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应邀给中学生写的《杜诗重构》讲义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3-01-30  

应邀给中学生写的《杜诗重构》讲义

应邀给中学生写的《杜诗重构》讲义

        同学们,你们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杜诗重构》的作者孟冲之,孟冲之不是我的原名,这个笔名的来由很多人问过,知道我原名陈立平的人尤其觉得奇怪,我怎么把姓都改了。其实这个笔名来得一点也不奇怪。孟冲是我的出生地湖南岳阳的一个小山村,因为我移居加拿大已经有很多年,孟冲这个地名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当我在上网注册一个网名的时候,它第一个跳出来,我在它后面加上一个‘之’字,沿用至今,已经有5年多了。
        现在有不少人在介绍我的时候,都会说我是一个诗人。诗人这个名称,在中学生听起来可能还有一点神秘。其实它一点也不神秘,因为每一人,尤其是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心底里都住着一位诗人,诗人是你们所有的性质中很重要的一种性质。因为诗歌源于对于世界和生活的敏感性,这种敏感性,如果用最敏感的语言来表达,就成了诗歌。我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也可以说是绝大多数人将来都不会选择写诗作为职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们不需要培养这种对于世界和生活的敏感性,不需要理解、领会敏感的语言,并尝试以敏感的语言去表达。如果我是你们的语文老师,我会坐在讲台对你们说:一个让自己心中的诗人逐渐枯萎直至死去的人是一个不完整的人。你们应该读一些最好的诗,用这些诗去浇灌你们心中的那个诗人,让它永远保持生机。我还会对你们说:如果你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位生机勃勃的诗人,你的形像思维能力、创造力、表达能力、文学鉴赏水平以及语文成绩就会不自觉地得到很大的提高。因为这样一位诗人,是你内在的力量,这种力量的作用远比来自外界(比如说家长、老师、学校)的力量强大得多。
        我知道你们的功课很繁重,如果没有强烈的兴趣,练习写诗是很不现实的。也许课本中的一些诗歌,对于你们来说都是一种负担。我可以很直率地告诉你们,之所以你们会有这样的感觉,不外乎两个原因:要么是那些诗歌本身并不是最敏感的语言,要么是这些敏感的语言没有得到一位敏感的老师的讲解。我很希望能成为一位敏感的老师,用敏感的语言,来向你们讲解一些敏感的诗,尽最大的努力让你们体会到诗歌语言的奥妙,从而诱发你们自己心中的诗人茁壮成长。
       下面我将选择《杜诗重构》中的一些作品作为范例,详细解说,希望你们能从中得到一些收获:


第一讲:萤火

====
萤火
====

萤火,小小的幽灵
黑暗是你所爱
腐败是你的母亲
你从未受教于唯我独尊的太阳
也无意与月亮攀亲
(她不过是一个盗版者
将阳光的热汁化为冷饮)


你是你自已的光源
虽然微弱,不足以照亮我的书卷
虽然电压不稳,一忽儿暗,一忽儿明
但你已表达了自己
比一个当代诗人远为幸运
你的信号灯,总可以
得到千万个兄妹肯定的响应


在雨后黄昏的树林
你们组建起自己的星空
多么闪烁其词,多么暧昧!
你们暗示的种种可能
又是多么不可能!

 
+++++++++++++++++
「萤火」*杜甫
幸因腐草出,敢近太阳飞。未足临书卷,时能点客衣。
随风隔幔小,带雨傍林微。十月清霜重,飘零何处归。


      《杜诗重构》中的所有诗作,诗意的触发点,都在杜甫诗歌的原作中。但我在重新构造时,却不一定遵循杜甫的原意,有时甚至反其意而用之。《萤火》这一首就是一个显著的例子。
        先看原作。杜诗的大意是:萤火从腐烂的野草中生长出来的,是一种不怎么见得阳光的小动物。它虽然也发光,但光线极其微弱,不可能用来读书(古代有囊萤夜读的典故,说的是一个穷书生没有钱买蜡烛,就抓了很多萤火虫儿,装在一很薄的布袋中,用布袋中发出来的萤光读书。看来杜甫是并不相信这个典故的。我也没试过这是不是可能。),但不时地扑在我的身上,把我的衣服点缀得闪闪发亮。它们在风中飞动,隔着一层帷幔看上去很小很小;在雨后的树林旁,就显得更加细微。像这样微弱的发光体,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一到秋天打霜的时候,它们都会死去,无所归依。
         一般认为,杜甫这首诗含有一定的讽刺意义,萤火在诗中比喻能力很小、品质低下、尽会投机钻营的小人,他们虽然有时候会得意起来,但终究成不了大气候。也就是说,在原作中,萤火是一个反面形像。但为什么在我的新诗中,它会成一个值得同情、怜爱的正面形像呢?首先,萤火虫的形像对于我们,尤其是小孩子,其本身就是十分可爱的。杜甫生活在一个黑暗而痛苦的时代,他利用这个形像来影射当时的现实,这个我们很可以理解。但如果我完全照搬他的想法,一则没有新意,没有创造;二则也与我对萤火虫的喜爱相冲突。一个人硬是要把自己喜欢的对像写成讽刺的对像,他就不是真诚的,他的作品也就不会有真正的感动力。下面我将详细讲解这首诗:
        第一句很好理解。在夜色中闪烁飘忽、时隐时现的萤火虫,的确像一个小小的幽灵。第二、三句‘黑暗是你所爱/腐败是你的母亲’,初看起来似乎是贬义的,但如果你真作贬义理解,就大错特错了。这两个句子在描写萤火虫的来源和习性的同时,实际上还喻含了其它的意义。萤火虫的确是喜欢在黑暗中活动的,也只有在黑暗中活动,它的光亮才能被看见。它也是从腐烂的杂草上生出来的,所以可以说是‘腐败’的孩子。但在这里,‘黑暗’和‘腐败’两个词,都只表明一种状态。如果要说它们的喻意,就必须分两个层面来理解。第一层:它们可以用来形容一种底层社会的恶劣的生存环境;第二层:我之所以选用这两个词,恰恰是有意地借用它通常具有的贬义来虚晃一枪,给读者先造成一点错觉,好像我要沿着杜甫的思路走下去,对萤火虫儿展开讽刺和批评一样。这叫做先抑后扬,‘抑’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扬’。
        到了第四句,我的主体思想就开始冒头了。‘你从未受教于唯我独尊的太阳’是什么意思呢?用‘唯我独尊’来修饰太阳,贬意是非常明显的。这样的太阳,可以是一切自高自大、高高在上的、处于统治地位的事物的象征。萤火虫很少在白天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所以说它并未从太阳那儿获得多少教益,从表面上来看是合乎情理和逻辑的。因为诗歌语言的逻辑是不同于科学道理的。你不能说,万物生长都靠太阳,没有太阳地球上就没有生命,你的话大错特错了。这句话实际要表明的是这样一种意思:萤火虫儿这东西虽然渺小得很,但是它却很有骨气,对于太阳这样伟大的至尊也敢有意地回避,并不想巴结。接着的第五句、六句、七句,顺着第五句的意思走下来,并且有所加深。在月光很明亮的时候,看到萤火虫儿就比较难,从这个表面现像看来,萤火虫儿也是回避月亮的,所以我说它‘无意与月亮攀亲’。这还是在说它的骨气和强烈的自尊心。如果这一节就在这儿打住,意思是完整了,但显得有点简单和生硬。比如说,你心中可能有一个疑问:太阳是唯我独尊,萤火虫儿不喜欢它我可以理解。但月亮是很可爱的,很柔和的,它为什么也不喜欢呢?括符中的两句就给了你一个答案,而这个答案又为诗意向下一节的纵深地带发展提供了一个自然的过渡。这个答案的意思是:月亮不能自己发光,它的光都是来自太阳的,而且把太阳火热的光都变成能量很弱的光了。
        ‘它只是一个盗版者’,这里既是比喻也是拟人,既符合月亮在科学解释中的角色,又给萤火虫这个角色在我的诗歌中的主要象征意义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反衬:连月亮这样伟大美好的发光体,都没有小小的萤火虫儿那样真实。萤火的光亮虽然有限,却是它自己用身体和生命来创造的。第二节的前四句就是着力表达这样的意思。如果这首诗就写到这里结束,它也许是说得过去的,但意义却终归有限,因为它还没有和作者自己的生活、身份和情感有机地结合起来。它所写的还只是事物和似是而非的道理。写诗的根本动机或者说原始动力,是诗人表达自己对于世界或生活的敏感的一种冲动。如果这首诗到此为止,这种敏感就没有得到有效的表达。诗歌的目的就还远未达到。第二节第五句:‘比一个当代诗人远为幸运’,在全诗起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作用,它把诗歌所描写的对像和作者自己联系起来。用的是对比手法。直到这里,作者的真意才露出端倪:我作为一个诗人,还不如一个萤火虫儿那样拥有数不清的知音。这可说的是真话。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有更多的知音,诗人尤其如此。但在当代的社会环境中,诗歌的读者远没有以前那么高的比例,我们会经常产生知音难觅的感慨。把萤火虫儿看作一个发光的诗人的话,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如果你在南方的农村生活过,肯定看到过那样的景象:数以百万计的萤火虫儿在雨后的黄昏和夜晚按照几乎相同的频率闪烁,有时聚集在一片洼地和树林前,组成像银河一样璀璨的巨大光带。这不是很像无数具有相同爱好和习性的人欢聚一起,告别孤独和寂寞吗?诗的第三节前两句写的就是这样一种景像和向往。
       ‘多么闪烁其词,多么暧昧!’,这句诗是说,上面这种景像给予观察者的感想可能是非常模糊而又丰富的。‘闪烁其词’,一般是形容有的人说话时躲躲闪闪、支支吾吾、要说不说的样子。这里借用于萤火虫,就比通常的用法更加生动和贴切,因为它的表达方式正是‘闪烁’。‘暧昧’一般是形容有的人态度不鲜明或者与他人的关系不够清白,让人很容易产生联想。在这里,它意在透露作者在看到上面所述景像时复杂而说不清楚的感受。
        最后两句:‘你们暗示的种种可能/又是多么不可能!’,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方式,我只提供其中一种,它也未必就是最好的。我想表达的原始意味是:像如此渺小的萤火虫,一旦聚集到千万知音,也可以形成如星空一样壮观的景像。一个当代诗人有没有这种可能呢?而我对自己的悲观的回答是:不可能。
        读完整首诗,你就会意识到,所谓萤火虫,在这首新诗中,实际上成了诗人自己的一个隐喻  。二者在很多方面都有具体的对应。比如说:萤火虫出生于黑暗而且腐臭的自然环境,诗人则出身于贫穷底层的社会环境;萤火虫清高,不巴结太阳,诗人自尊心强烈,不听从于权力;萤火虫光亮虽小,却是自己创造的,诗人虽然能量有限,也敢于创新而不满足于摹仿等等。但二者的对比,让诗人痛心的是,诗人远不如萤火虫那样拥有众多的知音。而知音难觅,正是这首诗要抒发的主要感叹。
        这首诗的解释到这里就基本可以打住了。不知道这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是不是足够深入浅出。最后,我就这篇讲义提几个问题:
        1:在杜甫原作和孟冲之的新诗之间,你更喜欢哪一首?
        2:在新作中,萤火虫的象征意义是什么?
        3:这样对比阅读和理解古诗和新诗,与在课本上阅读诗歌范文有不同效果吗?
                                                                        2013-01-28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1-30 10:12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3-01-31  
第二讲:蟋蟀
蟋蟀

蟋蟀,这瘦小的草根歌手
一架古老的织机,改装成秋天的乐器

你是叫卖失眠的小贩

小分贝的在野党,有心无力的异端份子

你是夜晚铁幕下的破绽

是水龙头上永远关不紧的水滴


在草丛中,在瓦砾间,在床底下
你和我彻夜长谈,挑拨着

流浪诗人和一个时代的关系

你用诡秘的言辞刺探寡妇的隐私

以赚取眼泪这苦涩的薪水


和那些宫庭音乐家多么不同啊
他们用快乐加速快乐

而你用哭泣安慰哭泣



「促织」*杜甫


促织甚微细,哀音何动人。草根吟不稳,床下夜相亲。

久客得无泪,放妻难及晨。悲丝与急管,感激异天真。

    蟋蟀在古代有个别名,叫促织。为什么叫促织呢,我想大概是因为它的叫声‘唧唧唧唧’的,听起来像是织布机的声音。你们学过的《木兰辞》一开始就是‘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可见织布机的的声音就是这个样子。古代的妇女如果不会织布,大概是没有人愿意娶作老婆的。普通农家不仅要纺织自己一家人的衣料,还要纺织布、绢、帛等上交政府作为赋税。因为纺织在现实生活中是如此重要,大概当时有不少人一听到蟋蟀的叫声就会想起织布来,所以就给了它这么有用的一个名字。在现在的中学语文课本中也许还有一篇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故事《促织》,那个促织就是蟋蟀,不过它已经变成了人们斗乐的一种工具了。
    上面的新旧两首诗都是写蟋蟀,新诗对旧诗的原意也作了比较忠实的继承,但风味却有很大的变化。下面我来
作一个全面的对比分析。
    杜甫这首诗写得非常好,非常感人。它因小及大,从蟋蟀的鸣叫声联想到漂泊他乡的客子、被离弃的女人,以
及它与人造的丝竹管弦音乐的差别。整首诗笼罩着一种悲凉的气氛,在细腻描写中渗透着作者自己长年流浪、无家可归的辛酸。它是杜甫在‘安史之乱’以后的作品,悲伤是那个时代的主调。如果简单地用白话将这首诗翻译出来,大概可以是这个样子:
蟋蟀这么微小的东西,唱起歌来这样动听,这样令人伤心。它在小草根茎间颤颤抖抖地叫着,还来到我的床底下整夜里唧唧不停,声音和我这样亲近。听着他的鸣叫,长期漂泊的客人怎么能不伤心地流下眼泪,被无辜离弃的女人又怎能挨得到天明。比起悲哀或急越的管弦音乐,蟋蟀的叫声多么自然,多么天真。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3-01-31  
第二讲
        我在着手写这首《蟋蟀》时是这样想的:蟋蟀的叫声不仅杜甫听到过,我也听到过;杜甫漂泊过流浪过,我也漂泊过流浪过;杜甫经历过的悲哀和伤痛我也或多或少地体验过。所以我要表达一种和他相类似的经验和情绪。当然,我要用不同的手法。创新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对学习对像的原意进行改造和更新,如第一讲中的《萤火》;另一种是在不太多地改变原意的基础上采用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方式和技巧。《蟋蟀》就属于第二种情况。
    第一句‘蟋蟀,这瘦小的草根歌手’,意识很明了,值得注意的是‘草根’这个词,它有两个意义:一个是从原作的‘草根吟不稳’中来的,它表明了蟋蟀的位置;另一个意义则来自当代语汇。当代‘草根’的意义是指‘民间’或‘底层’。所以这一句一开始就用双关的手法,把‘蟋蟀’的社会地位也写出来了。
    第二句中‘一架古老的织机’,是比喻的说法。把蟋蟀比喻成织机,是因为上面说过的,蟋蟀的别名就叫促织,因为它的鸣叫声和织机声很像,所以进一步,把它直接比喻成织机。量词之后以选择‘架’,而不是‘台’或者其它,也是有讲究的。‘台’这个词显得很有些重量,而且让人感觉到那个物体四四方方的,个头不小。相反‘架’字就让人感到轻一些,空一些,而且肯定有脚,着地面积比较小。所以用‘架’来说本义为蟋蟀这种细小而多脚的动物的织机,就要准确而生动得多。我们读诗,要读得这样细致入微,才能真正体会到语言的奥妙。‘古老’这个字也是有来头的,它不是说这只蟋蟀的年龄已经很大了,是从古代一直活到现在的一只蟋蟀,如果是这样,它就成了‘蟋蟀精’了,是妖怪,而不是真实的动物。‘古老’既是对蟋蟀这一比人类远为悠久的物种的形容,更加是诗人对蟋蟀的一种心理感受。远在数千年前的《诗经》就有对蟋蟀的感人描写,此后的古诗中,蟋蟀一直是引起诗人诗兴的一个相当常见的主题。‘改装成秋天的乐器’这句话承上而启下。蟋蟀歌唱的季节主要是秋天,用现代科学解释的话,蟋蟀的叫声根本就不是自觉的,并且不是由嘴发出而是由翅膀振动产生的,这样看来,说它是一种乐器,还真比说它是一位歌唱家更加真实而贴切一些。
    从第三句开始,作者开始直接与蟋蟀对话,把蟋蟀称之为‘你’。因为有了前两行的‘简介’,诗歌已经作好了抒情的准备,就像在跳远之前已经快跑几步,并且找好了弹跳的落脚点。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3-01-31  
第二讲:蟋蟀
      ‘你是叫卖失眠的小贩 ’这一句怎么理解呢?把蟋蟀比喻为小贩,是因为小贩吸引顾客的喊声一般来说都是单调的,也许一整天喊的就是同一句话,像是‘新鲜小菜,又好又便宜啦’之类。蟋蟀的叫声也是单调的,总是在重复同一个调子。但蟋蟀这个‘小贩’叫卖的是什么?是‘失眠’。这并不是说蟋蟀总是在喊:‘新鲜失眠,又好又便宜啦’,而是在说,蟋蟀整夜里叫着,肯定是有什么心事而不能入睡,而它的听者即诗作者因而也无法安睡。‘小分贝的在野党’,则把蟋蟀比拟为在议会中席位很少甚至无席位,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党派,‘小分贝’指它的声音微弱,‘在野党’,既符合蟋蟀主要生活在野外的特点,又巧合作者的非官方地位。‘有心无力的异端份子’,是对上一句意义的拓展和加强。‘异端份子’也通常是现代诗人的身份。这三个比喻着重点都在表现‘蟋蟀’以及它所对应的作者本人相对于其环境的渺小和无助感。而后面的的两个比喻则在重复这种感觉的同时进行了重点转移。重新以‘你’另起诗行,一则可避免句式的单调,又预示着意义的有所递进或转换。‘你是夜晚铁幕下的破绽’,这个比喻基于这样一种想像:夜晚漆黑,像一张大幕布罩住了大地,但蟋蟀不停的‘唧唧唧唧’,就像一根根小针,总是试图在这张黑幕上捅出一点小孔来。这样的小孔,虽然小得不能再小,但也毕竟是一个开头,并且能够对黑夜形成积少成多的打击,暴露了黑夜并非是没有破绽可寻的。‘是水龙头上永远关不紧的水滴’这一句,在诗意上重复了上一个句子,但取材上更有生活感。一般的现代城市家庭中都可能出现个这样的问题:如果水龙头出了问题,无论你怎样拧紧,它也总是会有水滴出,在寂静的深夜,听起来非常清脆,不过很不悦耳,让人无法入睡。这个比喻还有更深的喻意,你可以把关紧水龙头理解为某种禁锢言论的社会机制,而把水滴理解为一个坚定地、百折不挠地表达自我的形像。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3-02-01  
        第二节开始在对像与作者本人之间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一首诗如果没有最终落脚到作者本人的生命体验或生活经验,就像一个句子没有主语,无论怎样华丽或者巧妙,其意义和感染力终归是有限的。第一句用三个‘在’字,确定了诗人倾听蟋蟀的具体环境。这样描写的对像和描写者获得了一个真实的接触点,就不再是如上节一样的跳跃和泛泛而谈。‘你和我彻夜长谈’是什么意思呢?当然不是作者真的与蟋蟀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其中实际上包含着几层意义。‘彻夜’两个字说明蟋蟀和作者都通宵未能入眠。‘长谈’则是说蟋蟀的叫声声声入耳,在失眠的诗人心中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诗人甚至可以听懂它每一声鸣叫的确切意义,并且在心中默默地回答,与之交流。当然这是很夸张的说法。蟋蟀和诗人交流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你们当然知道,蟋蟀并不能表达多少意思,所有意思原本存在于诗人心中,是蟋蟀引发了诗人无尽的思绪。这个思绪的主要内容是:‘流浪诗人与他的时代之间的关系’。蟋蟀所起的作用是‘挑拨’,‘挑拨’实际上是‘挑拨离间’这个成语的省略用法,其真实意义是‘离间’。这句话的完整理解应该是这样的:一个诗人之所以流浪,说明他本身与时代的关系就比较疏远,也就是说他不能很好地融入时代中。蟋蟀的鸣叫声整夜地刺激着他思考自己与时代的关系,而越想越觉得自己离这个时代非常遥远。其实我们现在很多人有同样的感觉,也许在你们中,就有些同学存在着类似的感觉或疑问:我是不是落伍了,时代会不会把我抛弃?诗人表达的正是这样一种既真实特殊、具有私人性质、又能在很多人那儿获得共鸣的焦虑。
        第二节的最后两句,取材于杜甫原诗中的‘久客得无泪,放妻难及晨’,但稍稍作了一些改造。诗人想像如果有一位死去丈夫的女人,在这同样的夜里倾听这同样的蟋蟀声,肯定会泪流不止。就好像这蟋蟀的叫声在不断地钻进她的心中,迫使她一遍遍地回忆从前的生活,而越是回忆就越是伤心,终于流下了苦涩的泪水。这泪水,正是蟋蟀声造成的,就如蟋蟀本来的职责和工作就是让人伤心,并收取伤心人的眼泪作为工资(薪水)。作者这样写,显得蟋蟀这家伙很坏,很可恨。但这都是表面现像,读诗不能只读词语表面的意思,而是要透过它,进入作者的内心实质。只有在作者真实的内心中,你才可以发现他与你相同和不同的生命体验。在这一整节中,作者表面上的确是在埋怨蟋蟀挑拨离间,而且专门在夜深人静时让伤心人回忆伤心事,而且还从中‘获利’。但这种埋怨一看就是站不住脚,没有多少正当理由的。所以他实际要表达的只是他自身的伤感。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3-02-01  
        最后一节也是从杜甫原诗最后两句所作的引申。从对这个引申的分析中,我希望你们领悟到怎样从学习和摹仿中创造出有自己鲜明个性的东西。原诗只是指出了蟋蟀的鸣叫声天真自然,不同于丝竹管弦等人为的音乐。他没有太多的倾向性,对于人为的音乐,他也并没有赋予什么喻意。总的说来,原作最后两句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我的新诗虽然受到了原作的启发,也把蟋蟀的鸣叫与别的音乐作一个对批。但我从这个基础上作了巨大的改造。首先,我改变了对比的对像,不再与丝竹管弦这种无生命物作对比,而是去对比‘宫廷音乐家’。为什么这样呢,因为诗的一开始,我就已经把蟋蟀定位为‘草根歌手’,即民间或底层的歌手,拿民间歌手和宫廷音乐家对比,不仅是极其自然的事,也是一定能对比出一些差异来的。其次,在两者的对比中,我显示出了强烈的倾向性,也就是说,我自己是显然站在蟋蟀这一边的。古住今来的伟大的艺术家,他的总体倾向都是站在弱者一边的,如果他选择站在强者那一边,就成了‘宫廷艺术家’,他的服务对像就只是上层的统治者。上层统治者当然需要他为他们提供‘快乐’,而不是悲伤。统治者在底层人民的痛苦之上建立自己的快乐,宫廷音乐又以轻快的音乐让他们更加快乐,所以我要说‘他们以快乐加速快乐’。再打个比方来解释这个句子。你们肯定看到过陀螺转动,你可以把它想像成皇帝大臣们在快乐地跳舞,为了让陀螺转得更快,更久,你就得不时用鞭子抽打它,宫廷音乐的作用正是如此。‘草根歌手’就不同了,他和大多数底层人一样,经受着各种悲伤和痛苦,他把这些唱出来,听起来就像哭泣(如蟋蟀声),而这种哭泣就会在底层的听众那儿获得共鸣,并且给他一定的心理安慰。同学们可能会问,他自己都这么悲伤了,还怎么能安慰你啊。哭泣怎么能安慰哭泣呀?这可是个心理学上的大问题:人总是从他人类似的经验中为自己寻找借口和开脱,也即安慰。如果妇女A没有了孩子而伤心痛哭,而妇女B则有一大群孩子,并都长得好好的。这时候B去安慰A,A的心里会只有羡慕甚至妒忌,很难获得真正的安慰。如果有一个新近死了丈夫的妇女C去安慰A,说一些同病相怜的话,效果就会好多了。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3-02-01  
      好了,这一讲已经讲得太长了。我只在最后作一个简单的归纳:就像第一讲中的茧火一样,诗人不管描写什么对像,归根结底,都是在抒发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思想。如果没有自己的情感和思想渗透其中,就等于是一篇说明文了。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3-02-02  
第三讲:别友人
别友人

这一棵梧桐代替你站在此地

这一院浓荫封存着你的身影

你的友谊曾经增加月亮的圆满

你的离去损害了春天的完整




哦,江水有江水相送着流逝

青山有青山相挽着远行

你独自把天空搬回故乡

在故乡成为故乡的客人


++++++++++++++++

「送贾阁老出汝州」*杜甫

西掖梧桐树,空留一院阴。艰难归故里,去住损春心。
宫殿青门隔,云山紫逻深。人生五马贵,莫受二毛侵。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2-02 12:20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3-02-02  
第三讲:别友人
        同学们,不知道你们注意过没有,在你们读过的古诗中,很多名篇都是诗人送别朋友时写的,像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王维的《渭城曲》、高适的《别董大》、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等等都是千古绝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像呢?我分析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古代的中国,特别是唐代,地域非常辽阔,而交通和通讯相比于现代还非常落后,志同道合的朋友会面的机会极其难得,相聚的日子十分珍贵,而不得不分手道别的时候都会十分自然地想到:我们这辈子都可能再也不能见面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离别当然让人相当伤感。诗人动了真感情,写的诗才会感人。古代的诗人们也许动真感情最多的情况就是在和朋友离别的时候,所以留下来最多的名篇可能也是送别诗。我虽然没有作过统计,但凭感觉,应该大致没错。王勃的名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大家都是知道的。它的最后两句意思是:不要在分手的路上,像情人一样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他既然这么说,我们就有理由相信,那时候很多好朋友分手时,真的会痛哭流泪。也许正是由于王勃送别的那位‘杜少府’哭得很伤心,他才会拍着他的肩膀,装出一幅很豁达的样子,连连安慰:‘兄弟,别像个娘儿们似的哼哼唧唧,我们大丈夫志在四海,就是相隔万里,也会和做邻居一样心意相通。’
        现在这种场面是很少见了,如果你看到两个男人在分手时哭哭啼啼的,一定会以为他们是同性恋,要么就是神经病。就真有人想哭,因为怕别人笑话,也哭不出来了。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现代的交通和通讯如此发达,朋友之间的交流已经真的‘天涯若比邻’了。
        我今天要讲的也是两道送别诗,一首是杜甫的古诗,一首是受杜甫的古诗启发而写的新诗。
        杜甫的这首古诗算不上什么名篇,就算它本身写得非常好,也因为杜甫的好诗太多了,没有太多人会注意这一首小诗。之所以选择它作为自己的起点,是因为我特别喜爱这首诗的前两句:‘西掖梧桐树,空留一院荫’。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2-02  
        看到这前两句诗,我的脑海里就出现这样一幅景像:在‘贾阁老’被贬官离开京城长安,到他的故乡汝州去后,他的朋友杜甫在他以前办公的‘西掖’(即中书省)的院子里,每每看到一地浓黑的梧桐树荫,就会想起:从前‘贾阁老’经常在这树荫中散步,吟诗,思考问题,如今是再也看不到了。(事实上,从那以后,杜甫和贾至再也没有重逢)
    在这两句诗中,杜甫只用了一个‘空’字,就把自己心中的惋叹和伤感表达得非常深切和真挚。新诗好像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要另想办法。我的办法是把他说过的话反过来说。杜甫说:你人走了,只有梧桐树和它的树阴还在这儿;而我却说:你人没走,你的身影也没走。因为‘这一棵梧桐树代替你站在这儿/这一院浓荫封存了你的身影’。从句子的表面来看,新诗和旧诗是相反的,但它们表达的的心理事实却是基本相同的。这个心理事实就是:作者一看到这院子里的树荫就会想起从前站在这树荫中的朋友。这里我还要重复一下以前说过的话:读诗不能只看字句的表面,要看它们反映的心理实质。有时完前相反的话,表达的意思却是一样的。有时候完全相同的话,只因为说话的语境或语气不同,表达的意思却完全相反。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2-03  
    杜诗的第二联,也就是第三、四句‘艰难归故里,去住损春心’,直抒伤感,也很动人。‘艰难’有两层意义,一是指时局艰难,因为当时安史之乱还没有平定,国计民生十分凋残,朝廷也动荡不安:二是指贾至个人因为受到排挤和贬谪,前途未卜。‘去住’两个字则是写两个朋友的不同状态,一个是离去,一个是留下(即‘住’)。而不管是去还是住,心情都很悲伤。‘春心’这个词常常是指少男少女怀春思念异性的心思,像你们这个年龄的人一般都会有那么一些‘春心’了。但是在这个句子中,春心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但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它不是‘春天的心情’,因为春天没有心情,只有人才会有心情。所以准确地说,它是指‘我们在春天里的心情’。从这里也可以推断出,杜甫和贾至分别的时候是在春天。对于他这两句诗,我的新诗有所继承,也作了诗意的开发。‘你的友谊曾经增加月亮的圆满/你的离去损害了春天的完整’。这两句是说:有你这样的好朋友陪伴,月亮似乎都更加圆满;而你现在离去了,春天好像也被破坏了,不论看到多么美好的景像,都觉得少了些什么。这两句虽然看起来很夸张,但在心理上却是很真实的。我有一位中学同学和我说,他在读到后面一句诗后,深深受到触动,久久不能入睡。可见它是具有一定的感动力的。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3-02-03  
第三讲:别友人
    原诗的后四句所表达的思想都与当时的官场有关系,我们现在是平民社会,对权力的崇拜和渴求远不那个时代的读书人那么强烈,所以这些诗句对我们也就显得比较疏远。它们的大意是:京城的大门对你关闭了,你的身影进入云山深处,皇帝的宫殿离你远来越遥远了。但你还是身居剌史高位的朝廷命官,不要过于悲伤失落而早早地白了头发。大家也看得出,我如果还顺着杜甫的意思这样写下去,这首新诗和我自己就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的作品,虽然大都脱胎于杜诗,但我写作的目标是,如果可能,我一定要将杜诗的精华化为己有,同时注入我自己的人生体验、审美情趣和时代感。因为没有具体的送别对像,我的新诗就选择了表达一种具有普遍性的离别经验。我想像着这位朋友在路途上的孤独感:他看到波浪后浪推送着前浪向前流逝,想到自己却孤身一个;他看到青山一道道地重叠在远方,山峰一个接一个,像是朋友们挽着手臂,向远方延伸,就更加感觉到路途和人生的寂寞。最后他终于回到了故乡,那个故乡是他年轻时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了,而他也不认识年轻的一代。他在自己的故乡,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属于那里,只不过是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大家读过贺知章的《还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那大概就是古时代在外当官的人回家时最真实的情景。我自己离开故乡也有很多年了,2012年2月份第一次回国探亲,情形就正是这样。可以说,‘在故乡成为故乡的客人’是古今游子的共通的感受。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2-04  
第三讲:别友人
        有的同学可能会对‘你独自把天空搬回故乡’这一句提出一点疑问:你怎么能把天空搬回家呢?其实我对这一句的好坏也不是很确定。我只能告诉你为什么这样写,至于这样写好不好,就交给你们自己的感觉了。有过旅行经验的人都可能曾经注意过,当你坐着车,骑着马,或者搭乘其它的交通工具远行时,天空似乎也在跟着你移动,就好像你自己扛着天空在向前奔跑一样。像太阳、月亮这样巨大的参照物,就是坐在飞机上,你也不容易感到它们与你相对位置的变化。你可能还会问:那为什么要用‘搬’字,而不是别的动词呢?这是因为我觉得‘搬’字显得很辛苦,显得天空很沉重,让你一下子想到一个搬运工的形像。像原诗中的‘贾阁老’,受到坏人的诽谤,被贬官,赶出京城,心情一定很沉重,所以这个搬字就很可能与他的感觉相符合。就是我们当代人,生意或者职场上受到打击,与最好的朋友分别,去一个很难找到知音的地方,心情也会如此,也会觉得天空有点压着头,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个就正是‘搬’字想要表达的感觉。
    这两首诗的意思我相信大家都已经明白了。两首诗都是八句。新诗在形式上也有点格律诗的味道。古诗是标准的五律,所谓五律,是指每一句五字,一共八句,按照一定的音韵规则写出来的诗歌。律诗每两句合起来称为一联。第一、二句称首联;三、四句称颔联;五、六句称腹联;七、八句称尾联。其中颔联和腹联一般是很严格地要求对仗的。我的新诗,跟大部份别的新诗不一样,每一句字数虽然不完全相同,但看起来比较整齐,第三、四句,五、六句,也有类似于对仗的结构。大家可以仔细品味一下,看看新诗在运用对仗时和古诗有什么不同。
级别: 创始人
13楼  发表于: 2013-02-15  
网上写作,细看差错不少,以后有空再作整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