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第四讲:比喻的升级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2-05  

第四讲:比喻的升级

细雨

树枝上缠绕着黄鹂的抒情
白鸥胶着于江面
随着波浪一起摇滚
春天的事儿呀,谁也说不清
野花一路哭泣着,红一片,白一片,眼花缭乱
水位上升
把空虚缓慢填平

这谷子发酵的速度
总跟不上衰老的进程
毛毛细雨中
我把一棵小橙树从后院移到前庭
自从学会了和植物交流感情
姓名,作为标签
已经失去了意义和功能

遣意二首之一 
    啭枝黄鸟近,泛渚白鸥轻。一径野花落,孤村春水生。 
    衰年催酿黍,细雨且移橙。渐喜交游绝,幽居不用名。

    今天我想重点讲一讲在诗歌中比喻这一修辞手法的运用。从前面三讲中,大家已经看到,一首新诗的成功与否,常常与比喻技巧的高低有密切的关系。比喻的能力,可以说是衡量一位作者的才华的重要标准之一。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2-05  
        我这样说,肯定会有一些很现代、很高明的当代诗人和评论家笑话我,他们觉得诗歌发展到当代,已经不再需要比喻了,而一首诗中如果还有比喻这样的修辞手法,就肯定不够先锋,就像一个人还长着一小截尾巴,明显地没有进化完全一样。在这里我也不打算反驳他们,就算他们是对的,我们作为学生,在学习诗歌语言的过程中,也不可能不把比喻当作最重要的修辞工具来学习和运用。更何况他们未必是对的。举一个例子来说吧,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大家都是知道的: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就是一个比喻,而这个比喻本身又是一种夸张。它是说,庐山瀑布看起来像是从银河从九天之上飞泻而下。这一句诗是全诗的灵魂和落脚点,没有这一句的比喻,这首诗不仅成不了名作,能否留传下来也许都成了问题。你看看,前面虽然写了三句,意思却只有这么一点:太阳照在香炉峰上,山上冒出紫色的烟雾。一条瀑布就很高很高地挂在那儿。加上最后这一句,庐山瀑布的高度、速度、颜色才在读者心中形成了一个非常震撼的直观画面。请看它有多高:它从九天之高处而来;请看它有多快,它是‘落’下来,而不是‘流’下来;请看它有多白,它像银河一样白。你们想一想,你们喜欢这一首诗,是不是因为这最后一个比喻用得很好?
    今天我要讲的这首新诗不是什么名作,它在我自己的作品中也算不上很好的。我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它在比喻这一修辞手法的运用方面有一定的特色,便于我向你们讲解,何谓比喻的升级。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2-05  
    首先我把新旧两首诗作一番梳理。杜甫原作的意思大概是这样:近处,有几只黄鸟在枝头鸣叫;远处的江湾里,一些白鸥悠然地浮在水面。一条小路两边的野花在细雨中飘落,这个偏僻的村子里春水正在上涨。我老了,就喜欢喝酒,不停地催促家人把黍子酒酿造。毛毛细雨中,我还移栽了一棵橙树。我慢慢喜欢上这种没有什么交往的日子,隐居在这儿,有没有名字都没有关系。我这只是说一说它的大意,算不得翻译,所以既不押韵,听起来也不怎么美。但原诗是很美的,像‘一径野花落,孤村春水生’这一联,意境就好得不得了,让人回味无穷。我自己是农村长大的,所以一读到这样的句子,就想起小时候我们老家春天发春水时的情境。杜甫的这两句就好像是帮我写的一样。正是因为他的诗句在我的心中激发了强烈的美感,我才决定在此基础上写一首新诗。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2-05  
        这首新诗不难理解,所以就不作通篇分析了。我想要大家注意的是,前几句中动词的使用。‘树枝上缠绕着黄鹂的抒情’,这个句子的句眼是‘缠绕’。何谓句眼呢,句眼就是一个句子中最引个注目的地方。你与人,与动物对面时,必须要看到对方的眼睛才能判断他(或它)对你是善意还是恶意,才能感觉到他(或它)的态度如何。一个句子也是这样,当你读到它的时候,你要找到其中的一两个关键词,从这些关键词入手,才能渐渐深入到句子的全部内涵。‘缠绕’一般是用于线、绳等容易弯曲的事物的,‘黄鹂的抒情’为什么也能够‘缠绕’呢?首先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说‘抒情’而不说歌声,虽然它们的所指是差不多的。歌声这个词有点普通,当然是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原因是,‘抒情’这个词有一点拟人性,它让黄鹂的歌唱更显得具有主动性和灵性。黄鹂是鸟类中的好歌手,声音非常婉转动听,所谓婉转,直观地说,就是能够很自由地转弯,而不是单调僵硬的一条直线。讲到这里,你们应该明白了,我用‘缠绕’这个词时,已经包含了一个比喻:黄鹂的歌声像一条可意随意弯曲的线,在树枝上一圈又一圈地缠绕。
    第二句‘白鸥胶着于江面’,句眼就在‘胶着’一词。你看到这个词,一开始可能会有很奇怪的感觉,原诗中不是用的‘泛’字吗,多么自然,多么好地体现出了白鸥那种轻松悠闲的姿态。‘胶着’完全不通嘛。的确有点不通,不过,这个句子表现出来的特别感觉就全在这不通之中。你可以回味一下鸭子或者其它未受到惊吓的水鸟本身一动不动地漂浮在水面上的情景,不论水面如何动荡起伏,它们的胸腹部总是贴在水面上,一点也用不着担心下沉或者侧翻,那样一种安全性和毫无顾虑的样子,就只有‘胶着’这个词才能体现出来。‘胶着’这个词,实际上体现的是诗人也就是观察者的感受,而不是白鸥的感受。如果白鸥感受到好像被用胶水粘在江面上,那一定是水面被石油给重度污染了。这里我还要补充一点,诗,理所当然地是要抒写诗人的感觉,而第一时间的感觉往往是最微妙的。再住后,理性不断地参与其中,科学知识、生活常识等等开始起作用,写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四平八稳没有破绽,却少了许多味道。在这个句子中,人作为一种并不生来就会水性的动物,第一眼看到白鸥在波浪上悠然自得的样子,潜意识就会有一咱惊奇和羡慕:它怎么好像胶在水面上一样?怎么也用不着担心沉下去?‘胶着’这个动词的运用,就已经包含,或者说省略了上面这个比喻。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2-06  
    上面所讲的是比喻的高级形态,怎么个高级法呢,它只运用某个特别的词暗示比喻修辞手法的存在,把比喻本身却完全略去了。这个词不一定是动词。举个例子说,量词也可以。如果某人说‘38班有45头学生’,他就是用‘头’这个量词,省略了一个骂人的比喻:‘38班的学生都像猪一样’。这种比喻法非常曲折,含蓄,通常不仔细琢磨的话会不知所云,一旦体会到它的全部意思,又会觉得特别巧妙,有味。当然,它既然是高级形态,也就意味着你们在生活和写作中不要随意运用,因为它一方面需要高超的语言技巧,另一方面又需要与之相称的整体修辞环境。诗歌是最讲究修辞的,所以在诗歌中不难发现这样的例子。在我的另一首诗《秋暮野望》中就有这么一句‘光秃秃的桦树上结满了乌鸦’,其中的‘结’字,就省略了一个比喻:成百上千的乌鸦栖息在光秃秃的桦树上,看起来像是树上结满了黑色的果子。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2-06  
        在武侠小说中,最高深的武功通常是没有招式的。其实它并不是没有招式,而是因为动作太快,或者太隐蔽,一般人看不出招式来。最高深的比喻也是这样,它表面是看不出比喻,但实际上却有一个曲折隐秘的比喻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敏感的读者在阅读时体会和还原。任何高级形态都是从低级形态进化和升级而达到的,就像人是从猩猩进化而来的一样。那么比喻有哪些形态呢,它们又是如何逐渐升级的呢?下面我将以关于落日的比喻为例,作一番讲解。
    初级形态:明喻。明喻是把本体和喻体同时说出来,并且表明本体像喻体。它在句中会出现明确的喻词,例如:像、仿佛、好比、恰似、宛如、似、如、活像等等。
    我小时候喜欢写一些半通不通的古体诗,现在还记得有这么两句是写落日的:‘云端抛赤球,海面悬红灯’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2-06  
        如果用散文句子来写的话就是这样:‘云层上的落日像一个红色的大球,又像是大海上悬挂着的一个大红灯笼。’这已经是作为初一学生的我能想到的关于落日的最好的比喻了。这两个比喻就是明喻。它们也确实是关于落日的最初级的比喻了,除了有点‘像’,并不包含什么意义。当然它也能表达一点小孩子心中对于落日产生的美感。落日也许是最常见、最美丽、也最能引发人类联想的景物。古今中外的诗文中,关于落日的比喻真是不胜枚举。像南宋女词人李清照的‘落日熔金’、毛泽东的‘残阳如血’等等。我也特别喜欢写落日,在《杜诗重构》一书中,关于落日的描写,还有很多处,举例如下:
    1,这儿有一轮落日,在废弃的大钟后,像一面铜锣,敲不响,也砸不烂
    2,当太阳成为落日,一座象征的大厦缓缓坍塌
    3,当我独自回家,落日正在荒山上包扎伤口
    4,多么贵重的太阳落下,多么贵重的月亮升起来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2-06  
        上面所列的四句中,第一句中就有一个明喻:落日像一面铜锣。它虽然同是明喻,但比起我初一时所作的比喻,就已经有了个很大的升级。这里我先要说明一点:虽然明喻在比喻这个修辞手法中是最初级的形态,但并不意味着它的修辞效果是最低的。可以说,比喻的修辞效果与它的形态并没有关系,比喻的质量才是最关键的。我把比喻的质量分成三个等级:形似、神似、情似。说落日像一个红色的蓝球,就只是形似而没有多少意义,而且也是人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的。说落日像一只通红的眼睛,从形像上看,就不那么像了,但从感受上来说,却很像,这就是神似。神似是说喻体和本体在形像上虽然不太像或者很不像,但它们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传达给人的感觉是很像的。说落日‘像一面铜锣,敲不响,又砸不烂’,就进入了第三种境界,即情似。情似是说喻体和本体都与主体几乎成为一体,它们之间不仅具有形似或者神似,而且还能够充分体现出主体(作者)的情绪。在这里,喻体‘敲不响又砸不烂的铜锣’,和本体‘落日’一样,都是主体即作者悲伤寂寞无可奈何的情绪的一种外在景像。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2-07  
        比喻的第二级形态是暗喻。所谓暗喻(隐喻),是指在喻体和本体之间不使用喻词,而直接采用‘是’或者其它判断词的修辞手法。在很多情况下,这种判断词也可以省略。因为比喻在散文、尤其是诗歌中的运用相当普遍,如果总是使用带有‘像’之类的明喻,容易显得单调和重复。所以作者常常对明喻加以升级,成为暗喻,使它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在第二讲《蟋蟀》中的‘你是叫卖失眠的小贩’就是一个暗喻。在上面所列的关于落日的比喻中,其2:‘当太阳成为落日,一座象征的大厦缓缓坍塌’,这个句子中就包含一个暗喻:‘落日是一座象征的大厦’,‘是’字之所以被省略,是因为喻体‘象征的大厦’还要担当主语。把落日比喻成‘象征的大厦’,你们可能觉得有点晦涩难懂,甚至会问:哪个地方的大厦会是圆的、红的、会放光的呢?‘象征的大厦’又是一栋什么样的大楼呢?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没有这个问题,你可能就不会发现,在这个比喻中还有一个比喻,‘大厦’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比喻。前面说过,落日,也许是最美丽、最常见、最能引发人类联想的事物。因而它在文化史上,已经承载了许多象征的内涵。比如说,落日可以象征人的晚年、一个朝代的末期、一种美好的结束等等。它的象征性如此丰富,而且在文化史上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象征结构,这种结构,就可以比喻成一座大厦。在结束关于暗喻的话题之前,我还要特别提醒大家:从明喻到隐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将喻词改变或者省略的过程。你如果细细地分析几个明喻和几个隐喻,就会发现:在明喻中,相对于比喻的上下文,本体是为主的,喻体只是起到辅助说明的作用,在这个比喻句完全结束后,喻体一般不对上下文产生多少影响。而在隐喻中,喻体很可能会取代主体而对下文产生强烈的影响,因为‘是’相当于‘等于’,既然你已经肯定了本体和喻体的关系是‘等于’的关系,那么喻体当然就可以代理主体自行其是了。---所以说,明喻和暗喻实际上具有不同的运用条件,并且服务于不同的修辞目的。并不是所有的明喻,你都可以简单地将它们变成暗喻。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2-07 11:29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2-07  
        这篇讲义的一开始,我就以两个例句来分析了比喻的某种高级形态,可是这种高级形态目前并没有一个确定的名称,也可能是我的修辞学学问太有限,它虽然有个名称,而我却不知道。这样又会有人笑话我了:你说得头头是道,这里用一下,那里用一下,原来连这个基本术语是否存在都不知道哟。其实这一点也不可笑,一个很好的木匠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几何学,一个好的诗人也不一定精通修辞学。请注意,我说的是修辞学,而不是修辞。如果一个诗人不能高明地运用修辞,我很难想像他会是一个好诗人。修辞学是纯粹理论性的,精通它的人只能叫做修辞学家,而不一定是文学家。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有没有一个专业的修辞术词来描述比喻的这种高级状态,而且所谓的高级状态也不是一种特定的状态,所以我就大胆地创造一个词来概括这种状态,我姑且叫它‘省喻’。从字义上,我们可以将它理解为:省略了比喻的比喻。而所谓‘省略了比喻’,就是你已经比较难或者根本就看不到比喻的痕迹了。
    前文中列举的关于落日的第三、第四个比喻,就有点符合我说的省喻的条件。先看第三个:‘当我独自回家/落日正在荒山上包扎伤口’。这是一首送别诗的最后两行,它的前面主要都是描写离别的场景和心情。精粗一看,你只觉得它所用的修辞手法是拟人,因为只有人才会包扎伤口。仔细分析,你才会发现,其中实际上存在着一个以上的比喻:首先将落日比喻为伤口,因为落日是红色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血,而从血又可自然地联想到血的来源:伤口。其次,将太阳落山的过程即山峦遮住太阳的缓慢过程比喻成医生或护士给伤者包扎的过程。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2-08 08:32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2-07  
        再看第四个:‘多么贵重的太阳落下/多么贵重的月亮升起来’。如果说第三个比喻还有迹可循,也许还算不上省喻的话,这一个就真有点看不出比喻的痕迹来了。倘若是在课堂上,我一定会在这儿停住,先让你们想一会儿,然后举手回答这两行中比喻在哪里。能够正确回答这个问题的学生一定是很有文学天赋的,而如果你不能正确回答这个问题,也千万不要瞧不起自己,因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大学教授也不会太多。现在我来告诉你,就像我在本文开始时所做的一样,你首先要找到这两个句子的句眼,它们的句眼是同一个词‘贵重’。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2-08 08:33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2-08  
        刁钻的同学会说:‘贵重这个词没有什么奇怪,还有什么比太阳和月亮更珍贵的吗?有哪个富翁可以买下太阳和月亮吗?太阳和月亮当然很重啦,难道有谁可以扛起它们?说它们多么贵重,真是再自然不过了。’你这样理解当然很新奇,却不符合汉语的习惯,是对这个词的强行拆分理解。‘贵重’一词,在通常的用法中,除了形容礼物外,一般是用来形容某些价值很高、密度很大的金属物质,如金、银等。前面引用过的李清照的一句词:‘落日熔金’,就是把落日比喻成正在熔化的金子,金子当然是很贵重的了。月亮,雪白雪白的,人们也常用银子来比喻它,银子当然也是比较贵重的了。这两句诗正是利用了人们习惯性的比喻法,将喻体省略,而只把喻体(金银)的某种显著特征或常用修饰词留下来,直接移用到本体(日月)上来。最后,这两句诗中已经看不到比喻的痕迹,但是它在作者的构思过程中是存在过比喻修辞的。那么在这两句诗中,‘贵重’一词究竟起到了什么样的艺术效果呢?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方面,它省略了两个比喻,使句子简洁了许多。同时由于这种看似错误的用法比较能够引起细心的读者的注意,它又起到了陌生化的效果。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方面:用‘贵重’来形容日、月,实际是在形容时间,因为日月是时间的具体体现。‘贵重的’太阳和月亮,表达的正是作者对于逝去的时间的叹息和对于到来的时间的珍惜。人们也常说‘惜时如金’,金子是贵重的,而时间也是贵重的。这两句诗中所流露出的这种时间感,正是通过‘贵重的’这个词而实现的。如果两个比喻直接写出来,要长出不少且不说,这种时间感反而变得模糊了。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2-08  
      从明喻到暗喻,再到省喻,这是一个炼词炼句的艰难过程,特别是省喻这种高级修辞的运用,需要与之相称的修辞环境,如果不讲场合而滥用,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比喻说,如果你在写一篇作文,描写黄昏时的城市景像,你写上一句‘一轮贵重的太阳正在缓缓沉落’,老师肯定会因为你用词不准确而在‘贵重’这个词上打一个圈圈。一个人全身都是很朴素的工作服,却穿着一双价值数千元的名牌皮鞋,人们不会羡慕他的皮鞋,反而会嘲笑他。这是因为名贵的皮鞋与他的整体着装太不协调。修辞手法的运用要讲究与整体的协调,也是这个道理。
    谈到比喻,通常人们还会列举转喻(或假喻、借喻),因为转喻更多地是一种语义学的研究对像,这里就不作讨论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