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重构杜甫《登惠义寺》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8-08  

重构杜甫《登惠义寺》

「陪李梓州、王阆州、苏遂州、李果州四使君登惠义寺」杜甫
春日无人境,虚空不住天。莺花随世界,楼阁寄山巅。
迟暮身何得,登临意惘然。谁能解金印,潇洒共安禅。
 

 

陪李梓州、王阆州、苏遂州、李果州四使君登惠义寺
遇女警官查暂住证
春日无人问津。无人

幽居天堂。查暂住证的女警察

把一辆摩托车 倏地停在我,

我们四个人的面前。

我们的世俗身份,打上了暧昧的问号。

成了一段野狐禅急需解决的问题。

 

而更为窘迫的是 世间获得的暂住证

无法转化为天堂的户籍。

苍鹰巡视山巅 僧侣双手合十

山寺楼阁是我们寄存在典当行里的

 

非法资产。不断加持着我们关于

无欲无求的妄念。(秦始皇造访着蓬莱的神仙?)

而夕光超度着虚无的无人之境。

(天空倒映着空无一人的天空)

 

肉身的无明之火因此更为幽谧。

象山下证券交易所大屏幕里的曲线起伏。

象“佛”字主心骨的那一划一样绵长。

 

今天 在惠义寺的流水旁 身体的累赘洗涤一空

而关于身体变轻的记忆却加重了

灵魂的负担。山顶之上 一只老去的鸟儿

怅然凭吊着往昔飞行的高度

在碑石下空自留连。

 

是啊,变轻的事物总是引导我们

的飞行之梦。此刻,古老的寺庙

花朵、流莺象是世间颠沛流离的邮票

我应该在信件上加盖一枚前世的印章

象为太空漂浮的陨石签批一张

禁止飞行的暂住证。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3-08-08  
读着挺有感觉,诗意深邃,也许可以变得更精练些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8-08  
回 1楼(山原) 的帖子
感谢山原兄,确实想在诗中探索思想深度,早上匆匆草就,待过几天再行修改。
夏日盛大,问安。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8-09  
富有戏剧性的张力。设想一下另一种方式:即掩盖它来自杜诗这一事实,把诗中的人物具体为一个个当代形像,情境也完全当代化。我相信并没有多少人能看出它的渊源。我在做杜诗重构时曾经有过这样的打算,左思右想,因为特别看重新旧诗的可比较性,还是放弃了。你的工作已经接近我所说的目标,特别是第一节,第二节。后面部份,在修辞上有点太眩目,诗的本意反而被遮蔽了不少。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8-12  
回 3楼(青锋) 的帖子
感谢青锋兄,所言甚是,前半首有点象摆脱既往的习惯,但目前的状态只能摆脱半首左右,无法全诗宁静如一。
我很想做到的重构目标和青锋兄说的很相似,就是在颠覆原诗的基础上与原诗殊途同归。只是操作起来感觉不太容易。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3-08-14  
找到了属于你自己的天地后,这些问题才会慢慢解决。你现在是有力气没处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8-14  
想象,情志与力度都绰绰有余。看好!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8-14  
回 5楼(孟冲之) 的帖子
冲之兄好,待以后诗艺稍有根底,人生经验、思想经验积累不那么贫乏之后,确实得尝试严肃一些规模大一些个人风貌强烈一些的写作,只是目前一方面底蕴问题,另一方面受制于稻粮之谋,估计尚需一些时日。上次听冲之兄所言,去看了一些您以前未重构过的杜诗,但发现很多都没什么感觉,反而直接从《杜诗重构》一书中直接找的诗,比较有感觉。省去了不少搜索素材之功,由此也佩服冲之兄挑货的眼力。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8-14  
回 6楼(三缘) 的帖子
感谢三缘兄鼓励,此诗多少涉及到一些禅的问题,真可谓不懂装懂,兄应是此道知机之人,希望多加点拨。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8-14 16:11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8-20  
重构骆宾王《狱中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余心

                     蝉声:刺客

秋天 蝉声象一部捷克电影
断断续续。放映着昨天侵略者的雨靴溅起
一排排水花的街道。湿漉漉的。

我亲手喂养过的鸽子湿漉漉的。
我曾穿着白手套 登上纳粹旗帜飘扬的
中央高楼。迎风张开肢体

象蝉打开了它的双翼 它迎风而鸣的声音
象刺客在钟楼撒尿时的那种尖锐。
一个刺客的遗嘱 被我写在一片随风撒落的

黄手帕中。灯盏的钨丝一点点明亮
如同白发抽丝 玄色的鬓毛象铁的颜色
四周下水道的路线图 那被我称之为“ 祖国”的

一部分 密密麻麻打满脱逃亡的标记
再飞不进一只昆虫。而多余的风声
将我引入歧途——宽幅银幕中

一个少年翻身上马。那在电影镜头中飘扬的
黄手帕。迎风挥动。
我曾在月光下将它洗得发白。

一个女孩的吻。星斑点点。一只孤蝉一路上
悻悻然的 它分泌出的小便洁净得
象秋天的水晶。这一点至今无人相信。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8-20  
昨日午时听到蝉鸣,就想过这种奇怪的声音是怎样发出来的,像什么。看到你的妙喻不禁一笑:

刺客在钟楼撒尿时的那种尖锐。

这一类作品,标题要小心,不宜用重构二字,如何处理它与原作的关系,其中有个度必须把握好,否则大部份读者将会感到莫名其妙。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8-20  
它分泌出的小便洁净得
象秋天的水晶。

这一句很神,写足‘高洁’二字。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8-20  
回 10楼(青锋) 的帖子
感谢青锋兄良言,我感觉确实很不适合用重构二字,也不适合用翻译二字,想了半天,几乎只有“恶搞”二字足概括之。因为我主要想达到的其实就是把原诗的背景反操作,高尚的弄成尴尬,尴尬的弄成高尚。在结局的时候又重新反拨回来一部分。确实是彻头彻尾的恶搞。好在这些诗几乎不可能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读者,所以还不至于有大问题。
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到青锋兄的杜诗重构,连那样严肃探索新旧语言关系的著作,都引起一些非议。有时感觉时代虽然已不屑于诗人,但潜意识里还想把诗人钉死在道貌岸然地穷酸卫道那样一种既定印象之中。大有“你不下地狱 谁下地狱”之感,有时想来令人哑然失笑。大概是诗神前辈子造了很多孽,这辈子就得还给世间。哈哈。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8-20  
回 11楼(青锋) 的帖子
这首写到一半我自己就知道十分失败了。与原作相差何止千里万里。那种风骨几乎流失殆尽,实在惭愧。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8-20  
略微修改了一点,不知是否有点改善?

                蝉声:刺客

对手的眼睛夸赞着我的眼睛 蝉声象一部捷克电影
断断续续。放映着昨天侵略者的雨靴溅起
一排排水花的街道。湿漉漉的。

我亲手喂养过的鸽子湿漉漉的。
我曾穿着白手套 登上纳粹旗帜飘扬的
中央高楼。迎风张开肢体

象蝉打开了它的双翼 它迎风而鸣的声音
是刺客在钟楼撒尿时的那种尖锐。
一个刺客的遗嘱 被我写在一片随风撒落的

黄手帕中。灯盏的钨丝一点点明亮
白发一根根抽丝 玄色的鬓毛容易染上铁的疾病
四周下水道的路线图 那被我称之为“ 祖国”的

一部分 密密麻麻打满逃亡的标记
再飞不进一只昆虫。而多余的风声
将我引入歧途——宽幅银幕中

一个少年翻身上马。在电影镜头中飘扬的
黄手帕。迎风挥动。我曾在月光下将它洗得发白。
——对手的眼睛夸赞着我的眼睛

记忆中一个女孩的吻。星斑点点。一只孤蝉一路上
悻悻然的 它分泌出的小便洁净得象秋天的水晶。
这一点除了我的对手 至今无人相信。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8-20 11:0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08-20  
重构杜甫《宿赞公房》
「宿赞公房(京中大云寺主谪此安置)」*杜甫
杖锡何来此,秋风已飒然。雨荒深院菊,霜倒半池莲。
放逐宁违性,虚空不离禅。相逢成夜宿,陇月向人圆。


              宿赞公房

“的的……的的”当一把弯曲的拐杖探入门中
秋风已经拐了十八个弯 消失在巷口卷起
又落下的黄叶那里。象十三道金牌律令

急急追向朱仙镇。那晚的月亮格外的圆啊……
巡逻的士卒在乌鸦的哇哇大喊中怀乡
你就是那个闻讯拍案而起的幕僚呵!你就是那个死死

抱着将军的大腿 磕头如捣蒜 泪水长流着说:
“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的人呵!多少个边卒怀乡
之夜……你的幽灵预知到他们的即将死去

而默默地转动水晶球 让当晚的月亮更圆一些
让马匹的鼾声更安静一点。当他们转眼相逢在
另一个世界 你知道他们首先看到的

是一轮圆月照耀着他们生前的最后一瞥
幽幽转动门户 幽幽摆着渡船的人啊……
你知道世间一切的苦禅 皆是为了

虚无的团圆。而今我的肉体 象漂浮在
霜风中的半池病莲。象经年未曾修缮的住宅
水龙头的水滴向一院子的菊花潺潺泄去

象命运的陨石吐露着自身的光芒
我知道此刻我看到的你 是你的鬼魂
是岳飞的鬼魂、李自成的鬼魂 李岩的鬼魂。

是为他们招魂的道士 是一个在旷野呼喊名字却可以听到
千万个回答的人。而今 你的牙齿掉得一干二净。
黄铜色的头颅在蒲扇和蚊虫间得意的摇晃

当我们携手同行至巷口 秋风又一次叩击着
千家万户 收音机里传来《风波亭》的声音……
“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哇……”

当一轮圆月照耀着无人街道上的你我
你突然丢掉肉身的拐杖 与我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象那年朱仙镇的狂欢之夜 与将军的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08-21  
回 15楼(陈赋) 的帖子
你的思维真是天马行空,有朝一日把这匹‘天马’控制好了,真可能惊天地泣鬼神。

诗风颇接近李贺了。

刻意求奇,真得大奇者,唯李贺一人。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8-21  
回 14楼(陈赋) 的帖子
语感好得很,关键还是人格形像没有着落:诗中的形像不是原作者骆宾王的形像,不是新作者你的形像。如果他是电影中或小说中某人的形像,读者光看这首诗是不会知道的,这就需要一个交待,让读者将其落实(即感知其形像的真实性。)。艺术的大美建立在真实性的地基上。当然,对于真实性的程度把握,理解歧异,又会导致许多千言万语也说不清的问题。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3-08-21  
刻意求奇,真得大奇者,唯李贺一人。

是啊,李贺诗歌常常有惊艳的天凤之美。陈兄诗也有这种苗子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08-21  
回 16楼(青锋) 的帖子
感谢青锋兄,确实尚奇猎奇, 因为我本身性格笨讷,毫无奇处,可能需要另外一种心理求偿。渐渐养成读诗也是非奇不能读之的习惯了。这种习气有时会十分助长内心的懒惰、好高骛远。实际上是一匹蒙昧的巨兽。此非道也。

另外昨天突然想起老兄上次说的“弹跳”一词,由于“恶搞”二字实在上不了台面,打算命名为“杜诗蛙跳”,如何?
级别: 总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08-21  
回 18楼(三缘) 的帖子
三缘兄过奖。实不敢担之。三缘兄言李贺诗有“天凤之美”,实有洞见。
先哲有言;“文胜质则史”,我对自己的诗习气有时很有这种忧虑。
级别: 总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08-21  
今天听两位谈起李贺,去读了几首李贺的作品,确实很对胃口。骨力雄沉 有先秦古风。

《苦昼短》李贺
飞光飞光(1),劝尔一杯酒(2)。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3)。
食熊则肥(4),食蛙则瘦。
神君何在(5)?太一安有?
天东有若木(6),下置衔烛龙(7)。
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何为服黄金、吞白玉(8)?
谁似任公子(9),云中骑碧驴?
刘彻茂陵多滞骨(10),嬴政梓棺费鲍鱼(11)。


                            鲍鱼:李贺自述
如今 鲍鱼已是一种低价的
滋补品。案桌上 有人吃青蛙
而象镇关西肉铺上一叠摆放不齐的零钞
一样弱不禁风。有人吃熊掌而肥得象
零钞上的油。一大块荷叶摊在水面上
波光倒映着我被风吹得时胖时瘦的影子
而我一生都象鲍鱼 不多出一块脂肪
也不多出一块骨头。

我一生度过的黄昏比世间的鲍鱼少得多了
它如此可贵 象一只燕子 孤单的剪开
我与人类普遍历史之间的联系。
我一生遍览的经书比世间的鲍鱼多得多了
它身上的九个孔 都流注着我在旁观席上
看见的彗星的光芒

医书上说:石决明治青盲、肝阳上亢和
眩晕。这一切疾病都为我所独有。
一生当中 我都在安睡中端详一只鲍鱼的
眼睛。象一只飞碟笃视着人类的眼睛
象出家的帝王凝目于粪土的眼睛

象栓在后门石磨边的野驴子——
凝视着我和我眼里的落日——的眼睛。






注:石决明即鲍鱼壳,可入药。


级别: 总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08-21  
回 19楼(陈赋) 的帖子
已杜撰了一个名字假充门面,叫做“旧诗新说”哈哈哈哈哈哈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08-22  
回 21楼(陈赋) 的帖子
人物对上号了,读起来就容易入巷多了。其实我是打算过重构李贺的,但其光怪陆离会迫使我大量地使用意象---这恰是我所不喜欢的搞法。
你的灵气或与他相近,重构他,当有不薄的收入。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08-22  
回 23楼(青锋) 的帖子
感谢青锋兄,昨天读之,确喜李贺之作。我倒是对其光怪陆离很感兴趣。确如您所说,应该很值得我研习。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08-23  
回 24楼(陈赋) 的帖子
我对李贺的兴趣实际上可能要超过李商隐。
但李贺如海子,是那种不太可学的人,也就是说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学得像也不好,不像也不好,而且人家一眼就看得出,无处藏拙,弄伪。
读李贺,绝对是巨大享受!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08-23  
回 25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此言大有道理!感觉李贺、骆宾王、陈子昂这类诗人是难以复制的。
很可惜,我读得有点晚了。
级别: 总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08-23  
古诗新说:李贺《马诗(五)》
                 马诗(五)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⑴。
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⑵。




         马诗:罗布泊
                ——怀彭加木
秋天金色的手指不可能把一曲钢琴曲
弹得很快。一匹马不可能快步溅过
荒山野岭。大漠 巨大的沙子
象坦克化为灰烬。月亮倾斜得象一种
深入腹地的危险。独步高楼的事业
我已秘密完成。而罗布泊低处的漩涡
象万金油征召着思想家头痛的宿疾。

大漠的沙明亮得象刀口上的头痛啊。
月亮大面积的环形山象一队蝙蝠
斜斜飞出。我的灵魂 有时在肉体隐秘的
洞穴里 噼啪洗手。有时
它又快于肉体三秒钟。
一种告别仪式的最后三秒钟
一个婴童来到人世前的三秒钟。

何年?何夕?蝉蜕下旧衣  
默默审查着旧岁。一个孤独者
在火星上轻逸地死去。
象钢琴手安静地收回了伸向光线的
两只手。并让它们交叠问候着阴影。
何年?何夕?蝉蜕下旧衣
我的灵魂 在一片晃动着金色的秋天
已经从肉体逸出并走得很远。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8-23 16:44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08-23  
不知为何,读李贺《马诗(五)》第一反应就想起彭加木。——何当金络脑 快走踏清秋!
级别: 论坛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3-08-24  
回 27楼(陈赋) 的帖子
这个联想虽是奇异,倒也有线索可寻。彭加木事件也是我常常想起的一个谜。从这里做文章,的确是可以写一首好诗的。不过这一首还不算成功,停留于想像及‘象’,而没有进入心灵和生命的‘实’。总体觉得你这一类诗在情感与语言两个方面都沉淀得不够,没有全方位审视而把握最佳角度,也没有长时间观照和体悟而深入其实质,表现在语言方面就是意象浮滑,不能自我停顿而获得超拔警奇的效果,没有稳健从容的句式去消化接连不断的比喻,有的比喻显得累赘。
我是很吹毛求疵的,在外面都不敢发言了,生怕得罪了朋友,兄弟知道了我这恶习,体谅则个。而且也希望你多说我的作品的‘坏话’。---我们这个小场合,互相做磨刀石吧。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