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龙梁歌谣二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07-05  

龙梁歌谣二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孟冲之 从 小说、散文、理论(版主:暂缺) 移动到本区(2012-11-06)
龙梁歌谣二首

龙梁,1968年生,1988年创办白白诗社。北京某高校教授。

让爱我的人们忘记我

让我表白我的向往
诗歌在春天的向往
掩饰和藏匿已经终结
原野的春天,在空洞中越敲越有意味
敲钟的人,是我梦寐以求的诗人

我要么就告别家乡,要么就在这里
种下一片油菜花
像往昔一样
默默漫步油菜花的田埂
手上什么也不摘
一足挨一足乱走
“原来这是我生活的地方“
“脚步声溶入大地
心跳快速地撞响黄昏的树林“

让我还是从诗开始,开始这样的诗歌
爱我的人,将在最美的回忆中
忘记我
寻求恰当的方向传播诗歌
我要表达平凡的渴望
一双手只要握住春天的花
被爱的人回忆我又最后忘记我
但要喜爱我的诗


告别南方

那是南方,南方美丽的桔园
那也是爱恋
我在乡野的早晨
怀着一片梦想
并不为逝去的光,是一个桔园
她凝视我的背影,痴迷我的足迹

南方美丽的桔园,碧绿的桔园
鸟与树叶嬉戏的黄昏
金色夕阳底下
一个女子轻轻摇晃
她在爱中低下了头:这黄昏多美啊
而你看起来多么悲伤
那些树的影子
看起来又多么悲伤

南方最美丽的桔园
深厚是我渴念的农民
清纯是青春、自由和爱情的哀伤
广阔的南方世界
歌声早残,愈唱愈不能闻
怀有愿望的人
将从那里消失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7-17  
龙梁即匡南也。他与林北子的早期诗歌,一直让我着迷。后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绝对是顶尖诗人之一。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7-17  
好诗!诗歌中那种浓郁的诗性气质,扑面而来。
有些象骆一禾的《黄昏》虽然艺术手法诸多不同,但诗歌气质的高洁无尘大抵相似。

黄昏(之一)
                      骆一禾
我常常走来看望你
鲜血流遍全身
我已经变成了很多往事
美丽的黄昏 召唤我吧
你的双手抚摸着我的眼睛
谷子家园和地母
碧绿的花粉生息
我是否愧对黄昏
人心向背
人心的善变使我感到孤独
大风隆隆驶过
平原震动
胸怀漫天飘洒
大团的流火如云
大黄昏
也许你将把我摧毁
不再放声呼喊
这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黄昏坦荡 令人感动
自由是这样安宁
有如沉睡
有如一只爱人的歌曲
在你身后响着
热爱生命 或者葬入人类
而我将长久的凝望着你
恍若流水 一个灵魂的世界
绵长而黝黑
张开晶莹的眼睛
只有一种震颤的体验
双眼轻合
我心头的弦子少了一根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7-18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龙梁的,有眼前景,心中情,如河流迂徐流淌。骆一禾的诗,总的来说,缺少‘如在目前’的东西,全是心象,则诗情未有保育,如一团茅草火,蓦地烧天蓦地空。
他有与海子相似的情怀,却没有海子的语言天赋,不能在浓郁的抒情诗句中精深地映带生活和自然意象。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7-18  
回 3楼(青锋) 的帖子
以前写诗的动因是因为偶然看到海子的诗,不过后来骆一禾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我喜欢他诗中的坚贞、雄奇、内敛、张力、悲剧审视意识、悲悯情怀。如同绞刑架边的鸽子,一一陈列。这种精神强度,在以后我再未在其他诗人那里碰到过。
尤其在八十年代初的背景下,中国新诗实践才刚刚开始,只有北岛、杨炼为代表的朦胧诗可借鉴,他的诗的出现,连同他人格的伟岸,我感觉,他是以自己的全部才华和生命书写了人、诗合一的高洁悲歌。常常让我想起陈子昂,和他旷绝无人的登高。
刚开始写诗不久,我就写了一首纪念骆一禾的诗,现在看来,虽然极其粗陋、幼稚,但那种影响确实覆盖了我很长时间。附在下边:




   大海空了,一禾
                                                 我们的艺术在黑暗里抽芽 

                                     恰是对光明有所爱恋

                                                                ---- 西




一禾,我常常走来看你

如今大海空了

可为什么

绞刑架下,血光中

鸽子们一一陈列

为什么秋天里那棵庄稼

总不肯

别过他骄傲的头颅?




铁匠们在天堂打铁

铁屑覆盖了落叶的躯体

对于农业,耕种,土壤和文明

上帝从不肯让他美丽的竖琴

覆盖你深情的歌唱




如今我也开始

颤抖着将双手

自月光下抽离 同你一样

我也愿将它们埋入土壤

尝到生活的滋味




我空空的屋顶

覆盖白雪

为什么我看到

亚洲苦难的灯笼

高高挂起?为什么

你衣领陈旧,并善意的

对着大河悄声质询?

正是河岸上红色的土壤

让人生有所忆念




“生活的蒙昧在于它总被经过”

如今大海空了

陆地尚未涌现

父辈们年复一年眺望天空

目睹太阳白白燃烧




如今又是雪水滤过麦子

风在道路上怀念故乡

可为什么,吊车上悬挂

诗神的尸体?那唯一复活的人

不是你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冲刷着庄稼和钢”

“大雨从秋天下来

让人有所作为,留下脚印,再被夷平”

秋天的牢笼

将我紧锁,赐我以急迫的呼吸

为什么我撑起雨伞

却被大雨迎头痛击?


“那个时候我们不知疲倦

那是我们年轻的时候”

那时候风吹向大海,流云飘满衣衫

“我们也不要工钱”

”我们仰首喝水

饮着大河的光泽”




在我还年轻的时候:

--大海空了,一禾

大海空了





[ 此帖被陈赋在2013-07-18 15:09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7-19  
回 4楼(陈赋) 的帖子
你的起点很高,这一点比较少见。
我感觉到近十年,诗歌美学发生了非常根本的变化,表面上看是未出大家,无有大成,实际上是一大批中青年诗人无论在精神深度还是生活深度(尢其是后者)上都超越了前辈。但他们生不逢时,诗歌被推到无人之境。也正是这无人之境,磨炼了这一代诗人,改变了这一代诗人,他们中间几乎再也没有先知、烈士、演说家,因为他们看透了这些的虚妄与无益。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7-22  
回 5楼(青锋) 的帖子
我的看法和青锋兄差不多,感觉目前是中国诗歌技艺上和思想上最为完备,最为成熟的时代。
只是诗歌不仅需反映一个时代、对称一个时代,有时还得超越一个时代、超度一个时代。就这一点而言,当代诗歌还有美学锤炼的空间。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3-07-22  
只是诗歌不仅需反映一个时代、对称一个时代,有时还得超越一个时代、超度一个时代。就这一点而言,当代诗歌还有美学锤炼的空间。

高见!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7-22  
纯洁的诗歌,气质好,而且有自己独特的表达。一个有自己的土地的诗人。很喜欢!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