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胡扯:从王维扯到孟冲之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2-10-17  

胡扯:从王维扯到孟冲之

 
          作者:山原
 
        厚古薄今似乎历来都是文人的通病,人们对古人(或者死人)总是比较宽容。在文学史上,许多剽窃、摹仿、因袭的事例,不仅没有受到批评,反而成了文学继承和学习的佳话。
        王维的辋川诗,“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被称为诗中有画、写景生动的名句。而其实,这一联不过是在同时代另一诗人李嘉佑的诗句“水田飞白鹭,夏木啭黄鹂“中加上了两个叠词。历来的注家似乎都不以为耻,反而辩护说:两个叠词的运用有点石成金之妙,原句的韵味和诗情画意要浓郁多了。
        当代人就没有这么走运。这下我扯到了孟冲之。他写了一本怪书,叫《杜诗重构》,以新诗语言和现代意识重写了杜甫150多首古诗,号称《俺和杜甫打擂台》。虽然他的新诗和老杜的古诗之间实际上只存在一些意境和意象元素的内在联系,如果不特别列出原作,很少有人能看出杜诗的影子来。其艺术性也相当可观。但有位叫做“游戏诗歌“的分行写字人却破口大骂孟冲之无耻;也有些看似不偏不倚的诗人说孟的新作“有软骨症,自己立不起来“。总之评头论足虽多,相当一部份人就一个结论:反正是古诗好,新诗写得再好也是抄袭。不分青红皂白,真让人无可奈何。
      新浪网上看到博州倦客先生和陈野航先生关于杜诗重构的对话,颇有代表性,聊录如此:
 
 
博州倦客: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些所谓的“新”诗,全袭前人诗意。纵然花样翻新,看起来优美,但总是缺少灵魂,终难登大雅之堂。我们向来不缺乏玩弄文字技巧者,真正有思想创意的却很是稀缺。
           如果说杜诗是纯天然美女的话,那么楼主提到的这些诗就应该是不高明的整容医生搞出来的整容产品了——或许看起来不错,但很有几分东施效颦的意思吧。
          借用电影《大腕》的俏皮话说,这些作者需要补钙,以增强骨骼强度 免得老犯软骨病,独立不起来。
个人以为,顾城北岛甚至舒婷的诗,都比楼主说的这些更能诠释这个论点。毕竟,有思想性的独立,你才能有去试着和古人对抗的底气吧。拿这样的文字去和杜少陵打擂台?不会把古人笑翻吧
        喜欢白香山这一句“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些“借尸还魂”,搞出来的恐怕是僵尸,毕竟灵魂不配套对吧
大家想想,把杜诗翻译成英文法文的人算“诗人”吗?    那楼主说的这些,也不过是花样翻新把杜诗翻译成白话文而已。
王佐良先生翻译弗朗西斯培根的《论读书》,文言版的那个,好像比其他人翻译的都好。但王先生只是翻译者,不是作者。
 
陈野航:
与博山倦客先生商榷:

    读了您对杜诗重构发表的几条评论,对您严肃的批评态度和丰富的学养很是佩服。
但对您的发言也存在几点疑问:
    1,杜诗重构是翻译杜诗吗?新诗创作以杜诗意象元素为原材料进行现代意义的提炼加工和重新组合。名为重构并不过份,说是翻译,就未免过于简单化。比如说:
绝岸风威动---在夜色的掩护下,一只风的部队在行军
无论是将杜诗翻译成英文、法文,还是现代白话文,有这种翻译法吗?
    2,既然是重构,难道不应该一定程度上因袭旧作的原意吗?作者开宗明义将此书命名为<<杜诗重构>>,其目的就是要以新诗语言重构古诗意境,当然不可能完全脱离原作。相反,如果他完全脱离了原作原意,此书之意义将大打折扣,对于读者,也就全然失去了比较的标准和对比阅读的乐趣。
    3,拟古之作就一定没有生命力,而只是僵尸吗?且不说这部杜诗重构中多么明显而且深挚地融入了作者的才智、情感、生命体验和现代意识。单从文学史的角来看,拟古或者说古题新作也一直是中国古典诗歌发展的清皙线索之一。唐代的乐府特别是李白的,大多是袭用汉乐府旧题和旧意,其中也不乏名篇。以《战城南》为例,李白的尚不及原作,仍不失为佳作。陶渊明和陆机的拟古诗,与古诗十九首,也有非常明显的重构痕迹,但在形式对比和意境差别上,都还远不及杜诗重构来得强烈和巨大。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现代汉语与古汉语之间的反差造成的。

    诚恳讨论,望乞指教。

 
博山倦客:
      凭这个不足以和杜诗对垒吧?杜诗如乔木,你没有独立性,而只是缠绕其上的藤条甚至是攀附寄生的菟丝子,是以终难达到前人的高度,更遑论超越了。
 
本人才学短浅,不欲论谁是谁非,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到孟冲之的博客或者回归文化网一览,自成判断,相信也会有一些新旧对比阅读的乐趣。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10-17  
最好是买一本自己读读,方能得出公允之论.坦率讲,诗怕翻译,却又不得不翻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