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屠龙术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11-10  

屠龙术



    梦见在我家乡的某条水坝中有一条龙,经常兴风作浪,为害甚大。我们兄弟俩决心除掉它。哥哥决开坝堤,把水放得半干后,用一根不知有多长的橡皮管利用水位落差吸水。水坝快要见底时,龙终于无处可逃,老老实实地钻进了橡皮管。说它是条龙,其实比蛇也大不了多少,但长度的确惊人,只怕有好几十米。等它的尾巴进入水管,我们赶快将这一头塞了起来。
    哥哥在龙头方向的水管一端,早就装上了一块小小的刀片。然后沿着水管放爆竹,龙愤怒地冲出来,它的速度那么快,也许它还没来得及感到疼痛,其腹部已经被那块小小的刀片从喉咙到尾巴剖开。。。。。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11-10  
屠龙术
  典出《庄子·列御寇》:
  “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通“殚”)千金之家(家产)。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技巧)。”
  学“屠龙”之技耗资巨大,三年才学成,自然是门好技术。但到那里去找龙来杀呢?
  所以屠龙术的意思就是深奥难学但是缺乏实用性的技巧。
  有宋代黄庭坚的《林为之送笔戏赠》诗句为证:“早年学屠龙,适用固疏阔(疏阔:不切实际)。”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11-10  
    年少时有作:
  学诗漫道可屠龙,难入世间诛黄狗
  又云:
  屠龙徒有术,宰犬漫无成,迂阔文章技,于人信未真。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11-12  
西历11月11日始,屠龙术应用。权作个人日记,与读者无干。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11-21  
没有对这个梦作正式的解析,主要是因为一般的读者,只需读一下我所引用的两段文字,基本上都能够心领神会。正经八百地分析反而显得多余。
近来记梦和解梦都做得少。人在忙乱之中,梦境很难记得清楚。能记清的梦,有些与以前的梦大同小异,记录和解析都没有多少新意。另外一些呢,则因事关隐私,暂时还不愿意公开。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12-26  
诗刊
昨夜梦:

    在某处大田野中,有一六边形小田,周围立着不少电杆,或因此之故,当地农民将其弃置而未耕种。我打算将它买下来,办一分刊物。在我的感觉中,这样一块小田,本身可能就是一份未开发利用的刊物。但我一个人的力量显然办不成此事,所以必须找到更多的投资人和出力参与者。投资人已经找到了三四个诗人。至于具体承办人,ZL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他现在正好也没有工作,如果让他办这份刊物,挣到自己的薪水应该不是难事。
    因为上述事情而去了证券报,在那儿看事了一副用旧的机械装置,适合于我们的诗刊使用。我打算将它带回去。但光歌夫妇不知怎么却将它先弄到了手,拖进电梯中,任我百般解释:像他们这样目不识丁的人拿着这样的机械,不过是一堆死铁而已。很显然,他们宁愿占有这堆死铁并且大大地得罪我,也不想让我得到它并且有效地利用它。我非常生气,心底里发誓。。。。。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12-28  
纣王的牛
    昨夜梦:

    村民某对我抱怨说,他替纣王打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拿到工资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愤而冲进宫中,把纣王的牛牵走。他说话的时候头向北方,于是我也看到了一座并不怎么像宫殿的宫殿,说是一丛茅屋也许更合适,何况那其中还必有牛栏、、、

    此梦或与近读诗《纣王的腰坑》有关。记此备解。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12-28  
掘墓者
    昨夜数梦,此其一:
  某贵妇人去世,其子不知在何处,购得价值千余万元之珠宝,委托我父办理葬事且以珠宝殉之。
  父亲乃于家乡小溪边掘一深穴,穴中随而进水,且土质过松,有塌入溪中的危险。我不得已上前助之,以木板木棍等加固。最后将女尸以坐式放入穴中,因尸软,乃设一横棒支托其颈下。水深亦及颈,且浊稠变绿。
  父掏出一大把珍珠黄金项链钻石手链之类,本拟为女尸着之,已不及,乃以火钳夹而丢入穴中。父之愚诚实不为虚。
  我甚觉可惜,乃思日后定将盗此墓,尽得其宝。


==或与《楚辞》有关。记此备解。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12-28  
LJ
      

         2,费尽周折,终于与LJ分到了同一个寝室。我们各占靠窗的左右上铺,感觉温馨极了。夜间,我在窗外搭了一架梯子,站在梯子上,头靠着窗台,双手抓着梯杠睡觉。这样我可以随时看见她,任何人也休想从窗口钻进去、、、、、、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12-28  
伍子胥


        3,伍子胥被太子王右军驱逐到宫外,悲愤地唱着:论功我要多三分,论智他还少一钱。我走进宫中,太子正在墙上挥毫疾书,其淋漓酣畅,令人叹为观止。最让我惊异的是,一竖行的五个字他是同时从左至右一挥而就的,真是匪夷所思。我站得太近,脸上衣上被溅满了墨花、、、、、、
  
    此梦甚荒谬,无头绪,也脱漏了不少情节。或无解,记此聊备一格。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12-30  
映山红产业化与杜甫之女
        似乎生活在某个古代的城镇。邻居家的深宅大院已有多年无人出入。某夜,一青年书生推门问我:‘你们的邻居还好吗?’,我老实回答说一无所知,而且最近这一带也没有发生任何大事。那人第二天又偕一清瘦老人来此,不知何故我认定他就是杜甫,青年书生即他的儿子。他们打开了那扇多年紧锁的大门,大出意料的是,里面原来一直住着母女二人,(似乎还有一个婴儿),分别是老杜的妻子和女儿,因为是战乱年代,家无男人,所以从来没有出过门、、、、、、
    在上述梦境之前或之后,还出现过这样一段情节:我们一行人前去夹港姨妈家,所见山坡上的草木,远远看去都修剪得像地毯一样平滑;仔细看,原来都覆盖着一层保温毡。这一带山上映山红极多,春日花开,满山如血如火。揭开毡棚看,里面的映山红已含苞待放,虽然时令还是冬天。我恍然大悟:在时代经济大潮中,这些乡村的映山红已经产业化了,所以需要人工保温以提前开放。
    又经历了一些模糊的梦境,最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掀开被子,看到了杜甫的女儿小而尖挺的乳房、、、、、、
级别: 禁止发言
11楼  发表于: 2013-02-22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3-02-25  
买房
    昨夜梦:
    梦见在某大医院附近的建筑工地上,察看期房地址。妻子未与我商量,已经在这儿订下一栋期房,并且交了定金18万$。这一带的交通的确很方便,高速公路就在医院前面不远处。但我们的期房还未开工,我费了不少周折才找到刚划线编号的房基地。我们的号子是20,从1号一路看下去,地势越来越低,到了20时,已经是一片沼泽,连着一条小溪。更令人失望的是,每一块地基都小得可怜,大约只有二三十平方米,而且都是前宽后窄的梯形或者三角形,整体看起来呈扇形。想这样的形式,我们的房子只可能是镇屋。卖掉半独立的房子,花更多的钱,去买一间小得多、不成看相而且地势低湿的镇屋,这是多么愚蠢的事情啊、、、、、、

  (备解:昨日下午开始与经纪人一起出去看房。早晨送孩子上钢琴课时,在社区中心看报,发现AJAX有湖畔期房,近高速,价格不高。归与妻言,大反感。以为离医院太远。下午看房时,有两栋近DUFF 和KEELE的房子,妻甚喜,几至下单,性急之态,很是可笑)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3-02-28  
猪油岭
        梦见在方家冲后坡中,与儿子同行,忽尿急,想随地方便一下,竟发现坡上坡下坡里坡外都有人,一片很繁忙喜庆的样子。只好与儿子一同向棉花坡方向攀登,还未上后山坳,就看见斜坡上有一个很大的作坊,一群男子赤膊赤脚地在满地的猪油中劳作。我们自己似乎也是赤脚踩在猪油上。有人告诉我,这里生产的猪油很便宜,两斤才三元钱。我心里想,用脚踩出来的猪油能不便宜吗?

    (猪油作坊这个形像很奇怪,暂时想不出多少解析的头绪,唯一值得记下的是:平日家中不吃猪油,只是两日前买了咸肉,煎榨时所出的油另存在一小碗中,白花花的)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3-03-01  
吟诗不值一文钱
        前梦记不清了,最清皙的印像是这样开始的:
    在一家电影院中,电影还没开始,我蹲在最后面的空地上,突然窘迫地发现自己赤膊,短裤,形像极为不雅。我不由自主地缩起来。后来TY出现了,她的大方和热情使我一下子又忘记了自己的丑态。就在电影要开场的时候,有人在靠墙处放下一堆书,书名是《吟诗不值一文钱》,好像是一位我很熟悉的乡村医生刚出版的诗集。诗集都密封在一个透明的袋子里,并且随书赠送一个医生的听诊器。粗粗看上去,听诊器和诗集是联成一体的。因为这样一个创意,书本大受欢迎,一些人电影也不看了,都过来买书。。。。
级别: 论坛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3-03-04  
火炬
    前夜梦:
  在夜色中,我手举一柄纸制的大刀在一条乡村公路上狂奔,刀尖着火,犹如火炬,但烧得过快,我担心它很快就会熄灭,所以更加不敢停歇。我可能是陈胜,成为一场大起义的急先锋,但能不能安全地引领起义军到达安全与成功之所,却是大问题。日本鬼子的摩托骑兵,已经追得很近,我听得到尖锐的马达声。当第一个追兵出现在身后一个斜坡的顶端,我慌忙跳上路边一棵大树下躲藏起来。日军的速度太快了,所以他们都没有来得及看见躲在路边的我、、、、、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3-03-04  
旅游开发地
    夜深之际,忽忽来到一个深山中的峡谷,站在水库大桥上,看到不远处有不少人正进行一旅游开发项目的开工庆典。诗人C作为项目主持人正在讲话。我很想大声喊他的名字,让他叫人划一只小船将我接过去,但始终没有开口。后来却不知如何手持一只长篙,双足踩着滑雪板站在水面上,并且相当轻便地在水面滑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庆典所在处。我将长篙用力一弯,然后纵身一跃,便将自己弹入水边一栋房屋中。该项目的投资方,一位看起来没什么文化的富翁接见了我。我向他介绍说自己是个记者,以前在某某单位工作,但今天是一根竹篙将我弹进来的,所以身上没有证件---况且,我也并不是前来采访,而是想为这个项目提供全新思路的:我有能力将它打造成一个全国闻名的文化圣地、、、不记得他是如何回答我的,印像中我并没有被拒绝,并且开始设想以后在此工作后的一些具体问题,比如说:妻子晚上下班,出了地铁站后,还要坐车来到这个荒僻的湘西山谷之中,然后步行很多里回家,是不是太不安全了?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3-04-19  
青锋兄做的梦够精彩的!我读得津津有味。有些历史题材的梦跟史记的笔法差不多。他时若有空写一本《梦野史》之类的书,未必不如诗歌啊。
"他一定会愤而冲进宫中,把纣王的牛牵走。”这样的情节本来就是诗。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3-04-20  
回 17楼(陈赋) 的帖子
生活平淡,绚丽唯存梦中啊。的确,梦也可以是一种极重要的创作源泉。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3-06-06  
桂山
昨夜梦千头万绪,醒来唯记一个细节:

回国探亲,见周家堰畔山坡遍植桂树,葳蔚成林,老桂之下已无杂木,空旷喜人。新桂则密,不见林隙。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3-06-16  
岳阳造纸厂
梦中回到岳阳造纸厂,T已是那儿的总经理,本有意在他手下谋个位置,没想到他刚刚把造纸厂卖掉了,并购方是‘晶晶林业’。岳纸以前效益很好,最近两年开始出现亏损,这时候将它卖掉可谓正当其时,再说,T个人应该早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备注:近日总想着该给T打个电话,却一直没打。去年他为儿子来加留学的事来过几次电话,后来也许放弃了这个想法,此后还没有联系过。
级别: 论坛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3-06-16  
乱极
记下一新梦:

竹山老屋,阴森可怖。欲熄某房灯,连拉开关线而不应,细看,线头上系着钓钩。入堂屋,唯MOYI在,言欲入内室洗澡,怕鬼,要我相陪。推言不合适,斥我自正则可。我言何可忍。终托之入内室,见一大澡盆,热水已备、、、、、
见各色人等自四方集一山坡,枪口最后指向一人,乃明洁也,似其曾以极阴毒之心,谋害某亲戚之小孩。。。。
[ 此帖被青锋在2013-06-18 09:02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3-06-19  
狂奔
分社的领导把我告到了国家安全局,我的处境十分凶险。从报社大楼一出门,我便撒腿狂奔,不一会儿,就跑到了祖国边陲省份的蛮荒森林,天色相当阴暗,我仍然没有安全感,想钻进一篷荆棘中、、、、、、
喘过气来,我来到一个比较明亮的山坡,听到妻子与某人通电话,电话中谈到今日股票行情,某支股票已经涨了到二毛六分,但是我记得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许,因为我跑得太快,时间已经倒流,我可以在那个高点卖掉它,以避免其后痛苦的亏损,但此刻股市已经休市,我在手机中急促地告诉妻子:明天早上开盘,不管是冲高还是回落都要尽快出货!
接着我继续流亡,在某个夜里回到向阳老家中,侄儿侄女都还是十多年前的小孩模样,哥哥担忧地望着我,显然很害怕我会连累他们、、、、、
级别: 论坛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3-06-20  
远游
我和肖明很荣幸得到邀请,去河南参加一个国际盛会。我们也打算借此机会纵情享乐,恣意声色。我花一百五十美元,请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导游小姐,但是在会场上我们不知怎么走散了。于是我俩不得不跋山涉水去寻找她,途中的困惑和艰难难以形容,也记不清细节了。直到我看到暮色中一个颇似家乡某地的山谷时,才恍如隔世地记起:她的出租屋就在山谷中,以前我就曾去过。我们何不进屋休息,等待她回家呢?
我们在她简陋的木棚屋中脱得精光睡下,周围黑森森的,绝无另一人家。深夜时,外面突然喧哗起来,她推门进来,后面跟着一群男人,而且都是中国人,有的甚至非常面熟。看样子,她的生意相当好,嫖客需要排一条长队。我们既然已经睡在床上,理应受到优侍,
但跟在她身后的第一个显得极为急不可耐,兴匆匆就往应上冲,我猛地坐起,使劲地将他推开。导游小姐颇不高兴地指责我,为什么要干扰她的生意,我生气地说:我已经预付了150美金,可你还什么服务都没有呢!说着我就要去找收据。她这才恍然大悟似的说:原来是你们俩,好吧,那就你们先上吧。
就在此时,一群外国的警察合围了山谷,有几个冲进来开始扫黄打黑。但是他们即刻就网开一面,宣布:既然你们是外国来的远客,现在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们开始了恍惚迷离的逃亡,一会儿在山中,一会儿在湖里,全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经历。而且我始终感觉到他们一直在跟踪我。
最后,我来一座悬崖边,那儿悬挂着一个奇特的逃生器,结构有点像玩具,由许多塑料管连接穿插交错而组成。我按照它的录音提示,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到达其与悬崖顶端平齐的顶部时,它提示说:‘双脚踩进那个绳圈,你就会自动上升而获救’。我照着做,脚刚中踏上绳圈,突然全身急速下坠,一直沉落到了大西洋的海底,而且我还听到了许多阴险的笑声。当下我才明白,他们所谓将我们放行,不过是一个恶毒的玩笑和圈套。
海水的压力让我很快就要窒息了,我觉得唯一的希望是把这个当成一个恶梦,如果这是一个恶梦,唯一逃脱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弄醒。于是我疯狂地拍打自己的脸,终于九死一生地醒了过来、、、、、、
级别: 论坛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3-06-20  
回 23楼(青锋) 的帖子
相关备注:1,美德州某人枪杀导游小姐被判无罪案。2:节。3,NAOMI。
此梦涉及颇多,虽可全盘解析,但多有伤害,暂放。

级别: 论坛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3-06-21  
大浪来时独自奔

开车来到某处江滩,天空昏黑,江流汹涌,滩上也并无他人。和妻子刚下车来到水边,突然一道巨浪扑过来,把车头都推得往上翘起了。我担心车子被大浪吞没,急忙钻进车内,发动,倒车。本意只是将车倒向高处,但大水来得太急,很快就扑上车窗了,我赶紧掉头开上一条高速公路,来不及回头看一眼妻子何在,飞也似地向远处一座大山开去。公路很窄,有一下,我几乎是从对面开来的一辆白色汽车上飞了过去,才得以避免一场惨祸。后来我终于在半山上停了下来,估计再大的洪水也不会淹到那儿,这时我才想起妻子,当人们问及时,我悲切而且无比惭愧地复述着事情的经过、、、、、、
级别: 论坛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3-06-23  
小偷
梦见坐在大学宿舍中,忽见一身白色衬衫的英俊男子探头而入,神情绝似小偷,以为室中无人也。略带嘲意问之:‘怎么啦,你有什么东西掉在我们房间里啦?’。其人不答,悻悻然退出,从两栋楼之间的天桥上返回他所在宿舍,那儿好像是高年级的,他的同室在窗口接应。我站在走廊上对着他们喊:‘你们要小心,他是一个小偷!’我希望我的喊声能让他身败名裂,但周围的人对此却似乎毫不当一回事。我倒是担心起他会存心报复而打将回来,于是我想到要是有一把手枪就好了,哪怕是假的,至少也可吓他一吓、、、、
级别: 论坛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3-07-29  
杀蟒
梦见在大马路上驾车,车即是我自己的身体,屁股着地,两腿前伸,双手不知抓着什么样的方向盘。过一十字路口后,转缓,我的身体也即我所驾驶的车辆平稳地停泊在马路右边的公交车站。
与女儿一起在某露天场所看电影,有一条蟒蛇成为女儿的宠物,虽然我很惊慌,女儿却很不在意,她竟然让蟒蛇从长裤脚里钻进去,缠住腰身。这使我下定决心杀死这条蟒蛇。我左手紧握蟒头,右手以一小刀剖开其七寸,并伸进其腹中,尽出其内脏。与此同时,我想到杀蟒可是个好职业,竞争对手极少,且有与其高风险高强度高技术含量相对应的高薪,在目前这种经济形式下,真不失为一极佳选择啊、、、、、、
级别: 论坛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3-07-30  
岳阳火车站
梦见我从很遥远的地方来到岳阳火车站,出站时没有什么行李,只是在衬衫左口袋中塞着一串钥匙和一个工作证,二者都有一根绳子系着,绳圈的一端悬在口袋外。我似乎想起了广州市火车站的那次被盗,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捂口袋,但还是迟了,有人已经抓住绳端将它们扯出口袋,我连忙揪住那人,那人变戏法似的突然塞给我一大把钥匙串,边跑边叫:‘有小偷,抢了我的钥匙’。我意识到危险将临,或许会有那人的一大帮同伙随即围上来,向我索要财物,或将我暴打一顿。我慌乱地将所有钥匙丢在地上,对着周围高场求援:‘大家给我作证、、、、、’这时我发现有位女民警就站在近旁,于是走上前去寻求保护。我说:‘同志,您刚才也看到了、、、、、、’,她转过脸来,我惊喜地发现她原是我的姨妈,特地来火车站接我的,她假装出一幅不认识我的、公事公办的脸打量了我一会儿,然后突然绽放出最亲切的笑。我高兴地跟着她,又忽然想起同来的大学同学Z被晾在后面,便热心地招呼他和我一起去姨妈家,奇怪的是,这么熟悉的朋友,我却两次喊错了名字、、、、、、
级别: 论坛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3-08-01  
萧条
梦见与老板出差回公司,克瑞斯与另外几位同事居然正围着一张大桌子饮酒喧哗,看到老板进来,他毫不在乎,举起啤酒瓶猛喝了一口,另一只夹着香烟的手对我们晃了晃,算是打招呼。老板正要发作,却突然冷静下来,装着无所谓的样子:业务这样清淡,不喝酒聊天干什么呢?
我在公司里磨蹭了一阵子,就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将涸的鱼塘,在塘底的浅水中,尚可见几尾不大不小的鱼。想来鱼塘主人应该不会在乎,遂赤脚下水抓鱼,逮住好几条,都有两三斤重。不过那些鱼弄不清楚究竟是死还是活,身体笔直,硬挺,重新放回水中也懒得游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