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故乡集选发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5-27  

故乡集选发

昆山

我无比热爱的那些山

老实得像一头头耕牛

一个劲生育草木和粮食

活了亿万年却没有名字

倒是那些寸草不生的庞然大物

在地图上炫目地大红大紫




昆山,如一位草莽英雄

好歹也有个称呼挤上了县志

一座没有藏龙卧虎的山

山顶兀立着两棵千年古树

雷劈过,斧砍过

旱神折磨过

经历了多少岁月荣枯

依然像两位得道高僧

仰望苍苍之天呼风唤雨




对于我,昆山是两棵树

一种祈祷的姿势

一种拥抱的姿势

倔强而且虔诚

让一个衣衫褴褛的砍柴少年

在十里外的山头伫望凝思




难道我无比热爱的那些山

永远没有名字?



2000,12,12




罗家冲

我最旧的皮鞋还念着那条路

红土、白石子、稀疏的绊马草

从后门出发,绕过稻田、菜地

有着散步似的悠闲的起伏

和回忆一样柔和的曲线

 

穿过窄小的山凹,从方家冲

到罗家冲,就像一只甜蜜的虫

从桔子的一瓣,钻进了另一瓣

这里没有人家,树木是我沉默的兄弟

而庄稼是我兄弟的兄弟

 

那条路在水塘边分成两股

一条崎岖陡峭,攀上电杆坳

我从那儿走向平地中学、县七中、湘大

另一条,曲折,狭隘

拐进石萝坡,像进入一扇窄门

关闭着自生自灭的草木

时间在那儿咬着尾巴打转

 

如果我能斩开石萝坡古老的荆蔓

或者,能在电杆坳上左拐弯

我会让两条路重合,在芭茅丛生的山岭

像两个愿望,最终变成一个

……但是不能。一条早就褪色

另一条,已彻底荒芜




12/18/2001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5-28 08:20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5-27  
好诗。有着不一样的视角和体验,气息饱满流畅,可进入感很强。不过“亿万年”、“岁月荣枯”这些陈词最好换掉。
这两首诗虽然是早年习作,但可以看出后来写《玉溪》和杜诗重构的一些端倪。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5-27  
孟兄,字太大了,希望小一点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5-28  
回 1楼(陈赋) 的帖子
批得好,‘亿万年’也许还没有大碍,‘岁月荣枯’的确很俗。以前读到这里也总觉得不好,但没有认真想如何改一改,得空时再琢磨一下。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3-06-26  
杜鹃花--野百合--兰
杜鹃花

在春天检阅我所有的姑娘
只有杜鹃花最靓    
我所有的姑娘吵闹了一个春天互不相让
只有杜鹃花是我最爱的姑娘

走进故乡最美的树林
每一枝树梢都对我眉目传情
杜鹃花的嘴唇最红
杜鹃花的亲吻最烫
一个为爱而奋不顾身的姑娘

登上故乡最高的山冈
一列列青山----那春天的仪仗
像万匹绿马奔向远方
我那白色的姑娘、黄色的姑娘
还有蓝色紫色的姑娘
都在绿色中深深隐藏
只有那红色的姑娘
用血红撕裂了绿色的海洋

我那红色的姑娘
为了爱而痴,为了爱而狂
以情欲的火烧红了故乡
以处女的血染红了山冈

        2000,9,28

野百合

在空寂的山谷深处
野百合吹奏着一支银色的小号
一支雪白的曲调
在黄昏的幽暗中萦绕

一支雪白的曲调
又忧伤又寂寥
麻雀听了
停止了喳喳鸣叫
松树听了
叹息着轻轻把头摇
丝茅听了
弯下又瘦又长的腰
连石头也听得发呆
一声不吭地蹲坐在山脚

而一丛粗鲁的羊角刺
却用它的针棘发出声声尖叫:
“不要再唱了
这样的声音让我烦恼!”
野百合
仍然吹奏着她银色的小号

为什么夜莺飞走了
为什么百灵鸟变得喑哑
为什么那清清的泉水
也不敢吟唱新的歌谣?
只留下一株野百合
最后一株孤零零的野百合
吹奏着一支银色的小号
一支雪白的曲调
在黄昏的山谷中呜咽萦绕
多么嘹亮,然而无声
多么美丽,然而寂寥

   2000.10.14




春雪还没下到地上就化了
湿润的树林一片静悄悄
披开残黄新绿的灌木
我找到了一株美丽的兰草

清瘦而又孤单的野兰
一棵山茶为她撑着把雨伞
她幽静的庭园一尘不染
铺着一小片青苔苍翠的地毯

像位弃世幽居的士族闺秀
国破家亡流落民间
有点儿洁癖,多愁善感
在空寂的山谷中虚度妙年

她欹倾的长叶轻轻的摇
掩映着三朵嫩白的花苞
一朵已半开,现出褐紫的蕊
两朵还抿着嘴,含蓄着会心的笑

我低低的俯下脸庞
捕捉她神秘的馨香
我打开我全部寂静的知觉
让灵魂冉冉融入她的花房

我,沉溺于事物幽深的本性
却无法把握这微妙和清新
仿佛春雪,还没下到地上就化了
让我惘然若失,让我甘愿牺牲

我缓缓走出雪花蔌蔌的树林
只带回她恬淡虚无的身影
我知道,野兰草只属于她自己
野兰草不属于任何人

2000,9,25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6-26  
回 4楼(孟冲之) 的帖子
最喜欢《兰》。文字质朴,如同细草拂兰,如同溪水流动。是忠诚于情怀的诗歌。
稍有些张力不足,密度过于稀释。如果能有《蟋蟀》、《萤火》那样的密度,读起来会非常有快感。问好冲之兄。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6-27  
回 5楼(陈赋) 的帖子
那时候对诗的看法和现在大有不同,诗意的局限性也比较大。那一批近百首诗,删掉了将近一半。现存的,有的虽然不好,但可能适合某些层次的读者,不会作大修改了;有的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但远未完美,如‘兰’,我也觉得需要压缩一下,提高点浓度----当然不可能有茧火蟋蟀那样的浓度。不同年代的东西,还是让它保留一些不同的面目为好。
级别: 总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6-27  
杜鹃花写的地道,舒服。某些层面已很完美,适合歌吟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6-27  
连石头也听得发呆
一声不吭地蹲坐在山脚

高级的表达,好!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6-27  
清瘦而又孤单的野兰
一棵山茶为她撑着把雨伞
她幽静的庭园一尘不染
铺着一小片青苔苍翠的地毯

像位弃世幽居的士族闺秀
国破家亡流落民间
有点儿洁癖,多愁善感
在空寂的山谷中虚度妙年

自然的联想,精彩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3-06-28  
回 7楼(三缘) 的帖子
这一首当为年轻人所喜爱,其美感也是那个层次上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楼  发表于: 04-17  
提起有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