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远归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10-15  

远归三首

远归三首
********

1

我把一座金矿遗落在西天嵯峨的云山
只是从落日那儿,扯回了几根红线
鸟雀们非常激动,语无伦次
在院子内外的树梢间上跳下蹿

我的影子很瘦,很长,很孤单
抢先爬进门,亲吻妻子迟疑的脚尖
千里归途的最后一步,是一场
持续多年的葬礼,被突然解散

惊疑笼罩着妻子的瘦脸。谁能相信
一匹偶然的马穿过了必然的针眼
在黄昏绛红色的帷幕前
邻居们的脑袋像一排南瓜把墙头搁满

泪水模糊了虚实间的界限
夜深人静,蜡烛……这鲜艳的新娘
--坐在梦的内部,把我俩细细端看
像是打量着梦的一对心肝


2

这惶惶如漏网之鱼的晚年
居然把家当成了客店
那久别归来的欢乐,只是一炉湿柴火
转眼又冒出忧愁的浓烟

我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中
也无法捂住胸中的空洞
我把重心降低到与孩子齐平
却仍然拾不回往日的天真

孩子们绕着我的双腿纠缠
正如我绕着旧时纳凉的一棵大树悠转
他们哪儿知道,这树已经衰老,枯槁
萧萧北风摧残着它的枝干

幸好庄稼已颗粒归仓
热汽弥漫于温暖的酒坊
那滤酒的槽口打开了天堂的门阀
让我用一只陶杯把斜阳细细沽量

3

鸡埘中的骚乱搅动了早晨
母鸡咕咕噜噜地漱口
公鸡拍打起刺鼻的灰尘
它们的脚爪相互踩踏,口角擦出火星

我把它们赶上院子中的枣树
正听到有人毕毕剥剥地敲门
三五个老邻居前来看我
带进来一股霜气和沾着田泥的鞋印

他们提来的酒水有浊有清
一杯杯斟出来的,却是生离死别
是不再回来的时光,艰难生计
荒芜田野里微薄的收成

让我给乡亲们唱一支歌吧
流浪者的歌浸透了故乡的恩情
我曾经背着故乡走遍世界
如今只想把世界安葬在故乡的坟茔

++++++++++++++++

<<羌村三首>>
峥嵘赤云西,日脚下平地。柴门鸟雀噪,归客千里至。
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世乱遭飘荡,生还偶然遂。
邻人满墙头,感叹亦噓欷。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

晚岁迫偷生,还家少欢趣。娇儿不离膝,畏我复却去。
忆昔好追凉,故绕池边树。萧萧北风劲,抚事煎百虑。
赖知禾黍收,已觉糟床注。如今足斟酌,且用慰迟暮。

群鸡正乱叫,客至鸡斗争。驱鸡上树木,始闻扣柴荆。
父老四五人,问我久远行。手中各有携,倾醘浊复清。
苦辞"酒味薄,黍地无人耕。兵革既未息,儿童尽东征"。
请为父老歌,艰难愧深情。歌罢仰天叹,四座泪纵横。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10-15  
杜诗写妻: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新诗写己:抢先爬进门,亲吻妻子迟疑的脚尖
精彩!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