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孩子们的皇帝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10-05  

孩子们的皇帝

孩子们的皇帝


“出来吧,我们找不到你了。”那些孩子乱嚷嚷地叫喊着,我的名字就这样被一遍遍地重复,像一颗闪闪发光的珠子,从一张张花朵般的小嘴中飞出,在田野芬芳而有些哀伤的暮色中清脆地弹跳着。
“出来吧,我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你了,你躲到哪儿去了呢?你不怕毒蛇钻进你的裤裆吗?不怕蚊子和牛虻叮着你,把你的血吸干?天已经黑下来,鬼魂会提着灯笼找你--”他们幸灾乐祸地站在一块收割后的油菜地里嚷着,女孩子们发出油蛉般的笑声,显然在为她们想像中的恐惧而兴奋不已。
不!我可不会这么爬出去。我趴在这个被掏空的墓穴中,周围是潮湿的青苔砖壁,前面有一个刚好容我钻进来的洞口,洞口是一丛已经枯死的冬茅,在晚风中飒飒作响。还有几株刺莓,我钻进来时,就被它划了几条血迹。不,我当然没有这么傻,我费了多少周折,吃了多少苦头,才找到这么一个隐身之所,怎么会在他们几声恐吓中灰溜溜地钻出来呢?他们根本就找不到我,就是知道,他们也不敢钻进来看个究竟,--他们是一群胆小鬼,尤其是那些女孩子,看到一个毛毛虫也会尖叫着倒在别人怀里。就说那些男孩子吧,一个个提着竹刀竹剑,戴着红星闪闪的帽子,雄赳赳气昂昂地像出征的将军,可要他们哪怕是朝我这儿看一眼,也会吓得没魂的。如果我还突然怪叫一声,那后果,你想想吧。不,我不会吭声的,虽然我也有点害怕,我这儿黑乎乎的,湿漉漉的,随便一摸,就会碰到涎溜溜、冷冰冰的蜗牛。这儿说不准还真有什么别的东西,一个骷髅,一块野免锁骨,或者一条眼镜蛇什么的,可我既然钻进来了,怎么会这样战战兢兢地爬出去呢?我最好是一动不动,好在现在还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出来吧,天黑了,我们都不看见回家的路了,我们的村子还在山那边呢,大人们说不定都急得哭起来了。”听声音,他们似乎已经紧张地靠在一起,那些女孩子和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在嘤嘤哭泣,就像找不到蜂箱的蜜蜂在焦急地嗡嗡。我不禁在墓穴中窃窃地笑起来。我的笑声肯定很怪,怪得像电影里的女鬼,我想。
“出来吧,和我们一块回去吧,我们输了,我们没法找到你了,你成了我们的皇帝,我们一切都听你的----快快出来吧。”所有的孩子都哭哭啼啼起来,他们哀求的声音像一群夜游的小鬼在黑森森的山影和模糊得看不清是树是草的山坡上游荡。不过,我可看不到山,也看不到天空,黑暗包裹着我就像一大堆又厚又黑的裹尸布。但我还是不愿意出来,虽然他们已经服输了,他们已经把他们承诺过的事情说出口来,那又怎样呢?他们是一群孩子,反复无常、朝三暮四的孩子,谁保管他们不在我爬出来后反悔呢?他们只是看不见我才叫我皇帝罢,如果我从这个黑洞洞的地方钻出来,走到他们中间去,他们不就看到我了吗?那他们怎么会还叫我皇帝呢?就算他们真的打算从今以后一切都听我的,可他们还有父母和老师呀,他们又怎么会听我的呢?不!我不能出去,现在还没到该出去的时候。
“出来吧,皇帝,出来吧,再不出来,我们就只有走了,我们就要回家去了,你一个人呆在这儿多孤独,多可怕呀!”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他们,一只猫头鹰从远处的松林中发出凄厉的号叫,坟场上的磷火或许也已经亮了起来,像幽灵一样在山坡上飘忽着。
走吧,你们都走吧,你们永远也走不回去的,你们都是傻瓜,你们是一群想回家又回不了家的小东西,胆小鬼。我可并不害怕,不像你们那样喜欢尖叫、号啕,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不害怕孤独,我甚至都巴不得这么孤独呢!我是皇帝,我什么也不怕,皇帝本来就是孤独的,天不怕地不怕的--
于是我听到一大团哭声渐渐拉成一条哭泣的长蛇,蜿蜓着,逶迤着,在我的耳中渐渐变小,变尖,变成一条哭泣的蚯蚓,最后变成晚风中若有若无的游丝----
                                                       1998-7-19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2-12-03  
说的不错!








法律咨询
级别: 禁止发言
2楼  发表于: 2013-02-23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