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许老师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7-11  

许老师

      姨妈和我讲起很久前的一件事:她要办一个猪场,但本钱不够,实在无别处借钱,只好找到许老师,没想到许老师二话没说,就从柜子中取出七万元,交到姨妈手中。她觉得太多了,只收了五万。我对这段从未听闻的往事颇感惊讶,在我的印像中,姨妈姨父与许老师似乎并没有多少交往,何至于许老师会如此慷慨相助呢?姨妈解释说:我们和许老师一家,其实是亲戚,只是红白喜事少有走动而已。‘真没想到我和他之间还有一段亲缘,他还是我高三毕业班班主任时,我一点也不知道,现在看起来,当时的许多误会都是因此而起、、、、、、’我感慨万分,想起他如今早已是一把黄土,更忍不住欷吁连连。(此后当还有一些情节,忘记了)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3-07-12  
just so so ,it is very hot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7-12  
回 1楼(山原) 的帖子
此地今夏天凉多雨,也不是很舒服。新家两树樱桃,刚来时灿若朝霞,不两日即溃烂发霉,满地狼籍。园中有长长葡萄架,绿藤青果,绕篱悬牵。知更鸟巢一枚,在李树逸枝之间,正当厨房之窗。
门前若两百米有卧蚕小山一脉,枫树参天,所谓‘骑士树林’也。
右右邻皆是葡萄牙人,很是热情。小区以意大利人为主,亚裔极少,暂未见另一家。近邻儿童甚少,丽丽暂未找到任何玩伴。
周围花繁叶茂,绿草如茵,宛若公园,纤尘不染。小学步行20分钟可到。离旺市中心约步行30分钟。购物等远不及原来方便。上班最快15分钟。须走高速,但高峰期常堵车,最久开了50分钟。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7-13  
起义
午间小睡,得一梦:

吴艳作客。我与妻子不知因何事开始口角,吴艳不停劝阻,两人却愈吵愈烈。我忍无可忍,大嚷:‘。。。。。。两个人吃饭你却炒了八个菜!’说着竟冲过去将她推倒,倒地时又自觉过份,索性自已也倒在地上,反倒是她压在我身上。‘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吗?’为了男子汉的面子,我在她脸上象征性地拍了两下、、、、、、奇怪的是妻子竟一点也不生气,似乎还因此产生了一点点柔情。

注:午餐前挨了老婆批评,敢怒不敢言,梦中报复,立竿见影。
乔迁未久,家内家外,事多如麻,被老婆催促,难得稍息,生性疏懒,颇觉烦累,屡遭申斥,遂生反意,梦中起义,诚为可笑,记此备考。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7-14  
迈克-斯柯菲尔
女儿的梦:

她梦见迈克-斯柯菲尔到小学去,陪她们玩一种格子游戏。

迈克-斯柯菲尔是电视连续剧《prison break》中的主角,我有其第一季的光谍,对之相当入迷,近日重看。丽丽也跟着上了瘾。她虽只有七岁,但对其情节把握得相当好,其中人名记得比我准确。
小孩子的梦更容易用中国古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套,此为一例。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7-15  
回 2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什么时候有空拍两张新居的照片发上来看看,一饱眼福,哈哈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7-15  
也想一睹老兄的新居!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7-16  
谢两位仁兄关心。新居一般,但周围环境确实不错。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阵子太忙,还有很多杂事处理,暂无照片。待稍闲后,拍一些贴一些风景照。
级别: 一年级
8楼  发表于: 2013-07-16  
贵伉俪觅得佳处,可喜可贺!看来你确实有发动政变的野心,此梦已昭然若揭......闲下来请代我等质询加国外交部,何时开放加国自由行?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7-17  
回 8楼(山原) 的帖子
应该不会太久了吧。加国经济低迷,正待国人来大掏腰包呢。
级别: 一年级
10楼  发表于: 2013-07-17  
我觉得有点悬,关键是还没有一个发达国家批准自由行------中华民国倒是可以,可又算不上一个国家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7-18  
回 10楼(山原) 的帖子
那就把诗薇送来读大学,留加,然后将你两口捎来定居。一劳永逸。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7-21  
梦见斜坡上有一个泉眼,水流汩汨,但杂草垃圾甚多,我打算将它清理好,在其周围铺上石子。但我的方法有点奇特:先是用一把锄头掏挖泉眼,然后又将其周边泥土削除,留下一个碗状的喷泉。问题是这个薄薄的泥碗如何能保证不被泉水冲坏呢?况且就近的石子堆全是赭红色的,被水流冲洗时会有颜料流出,污染泉源、、、、、、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7-24  
梦中故人知多少
昨夜睡得较早,断断续续的梦中出现许多故人,大都不是平日记忆念想的,虽未必有何深意,记此亦可备考:

1,于男厕中见某高中女同学,站着撒尿,如消防龙头,水柱冲激数米之远。
2,在原报社上班,婚事临近,竟然分得一间大房,墙面和地板都由印花布铺贴,很是整洁好看。一时间对领导大有感激之情,因而打算努力工作,不负重望。下午约了正虹饲料的董事长做一个长篇访谈,躇蹰满志、、、、、、没有一会儿,见到总编室陈某,他多年离异后也将于近日再婚,到他的房间一看,又油然而生羡慕:那是一个套间,比我的要大一倍以上,侧面还有一个很宽大的走廊,如果在其一端修一堵墙,又可多出一间长长的房子、、、、、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7-24  
与亡灵的对话
3,与小学同学杨某坐在周家堰口瀑布下面的突出的石头上,我得知他已于昨日死亡,或者是在我回国探亲之前不久去世,心中甚是哀切,并且为自己从未向他提供过任何帮助而深感惭愧。我为他点上一枝烟,因为我一向认为只有烟才能抚慰心中的创伤。我甚至挽着他的肩膀情意深浓地说:‘真对不起啊,请你一定要原谅我的冷漠。’他,或者是他的灵魂对我很宽大,完全没有指责我的意思。我问他:‘刚做鬼还习惯吗?那边的日子好过吗?’还没来得及得到他的回答,我的姑妈从堰口经过,大声地警告:‘别和他说话,他是鬼,会害死你的’。同学杨的鬼魂很生气,他跳上堤坝,就和姑妈扭打起来。我看得很明白,鬼魂的个子很小,而且撞在生人身上的部份马上就会消失。所以高大的姑妈没有当一回事,只是以双手前后左右地乱拍。鬼魂更加恼怒,一头向姑妈撞去,姑妈掉进堰水中。这条堰早已不是我儿时那样清深,多年的泥沙淤积,使溪水刚刚能没及姑妈的腰部。她们的打斗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危险,所以我连劝架的念头也没有动一下、、、、、、
级别: 论坛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07-24  
斯里兰卡人
另记数日前一梦:

梦见经过刚卖掉的布瑞蒂44号,发现它原来就在我的新居的对门不到500米处,中间隔着一个田野和一条小溪,形势和孟冲家居颇为相似:我父母后来新建的房屋就正好在老屋的对面,中间隔着一个田野和一条小溪。
布瑞蒂44号的新房主看来是个很讲究的人,为了和邻居协调,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屋顶换成了和老安东妮娅同样颜色的屋顶,把车库门也刷成了一样的灰白色。看到这些,我感到非常欣慰。

此梦是我搬家近一个月来第一次梦见旧居。新居在梦中根本就还没有出现过。梦是最顽固的怀旧的心象,这一点从老年人的梦中更能看出来。我母亲在加拿大和我们同住了三年半,她说她在加国时,每晚的梦都在中国老家,几乎从未梦见过她当时居住的布瑞蒂44号的环境。她回国之后,倒是常常梦见这里。
我迁居后还没有回旧家看过,但妻子回去取过两次信,有一次还被新主人邀到家中参观:他们更换了许多老化的设施,且买了不少高档新家具,家中布置得相当不错,这令我相当惊讶。
我们售房时,老安东妮娅反复嘱托我们一定要将房子卖给‘好人’,我虽口头连声称是,但心知在如此市场经济中,由售方选择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家斯里兰卡人是唯一真心实意的买家,男主人很随和大方,一点也没有斤斤计较的小家子气,我们二话没说就把房子卖给他了。我猜想我的意大利老邻居们对南亚棕色人种有偏见,当她们知道新房主将是斯里兰卡人后都有失望之情,老安东妮娅尤甚。
联系上述事实,我的这个旧居梦照然若揭矣。
级别: 一年级
16楼  发表于: 2013-07-26  
如果说是中国这样的楼房,那邻居有这样的担心还是有相当的必要,在加国,都是独栋的别墅,自家有篱笆院子,干那些意大利人何事?种族歧视根深蒂固,今信矣!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7-27  
回 16楼(山原) 的帖子
我原来的房子是半独立的,与老安东妮娅共一堵墙。老太太87岁有多了,一人生活,楼下租给一老头。她担心新邻不佳,我还是很能理解的。
种族歧视的确是根深蒂固,无所不在的,只要体制上大体能保持平权,就是伟大的社会了。
级别: 一年级
18楼  发表于: 2013-07-27  
那你也懂点意大利语了,真不错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07-28  
回 18楼(山原) 的帖子
只懂一个词:谢谢。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08-05  
连体人
前夜梦见自己与印裔同事克瑞斯似乎变成了连体人,我有左手左脚,他有右手右脚。在一条老街上,为了行动得更快一些,我的左手和他的右手分别插入一只塑拖鞋中,然后伏地滑行,我们的合作虽然谈不上很成功,但至少相当默契。

此梦与公司现状有关。
级别: 总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08-05  
回 20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这个梦真有意思。
我昨晚居然梦见外星人在飞行,大概足足梦了有接近一个小时。真是荒谬。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08-06  
回 21楼(陈赋) 的帖子
可能你没有形成记梦的习惯,很多极其有趣的‘秘密生活’就这样自生自灭了。我在十多年前记梦非常认真,每晚如果梦醒,必记两个关键词于床边,以便次日能够回忆起来。有的梦,记下来有上万字,梦中情节千回百折,险像环生,奇情迭出,丰富性真要胜过真实生活之十年。《黑狼笔记》中记有好几个大梦,我怀疑实际做梦时间可能都有两个小时。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08-06  
我读过不少中西方释梦的书,除了几位大家,其它多是瞎蒙,其中以港台的最不靠谱。近几十年,西方似乎在此方面也没有出什么人才,我看到的几本书,在理论上只是拾人牙慧,在经验上也没有什么收获。长期记梦,就算不能都提供令人信服的解释,至少也可提供一个个新鲜的案例,供比较、归纳、综合。
我不止一次地听说过一种谬论:梦是黑白的,没有彩色。
在我所记的非常清楚的梦中,有相当多的梦有关于彩色的鲜明印像,就此一点即可证明其误。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08-06  
回 22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好,我以前做梦,几乎没有哪一个长一些的梦醒来后可以记得住的。不过我很确信如您所言,在梦中,有许多潜能会释放出来。
听说门捷列夫做梦,发现了化学元素周期表。虽然许多人质疑。但我是笃信不疑的。因为我以前做过好几个类似于您说的那种近两个小时的长梦,简直是一部情节曲折离奇的长篇小说,直接记下来即可成为文学作品。醒来后却只记得其中若干片段。
还曾经做过一个梦,梦在教我周易测字的方法,我记得以一个“野”字为范例,从不同角度用了许多前所未闻的新思维,梦中精神高度集中,醒来后虽然把那些方法全部忘记掉,却深知在梦中有许多潜能。
还曾经做过另一梦,是梦在教我周易六爻断卦的方法,用的卦例前两年我还记得,这两年也忘记了。也跟测字一梦一样,前所未有的新思维,醒来后却几乎忘得一干二净。
而且这两个周易的梦,做梦的时候感觉心口有一团温熙之气,阴阳和合,是以精神极为集中,思路极为舒展。可谓蔚为神奇。梦这种东西,有时令人啧啧惊叹,不过有时也令我有些恐惧感。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08-07  
回 24楼(陈赋) 的帖子
有闲功夫的话,把梦记录下来,并试图去理解它,分析它,其乐无穷。问题是我们一般工作都很忙,特别是要起早床,起得匆忙,本以为记得很清楚的梦也会变得模糊,甚至会被完全忘掉。忙到这时候坐下来,本来是想把昨晚的一个梦记录下来,现在竟茫茫然不知何所谓了。
关于梦的创造力,你若能看到拙著《黑狼笔记》,定会有所心得。可惜这本书在市场上可能找不到了。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08-07  
回 25楼(青锋) 的帖子
是的,不过就我而言,就算有时间也记不住,一个梦到了早上一睁开眼睛,立即想不起来了。
《黑狼笔记》我很久以前曾经在当当网搜索过,没有搜索到,应该时间太久,很难找到,不然确实是一本国内这方面很难得的著作。
级别: 论坛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08-08  
铝雨
它的学术性并不强,但对于搞这方面学术工作的,应该是相当有案例价值的文本。有时候我真怀疑:中国倒底有没有心理学家?我不是这个专业的,虽然在释梦方面兴趣浓厚,限于学术功底太差,难有大的作为。长年记梦,也只是日记的一个替代物而已。

昨夜梦见自己向某友人叙述前夜所做之梦,似乎已全盘记起,讲述时又仿佛在重新经历。天明后大部分情节皆被再度忘记。唯一小节尚印像深刻:

行走在故乡田野中,老兄对我说:土地的肥力即将耗尽,因为近年来的雨水中含铝量太高了。我简直不能相信在我们老家那样偏僻的地方也会下‘铝雨’,偌大的中国,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生产粮食呢?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08-08  
回 27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过谦了。我以为诗人去做心理学,起码在感染心灵、进入心灵这一点上,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的。
因为偶然机会,我以前接触过一两位心理分析师,感觉学术上确实比较扎实,但身上温熙感染力有欠缺,所以还有点缺乏直入人心的力量。我所在的城市是个小地方,也许大城市会好一点。
总觉得心理学家光知道课本上那些事是很不够的。要天文地理人伦无所不包才行。
一直很少能沉静的去观察自己的心灵,但粗陋的阅读经验里,老子、庄子、李白、克里希那穆提、辛弃疾,就是最好的心灵分析师。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8-08 10:08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