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环境委员(2000-04-11)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10-01  

环境委员(2000-04-11)

        梦见从胯下掏出一大把朽物,其中包括一个完整的坏死的阴茎、睾丸袋,及避孕套等,顺手丢在田野中。回家后,看到老兄近得一子,口含奶嘴,赤条条地躺在摇篮中。父亲说:“你如果不扼死你的儿子--多么难得的一个儿子啊--他也有这么大了“。说罢长叹,老泪纵横,母亲也在一旁唏嘘附和。他们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此前不久,我确实也生过一个儿子,但因为要出国,担心无人照应,遂将其扼杀。愈想愈悲,号啕大哭,捶胸顿足,差点醒了过来。。。。。。
        我们村子里开始选举,也分出了很多党派,要选出一名“环境委员“,杨山与我兄自立一党,名为“共参党“,与大党竞争,另外还有一个党,不记其名。杨山大声疾呼,这次选举中一定要力挫大党,夺得环境委员一职,群情激奋,我则深忧此举会招来不测之祸。这时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电视镜头:以色列某党(似为民进党)领袖,因在法庭上说话结巴,不小心发出了一个“嗯,卟,卟“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吐唾沫,竟然被视为蔑视法庭,重刑处死。。。。。。
        镜头忽然转变:戈尔巴乔夫、法国和英国(或美国)三国总统坐在一起,似乎都是以个人身份和交情相聚,款谈欢洽。戈尔巴乔夫笑着说:“今天让我这个穷国请富国的客,找个地方吃一顿“。法国总统笑着回答:“不要这么说,应该说是大国请小国的客“
        戈尔巴乔夫又说:“大家都是兄弟嘛,不必有什么门户之见。其实,我和你们在一起还是蛮逍遥自在的。倒是和中国同门相处得很别 扭---他们太假了。“,我在一旁接上话:“你在说我们的坏话哟“。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10-01  
        大家一同起身,我和戈尔巴乔夫颇有默契。他说:“总是山珍海味,吃得没意思,今天来点新鲜吃法“。说罢率众步行来到郊外农家的一片芝麻地里,那里看起来有点像方家冲一块坡地,一半种的是芝麻,长势甚好,根根肥嫩,顶部小叶间缀满密密麻麻的花苞,毛茸茸的,鲜美得很的样子。戈尔巴乔夫从芝麻顶部折下一截长约寸许的嫩尖,示范说:“芝麻的精华主要集中在这里,不要摘它的主干,太老了,需要扯皮“。
    总统们纷纷采撷。一大群妇女,很可能都是总统们的家眷,也来到芝麻地里,她们一边采花,一边惊讶地问:“就招待我们这个呀,还要自己动手?“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10-13  
        这个梦搁在这里好多天了,没有解,一是因为忙乱,二也是因为它有点棘手。说它棘手,主要是由于它触及了一些我不大愿意谈到的主题。
    比如说这个梦的第一节,显然与妻子在出国前的堕胎有关。其中有许多伤心与无奈。
    其后部分则关乎政治,用意并不难解,但梦境非常有趣,我每每在笔记本中看到这个梦都会哑然失笑。
    很多年以前,我记梦并不在乎梦的喻意,而是醉心于它的神奇和诡秘。而后的解梦,虽然在理性上深入了许多,但也失去了不少自然之乐趣。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10-28  
一夜三梦(2000-05-5)
        1,梦见罗家冲云集万千鸟类,有猛兽曾经袭击它们,留下几具大鸟骨骸,触目惊心。杨山说,这事情可以写一个故事,肯定很吸引人。我说用旧体诗的形式写,又抒情,又好记,肯定经典。
    一行人攀登一个陡峭坡岸,快到岸上时精疲力竭,杨波竟然没有伸手拉一把,让我内心很愤怒。倒是后来有一个黑人来帮忙,才终于上岸。
    似与杨波、拥军三伙计合作办公司,集股融资。我把自己的一台电话作为股本。二人竟将电话掷于烂泥中,且踩且踢。大怒,推搡拥军,且骂杨波:你十几年的书都读到屁眼里去了?他说:这电话已经充公,折价200美元,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更加生气,高声叫喊:真是岂有此理,就算是公有之物,也不能这样。。。。。
    (当时正与卢、吕二人商谈合作办报之事,担心日后扯皮)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10-29  
一夜三梦(2000-05-5)
        2,月明之夜,来到一处金黄的沙丘上,身体飘然浮起,心中陶醉,自然流出这样的诗句:在桂黄色的月光中。。。。。
    不一会儿,身体升到半空之中,四顾星空灿烂,向下看,也是群星闪耀。原来自己已经进入宇宙太空之中,而这太空活像一只老酒瓶,温暖融和,充满仿如液态的桂花色的月光。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10-29  
两小妖  (一夜三梦,2000-05-5)
        3,两个小妖对我穷追不舍,跑了整整一夜,到天亮时还没有赶上我,疲惫至极,倒在田野中,被朝阳一照,显出了原形:原来是两只野兔。我提着它们的耳朵,将它们掷入水沟,它们随而又变成两条娃娃鱼,在沟水中吐着泡泡,好像在哭泣哀求,因为它们再也不能回到故乡了。我很同情,便将它们从水沟中抓起,放进一条流向故乡的小溪,两个小妖怪终于顺着溪水轻快地向故乡游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