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一败涂地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4-21  

一败涂地

    今日早晨梦:

    非常失意,赖在朋友季家,吃了中饭还没走,在火塘边一坐又坐到晚上。我告诉他们,我现在是一败涂地,两手空空,反而无所谓了。天色已黑,走到他家后面木制露台上,看到前方有一条从山顶陡下山谷的大路,一群乱民正被全副武装的军队驱赶,镇压。从这支军队之后,突然冲过来一辆大卡车,满载炸药和极端份子,闯过军队的防守,以疯狂的速度驶入山谷并引爆,死伤无数。大声喊季出来看。他刚走出玻璃拉门,就被一个人影吓了回去---原来一直有个高大威严的身影徘徊在前方的江堤上,关注着季家的动静。季告诉我:还好,那人不是上海市委书记,而是建委主任。在政府工作的人都知道,书记盯上你意味着什么。
   小王抽彩中了一小奖,要我也试试运气,她给了一张彩票,上面要根据算术猜测一些数字,我选了一个数字,又错得一塌糊涂。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4-22  
    这个梦看起来一头雾水,不知所云。细细研究,却可发现一条通向隐秘的潜意识世界的暗道。
    先从朋友季开始。季住在多伦多北边的旺市,前不久在朋友陈家聚会时,他听说我想换房,便建议我去旺市MAPLE区买房,说那一带房好环境好学区也好。并且说如果需要咨询的话,随时找他。我于3月底将旧房上市,4月5日找到买家,4月11日验房,4月12日正式签约将旧房卖给一位斯里兰卡人,合同规定我必须在6月28日前搬家。我们从三月初即开始在多伦多市内市外找房,几乎跑遍了大多伦多地区,迄今为止找到的最差加人意的房子恰好在季所说的MAPLE区。另外有个市中心的房子,为旧房重建和扩建的,宽大,崭新,在所在区可谓鹤立鸡群,非常吸人眼球,数周前第一次看到时便有心要买,打算出价时便有人已先下手为强。没想到昨日一大早,发现此房(6BURRIT)
又重回市场(估计是买家没有贷到款)。当即要我的经纪人与卖方联系看房,下午即与妻子一起去看房。妻子也‘哇塞’了一阵,但对它没有车库及停车道破损陈旧深感遗憾,两相比较,她还是更钟情于已作初步出价的MAPLE区的那一栋(该房有双车库,但地下室没有做WASHROOM)。回家时收到6BURRIT经纪人电话,又说已有人出价,如愿意晚上可参与竞价。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4-22 05:00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4-22  
    妻子及我的经纪人都不主张我参与竞价,但最后还是同意去试一试。晚上与经纪人同去,竞价对手只有一家,也是中国人,讲广东话。竞标方式是并不公布双方价格及条件,买家呈上初步出价后,只要修改一次价格,让卖家从两家中选择中标者。第一次我出价66万,到了要修改价格时,因为不知道对手出价多少,便与经纪人猜了一阵子,最后决定只加五千。约半小时后卖方宣布结果,我们出局了,据说价格相差还蛮不小。
    对于这次竞价失败,我自觉泰然,好像很无所谓。但是从上面记下的这个梦看来,我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很有些失落。
    梦一开始,我的感觉就非常落魄,一败涂地,显然是竞标失败后潜在沮丧情绪之流露。来到季家,并赖着不走,暗示我剩下的退路可能只有一条了:即买旺市MAPLE区的那一栋。因为季是第一个向我推荐该区,并且自己也住在那儿不远。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4-22  
    梦中军队镇压乱民之景象,素材取之于当日所见波士顿爆炸案后美国军警抓捕逃犯的电视镜头和网络图片。亦与睡前观看的4-20四川芦山地震的救灾场面或有联系。但是其用意与二者了不相干。我以为这一景像正是我的内心矛盾的高度形像化。矛盾的双方实际上是以两栋不同区域的房子为目标的。这一点,从梦中出现的‘建委主任’中也可以看出一点端倪来。小王是季的妻子,名字中亦有一个‘彩’字,梦中把她和彩票联系起来,很有可能即出自此因。我在梦中把数字猜错,自觉一塌糊涂,无疑是暗示我在竞标时把对方的出价猜得很不靠谱。
  分析到这一步,只有一个‘上海市委书记’这个形像未找到令我信服的解析,以后再作推敲。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4-22  
原来青锋兄不仅是诗人,还是一位梦学家。怪不得玉溪拼图里时常出现一个人面对生命的深沉困惑的那种追问。原来这渊源与梦有关啊!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4-23  
回 4楼(陈赋) 的帖子
我这是瞎胡闹,全凭兴趣、、、、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4-23  
回 5楼(青锋) 的帖子
您过谦了。十分佩服您的学识、思想和诗歌。在网上买到一本《杜诗重构》,还没有寄到。等收到后再仔细研读学习。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4-24  
谢谢你赏爱。凡是买《杜诗重构》的都让我受宠若惊啊。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4-24  
回 7楼(青锋) 的帖子
对我来说读这本书是一种精神冒险和精神享乐的过程哈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5-04  
火车
昨夜梦只留下一个片段:

一列火车忽然向后跳起来,吓得我们乱跑、、、、、、

醒来后觉得此梦与房子有关。与卖家经过两个多星期的讨价还价,今日方签下最后合同。在此之前,还出了一点插曲:前日验房,发现多处水龙头破损或漏水,昨日下午又得知空调机也不工作了,颇感遗憾,希望卖家负责在搬家之间修好。以我们多日与卖家间接接触(整个过程未见房主)的经验,知道此人极难商量,而我们对该房又已倾注不少精力,都有感情了,很是矛盾,担心在最后关头为了一点小事又谈崩了交易。
梦中火车向后跳,似乎是合同进程倒退的一个隐喻。事实上,今日上午的谈判的确是失败的,房主既不答应维修,也坚决不同意减价。差点又把事情推进死胡同中。后来双方经纪人答应减少经纪费以满足要求,才算把事情最后敲定。
此梦虽无多少解析之必要,但因与房子相关,特录此备考。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5-05  
上学
昨夜梦:

归国在老家留连数日后,还是得去县七中上学。推着一辆旧板车,拿着一壶没有柄的水壶,跌跌撞撞地经过畈头屋。一些人正在屋前水沟边修路。老屋人烟寂寥,看来主人家老两口都已过世,久无人住。仔细看,门口还插上了‘待售’的招牌。要价是53万,不知是加元还是人民币。心中虽有将它买下的意思,但再不快走就要迟到了、、、、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5-06  
‘活着的死人’
昨日早晨,女儿醒来即哭着说做了恶梦:

我去找妈妈,不知怎么走进了一个没有门的厕所,里面有一些‘活着的死人’在做实验:用一些大老鼠撕扯它们自己身上的肉,地上流了很多血、、、、、、看到我走进去,它们一起冲过来要抓我,幸好我跑得快,才没有让他们抓着、、、、、、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5-07  
广告人
不记下就要忘记了:

梦见自己不得已成了一个广告人,在一条铺了地毯的高速公路上爬行着,要去某地寻找客户。感觉万分疲惫,爬不了两米远就把脸贴在地面上歇气,眼睛都难睁开,只想一觉沉沉地睡到海枯石烂、、、、、、
有一辆着火的贷车开过来,眼看就要碾着我了,为了活命,我爬到路边勉强站起来,身子紧紧地贴着路边的水泥护墙、、、、、、
级别: 总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5-07  
回 1楼(青锋) 的帖子
青锋兄这个“一败涂地”的梦让我想起前不久新疆袭警事件。
不知有无关系?上海书记意象不知是否指您诗歌中有一种对复杂社会情绪的抚慰功能,使人心安定。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3-05-09  
回 13楼(陈赋) 的帖子
或许有关系,但这种关系即使有,也只是材料性的。上海市委书记,梦中似乎有他的名字:‘韩作荣’。
这个名字好熟,却想不起是什么人,谷歌一下:


韩作荣(1947-),出生于黑龙江海伦县,1968年毕业于黑龙江省农业机械化学校,先后在《解放军文艺》、《诗刊》、《人民文学》等刊物任编辑。作家,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人民文学》杂志常务副主编、编审。著有诗集《玻璃花瓶》、《瞬间的野菊》、《韩作荣自选诗》,诗论集《感觉·智慧与诗》、《诗的魅力》,随笔集《圆的诱惑》、《城市与人》等。曾获北京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等多项奖。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论坛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05-10  
原来韩作荣还真是个名人,而且是文学界的,此前我肯定通过什么途径见到过这个名字。但是梦中却将他挂上‘上海市委书记’或者‘建委主任’的头衔,其中必有深意。我推想它有两层暗示:1,当今不少文化界名人的真实追求还是权力。2,权力最直接的象征是房子。(以建委主任影射房子。)。这两层暗示最终的指向可能还是自己,即,不管我如何追求文学上的成就,还是不如权力实在。如果追求不到权力,就必须以房子来取得一点心理上的平衡。这样的理解虽然仍然存在一些破绽,但比较符合当今不少华人移民的心理。我们这一代移民中,有相当一部份是在国内有一定事业基础,有机会和实力的人,移民之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心中难免有落差,怅然若失者甚多。若干年之后,这些人的心思,大多都投入到房产中去了、、、、、、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05-12  
韩作荣这个名字也可能是两个记忆中姓名的组合:原上海市长(现市委书记?)韩正,我的前上司原某报总编辑‘+作荣’。后者给我的感觉很‘阴’。
虽无确解,留此备考。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5-14  
租客
昨夜约12-2点之间的梦:

    孩子们一直吵闹着不肯睡觉,让我非常焦急,生怕他们打扰了另外一间大卧室中的租客。这租客不是别人,而是我的顶头上司,公司经理安吉罗。他不知为何他孤身一人租住在我家。后半夜时,突然来了一大批人,声称是安吉罗在意大利的亲友,前来投奔,既然他住在我家,他的亲友当然也会在我家住下来,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走的。更叫人恼火的是,这些人相当不懂事,几乎完全不明白这儿的主客关系,大声喧哗,随手乱翻,有一个甚至在床底下找到一堆大粪,用手指蘸着在地板上画画、、、、、、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3-05-18  
上面这个梦难确解,但有些相关事实需记下备用:

梦作于凌晨,0点-2点之间。我独睡于地下室,妻子下班回来后,在楼上走来走去,一般都要活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
常常戏称妻子‘领导’。(这与梦中出现顶头上司有关)
与安吉罗多次报告过买房进程。亦曾去过他的豪宅。
解释方向:怀疑主卧室是意识的一个象征,领导这一梦象源于妻子、、、、、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05-18  
鬼约
与友M至某处见某房,房子内外模样甚不祥,疑刚死人,或有鬼。谓妻子:此房不可买,即其同一街区之房亦不可。
至M家,初于地板水渍中见一少女之脸,大惑。未几,天黑,他人皆不知所之,少女出,约十七八,姿色甚好,且悦我。余疑其夭亡,实一鬼也,心惧,然亦温言相向。借故离开。
出门,则在故乡田野中,一男急追而至,并行,代致少女思念之情。男即少女之兄也。乃问之:汝妹非鬼乎,余何敢私之。答:妹非鬼也,我实鬼也。余夭多年,不愿离家,唯妹知之,父母亲未尝得解也。妹与我人鬼交流,故亦染鬼气也。余又言:吾以为汝父母甚乐也,何知实丧痛稠叠!
男欲长相随,不能却之,遂明告之:万不可入我家,欲随我,可居我公司,公司门虽已锁,然有一墙洞,汝既为鬼,何愁难入?
恍惚中,已过些时日,吾与女之私情泄露,M亦知之,余颇难堪。其母则早已识破女之诡计:当其招我,其身不显,唯一手在空中闪闪发光。
我似获超强伟力,可跃下千仞之崖而复弹起至原处、、、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05-19  
梦见同乡某开一大货车过周家堰,刚过堰,一轮出堤,倾覆于溪中,急近,大呼救人,而自畏水冷,不敢跳下。未几,见驾驶员开车窗而自出。原来水浅,车亦未翻,故车窗未入水中也。
级别: 论坛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05-19  
回 20楼(青锋) 的帖子
记得梦中驾车者似是同乡肖九满,如确,则此梦有解。
九,为数之极,即满之意也。九满,满之极也。车满则覆,自喻也。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05-20  
后来记起:车好像是空的,颠簸得很厉害,空车之上还有个‘九满’的驾驶员,自我挖苦也算够毒的了。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06-02  
豆腐剑
两个梦的残片:

1,梦见某人练就绝世神功,能以新鲜豆腐为剑,而无坚不摧。

2,梦见某人之叔叔,或即我自己,漂泊多年,终于扛着一间房子回归故里。其家似四合院,他把自己的房子放在院子中,不是挡住了其兄的门,就是遮住了其妹的屋,再一挪动,又妨碍家人进入厨房或厕所。其人无奈,只好扛着自己的房子外出继续漂泊。
级别: 论坛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06-09  
绝壁上的椅子和坟上的茅缸
在一系列纠缠错乱的梦中,有两个情节被记住了:

1,在某处江边万丈绝壁之顶,置一巨石。在巨石之上置一沙发椅。侧睡在沙发椅上,弓起的背部虚悬半空而未觉恐惧、、、、、、

2,将一口茅缸放在方家冲祖坟之上,颇担心有人会连夜将其盗走。从各种迹像判断,已经有人在它上面做了手脚、、、、、、且见老家门前晒坪高坎之下,泥软石松,一脚踩去,深入一尺,甚忧屋基,乃持一锄聊扶持之、、、、

昨日下午,高岸来电谈及多事,梦与之相关无疑。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06-12  
打火机
梦见一古树盘突的大根的洼陷处有一汪积水,水中有一个白色打火机,我指给安吉罗看,他随手将之捞出,打火机在他手中变成了一面镜子,镜子中映照着他容光焕发的脸、、、、、、

备注:1,安吉罗于两周前退休
      2,约一月前带孩子去HIGHPARK玩时,一古柏甚有趣,其根干交结部全无树皮,溜光发亮,背湖的一面看上去像一张脸,有高耸的鼻子和两个巨大的鼻孔。有照为证。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06-12  
豆腐剑,这两个梦几乎不需要解释,虽然梦者只记得很少的片段,但无疑记住了最重要也最具象征意义的情节:这两个梦都和诗歌创作高度相关,“豆腐”,即“杜甫”谐音,在中国南方,二者的发音很相似。所以这个梦表达的是梦者对《杜诗重构》的矛盾看法和焦虑感-----最软的豆腐和无比锋利的宝剑组合在一起,本身就是很特别的暗示。第二个梦,无疑是作者对于自己用中文写作,但却身处西语环境之现状的焦虑,房子其实是很明显的暗示------诗人的作品中曾有“诗歌工地”“用诗歌在大地建立的居所”等等表述。
级别: 论坛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06-13  
回 26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厉害,差不多可以拿执照了。
说真的,这一向太忙,梦都记不清,记下来的也没仔细想,这两个还真是你点拔了我。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06-13  
回 26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高见!那个扛房子的梦作为一个寓言来看很可能不仅是语境焦虑,还带有当代诗人的世俗焦虑,真是有些让人无话可说……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6-13 11:48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3-06-13  
国人的焦虑无处不在,考虑到中国人把多城的房价炒的老高,没准国人的焦虑感已经传染到国外也未可知。。。。。。不过在孟先生这里,房子的意象实际和诗歌艺术创作高度相关,我还记得他曾在梦中把罗曼罗兰的三大传记和一所大而无当的空房子联系在一起。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