国之境遇是相对应的。他的神话的破灭也正如‘翻船’。但是我怀疑这个梦还有更深的寓意。在梦里,玩魔术者是我们的船长,而王林不过一偶然得势得志的骗子而已,与我何干?何以成为‘船长’?如果把他看成‘薄熙来’如何?关于后者,不正是这两年来我一直关注而且感慨万千的国家大事吗?
  梦的后部份可以追溯到去年三月回国探亲时的一个小情节:我的确曾经与父兄同行于那条泥泞的新公路,去老屋园给乡亲拜年。梦中情境可能正包含着我对已经富起来的乡民的看法:他们真的变懒了,溪流池塘无人疏浚,道路无人维护,房屋四周垃圾遍地,妇女和半老之人成日打牌赌博,年轻劳动力除了能立竿见影挣到钞票的事一概不做。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正在被工业文明腐蚀,无复旧时的美与纯洁。在梦中,连雪都变成了淡绿色的果冻一样的东西,不正是一种污染的状态吗?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8-12  
从容赴死
    (续2楼)梦的第一节,不断变化的电视镜头实际上是在说明一个问题: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女,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少有例外地不惜代价。两位老民工突然转变的话题很有可能是一个巧妙的隐喻:以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喻看似强大的‘父’和看似弱小的‘女’之间的斗争关系。为了这只兔子,我和女儿之间的拉锯战进行了数个月,表面上看来主动权全在我手中,但到最后还是我妥协于女儿孜孜不倦的纠缠。
    第二节,似乎有自嘲的意味。控诉的女人这个形像包含两点意思:1,我这人在这件小事上婆婆妈妈,真像个女人;2,我的确为诸如此类的、在我看来全无必要且自讨麻烦的开销而深感恼火。我们刚换新房之后,手头比较紧,对于经济前景也并没有一个稳定而光明的预期。有时我感到生活压力不小,就正如梦中女人说:水快要淹到额头上来了。第二节的最后,自我又以另外一个男人形像出来说话,其话外音是:如果不是我女儿如此死缠烂打,我怎么会花闲钱买一只兔子?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8-12  
从容赴死
    第三节中,‘女警官’或者‘女行刑官’的形像一开始让我非常迷惑,在我的生活中,与警察(尤其是女警)打交道的时候特别少,几乎没有与之相关的具体印像。她们的制服,酷似宠物市场的销售员。反过头来说,宠物市场的销售员的制服看起来颇像警服,正是这个相似性,构成了这个梦的隐喻架构,也指示了它的解读方向:因为我极不情愿花这笔钱,是以在我心中宠物市场的女销售员于我犹如行刑官。特别是第一次去买兔子时,其中某女非常严肃地对我说,如果我不买一个好笼子确保兔子的安全,她是不会把兔子给我的,当时我陡然怒气中烧,并且下决心不买兔子并与女儿‘抗战’到底。这一点在梦中似乎正表现为一位手握手枪的行刑官对我瞄准却没有开枪。而第二次和第三次买兔子时,打交道的是另一位女销售员,显得温柔随和很多,在她的手中,这笔一波三折的兔子生意终于得以完成。在梦中,与之对应的是另一位女行刑官,手持注射器,准备对我执行注射死刑。
    也许有人对我把买兔子这件和执行死刑这两种事情联系起来觉得难以置信。其实梦在夸大其辞、旁敲侧击、捕风捉影等方面是个绝对的高手,这些在无数其它的梦例中都可得到印证。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8-21  
失业
    仿佛刚从书市上淘书后,又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上。对于失业的担心突然弥漫心中,渐渐发酵为一种不可排解的忧伤。我把老同学星叫到一边,郑重其事地对他说:‘看来我不久就会失业了,如果不能在很快的时间内找到新工作,新房的月供就会出现问题,你给我想想办法吧’这时我好像坐在一个路边草坡上,我们的谈话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几个关心我,甚至与我有过一段恋情的女同学围了上来。她们分别是春、梅、娅。脸色和语气中都带有一种怜惜的嘲弄:看你这个绝顶聪明的人,也把自己弄到这步田地了,都是因为懒惰和不思进取啊。我的双手握着一把枯槁的筷子蒿,一边听她们批评,一边把它们一根根折断。梅指着我的手对春说:‘你看,他的手这样不消停,肯定是烟瘾又上来了。’的确,我很想抽枝烟,但是我刚刚宣布戒烟不久,实在不好意思在她们面前马上出丑。正局促间,妻子笑嘻嘻地走过来,对她们说:好啊,你们在这儿开批斗会,麻烦你们几个好好教育他。’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8-21  
失业
    很快我就真的失业了,生活一落千丈,刚住不久的大房子被迫卖掉了,一家人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来到长沙市一个破栏的老区租房子。刚走进一间房子,主人告诉我们三百元一月的房租,妻子就迫不及待地说:‘好吧,就这间房子最便宜,我们也只住得起这样的房子了。’我还来不及仔细看看房间及其配套设施,她已经开始安放简单的行李和家具。我非常悲哀地想起:前不久我还说过,真不知道以前一家四五口人挤一间房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没想到就几天,自己也得过这样的日子了。看看儿子,都已经是半个大人,女儿也七八岁了、、、、、、
    没过一会儿,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个陌生人,他说他是来找某某的,听口气当是这儿的另一名租客,我回过头一看,我们的房间果然还连着另外一间房,那里住着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天啦,我这才知道,我们花三百块钱租下的只是一个客厅或者走廊,其它租客进进去去都要经过这里。再往另一边看,是一间和澡堂在一起的厕所,有人正光着膀子走进去。我感到一股尿意,便跟在那人身后,也走进去。
    这个厕所还真不小,有点像火车站的公共厕所,卫生状况也不算差,但每个尿池和蹲坑上都有人,而且他们久久不肯走开,我忍无可忍,只好就对着水泥地板撒起来。先前进去的那个人,他好像非常生气,提着其生殖器,像提着一只高压水枪,对着厕所的天花板和四面墙壁混乱地扫射、、、、、、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8-21  
    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似乎是在那儿刚住下的第一天,黄昏时我和女儿站在一处颇似家乡田野的地方等待妻子下班回来,一直等到天黑,等到夜深,妻子还没有回来,我预感她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女儿的哭声在田野上回荡、、、、、、


    略注:近年公司业务一直不佳,担心失业之心时时有之,但从未做过此类恶梦。而近期倒是工作很忙,做事顺心,日子过得比较轻快。在此情况下有此一梦,颇让我怀疑梦是在提醒我居安思危,早作打算。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8-21  
是啊,我们都应该居安思危,要和家人多多沟通,互让互谅,互爱互助,一体同观,本地风光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8-22  
被忘却的情人
    梦见在冲天坡行走,四望乡民甚多,好像谁家有红白喜事,到了夜间田野上还是一片光明。我忽发奇想,要从老屋园后山上去燕花庄,刚上山坡时,迎面碰上李光父子兄弟三人从高坡上急匆匆地下来,我在他们精壮黝黑的臂膀上各拍打了一下,算是招呼。随而用手机给母亲打电话,谈话内容显示我还在加拿大,母亲问了一些琐碎事情后突然说:‘某某就在身边,她想和你说话。这么多年,你把她忘记了,丢在家乡不闻不问真是要不得。’我惊讶地反问:‘谁呀,你再说一遍,叫什么名字?’妈妈重复了她的名字,(可惜这个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不然或许有助于深解此梦。姑且称之为某女吧)。我似乎隐约地想起少年时听说过这个女孩,但在记忆中并没有与之交往,更不说有山盟海誓了。母亲那边的电话停顿了一阵子,我就听到了一个悲伤的女声:‘你把我害得好苦啊,你就说了那么一句话,让我白等了三十年’。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8-22  
    她的话激起了我的深深歉疚和同情,我尽量用最亲切的语气喊了一声她的名字,接着向她解释:‘真对不起你,可是我实在想不起来少年时候和你交过朋友,更不记得和你有过约定呀。你能不能把当时的情况仔细说说,也许能让我回忆起来。’于是我就听到她在电话的另一头讲起了一个遥远恍惚的故事:三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在同村一个老人停丧之夜,有很多小孩子在那儿玩。她,并不与我同村,却只隔了一个山岭。不知是谁支使我们小孩子却邻近的村子里报信,而我和她,被安排一道去棉花坡。故事就发生在那条山路上。她说:‘那天晚上你抱了我,你还说大学毕业后一定会娶我,我就是听了你这句话,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先等到你考上大学,你没有来找过我;又等到你大学毕业,你还是没有来找我;结果等到了你飘洋过海,十几年连家乡也没有回来。我都等老了,再也等不起了、、、、、、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8-22  
被忘却的情人
    她那样确切的语气让我无法怀疑故事的真实性,实际上,她的叙述也的确触发了类似的、迷迷离离的记忆。我快要攀到后山山顶了,俯瞰老屋园,依然是灯火通明,人影杂沓。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这个被我如此遗忘和伤害的女人,只能连连道歉,并且如实告诉她,我现在在加拿大,早就成家立业了,还有两个孩子。电话那一头传来啜泣声,我自己也哽咽起来。就在这时,突然停电了,远近乡野一片漆黑,并且下起了雨,(或者是早就下过一场大雨),我连脚跟前的路都无法看清,更别说去燕花庄了。(那可是一条崎岖曲折多歧的山道。)我知道刚走过的一段上坡路两边都是翻耕播种得很好的庄稼地,从地里下山回家即使不看见也不会有大危险。于是我开始下山,每一脚下去,都深深踩入肥沃、湿润、松软的土壤、、、、、、
级别: 一年级
15楼  发表于: 2013-08-22  
此梦或与诗人自身的写作相关,同时也暗指难以回去的故乡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08-23  
回 15楼(山原) 的帖子
从文学寓意来看,你说的恐怕没错。其它我也暂时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8-26  
乞丐
几天前做的一个梦,居然还没忘记,姑且记此:

    刚开学,湘大中文系的宿舍里很热闹,同学们一个个返校,都带来了不少行李。章棕鱼进门时就有一股大款之气扑面而来,我问他‘房子装修好了吗?花了多少钱?’他轻描淡写地回答:‘不多,才60多万’。心下大惊,三居室的房间,竟然花60万元装修,当是何等奢侈啊。我刚入住的三层独立楼房,装修才花了两万块,真是寒碜!
    不一会儿就要去三教楼上课了,不知怎么,我在上课途中迷路了,深陷泥泞,一床厚棉被扛在肩上,手上提着另外一些劳什子,感觉就像乞丐,走着走着,就真的变成了乞丐,在湘大外围的乡村公路上艰难跋涉。走到一所女子学校门口后,被门卫赶开,所有的女生们看着我都立刻皱眉掩鼻而急走。无奈,来到一小餐馆门口,主人恰是故乡某人号称‘老倌子’的,见我如此狼狈落魄,连忙招呼我进去,我自感无颜,也不想影响他的生意,就说‘给我一碗面吧,我坐外面就行了。’他随即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又递给一副卫生巾包着的刀叉。我在门外的雪地坐下,开始吃面,一面暗自惊讶:‘如今的中国真是富有啊,一次性使用的刀叉都是钢制的、、、、、、’
级别: 一年级
18楼  发表于: 2013-08-26  
显然,这是对回不去的故园的种种焦虑的整体反映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08-27  
回 18楼(山原) 的帖子
在湘大时好像做过类似的梦。
去年回国和今年搬家,很大程度改变了我以前的想法。正因此,潜意识中的不甘可能越发强烈了,所以近来做的梦常常与此主题相关。
你的眼睛也越来越毒了。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08-31  
张季
    昨夜一梦,前面记不清了,最后的情节如下:

    中国最新接班的总统名叫张季,我从一张报纸上看到的照片显示,他是个圆脸的矮胖男人。在他出访的近期中,还是由老胡在热河省摄政。

    此梦初以为无解,本已放弃。刚从沃玛买东西回来,立于前门口抽烟,忽而想起:张季,不就是张老三的意思吗,由此入手,豁然省悟。热河为满清避暑胜地,或寓北戴河也。
级别: 论坛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08-31  
张老三
张老三,我问你,
你的家乡在哪里?

我的家,在山西,
过河还有三百里.

我问你,在家里,
种田还是做生意?

拿锄头,耕田地,
种的高梁和小米.

为什么,到此地,
河边流浪受孤凄?

痛心事,莫提起,
家破人亡无消息.

张老三,莫伤悲,
我的命运不如你!

为什么,王老七,
你的家乡在何地?

在东北,做生意,
家乡八年无消息.

这么说,我和你,
都是有家不能回!

仇和恨,在心里,
奔腾如同黄河水!
黄河边,定主意,
咱们一同打回去!
为国家,当兵去,
太行山上打游击!
从今后,我和你
一同打回老家去!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09-04  
带汗的三明治

    梦见老Y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活动,有很多人受邀前去国家歌剧院,我也是其中一员。等我赶到那儿时,剧院中已汇集了不少人,但主办方却没有一点动静,好像连灯光也没有。大家等了好长时间,有的人开始散去,剩下的也饥肠辘辘起来。终于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薄薄的三明治,干巴巴的,一点油水也没有,这对于一个食肉者来说真是难以下咽。老Y的朋友老G出现在我面前,他似乎赤着脚,裤管高高地卷着,脚胫上的粗毛挂着汗珠。我用三明治的面包片在他的脚胫上来回刮擦了几下,将面包递给他,说:‘这样的伙食实在太差了,麻烦你将它还给老Y吧。’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09-06  
革命与唾沫
    梦见自己刚大学毕业,或失业回国,同乡某给我找了一份工作,上班的第一天就坐在一间办公室中,没做什么事。且对自己的工作性质不甚清楚。好像是记者,又不要出门采访;好像是编辑,手中又没有稿子。我无聊地打开前任的抽屉,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记满了联系电话,都是本地的一些知名企业的老总,其中有一些人似乎很熟悉。有个总体印像:我是在农村区一级以下政府部门,因为我的推荐人不过是一个镇长。他可能是我的直接领导,虽然我作为当地的才子一举高中时,他还在一遍又一遍地复读。记得他的脸上有小时被火烫伤的巨疤,因为他是镇长以后,这块疤也不见了。脸看起来清秀萧洒,完全不同于记忆中的样子。
    上班的第二天我好像大大地迟到了,或者根本就没去上班,也没请假。
     后面相关的情节记不清了,渐渐又进入另外一个梦
级别: 论坛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09-06  
革命与唾沫
    梦中还有悄悄回到县七中的情景:回到阔别几十年的母校,已没有一个人认识我。夜间晚自习时,我在雨中踩着泥泞向一扇扇玻璃窗中探望、、、、、、
    另有一个细节,亦无法联系上下:
    住在外婆家,我熬了一窝猪油。外婆下饺子时,我抄起一把把冻得白花花的猪油放进沸水锅中。

    在一连串梦的最后,出现了一位文革时期的公社书记,脸色油黑,在昏暗的灯光中一字一拖地唱一支革命歌曲,因为公社的广播站也正在广播这支歌曲,但不知出了什么故障,每一次唱到‘革命’两个字时,就卡住了,等了半天,又重新开始,然后又在同样的地方卡住。书记非常生气,吩咐派出所的同志前往邮电局把那儿的工作人员全部抓来审问:究竟还要不要革命?
    过了一会儿,有人前来汇报,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昨天他们的一位同事因为说错了一句话被枪毙了,今天邮电局的同志都还在怕得发抖,所以没有把革命歌曲广播好,局长已经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大家都在做赴死的准备。书记听完汇报,好像突然改变了主意,下令道:叫他们今晚摆一桌酒席压压惊,把公安局长也叫上,这么一档子小事,我会用唾沫将它淹没、、、、、、
    我发现他其实还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09-09  
非诚勿扰
    梦见在现场看到薄熙来参加《非诚勿扰》相亲节目,靓女们为之疯狂,几乎人人都爆了灯。一美女说:‘只让你能让我住进中南海,你要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众女相争情状万千,但他最后却选择了一位黑姑娘,而且是在他明知她正怀有孩子的情况下。(似乎有一段相当长的对质过程,并且基本确认那孩子原本就是他的)。
    我对中央竟允许一位在押政治家参加电视直播的公开相亲节目而大为惊讶。

昨夜在朋友季波家夜饮回来后看《非诚》,颇感兴趣。梦中场景现成,唯男主角忽被换成薄熙来,很有意思。联系时事,此梦极易解。
级别: 论坛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09-12  
带汗的三明治
带汗的三明治



    梦见老Y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活动,有很多人受邀前去国家歌剧院,我也是其中一员。等我赶到那儿时,剧院中已汇集了不少人,但主办方却没有一点动静,好像连灯光也没有。大家等了好长时间,有的人开始散去,剩下的也饥肠辘辘起来。终于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薄薄的三明治,干巴巴的,一点油水也没有,这对于一个食肉者来说真是难以下咽。老Y的朋友老G出现在我面前,他似乎赤着脚,裤管高高地卷着,脚胫上的粗毛挂着汗珠。我用三明治的面包片在他的脚胫上来回刮擦了几下,将面包递给他,说:‘这样的伙食实在太差了,麻烦你将它还给老Y吧。’




《带汗的三明治》这个梦是一个星期以前的,当下明白其意,只是不便明言。今日看结果,不禁莞尔一笑:果然不出我梦所料!
若以梦有预言之效,此为绝佳一例也。
级别: 总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09-14  
回 26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我下午午睡时也做了类似的一个梦。
梦见一位北网很有实力的诗人,弄了一摊子妓女的生意,跟我抱怨说:“生意艰难,待遇差,做不下去了。”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9-14 18:32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09-15  
回 27楼(陈赋) 的帖子
哈哈,可算异曲同工,有味有味。
级别: 论坛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3-09-16  
遗嘱
    梦见老X病了许久,其妻H拿来他的遗嘱让多位老乡朋友见证并签字。遗嘱指定我为其财产(好像是指一栋房屋)托管人,我感到极为荣幸、、、、、、


    此梦易解,唯不便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