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第六讲:通感(给中学生写的新诗讲义)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2-27  

第六讲:通感(给中学生写的新诗讲义)

        好几年前,一位理工科出身的朋友读到我的一句诗,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我:‘雨洗过的鸟鸣更加青翠’,这里青翠两个字是不是用错了,应该是‘清脆’吧?一般我只见过人说清脆的鸟鸣,从没听说过青翠的鸟鸣。我当时是这样回答他的:你很了不起呀,一眼就看出了这句诗的语病了,到底是搞理工科出身的,凡事都讲究精确。不过呢,青翠这个词,我是故意在这儿用错的,有人说没有病句就没有诗,这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了。不过诗歌的病句,一般都病得很讲究,很特别,如果你仔细琢磨,就能悟出很多通顺的语句表达不出的意味来。这里我实际上运用了两种修辞手法。一是谐音:清脆和青翠同音,我挪用青翠一词,先就是利用了它与清脆一词同音的特点,故意选成阅读上的一种新奇和错愕感。但这一点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青翠这个词用在这里,是以通感的修辞法,表现出了多种感觉交汇的美。你想一想,春夏的一场雨水淋洗后,草地和树木是不是显得更加青翠了?在那样青翠的环境中,你闭上眼睛,听到小鸟清脆的鸣叫声,是不是觉得哪些刚刚还在沉默的小鸟,因为雨过天晴而快乐地唱出的歌儿也有点湿漉漉的,是不是也像小草一样,被雨水洗得更干净了,滋润得更加青翠了呢?另外,你是不是有时也会不经意地觉得,在一片青翠的春日里,连鸟叫声好像也是绿的呢?
        何谓通感呢?通感就是把不同感官感觉沟通起来,借联想引起感觉转移,“以感觉写感觉”。文学艺术创作和鉴赏中各种感觉器官间的互相沟通。指视觉听觉触觉嗅觉等等各种官能可以沟通,不分界限,它是人们共有的一种生理心理现象,与人的社会实践的培养也分不开。在通感中,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如说“光亮”,也说“响亮”,仿佛视觉和听觉相通,如“热闹”和“冷静”,感觉和听觉相通。用现代心理学或语言学的术语来说,这些都是“通感”。 从定义上这么一看,好像这个通感好高深,其实它并不真的那么高深,我们在日常口语中也常常用这种修辞法。比如说:‘这小姑娘的声音好甜的。’就是把用于味觉的甜字,用来表现听觉了。在诗歌中,通感的运用是比较多的,当然,它只有被运用得很巧妙时,才值得我们去注意,体会和分析。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2-27  
        古诗中运用通感的例子也很多。像宋代词人宋祁的一个很出名的诗句‘红杏枝头春意闹’中间的闹字,运用的就是就是通感修辞。先看这个闹字,它是一个门中间一个市字,市是集市的意思,也就是人们卖买货物的场所,当然常常是熙熙攘攘人声嘈杂的了。如果在一个门内,有一个集市,就好像你们家的客厅里装下一个集市,你说闹不闹?开满了花朵的红杏树枝上当然没有一个集市,但是那花朵开得稠密,火红,热烈,是不是会给你一种热闹的感觉?这一句诗之所以好,之所以出名,之所以常常被人引用,完全是因为这个‘闹’字用得高明,它表现出了很多直接描绘性语言无法表现的情景和意味。比如你们读过的杜甫的一首绝句,前面有两句: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杂压枝低。也是写花的,你可以假设他也是写的红杏,但他用14个字,也只是写出了花多,花密,却并没有把花带给人的情感上的渲染作用写出来。从这里你就可以看出,一种修辞手法运用的成功,有时会达到多少通常习用的语言不能表达出来的效果。杜甫是中国古典诗人中最了不起的,也是最善于描写的,但他用了14个字,却还抵不上一个远远不如他的后代诗人的一个字。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2-27  
    今天我照例还是讲一首《杜诗重构》中的诗,不过这首诗不是根据杜甫的诗重写的,它的蓝本是赵师秀的《约客》,估计你们大多数同学都能背诵下来: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这首诗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一提到它,就会想起中国江南家乡梅雨季节的情景,触动起无限的乡愁。这首诗总是被选入中小学的语文课本,可以肯定是因为大家都认为它写得好,它究意好在哪里呢?如果我把它翻译成新诗模样的现代汉语,你们还会觉得它好吗?我先来试一试:

梅子成熟变黄的时候家家户户都笼罩在雨里
长满了青草的池塘里到处都是青蛙叫个不停
半夜了,约好了前来下棋的客人还没有来到
无所事事,敲打着棋子震落了灯芯上的花烬

    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差,但如果作为一首新诗拿出来,不会有很多人觉得它值得仔细的品味。它虽然保留了原诗的一些意境,在语言上却没有营造出一点新的美感来,而古诗的简洁流畅音韵和谐又全丢了。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东西。我要重构它,当然不会就这么偷懒地一翻了之。这首诗我重写了好几遍,最后弄成了下面这个样子:

梅雨是向下生长的草,长满了江南人家
野草是向上飘飞的雨。雨中的蛙鸣,是开满池塘的花
深夜,一扇窗影印着等待,一只棋敲打着韵脚
一朵暗红的灯烬,是时间伤口上的痂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2-27  
‘雨洗过的鸟鸣更加青翠’通灵的诗句

深夜,一扇窗影印着等待,一只棋敲打着韵脚
一朵暗红的灯烬,是时间伤口上的痂

不仅妙,更有心灵的深度,,,值得玩味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2-28  
(谢三缘兄鼓励,粗糙得很,见笑了。信手往下写,写一段算一段)

    稍带一点偏见的批评家看了这诗肯定会嘲笑我:看你写得多么费力啊,原诗那样信手拈来,明白如话,自然亲切,意境幽深。一首本来很容易懂的诗被你一重写,就变得不明不白了。人家的是清水出芙蓉,你这是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唉,这个批评我还是能够接受一部分的。我重写它,并不是说他写得不好,要我来重写一个。正好相反,是因为他写得太好了,那个意境对我太有吸引力了,我觉得我也想要写一下这个意境。我是现代人,当然要用现代语言,现代技巧,还要用现代思维去改造或者加深原来的意境。就好像他在一个好地方挖了一个小池,池子里的水清洌甘润,没有一点污染,完全可以直接饮用。而我呢,却在这个池边上打了一口井,打得很深,也很费力,喝水还得用长长的绳子吊着一个桶子下去汲水。池子里的水和井里的水水质肯定是比较相似的,但却不可能完全一样。我这个诗的确写得很雕琢,通篇都是在用比喻和通感这些复杂的修辞,还远没有原诗那么容易理解。但是我也相信自己创造出了原诗所没有的一些美感和现代情绪。就好像井水虽然和池水虽然大体上水质差不多,但井水一般来说会含有一些不同的矿物质,温度和纯度也不一样。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2-28  
    一开始的两句中,我先把雨比喻成草,随后又把草比喻成雨,简直就是雨和草都分不清了。这种分不清,就正好能够把江南梅雨野草萋萋的情境表现出来。雨像草一样,是说它长时间地下着,密密地下着,不断线地下着,像密密丛丛的野草一样固定在视觉上。草像雨一样,是说它密密地长着,湿漉漉地长着,不停地长着,像无边无际而又难分间隙的雨丝一样固定在视觉上。我这么解释,你也许怎么也不觉得二者有什么相似之处。但如果我现在要请一位同学到讲台前,用粉笔画一片雨,然后又在雨下面画一片草的话,你就会发现,这雨和草真的会混淆起来。
    接着我也写到青蛙。原诗说青草池塘处处蛙,并不是说池塘里到处是青蛙,它其实不是一个视觉形像,而是一个听觉形像。它是说:诗人坐在家里,听到房子远远近近的池塘和水洼中都传来青蛙呱呱呱呱的叫声。这是一个非常优美的江南乡村春夏夜晚的意境。它不是用眼睛去看到的,而是用耳朵听到的。夜深人静时,你若闭上眼睛,听那遍野的蛙鸣,但凡你稍微有一点联想能力,这种听觉就会自动地在你脑海中转变为视觉形像,你会觉得你好像都能看到那田野、那池塘、那草丛、那雨幕、那青蛙。蛙声是那样热闹、密集、有远有近,此起彼伏,你甚至会觉得你都‘看’到了--当然这是一种闭着眼睛的‘看’。我把自己设身处地地放在赵师秀的这首诗里,就看到了‘雨中的蛙鸣,是开满池塘的花’。这一句诗,表面上看是比喻修辞,实质上是通感修辞,把青蛙的叫声(听觉形像),比喻成花(视觉形像)。爱钻牛角尖的同学会问:蛙声究竟怎么会像花呢?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把蛙声比喻成花,有什么心理和经验上的依据吗?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3-03  
    当然有。首先,当你处在寂静的冥想状态,雨点打在池塘水面上溅起的无数水花和蛙声融汇,在感觉上容易产生混淆;其次,蛙声‘呱呱呱’的,‘呱’与‘花’同韵,也是感觉产生转移的一个基础。当然,从蛙声,到花,并不是一个必然的过程。通感是建立在想像和灵感的基础上的,它要传达的是一种艺术化的感觉信息。如果一定要找到它的必然性,肯定是相当困难的。在艺术生产过程中,错觉、幻觉常常是灵感的表现形式,通感和错觉、幻觉之间也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这首诗的后两句中,观察的角度发生了转变。诗的前两行是以房子里的诗人的听觉和视觉为中心的,是从里面感觉外面;而后两句,则有一个假想的视角,是从外面观察诗人的窗子,并体会诗人的情境。‘一扇窗影印着等待,一只棋敲打着韵脚’是说在雨夜中,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观察诗人所在的屋子,你会看到他的窗户透出柔和的光亮,他的身影印在窗纸上,相当静止,有如影印机印刷在上面的一样。因为这个形像中有一种几乎所有人都能够认同的经典意味:等待,所以你可能把这个画面命名为《等待》。你似乎还能听到他一边敲打着棋子,一边琢磨着一首诗,而棋子的声音就如他的诗的韵脚一样,清脆动听,间隔相当。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3-03  
    ‘一朵暗红的灯烬,是时间伤口上的痂’在这首诗的结尾里,你也许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它所表达出来的情绪要比原诗沉重一些。原诗中‘闲敲棋子落灯花’,表达的主要情绪已经说出来了,即是‘闲’。整个意境悠闲、空灵、轻逸。显得作者虽然在等待,但并不过于在乎朋友的失约,他也许把朋友的失约完全归因于‘黄梅时节家家雨’了。但是在新诗中,感觉却有点‘痛’,它透露出的是人生的寂寞和无奈感。不知道你们用没用过油灯,油灯都有一根棉丝做成的灯芯,是棉丝将油吸上顶端并缓慢燃烧的。它烧过一阵子之后就会在顶端形成一点像花骨朵一样的灯烬,为了让灯更亮一些,你得用手指将它弹去。古代人没有手表,计时的方法多种多样,有用沙漏的,用水漏的,用日晷的,用香火的,用蜡烛的。灯烛也可能用来计时,因而也可以说,灯烛是抽像的时间的一种具体体现。而什么是时间呢?你们可能定义不了,最伟大的哲学家也未必能给你一个绝对的答案。但有一点我是有把握的,那就是,对于人而言,时间就是人感受自身存在的过程。没有了人,时间就不存在了。时间本身是绝对抽像的,看不见,摸不着,无边无际,无头无尾。但存在是具体的,你感觉到自己在呼吸,你就存在着,你存在时,时间也就陪伴着你。时间在这首诗里实际是存在的一个代名词,它是有人性的,所以它才有‘伤口’,有‘伤口’,就会有‘痛’,而这个‘痛’也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减轻,痊愈,‘结痂’。这下你们应该明白了,这句诗中是的确蕴含了与原诗很不相同的生命体验的。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3-04  
    这一讲主要是讲通感修辞,所以在分析完《黄梅时节家家雨》这首诗后,我还另外举两个例子,说明通感的运用。
  在《杜诗重构-秋兴八首》中,有这样两句诗:‘那黄鹄围绕着雕龙绘凤的柱石/像一曲华丽的男高音盘旋向上,在天堂回响’。把盘旋向上的黄鹄比喻成华丽的男高音,即把视觉形像比喻成听觉形像,也是在运用通感手法。
    而《春江花月夜》一诗中的‘花香和水汽像月光一样弥漫空中’,则是把嗅觉形像(花香)比喻成视觉形像(月光)的通感修辞。
    从上面的例子中,大家可能注意到一个事实,即,通感常常是和比喻(特别是曲喻)联系在一起的。在阅读过程中,同学们多多注意体会,对提高你们的联想能力是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级别: 总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3-05  
心领神会,,,,,,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3-03-06  
回 9楼(三缘) 的帖子
三缘兄:请将你的短诗选一批适合中学生理解阅读的,贴在这儿让我学习。
我正尝试写一新诗推介性的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3-06  
孟兄客气了。

兄的举动功德无量啊

我会选一些相对雅俗共赏的短诗贴在贵坛,请您批评!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3-07  
三缘兄太客气了,我们是老朋友,论写诗,你是诗兄。我们随意讨论,多好。
我想要一点你的个人资料,包括主要作品目录。
还想请你解释一下:三缘这个笔名的由来。
我想用最浅白的讲义方式给当代学生作一个新诗(人)的导读。不知道能否写好,请兄多多批评帮助。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