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试译杜甫诗《白帝城楼》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6-24  

试译杜甫诗《白帝城楼》

  受青锋兄启发,又去翻译了一首杜诗《白帝城楼》,发现难度实在太大,重构比写一首诗难多了。译得勉强,还望青锋兄和各位高手批评指教:

《白帝城楼:肉体》试译杜甫诗《白帝城楼》
「白帝城楼」杜甫 
江度寒山阁,城高绝塞楼。翠屏宜晚对,白谷会深游。
急急能鸣雁,轻轻不下鸥。彝陵春色起,渐拟放扁舟。

白帝城楼:肉体
大雁峻急的啼鸣砸落在雄关横陈的水面
象一颗星辰独自升起在封闭的肉体
漫天的礼花已经平息。这一切多么遥远
象我那年泛舟经过 缓缓控制着它的速度
举起红领巾下飘荡的双手 向宽广的城楼致敬。

(天空湛蓝的蝉鸣 使我感到寂静
意欲默默流下泪水 多少年了
一直凝固在锁住的城楼中 不曾流下。)

这个徐缓的速度勾勒了我的中年
当我每天把一枚铁钉用尽力气嵌入诗册
我不会是那个在城楼下仗剑狂啸的人。
(两岸的猿声在倾听着什么?
当它们已成为另一个人洁白齿纹上的反光
映照着我乌黑如同桑葚的胡须)

当春色再度吹拂彝陵如同吹拂一只
怀中的鸽子。我随着它把舟速放缓
渐渐感到多年前意欲流下的泪水
终于突破城楼的封锁 洒落在星光的链条之中
(我应该把它拧紧 还是把螺丝放松?)

当我在稀薄的银河中披散发髻
象把肉体放逐在这一片星空郊野
忧患的一生已然度过 扁舟
摇动着驶进了肉体飘飘欲坠的边界。








附:冲之先生重构版《白帝城楼》:

++++++++
翠屏晚对
++++++++

长江穿针引线, 但什么也不缝补
只是把风景拆散
这座阁楼就是石头的眼眶
我是眼珠,转动缓慢

面对那苍翠的悬崖屏息凝视吧
在黄昏中停止感叹
让灵魂钻进白云封锁的山谷
迷失于它的惊险

但一群大雁打断我
嘎嘎叫着,仿佛空投下十万火急的邮件
白鸥盘旋,拿不定主意
哪儿才是生活的落脚点

春色长得很高了
高过了远方模糊的边缘
高过了我心中的雪线


+++++++++++++++++
「白帝城楼」杜甫
  江度寒山阁,城高绝塞楼。翠屏宜晚对,白谷会深游。
  急急能鸣雁,轻轻不下鸥。彝陵春色起,渐拟放扁舟。

*****************************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6-24 16:37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6-25  
你写得神思飞杨,显示出你的个性和习惯(也包含一些坏习惯哟)。
我的这首重构之作也不好,一直觉得生硬了一些,特别是第一节,怎么弄也不太顺眼。曾一度删除。
在找不到理想题材时,重构的确是一种很好的练习,也是对诗艺的最好的琢磨和检验。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6-25  
回 1楼(青锋) 的帖子
确实如青锋兄所说。这首译得十分力不从心,中间思路中断了好几次。
重构确实是磨砺诗艺,并逐渐寻找自己在传统文化谱系中的血缘的一种好方式。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6-26  
翻译杜甫诗一首《萤火》
《萤火》
幸因腐草出,敢近太阳飞。未足临书卷,时能点客衣。
随风隔幔小,带雨傍林微。十月清霜重,飘零何处归。

                               萤火
腐败的事物喂饱了我的灵魂
我因此敢于逼近太阳 以及日晷的阴影
冤魂。野鬼。屑小的生命涂上清霜
我已是狱中通宵掌灯的那个人

我就是狱中白发的男子疾疾写下的那封信
枯灯般的书法需要我点上微光粼粼的一笔
恰如命运的归途 孤客的衣襟需要一小片灵魂的闪耀
我是在代替一个叫无人的人回到乌有的故乡

轮船。灯塔。水流的速度象抬了棺木似的腐朽。
漫长。熟悉的景致象上了霜——
故乡 正是一个人毕生的监狱。
此刻 我在夜幕中书写一个问号

就是在重复一个问号。我在夜幕中送出一封书信
隐秘的雨水就裹住我的身躯——没有地址可供送达
因此 我成为一个哑语。一个乌有之谜。
一个带着没有地址的书信的邮差

当我带着没有送达的书信 飞回狱中
那个白头的人 已戴着镣铐先于我回到了故乡。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6-27  
回 3楼(陈赋) 的帖子
不是‘译’,也不必说是‘重构’。这是以杜诗为弹跳点的另一首诗,其中有很多精彩之句,如:
恰如命运的归途 孤客的衣襟需要一小片灵魂的闪耀
我是在代替一个叫无人的人回到乌有的故乡

故乡 正是一个人毕生的监狱。

等等。
再压缩,让主题更醒目,也可以更去杜化,让它完全为我所有。
我在做重构时,一般都非常注重其可对比性,但这一步已经迈过,已无需拘泥了。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6-27  
回 4楼(青锋) 的帖子
正是如此,这首与其说在翻译原诗,似乎更像在颠覆原诗,我写完后才发觉此点。我感觉很力不从心的是老杜的诗我是为了写才第一次去读,缺乏青锋兄对原诗那种无微不至、滚瓜烂熟的观照。这给追求神似带来很大麻烦。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3-06-28  
回 5楼(陈赋) 的帖子
还是要先把原诗读透,再从中生发出来,有迹可寻,对比起来看,意味才足。
你搞一些我没弄过的杜诗,或者其它大家的诗,潜心重构,也许受到的约束
要小一些,更容易出彩。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6-28  
回 6楼(孟冲之) 的帖子
感谢冲之兄的好建议。因我古诗读得少,还需慢慢找寻一些好题材。
不过没关系,最近状态很差,这些重构虽然有一定约束,但可以作为一种调节状态的练习。
等论坛上人多了,建议您组织一些同题重构诗赛。
一大伙人重构同一首诗,看看谁的活儿最牛,一定很过瘾。哈哈哈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6-28 10:02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4-07-27  
回 3楼(陈赋) 的帖子
重读这首,感觉还是蛮精彩。重构还有多少文章可做,可怜我心已钝,再提不起精神来做。近来罗逢春做陶诗,很有一些成果,值得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