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转诗狂客作品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3-01-29  

转诗狂客作品


一 古風(五首)

回鄉過石門坳道中遇村童 

披雲過石門,鄉心漸迫促。幾年歸去來,宦心莫相屬。近澗多青篠,遠雲抱紫玉。飛鳥驚客思,泉聲瀉斷續。杜鵑寂寞紅,長松巖際綠。村徑不逢人,蔓草雜成束。壯夫多投南,姑娘亦遠足。忽遇讀書郎,石子開棋局。勝負急爭時,手足相抵觸。觀棋吾不言,獨立故山曲。


題荒山摩崖石刻

天遣霹靂焚山火,燒盡草木石亦黑。雨洗摩崖見字奇,凡眼驚歎皆不識。世聞嬴秦頌帝德,皆是臣斯授意勒。此山南來幾千里,緣何古來沒荊棘。誰人意欲示後世,夜深舉火之險仄。天風讀壁空呼號,山農終年不可陟。人縋崖間辨石痕,十有二三惜漶滅。非篆非隸類象形,宛如蝌蚪聚涸轍。字闊半尺深一寸,磊落丹崖沉碧血。句首皇帝差可認,其餘惝恍未能決。得非秦人舉家至,遂同秦漢魏晉絕。私鑿隱史留天地,故將深義托詭譎。他日天機破解時,前事如何說慘烈。當世亦有未著史,知其情者痛未徹。尋常寒噤不敢言,志士難消肝膽熱。若有大筆記荒唐,應將痛史鑄生鐵。石有爛時鐵難磨,沉沙犹能作呜咽。


隱憂行

吾不知胸中塊壘何年始,但覺鬱邑不得出。初若遊絲心際懸,驟然紛紜亂如織。豈因三氣感交雜,漸侵神思成痿痹。稷與契也非吾倫,平生志微何所企。敢為天下憂黎元,吾儕衣食皆未匱。恩澤優渥誇驕奢,不知殷憂何所自。久披書史極冥搜,探討不為稻梁謀。物我相忘未易得,神亡志喪翻增羞。與道為鄰徒廓落,欲追中散學忘憂。嗟彼未能絕憤歎,终陷慘烈實寡儔。誰為中夜不能寐,起坐彈琴林鳥啾。天道茫茫將何見,獨抱峻思轉深愁。異代心期增感慨,天地牢籠風雨晦。此身夢幻寄蜉蝣,百年過眼誠難再。忽憶東坡人生識字詩,杞人憂生讀書輩。讀書粗止寫姓名,应少隱憂愁肝肺。蓋為智識令人生愁慮,願得重返鴻蒙無懺悔。



中年敍事

國亂自有初,吾生是年始。其時國勢危,禍亂近若咫。智識多慘烈,少壯好誓死。托言唯革命,斯文盡披靡。孰與日偕亡,醒者獨爾爾。吾父為教師,所授重经史。平生好議論,同室皆有耳。片言獲罪名,拘羈遣鄉里。吾母在異地,聞之病不起。吾時方二歲,饑啼繈褓裏。父携吾移家,淒涼依舅氏。日間心茫然,不諳操耕耜。向晚獨吹簫,鳴咽寒秋水。次年歸舊山,暫居傍祖父。老屋兩三間,破弊逗風雨。白日同農務,獨夜含愁苦。吾坐門檻前,呼母慟肺腑。母職供銷社,銷貨門市部。去家百里餘,半歲莫一睹。吾體多皸裂,衣裳敗成縷。母歸抱我哭,衣被連日補。牽我偕遠行,三年得恃怙。後因父牽連,遣母回鄉土。舉家陷窘困,所喜同相聚。父憂國難甯,舉債造新屋。竟作終老計。遷家石門麓。園蔬皆手種,偶然食有肉。八歲吾入學,萬歲脫口熟。課程多愚庸,學業竟碌碌。焉知五年中,國運轉軲轆。父母現歡顏,舊職皆恢復。積薪竟補退,感激稱洪福。豈忘當日事,內心常觳觫。吾亦別村童,城市驚眼目。十六好吟哦,李杜長誦讀。弱冠親筆硯,般礴寫墨竹。隨手撇蕙蘭,滿壁動清馥。山水亦所期,寄興在松瀑。書學淳化閣,草字誇神速。終日信手塗,前賢徒私淑。悄焉儔侶稀,夙志成幽獨。而立竟無成,所病在固步。書見俗媚相,詩貪清淺趣。中年閒暇足,從頭學詩賦。數年期蛻化,楮筆棄無數。眼高手難追,下筆頗多誤。丹青遺笑談,詩無驚人句。三十年孤詣,一朝成醒悟。父母屆中壽,長年享福祚。早已作遺書,蓋因老病故。前月父又病,呼兒為謀墓。吾心殊悵惘,隱約生憂懼。雖云生死理,大限實所惡。父母竟喜悅,謂我萬事具。我亦生白髮,蕭然無際遇。性不好交結,與物頗相忤。為夫愧吾妻,為父愧吾孺。恰如樹中樗,僅免斤斧妒。已往雖未諫,此心尚能寤。援筆自多情,此情欲誰訴。卻顧所從來,惝恍隔煙霧。




聞故人李風子大病百里尋訪得一晤

十年不相見,與君隔秦楚。我今輾轉來,欲作半日語。君居猶是舊時廬,牆刷拆字紅如炬。感歎老病慚故人,暮年壯心渾漫與。驚俗畫品追宋元,放逸書跡淩虞褚。誰為丹青誤一生,置身天地若囹圄。前年老妻先棄世,子女居久難相處。鎮日披髪向壁塗,三餐乾面和水煮。獨夜寂寥誦楚辭,中夜夢囈嚇饑鼠。我贈數枝湖州筆,助君揮寫君莫拒。君持湖筆喜不勝,濡墨取勢手欲舞。紙上狂草走數行,又見蘭竹生媚嫵。冷淡生涯未多言,語涉時弊忽轉怒。京華名下多虛士,尺幅千金實如土。世人媚官更慕名,遂令鑒賞成聾瞽。南昌城外黃秋園,筆墨高奇世不取。死後聲名動九州,舊畫零落散無數。我乃遺世而獨立,實是自得非自詡。拾取片紙以為饋,戲囑持之若持股。知君才如長江水,晚成器多沉淪苦。還笑我來在今年,明年人屋俱莫睹。但得生前逞一快,豈意聲名傳千古。魂魄隱微歸田園,微軀死後同鼠腐。

 
二 七律(十三首)


雜感赠故人

白眼向天仍故吾,此身自合老江湖。狂生涉世存龍性,豪士論交及狗屠。八九事違多感慨,二三子起共歌呼。空期負卻名山志,收拾詩心入酒壺。


感事

近來秋意竟何如,悵望雲山草木疏。漢艦重臨釣魚島,楚江疾草換鵝書。發孤興越三千載,抱壯心空四十餘。自笑無能還自得,食無魚且出無車。



近端午江畔獨行

疏燈空照雨冥冥,四顧無人見野亭。抱以愁心憐楚客,托之清瑟夢湘靈。隔江山襯天餘白,近岸煙籠堤透青。欲喚魚龍同跋浪,不然孤詠倩誰聽。


自笑

自笑聰明不及愚,荒唐事業殆全輸。避官倖免填溝壑,謀職何妨在路途。冷淡行吟少故友,崎嶇處世作狂夫。中年境況漸相迫,去日蕭條上鬢鬚。



客茶陵古宋城感懷
  
  
高歌快意亂山前,野色雲容十里天。薤露獨餐無客到,荇風時起有鵝眠。故城旗動寒驚鵲,疏柳江平夜泊船。此夜詩人多寂寞,中庭問月感流年。
    
明月枝頭星夜稀,今霄拼得醉中歸。千年丁令城池異,前度劉郎心意違。夢斷關河衰草伏,思橫絕壁塞鴻飛。詩篇點竄時人俗,避世深藏舊錦衣。
    
        
平生倦作長卿遊,孤旅愁思是廣州。半世早成南海別,幾人高臥北山秋。久無佳客空徐榻,近感詩懷上沈樓。薊北川西皆入望,蒼涼故國亂雲浮。



江閣懷杜甫三首


大曆四年湘水東,衡陽回棹路途窮。鄉魂愁濕洞庭雨,客思寒穿巫峽風。身世蕭條新句裏,病貧寂寞濁醪中。橘洲暫泊桃花岸,誰識江湖白髮翁。

臥病吟詩江閣間,故園迢遞布帆閑。長沙水漫沒青草,嶽麓雲晴見碧山。直北關河征戰急,向南舟楫鬢毛斑。當年照眼花開日,曾泊瀏陽第幾灣?

江閣重開倚古城,登臨遙想故人情。楚天雨洗長沙秀,衡嶽雪融湘水清。賈傅宅空春意暖,定王台廢暮雲橫。詩魂若有重歸日,還作沉雄頓挫聲。

              
__________________

自注
大曆四年:浦起龍《讀杜心解》:“大曆四年。(杜甫)是年,自嶽之潭州,尋之衡州,又回潭州(即今長沙)。”
衡陽回棹句:杜甫在耒陽遇大水,返衡陽,又尋故友不遇,回船北上,有詩《回棹》紀事。
夢魂將濕句:杜甫想溯漢水北上回鄉,水路必經洞庭湖。
客思曾穿句:杜甫居成都數年,後乘船出巫峽,輾轉至湖南尋親。

臥病吟詩句:杜甫曾寄寓長沙江閣養病,有詩紀事《對雨有懷行營裴二端公》及《江閣臥病走筆寄呈崔、盧兩侍禦》二首。
曾泊瀏陽句:杜甫寓長沙期間,春月曾乘船去瀏陽縣,大概是去尋友,作有《雙楓浦》詩,詩人自注“浦在瀏陽縣”。詩有“江邊地有主,暫借上天回”句。

賈傅宅空句:杜甫在長沙寓居期間有《清明》詩二首,中有“不見定王城舊處,長懷賈傅井依然。”從詩意看,杜甫曾憑弔賈傅宅與定王台兩處遺跡。



過桃源洞

至今還種漢時田,避世秦人逸史傳。雲浸土膏春水暖,霧垂林麓野薇鮮。雨餘翠竹娟娟靜,耕罷黃牛淺淺眠。桃李橫斜掩村道,輕風寫取落花篇。
——————
湘贛間有清奇之地,曰桃源洞,亦傳秦人避世至此,遂家焉,子孫綿衍至今。



秋日寄遠
  
長沙雲色正淒迷,桔子洲前憶舊題。歸雁已投衡嶽北,秋風早過麓山西。酒樓日暮看燈火。江閣雨晴過柳堤。往事依稀還記否?小吳門外雪兼泥。



自嶽陽過洞庭湖至湖北道中
    
  
客路秋風吹酒醒,放歌獨上少陵亭。拍城浪湧洞庭白,接地雲垂巫峽青。日夜大江流浩浩,東南平楚氣冥冥。長橋十里驚回首,鴻雁數聲天外聽。



三 五律(五首)



年末羈羊城遇同鄉訴兩日通霄購票未得

終年漂泊久,歲暮難還家。風雨廣州道,夢魂長郡花。鴻猶過海曲,人尚滯天涯。盛世重經略,敢期同有車。 


 
行經湖北因山洪滯道中憑窗感事即興

北上思為客,鄉心獨自溫。尾閭雲意密,漢水汛情喧。強盜久難伐,腐儒猶細論。他鄉看落日,蕭瑟向黃昏。

 

新年歸鄉故人置酒邀飲醉中相答

傾酒論縱橫,高談氣已平。三年作胥吏,雙鬢老書生。何必期中隱,頗能輕令名。圍爐歡達旦,感激故園情。



入冬寄海外

江北寒侵骨,江南雪滿樓。鄉關千里隔,襟抱半生休。殊域無消息,生涯有去留。魚龍久寂寞,歸夢繞神州。



天子山

我立千尋上,蕭然眼界寬。壑深銜落日,天近逼層巒。峭壁列秦將,疏林見漢官。原來滄海水,今作白雲看。





四 七绝(三首)


立春答京華故人

人間歲月易消磨,春水微波永定河。誤盡蒼生興廢際,貞元朝士白頭多。



讀史雜感

風摧秀木氣蕭森,駿骨成塵感慨深。天地壯心悲白髮,荒台萬古說黃金。


 
國祭

燕市豈容歌慷慨,楚囚幾日滿神州。等閒餓殺三千萬,正史至今應未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5-01-19  
此人诗有大家气,惜未当时呼与游。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