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寸草心与三春晖(拟讲义稿)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3-14  

寸草心与三春晖(拟讲义稿)

        同学们从小学开始写作文,到现在也许都写过好几遍《妈妈》这个题目吧。如果把所有把全世界关于妈妈(或母亲)有关题目的文章和诗歌都收集起来,恐怕稿纸也会堆到月亮上去。这么多这么多的文字,能够让人记住的,让人愿意记住的,却并不一定很多。我也算是读过不少书的人,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你能背下多少描写母爱和儿女对于母亲感恩之情的好诗?我马上开始在我的大脑的储存中搜索,搜索来搜索去,我能记住的,或者说印像非常深刻的还是相当有限。你会说是我这台电脑(指头)内存不够,这点我承认。但我这台电脑虽然储存功能不行,但辩识能力还是挺强的,真正极好的东西不会轻易丢失。
        我第一个想起来的是《诗经》中的《凯风》。《凯风》是中国诗歌中现存的最早一首写母爱和母子之情的诗,甚至也可以说它是中国一切描写母爱与母子之情的诗歌的艺术源头。它的感动力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在诗经以后的数千年中,‘凯风’基本上成了母爱的一个代名词。我们先看看这首诗。
       
凯风自南1,
吹彼棘心2。
棘心夭夭3,
母氏劬劳4。

凯风自南,
吹彼棘薪5。
母氏圣善6,
我无令人7。

爰有寒泉8?
在浚之下9。
有子七人,
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10,
载好其音11。
有子七人,
莫慰母心。


(注释:1.凯风:和风。一说南风,夏天的风。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凯之义本为大,故《广雅》云:‘凯,大也.’秋为敛而主愁,夏为大而主乐,大与乐义正相因."
2.棘:落叶灌木,即酸枣。枝上多刺,开黄绿色小花,实小,味酸。心:指纤小尖刺。
3.夭夭:树木嫩壮貌。
4.劬(qú渠):辛苦。劬劳:操劳。
5.棘薪:长到可以当柴烧的酸枣树。
6.圣善:明理而有美德。
7.令:善。
8.爰(yuán元):何处;一说发语词,无义。
9.浚:卫国地名。
10.睍睆(xiàn huǎn现缓):犹"间关",清和宛转的鸟鸣声。一说美丽,好看。黄鸟:黄雀。
11.载:传载,载送。)
    这首诗稍加注释是很好理解的,作为讲义的书面稿,我就不逐句地解释,权且引用一段白话翻译作为替代。


飘飘和风自南来,
吹拂酸枣小树心。
树心还细太娇嫩,
母亲实在很辛勤。

飘飘和风自南来,
吹拂酸枣粗枝条。
母亲明理有美德,
我不成器难回报。

寒泉寒泉水清凉,
源头就在那浚土。
儿子纵然有七个,
母亲仍是很劳苦。

小小黄雀宛转鸣,
声音悠扬真动听。
儿子纵然有七个,
不能宽慰慈母心。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3-15 08:23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3-15  
    大家仔细读一遍就会发现,这首诗并没有具体地描写母亲如何疼爱孩子,如何辛苦抚育孩子,为什么会这样让人感动呢?第一点,我想是人的共性在起作用,因为人人都是母亲所生育,生儿育女的辛苦用不着具体描写,大家都可以想像和体会。何况这位上古时期的母亲生了七个孩子,并且把他们都拉扯大了,可想而知她要经历多少怀孕、生产、抚养的痛苦和辛勤。诗中反复说‘有子七人’,这几个字就胜过了千言万语的描写。第二点,诗人用来作为起兴的‘凯风自南,吹彼棘心’这个兴象,非常高明,微妙,言有尽而意无穷,特别经得起回味。它表面上是‘兴’,实际上却是一个‘比’即比喻。它把母亲比作广大而温暖的南风,把儿子比作在南风中轻轻摇晃的‘棘心’即酸枣树的嫩苗。像我们生活在北半球上的人大概都知道南风对于生命的意义,感受过南风那种惬意的吹拂。尤其在中国,绝大部份雨水都是南风(实际上是东南风)带来的,当冬天将尽,春天将至的时候,一阵如期而来的南风吹在身上,真是让人有说不出的舒畅和感激。你想像一下,这样的温暖湿润的南风吹在又嫩又壮的树苗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那树苗是不是摇晃着,就像依着音乐节拍手舞足蹈的小孩一样?南风就这么吹着,‘棘心’也渐渐长成了‘棘薪’(粗大的酸枣树枝);母亲不停地爱护着儿子,小孩也终于一个个长大成人。大家都知道酸枣树是有刺的,所以叫做棘,而棘这个字经过几千年的演变,现在的字义主要是带刺的植物了。我常常想,诗人为什么会选择‘棘’这种带刺的小树作为这个‘兴’的主体呢?难道不可以是其它的树木吗?如果桃树、李树、柳树之类的,是不是听起来更美一些?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3-15  
    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人提出过,我将要作出的解释也许并不符合作者的原意,但它在我这样一个认真的读者心中却是非常真实的。我相信诗人选择‘棘’,是因为它能给人在现实和心理中的刺痛感。这种刺痛感正与作者在诗中表现出的不能为母亲分忧、让母亲生活幸福的那种深深自责和愧疚感相吻合。另外,如果风是有感觉的,当它吹在‘棘’上,会不会也感到刺痛呢?但是它会不会因为刺痛,就不吹到‘棘心’上去呢?同样,母亲难道不知道生育孩子的过程中有多少艰难和痛苦?她有没有因为这艰难和痛苦而放弃生育呢?你这样一想,再看诗句‘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就会体会到伟大的母爱要付出多少。如果把棘改成桃、李或者柳,恐怕是表达不出这么复杂的心理内容的。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3-16  
在细细的品味,有好多感悟!孟兄有独到见解。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3-16  
    关于这首诗的本义,历来有多种说法。汉代的毛公说它是‘美孝子’,即赞美孝子的。我觉得这个说法很不通。毫无疑问,这首诗的作者,也就是七个儿子中的一个。诗中不停地表达对于母亲的惭愧、感激和赞美,当然充分体现出了他对母亲深切的爱和纯孝之心,他这种爱无疑是感人的,值得后来千秋万代的人去赞美。但如果说他写这首诗的目的就是赞美自己的孝心,就显得十分虚伪和可笑了。还有一种说法是‘劝父’,即劝他的父亲要善待母亲。因为如果父亲对母亲不好,做儿子的没有办法,所以诗中说‘有子七人,莫慰母心’。放在古代男尊女卑的社会中,这种可能性倒是确实不小。但也不过是一种猜测,没有任何过硬的证据。通常对这一首诗的理解就是,它是一个有孝心的儿子因为不能让母亲得到安慰和幸福的深深自责之情。这种理解也不是没有疑问:他既然这么有孝心,努力地让母亲生活好不就行了吗,怎么尽说这些空话呢?对此,我也只能作一些推测性的回答。第一,如果这位母亲的七个儿子中只有诗人一个孝子,其它的几个每天都在为争夺财产而吵闹甚至打斗,或者好吃懒做,对父母亲恶言恶语,只有索取,没有回报,那么诗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母亲感到安慰的。第二,如果母亲年老多病,陷于忧愁和痛苦之中,儿子虽然个个是好样的,也没有多少办法可以减轻母亲的痛苦,所以说‘有子七人,莫慰母心’。这既是事实,也正可反映出儿子的孝心是多么真切。第三,也许这位母亲的实际生活状况和大多数当时的母亲差不多,但以当时的生活条件,绝大部份人的生活都是在与自然,与社会的艰苦斗争中度过的。儿子自己生活得也不太好,看到母亲年老了,还如此辛苦操劳,不免伤心,因而深深埋怨自己没有本事。
    不管以上的有没有一种猜测性的理解符合那再也无法揭晓的真实,有一点是不容辩驳的: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无名儿子对母亲的深切的爱的感恩,也就是‘孝心’。不管这份孝心在当时的现实中有多少转化为了实际的行动,它在几千年的中国文明史中,所起到的感化和教育之功,所体现出来的人性之美,已经超过了不知多少帝王将相的‘丰功伟绩’。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3-16  
    大家所熟知的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就是受到《凯风》深刻影响的另一首有关母爱的千古绝唱。‘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对比一下,可以发现:《凯风》没有写母亲的具体行为,只是通过一个非常好的‘兴象’即‘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来涵盖了一切可能的母爱行为。《游子吟》却相反,它只选择了千万种母爱行为中的一种典型性行为作了细腻深刻的描写,所取得的效果也几乎相当。我猜这诗写的是孟郊离家进京考进士之前的的情景。孟郊家里很穷,那时候进京赶考有的一去就是好多年不回家,母亲的担忧是可想而知的。‘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就是那种心理的真实写照啊。这首诗的最后两句中,把母爱比作‘三春晖’,把孝心比作‘寸草心’,很明显是从《凯风》中继承和化用过来的。你看‘春天的阳光’不是摹仿‘春天的南风’来象征母亲吗?‘寸草心’也不是‘棘心’的一种演变吗?
    我为什么把这篇讲义命名为《寸草心与三春晖》呢?,因为我觉得一切写母爱的诗,虽然描写的是母爱,体现的却是‘孝心’,其可贵之处,也主要不在于它所描写的,而在于它所体现的。因为母爱是普遍的本能和天性,就是在动物界也是一样的。但是‘孝心’却相对要稀缺多了。我们乡下有句俗话“瓜里面有籽,籽里面没有瓜’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前不久,我的老板,一个捷克老头和我说了他们那个国家的一句俗话:‘一个母亲可以帮助十个儿子,十个儿子却帮不了一个母亲’。你看,这和‘有子七人,莫慰母心’,有多么惊人的相似之处。所以自古以为,社会需要宏扬‘孝道’,如果每一个儿子爱母亲都像母亲爱儿子一样,提倡孝道就毫无必要了。而自古以来,并没有很多表彰母爱的,即使有,其目的似乎也在于教育儿子。这是因为母爱本身并不需要提倡,鼓励,它出于天性,无与伦比。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3-16  
    讲了两首关于母爱的古诗,我接着讲几首当代人写的新诗。这些诗暂时还不是很出名,和前面讲的两首古诗相比,只能算是默默无闻了。因为这个原因,我更想重点的讲解和推荐。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不去自己发现有价值的东西,而总是随声附和,只根据名气去决定取舍。而一个时代中叫得最响的,未必是最好的。你看杜甫的诗是写得够好的吧,可是在他活着的时候,当时最流行的诗歌选集中,居然没有一首他的诗。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3-17  
    先看这一首《周末回老家相聚》:

周末回老家相聚
还没等天黑透就各奔东西
我们把所有吃剩的
作为孝心留给母亲──

这些放进饭锅的菜脚
蒸了又蒸, 拿进拿出
母亲差不多要吃上一个礼拜
最后连汤水一起喝掉

    这首诗的作者三缘,是当代很活跃的实力诗人。原名王平,1963年生。1987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教育系,现任教于湖州师范学院教师教育学院。他13岁时开始写诗,而且一开始就写得很不错,是典型的天才早熟性诗人。他同时还是位画家,兰花画得特别好,我猜想,他画的一幅兰花可能要比一盆普通品种的真兰花贵多了。不过,他好像并不以此赚钱,大部份画作都送给各方面的朋友把玩欣赏。这大概也是他的朋友特别多的原故之一吧。你看他的笔名,就有‘缘’,而且还不止一个‘缘’,有三个‘缘’:天缘、地缘、人缘。天缘,我理解为思想高远,眼界开阔,与伟大的事物有缘;地缘,我理解为亲近自然;人缘,就是为人好,朋友多。我和他在网上结识有三五年了,虽从未谋面,但在网络论坛上发言的谦谦君子之风、热心鼓励他人之度,的确使他这个名字为很多诗友所乐道。前不久读到他一首中学时期的诗作,语言的巧妙和思想的沉熟都有些令人难以置信,我把它列在这儿,只作一种拓展阅读,不予讲解。《“雨丝和菜园交谈的秘密”》

没有谦虚的栅栏
闪电的语言
信念必须通过自己照亮今天——

举目无亲的爱和关怀
劳动着双手

当未来匆匆走下木梯,拥抱
……呵,星空的翅膀已使我羞愧难挡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3-03-18  
这几日太忙,进程很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3-18  
      现在回过头仔细读他的这首描写母亲的诗。一开始,你可能会觉得这首诗有点平淡,它只是真实地记录了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的生活中可能的场景:儿女们都长大了,成家立业了,在或近或远的城市工作,只有周末才有时间回来看望母亲,母亲高兴得不得了,做上一大桌菜,可儿女们吃不下那么多,又不能留宿老家,天还没黑又得匆匆地赶往工作所在地,因而留下大量的剩菜,让母亲一个人在家慢慢地吃上好些天。这个现像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是司空见惯的,诗人直接地,真实地描写它,也没有采用什么特别的技法。和《凯风》不一样,它的手法完全是‘赋’即‘叙述’,而不是比和兴。你们很有可能觉得它平谈无奇,但我觉得它是一首难得的好诗,它好在什么地方呢?
    它最大的好在于‘真’。真实是诗歌最宝贵的品质。诗歌的真实不仅仅是也不一定是作者所写的事物的真实性,更重要的是它能够向读者传达出的生活的真实感。这首诗一眼看下去,一位慈爱、节俭的母亲的形像就像油画一样鲜明地出现在你的面前,她也可以是你的祖母、外婆,她具有绝大部份中国老年妇女的典型性:她们都经历过相当穷苦的生活,懂得珍惜食物,在生活中相当节俭。(也许你们的母亲这一辈,和她们相比,在这一点上就有些相形见绌了)有些人的诗,从头读到尾,到处都是炫人眼目的语言、或意像,读过之后眼前却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或者是令人印像深刻的真实生活画面。它们与生活或者说真实所建立的关系是表面的,零碎的,肤浅的,即使写得再珠光宝气,五彩缤纷,倒底还是价值有限,甚至毫无意义。打个比方说,有个朋友背上很痒,自己又搔不着,在那儿坐立不安。A在他的背上隔着厚厚的棉袄打太极拳似的推来推去,看起来姿式很是优雅,可那位正痒着的人只会感到更痒,更加焦躁。B什么也不说,一手便从他的后脖跟上伸进衬衣中,在他的背上痒处一上一下地搔抓。那位朋友立马就会老老实实地一动不动,舒服像要成仙似的。我打这个比方想要告诉你这样一个道理:生活中需要表达的诗意的冲动,就好像‘痒’,诗就必须要直接地、有力地搔到‘痒’处,才会是有效的表达。三缘这首写母亲的诗,就没有使任何花招,一下子就抓住了生活中的这一敏感点。这首诗的敏感点是什么呢?是‘孝心’与剩菜的关系。
级别: 总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3-18  
感谢孟兄的厚爱与深刻解读!收藏了,转发给学生。一股暖意的光,,,,,,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3-19  
        如果在一个大家庭中,儿女们只管自己吃新鲜食物,专把残汤剩饭留给母亲吃,你肯定会强烈地谴责儿女们的不孝。而在这首诗中,诗人却把‘剩菜’作为‘孝心’留给母亲,应刻怎样理解这样的‘孝心’呢?首先,你应该把它当成反语来理解,即,诗人如《凯风》中的儿子一样,有一种对母亲的深深的内疚感。他不能常陪伴年迈的母亲,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无法让母亲充分享受天伦之乐。这个‘孝心’是自嘲之词,含义更接近‘不孝’的意思。然而接下去,你又应该把这份‘孝心’,理解成一种真正的大孝,因为在今天这样的现实环境中,对于母亲的这样一种体贴和赞美,对于自己的这样一种责备,就充分地体现出了作者对于母亲的真切和深厚的爱,这种爱,就是‘孝’的本质。古代社会中,关于孝道,有许多不合人情、十分恐怖的故事,典型的有把自己腿上的肉割下来煮给母亲吃,甚至为了孝敬父母竟杀害亲生儿女的。那样的故事如果是真实的,它就只会让人对‘孝道’产生反感,绝不会起到劝孝的作用。我喜欢三缘的这首诗,最大的原因就是它毫不矫情,真实而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了一种现代的‘孝’,那就是在物质生活相对优裕的条件下,对于双亲的一种精神体贴。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3-19  
         当然这首诗的优点不仅仅在于真。语言简洁,朴素自然,纯用赋笔,一气呵成。短短八句之中,把一位母亲的慈爱和节俭、一个儿子的体贴和无奈都深刻而生动地表现出来。看似平常,却很见功力。
    三缘早期写过很多深奥玄幻的诗,与当时响当当的朦胧诗歌巨星相比,未必有什么愧色,我先前引用的他中学时期的诗就很能说明问题。但我引用它也还有别的用意:一个中学时期就写得那样‘看似’深刻和玄妙的诗人,数十年之后,怎么会把诗写得如此坦率、简单、平淡?这一现像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吗? 对于我而言,它证明了艺术历程中的一个规律:绚烂之极,复归平淡。平淡乃是诗歌的最高境界之一。他近年写作的格言体诗集《写给朋友的箴言》去尽浮华,直取生活真谛真,很值得一读。其中有我最喜欢的一首小诗,放在这儿与大家一同分享:
《先知和帝王》

谁第一个醒来
谁就是这一天的先知
谁第一个起床劳作
谁就是这一天的帝王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3-20 09:47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3-20  
回 10楼(三缘) 的帖子
三缘兄:不好意思,网上草稿,粗糙不伦。这一向(可能会有几个月)家事甚多,这个系列的进程会很慢。
这类文章究竟当如何写,整体构架应该是什么样子,我还在黑暗中摸索。
级别: 总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3-20  
孟兄的写法真诚,率性,深入浅出又见微知著,值得赞赏与鼓励!是的,这样一种雅俗共赏的写作对其影响力与普及面也会产生很好的效应
级别: 一年级
15楼  发表于: 2013-03-20  
在细细的品味,

有子七人,
莫慰母心。

为人子,大有羞愧。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03-21  
回 15楼(冲动的钻石) 的帖子
问好钻石兄。诗经中的东西一唱三叹,回肠荡气。就那么几句,还大多数是重复的,却顶得上我们的千言万语。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3-21  
        接着我想要讲一讲另一位当代诗人所写的有关母亲的诗。
    潘新安,这个名字大家可能都不熟悉,我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在网上读到的他的一些作品。(以后我将补充一些他的个人资料在此)。几年前我开始在今天论坛和春台论台上读他,虽然并没有发表过多少评论,但他的作品的某些特别的品质已经引起我的注意。这两年他越写越好,让我忍不住悄悄地收藏他的一些新作。最近收录的就有一首写母亲的,很令人感动。

《我当自己是一座血肉的监狱》
      
  
      是的,她从未说过一个“不”字
      如果一生
      仅仅只是受苦和受辱
      咬咬牙就挺过去了——
      母亲
      当一个国家都在称颂
      把忍耐称作美德
      我视我的身体是一座血肉的监狱
      把流泪
      当成越狱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3-03-21  
    这首诗,就其内容来说,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想起母亲忍辱负重的一生,我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有人会说:这么一首诗,就只表达了这么一句话的内容,能算好诗吗?这看起来似乎是个很笨的问题,但认真思考怎么回答它,却有可能触及诗歌的实质。那就是,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而且是语言艺术中最高级的艺术。很多时候,诗歌的内容可能是相同或者相似的,但不同的表达力度和表达技巧,达到的效果会大不相同。当诗歌的内容可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比如说母爱或者‘孝心’时,同类的诗作可以说是多如牛毛,内容或者说素材也会大同小异。这种情况下,表达的手段和力度就成了衡量作品高下的更重要的标准了。也可以这么说,形式比内容更重要了。甚至可以进而说,在这种情况下,内容是为形式而服务的。这样说,可能有点太深奥了,还是打个比方吧。当一个男人向一个女人求爱时,不管他以何种方式表现,他要向女人表达的意思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你’,这个‘我爱你’就相当如诗歌的内容;但他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一个劲地向她喊‘我爱你’,我估计稍有点档次的女人就会讨厌他,避之唯恐不及。他必须想出各种办法或者微妙地,或者委婉地,或者热烈地,或者间接地向她表达自己的情意。就假设他用最直接的方式,送她礼物,送什么样的礼物也得煞费苦心。如果给刚认识的女人直接送一大把钞票,这样够直接,够大方的吧,她很有可能直接将它摔在地上,她不仅不会认为他是在表达一种爱意,反而会把这当成侮辱。所以,他要想得到她的爱,就必须讲究方法,这里所说的方法,就相当如诗歌中的‘形式’(或者说技巧)。在诗歌中,大而言之可以说艺术中,作品质量的高下绝大多数时候都决定于‘形式’的高下,就是同理。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03-21  
    那么潘新安的这首短诗在形式上有什么过人之处呢?首先,它的语言精炼,概括力很大。前四行,(是的,她从未说过一个“不”字/如果一生/仅仅只是受苦和受辱/咬咬牙就挺过去了——)不仅以沉痛的笔触刻画出了一个逆来顺受、忍辱负重的母亲的形像,而且将她的精神中的痛苦感、虚无感和勇敢也表现出来。痛苦是因为总有人让她受苦和受辱,而她总是在忍受,从来不说一个不字,是因为她体悟到人的一生无非就是这样,就像佛教所说的活着就是受苦,这就是一种虚无感。在这样一种痛苦感和虚无感中,这位母亲似乎并没有特别消沉,她仍然忍受着,履行着人生的义务,‘咬咬牙’这三个字中又透露出悟透人生之后的一种勇敢。其次,这首诗在写儿子面对母亲的痛苦时,所使用一个连环比喻,非常新奇,惊警,极富表现力。它使‘流泪’这个被无数遍重复而令读者麻木的词眼,获得了全新的、巨大的力量。在这里,我再打个比方,说明这种力量是怎样产生的。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03-21  
    直接说‘我流泪了’这四个字,其实已经表达了最后三句的绝大部份内容。这四个字要表达的含义就相当于一颗小石子,这个含义就这样直接地表达出来,就相当于把这个小石子从作者的手中递到你的手中,除了它纯粹的质量,你感到不到多少东西了。但作者不是这样做的,他的连环比喻,就像是把这个石子按在弹弓的的橡皮筋上,使劲地往后拉,然后猛地松开,从十米开外射向你的胸口,就算你穿着厚厚的棉袄,也会感到‘很受伤’。这就是技术(技巧、形式)的力量。下面我具体分析一下这个连环比喻。(今晚到此,明日续)
级别: 论坛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03-22  
    我猜想,诗人写这首诗的第一灵感是‘流泪=越狱’这个比喻。有了这个比喻,这首诗的特殊性就确立了。但如果直接将流泪喻为越狱,思维的跳跃太大,读者也很难领会到它的精髓。就像跳远需要一个助跑的过程一样,这个比喻的最后一跃,也需要另一个比喻为它积聚能量和速度。从‘越狱’的狱字,诗人找到他所需要的弹跳器,它就是前一个比喻:‘我的身体=一座血肉的监狱’。有了监狱,再有越狱,就非常自然,易于体会了。大家也许都看过有关越狱的电影,好莱坞就有很多精彩的越狱片。你看那些成功的越狱经历了多么艰苦曲折的过程,而那些可能还只是小说家们的想像,真正的越狱可能比那还要困难,而失败的风险也要比那大得多。正因为越狱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把流泪比喻为越狱才特别值得品味,它的背后起码有这么两层意思:第一层,男儿有泪不轻弹,诗人作为儿子,不是一个轻易就哭鼻子的小孩,面对母亲的痛苦,儿子一直有强烈的流泪的冲动,但总是被抑制着,就像监狱总是把犯人关押着一样;第二层,它肯定有一个特殊的触发点,可能是某一个特殊的场面、特别的事情,让诗人对母亲的痛苦有着一种更直接的感受,而他的情感终于失去了控制。上述这两层意思,包含在
一个精短的比喻中,就构成了诗句的巨大容量和张力。而作为这一比喻的引子的另一个比喻,其本身就是极为精彩,含义相当深刻而且丰富。把自己的身体比喻成血肉的监狱,它也可以隐含很多其它方面的意思。因为现实中的人,绝大多数时候都不得不控制和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这不就像用自己的身体把自己的心永远关押着一样吗?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04-05  
    母子之情跨越物界,出自天性,无与伦比。所以诗人笔下的母子情也就不限于人类。敏感的诗人,通过对动物的观察和描写,也写出了不少饱含母子之情(尤其是母爱)的感人作品。当代诗人扬键,有一首写老鼠的诗,就写得非常震憾人心。

《母爱》

杨键


我打开门的时候,
一只老鼠进来了,
她看到我的一刹那
所表现出来的惊慌,
让我感到了她的心灵!
她吓得从嘴里放下了
她的孩子,
一团小红肉块
肚子蠕动着,
她极端的脆弱,
令人毛骨悚然。
我躲到了窗后,
想观看她们的母子情。
很长时间过去了,
一点动静也没有,
只有幼鼠的叫声
敲击着雨里的寂静,
她一直没有出现,
她知道我的存在,
因为我往堂屋走的时候,
她就衔着另一只幼鼠跑出去了。
她已经知道这里不安全,
她觉醒的速度真快!
大约有二十几分钟吧,
我开开门,
看见那一只幼鼠也不见了,
这漫长的二十几分钟,
一定是她心里牵挂这个幼鼠的二十几分钟,
她也放不下她的子女,
她也能记得她的子女丢在了什么地方!
这是她细致的母爱,
一点也不比我们人少,
一点也没有遗忘。
后来她又来过几次,
在院子的花园里,
衔走几片干干的竹叶,
大概是给那些幼鼠们
搭一个窝吧,
我还记得她眼里的惶恐,
记得她眼睛里的灰暗和贫穷。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04-05  
    杨键是当代知名度较大的重要诗人之一,他的诗朴素,直接,具有对人性的深刻洞观和佛教徒式的悲悯情怀。这首《母爱》就很好地体现了他的诗风。前面我说过,写母亲的诗汗牛充栋,数不胜数,要让人记住很不容易。扬键的这一首诗,我是大约十年前在网上看到的,虽然并未收藏,也不记得其中的任何词句了,(这里引用的全诗,是通过谷歌,用‘杨键,老鼠诗’这两个关键词搜索到的)但我却从未真正忘记过它。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从一个我特别厌恶的动物形像(老鼠)中,看到了伟大的母爱,并作出了真实、细腻而深刻的描绘。看完这一首诗,你可能记不住其中任何词句,但很难忘怀那样一个充满了爱和恐惧,担惊受怕的动物母亲的形像。这种形像既具有典型性,其中也毫无疑问是留下了人的情感经验的投影。特别是最后一句‘记得她眼睛里的灰暗和贫穷。’,它显然已经不单是在写一只老鼠了。灰暗和贫穷两个字,必然让作者和相当一部份读者联想到自己的母亲。在扬键这首诗中,伟大的母爱突破了人与卑微的动物之间的界限,实现了万物一体的慈悲。
级别: 论坛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04-05  
    大家看得出杨健的诗是写动物中的‘三春晖’的,下面我要讲一首写动物中的‘寸草心’的,和前者相反,作者笔下的形像是一只非常可爱的牛犊:

<<牛犊>>

它是个爱跟脚的孩子
像妈妈又长出一截尾巴
可妈妈没有时间吃草
也没有时间看它耍娇

一会儿站在妈妈左边
一会儿走到妈妈右边
一会儿跟在妈妈身后
一会儿又跑到妈妈前头

细雨淋湿稀疏的皮毛
泪水还是雨水
蒙住明亮的眼睛
妈妈走过的路啊......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04-19  
    这首诗的作者是我的好友欧阳建华。但我在这儿与大家分享这首诗却并非因为他是我的好友。我们毕业于同一所大学:湘潭大学,他是学工科的。第一次读他的诗是在大二时,我们认识后不到一个星期,他从抽屉里有点犹豫地摸出“处女作”:一首由吉它曲《阿尔布拉罕宫的回忆》触发的诗:“多少满载珠宝的商队过去了/多少车水马龙,美女如云的夜晚过去了/身后的这条河流出现了又消失。。。”这样的开头深深吸引了我,当我读到:这座废墟上昔日豪华的宫殿/自从你觉得自己老了它就出现在你心里。我心里就开始想:怎么能一开始写这么好呢,让我这中文系正牌诗人的脸往哪里搁?
  2001年我们一起创办《回归》诗刊,他是主要执行编辑。他写得最好的民谣,以后我在介绍当代谣曲的时候可能还会提到。他不是一位高产诗人,但我觉得他这首写小牛犊的诗应该被广泛阅读并且流传下去。
级别: 论坛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05-24  
    这首诗在形式上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江南乐府民歌《江南可采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后面四句,五字之中,四字相同,只改一个字,看起来非常笨拙幼稚,却无比生动地呈现出鱼儿的活泼和轻灵,让人过目难忘。欧阳建华笔下的小牛,‘一会儿站在妈妈左边/一会儿走到妈妈右边/一会儿跟在妈妈身后/一会儿又跑到妈妈前头’,玩皮活泼的形像也跃然纸上。如果说他的诗句只是摹仿古乐府的句式,描写了这样一个情景,那顶多也只能算是活学活用,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我看到的不止是这些。我甚至推想,他在写这几句时,很可能根本就没有想起《江南可采莲》,因为这样的场景本来就鲜活地呈现在诗人眼前,诗人手到拈来,其侧重点则更在于要表现小牛对于母牛的依恋、热爱,还有什么呢?从后面的诗句中,你就可能看到,在小牛眼中的母亲,是何其辛苦、逆来顺受。这和诗经中的那个无名的儿子,一唱三叹地吟咏的‘有子七人,莫慰母心’又有什么差别呢?这是动物界的‘寸草心’,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寸草心’,是因为伟大母爱的‘三春晖’不分国界,也不分物种,在天地万物之中,作为生命延伸的最基本条件。
级别: 论坛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05-24  
这篇文章也许就写到这儿了。拖了几个月,原来的一些想法都记不起来了。等搬家之后,看是否还能重拾这个系列。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05-24  
中国诗歌普及需要这样的基础工作。好!
级别: 论坛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3-05-25  
回 28楼(陈赋) 的帖子
不知道陈兄从事何种职业。
中国这几代人都没有受过真正的现代诗歌教育,大学中学学习的新诗绝大多数都是不入流的作品,诗人们真应该放下身段,做一做诗歌普及工作。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