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国家粮食局长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9-14  

国家粮食局长

前晚的一个梦,抽空记下:

    我的小学同学WXF现在已经当上了国家粮食局长,他大权在握,不顾其主管上司国家金管局长的反对,和中央电视台合作,要搞一个现场直播的露天派对。我虽然也在被邀请之列,但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人物,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而我却一直在注意着这位春风得意的小学同学。我记得我考上重点大学几年后时,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复读呢。
    晚会的高潮时,主持人邀请一位嘉宾上台献艺。他突然撇下他需要应酬的客人,冲上前去,抢过话筒,开始唱一支极为烂俗的爱情歌。他身形和手势都很有明星架式,但声音太小,几乎没人能听清,音色也不好。最有意思的是,当他蹦蹦跳跳唱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忘记了歌词,脸憋得通红,脖子扭来扭去,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件事情让整个粮食局很丢面子,我看到金管局长气得把一本书摔在桌子上,但也仅仅是这样,因为WXF的地位非常稳固,他的后台硬得很。。。。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9-14  
    WXF和我小学时同桌,后来他的父亲在县教育局当了官,他也到县里上学去了,此后似乎再也没有见过面。我好像从哪里了解到,他没考上大学,去了部队,转业后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印像中,我以前从来没有梦见过他。而这次的梦却如此鲜明地把他当成一个主角,肯定不是偶然的。它与我上次回国,同学们为我举行的一次大规模的聚会有着非常明显的联系。只要确定了这种联系,(也就是梦因),要解释这个梦也就不是很难了。
  (明日续)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9-16  
    记得那次聚会中,召集人请来了许多我见了面还想不起名字的老同学,大多是几十年未见,如今非官即商,其中有好几位局长、院长的。有些人临时来不了啦,就打电话过来给召集人道歉,并在电话中和我寒暄几句。WXF那天正是在开宴前打电话过来,告诉召集人,他要参加一个会议,无法赶到。但是他可能无意与我寒暄,并没有要求召集人将电话给我。这本是很可以理解的,我们三十多年未见面,彼此大约也从未挂念过,在电话中敷衍几句于我于他可能都是一个负担。再说,据说他现在是某县的财政局长,事多会多也未必不是实情。在我突然置身于几十个阔别数十年的中学同学之中的情形下,我对此事确实
没有在意。即使有那么一点感觉,也只是一掠而过。没想到在半年之后,通过一个梦,那么一丝不悦竟然浮现出来,并演变成如此有份量的心理内容。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9-16  
    这个梦描绘出少年得志的轻狂和实质上的无能。与其说这是我对这位同学的实际评价,还不如说是因为那么一丝不悦所引发的嫉妒,并由这嫉妒又产生出轻视和嘲弄。要认识这一点,主要应从“国家粮食局长“这个古怪的官名入手。这个名字看起来好像是“饭桶“一词的精心包装。而这个饭桶还不是一般的饭桶,而是中国最大的饭桶。
  我在这里必须特别强调一点:我实在无意于冒犯这位同学,我们在孩提时就分开了,再没见过面。如果他现在真的发迹了,我也没有理由如此嫉妒。我的分析主要是要揭示一个这样的事实:潜意识是很记仇的东西,有时候,他就是你内心中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气鬼。在潜意识中,你会经常发现你性格中最可耻的部份:自私、嫉妒、好色、小心眼、无原则等等。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9-16  
    当然这个梦还有一些细节值得细细研究。比喻说,金管局长这个形像为何会出现,又有何喻意?
  他的形像很模糊,并不与我熟悉的任何人相似,但地位却交待得比较清楚:他是粮食局长的顶头上司,实际上却无权管辖他。联系这个梦的主要梦因,我觉得他的形像应该是在暗指这次聚会的召集人。作为召集人,他可以是与会任何一人的主人方,但是他本人的社会地位并不高,所以他并无能力让他的客人以与会为荣。客人爽约,他当然会不高兴,但也只能仅此而已。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9-16  
    但他为什么会是金管局长呢,我想这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这次同学会的开销是由他负责的;二是聚会时有人提议以后要搞每年一次的定期聚会,资金大家凑伙,而他似乎最适合做长期的召集人(也就是资金的管理者:金管局长)。

从梦中情节来看,梦思是这样展开的:W是一个特别爱出风头的人,他搞个活动还要中央电视台直播,甚至还抢不该抢的话筒;他并没有真本事,而是靠后台硬才爬上如此高位。他歌词都记不住;他本应该特别注意我,但是他没有;他撒谎,他并不是真的有公务而不来参加同学会,而是到别的地方出风头去了。。。。。。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9-17  
胸部切分手术
    昨晚梦见身在医院中,看见一位颇似亲族中长辈的老人,刚做完胸部切分手术,躺在一张平板床上,处于浑身麻醉状态。据说他的他的胸部及内脏被分成了四个或更多的部份,但伤口还没有缝线,一旦醒过来,肯定会剧痛无比。我哀怜地望着他缓慢地睁开眼睛。。。。。

  昨夜看电视连续剧<<和婆婆一起出嫁>>,其中有老秦头心脏病发作住院镜头,这个可以看作是梦境取象的源头,但真的梦因却是昨日早晨与母亲的通话。母亲告诉我,我的一位远房伯伯家里最近遭遇不幸,其与我同年的的长子突发心脏病去世,(其次子尚在狱中)。这这位伯伯与我父亲关系颇好,上次我回国时,他在我家盘桓数日,很是亲热,令我感动。他的儿子我都不认识。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9-17  
胸部切分手术
    这个梦主要就是意欲表现出我对这位老年丧子的伯伯的深切同情。我想像他的痛苦之甚,一定像是心脏都被切开了,而且还没有缝线。因为他的儿子我并不认识,所以在梦中,也就没有必要出现。
  这一类与生活中某类信息直接相关的梦一般不难解析,梦者只要能记住梦境,并对所记梦境进行自由联想,很容易找出梦因。坚持时间长了,对于梦的暗示就有敏锐的感觉,十有八九能作出合理的推测。并逐渐对于梦的形成、结构、表现手法、解释手段等等有一个较为完整的认识。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10-14  
梅教授
        昨晚的一个梦,本来有前后两部分,没有及时记下来,现在只记得前面一节了:

    有一位国际知名教授、汉学家,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我所就读的大学。我可能还是个大学生,但也没有一种明确的自我身份的确认。因为他的知名度很大,很多人立即围上去问这问那。我就坐在他的对面,只隔着一张书桌。
    我像个新闻记者一样地提问:请问您作为一个美国人,给自己取汉名“梅“,是不是因为您很喜欢吃梅子呢?
    梅教授对我的提问装着没听见,一只手向我示意,要我安静,另一只手却在向另一位学生或记者指指点点。他们谈笑风生,而我被晾着,心里极不是滋味。
    我很别扭地坐了一会儿,思索着是该起身离去还是继续忍耐和等待。但我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猛然站起来,并且啪地将手中的笔记本摔在桌子上,指着梅教授的脸咆哮:有什么了不起!你是不是真以为你的诗比我写得好?要不为了一个毕业文凭,我会在这儿听你的聒噪?我不要这玩意了,你把我怎么样?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10-14  
梅教授
        面对梦中这种莫名其妙的火气,我不得不探究其根源。如果这火气是针对梅教授本人的,那么梅教授是谁呢?我从来就不认识一个所谓的梅教授,最近也没有跟任何教授打交道。梦中人的形像很模糊,我甚至记不清他的脸究竟是洋人还是中国人。但是我相信这样一个很有特珠身份的人的出现,绝不是梦的偶然,或者它即使看起来甚是偶然,也必有深意存焉。
    我想起在十多年以前,我和一位美国汉学家、诗人有过交往,包括论坛上的交流和电邮联系。他在我主办的<<回归诗刊>>上也发表过几篇诗歌和论文(其中大多数都是直接以中文写作的)。我对他在汉学和诗歌创作上的成就都十分钦佩。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倒是常常念起他,并且把他当成一个美国人中最好的汉学家--虽然他并不工作和活动于学术界,而是一个无恒产也无恒心的浪荡诗人。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10-14  
梅教授
        他的中文名字叫梅丹里。
    我怎么会对这样一位我内心钦佩、多年所没有联系、从未谋面、之间毫无利害关系的美国诗人和汉学家发出如此大的火气来呢?以我们之间虽然淡薄但记忆清皙的交往,如果梦真的是要向他泄愤,为什么不让我在梦中直接知道他是谁呢?为什么会给他一个教授之名呢?再说,像他这样一个既无恒产也无大名的人,我有什么必要对他心存不满呢?这些问题都迫使我的思维转向:梅教授根本就不是梅丹里。他可能是一个大名赫赫的教授、汉学家,也可能是一个美国人,他甚至也可能会写诗。在梦中,这个教授,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没有更清皙的存档,便借用了梅丹里这个名字中的姓。而以梅为姓则起到了两点作用:
    1是成功地起到人伪装作用,他把我的注意力一开始就引向了梅丹里,从而掩盖了梦的真实意图。如果不是像我这样持之以恒并且对梦具有一定洞察力的人,其自我分析必然终于此地。
    2是梅作为姓而引发我的提问,作为伏笔,它隐藏了更复杂和难于启齿的东西。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10-14  
        我在<<杜诗重构>>成书后,曾经给哈佛大学某教授、国际著名汉学家某某写过一封电邮,希望他为之美言几句。如我所料,他并没有给我回信,我也不能肯定他真的收到了我的信。但作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我心中的不快一直没有真正消除。它潜伏下来了,在梦中突然暴发出来,于理是说得过去的。虽然近来我常常在读这位教授的大著,也不时为其对中国古典文学的洞察和独到见解所折服。
    我的梦也完全可以直接面对这位知名知姓的教授,但它却给他张冠李戴地安上一个梅姓,除了此前我所作的联想和分析外,还有一个更隐晦的意图。梦显然并不想让我了解这个意图,就是在我自觉已经窥测到它的真谛时,我的意识也要求我将它放下不表。但彻底理解和分析一个梦,对我的诱惑也是相当巨大的,我在这儿打下这些字句时,仍然没有拿定主意是不是要继续下,让人家看透我的内心深处,并且得到嘲笑我的口实。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10-14  
梅教授
        经过反复权衡,我作出一个折衷的决定,将这个梦的解析还深入一步,然后止住,让读者自己猜测。

    梅作为姓,引出了我的疑问:你是不是因为喜欢吃梅子而姓梅的。
    这相当于告诉我:这个梦的最原始感觉是酸,酸溜溜的酸。而酸溜溜这个词,我恰好在一两天前给一位朋友的信中用过。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2-11-03  
回 12楼(青锋) 的帖子
      我像很多人一样,对于某些人突然取得的巨大成功会有油然而生的嫉妒,不同的一点是,一般而言我并不掩饰,而且也乐于以自己的嫉妒来证明他人成功的份量。而且时日稍长,妒意消除,还是能比较客观地看待问题。如果不是情况特殊,我可以对此梦进行穷根究底的解析,相信以后我一定能够做到。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3-02-13  
review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