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杀猪(一组与乡愁、疾病有关的恶梦)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9-08  

杀猪(一组与乡愁、疾病有关的恶梦)

    1:(2000-03-02)

    梦见老家晒谷场上突然出现一个碗口粗的深坑,母亲双脚踩进坑中,径直下陷,眼看就要没顶了。我急忙抓住她的一只手,拼命向上拉。过了一会儿,父亲也来帮忙,好不容易,终于将她从圆坑中拔出来。。。。

    2:建房(2000-03-11)

    梦见我哥哥在周家堰口上筑基建房,溪水自北而来,冲激房基,不一会儿,一堵墙哗然倒塌。我非常忧虑,但哥哥说没事,他一个人建的房子,他心里有数。

    3:母亲(2000-03-19)

    梦见自己从加拿大万里跋涉归乡,看到母亲病骨支离,脸上仅剩下一层黑黄的薄皮,嘴巴比印像中要大几倍。我一路哭泣走近她,她两眼是泪,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4:洪水(2000-3-20)
 
    梦见大雨倾盆,洪水滔天。步出方家冲旧宅,见巨波卷雪,拍击门前台阶,惊心动魄。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9-08  
杀猪(2000-3-20)
    在同时期所做恶梦中,下面这个最为恐怖:

  从外地返回方家冲,才到周家堰口,就看到家门前很是热闹,似有大事。华哥正在帮我家杀猪。猪已经被捉上大盆,但挣扎十分激烈,父亲等人上前助阵,仍然不能力制。过了一小会儿,大猪忽然挣脱众人,后脚站立,直立着摇摇晃晃地向前走,背影像个巨人。它好像要走进大门,没走几步,就站立不稳,扶着一棵苦楝树慢慢地倒在地。。。。。
  这时我已走到斗丘田角,一只小黑狗在前面引路。小黑狗忽然开口说话,我我抱。我将它抱起,它就喋喋不休地讲起家中近日发生的怪事。它说:前一向家里一直闹鬼,吓得我通宵瑟瑟发抖,一声也不敢叫。我问它那样怎能度过漫漫长夜,它竟然很幽默地回答:还不是躲在大狗后面?人不也是这样?我问它今天还有鬼吗,它说:鬼不见了。
  小黑狗在我怀里不知何时又变成了一只小白狗,眉目脸嘴看起来很像个清秀的小男童。。。。。。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9-08  
乌鸦(2000-04-02)
    梦见回到老家,家中却空无一人,听说都到外面做客了。又听说母亲重病,正从夹港姨妈家回来,走得非常艰难。我站在门口焦切的张望,看到一群放学小孩,心想做客的人也要回来了。抬头遥望群山之巅,见罗家冲岭上有母亲模糊身影移动,且有一队乌鸦自远而近飞来,一边飞,一边唱着一支民谣:
  一只黑鸟从东来
  几具棺材往外抬
  后面跟着个拖油鞋
  
  一只黑鸟从东来
  爹娘死了儿子埋
  儿女死了无人埋。。。。
歌声悲切,闻之肝肠雨断。而这时父亲已经站在我身后,面情麻木,似乎无动于衷。同村某人YLS则站在远处一田埂上幸灾乐祸地笑着说:真苦啊,真苦啊。不是说很有钱吗?票票呢?票票呢?我压抑着悲愤,强作镇静地对他说:票子有的是!
  
  母亲终于回来了,她告诉我:这几天她又发病了,前天去樟树坡讨水喝,看到巫婆家里满是求治的病人,每人要交200元。她没有这么多钱,只好到“平安“家里讨了些符水符茶,现已略安。
  她还说:巫师说她生病后时而用药,时而用巫,心不诚,所以神也只能暂保平安,如果心诚,不仅可以自保其身,还可以福佑全家。。。。。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9-09  
    这一组恶梦有一个共同的背景,即当时我来加国未久,迫于生计,与家中联系很少。母亲在我出国后不久即染重病,家人为免让我担心,一直瞒着我。当时国际长途电话非常贵,约3加元一分钟。我打电话回家,每次都是兄嫂接的电话,问母亲的情况,他们每次都说她走亲戚了,心中虽然有过狐疑,但并未细究。春节时母亲接过一次电话,听她有气无力的话音知道她生病了,但她只说是重感冒,过几天就会好。而事实上她的病绵延半年,初被诊为感冒,反复用药不愈,渐渐病危。后在大医院查出是出血热,住院数周,方慢慢转好。不料看到同病房一妇发病抽搐,情状非常恐怖,引发了神经官能症,益发危急,寻死觅活,离死神已只有一步之遥。经过家人精心照护,到3月份才脱离险境。
  上面的梦中,虽情形不一,但它们的恐惧、忧虑、险恶气氛却让人一眼之下就可以看出其与母亲重病的联系。其中最有探讨价值的是第一个梦。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9-09  
    第一个梦是在我还并不知道母亲重病真情时做的。我3月7日打电话回家,母亲当时已大有好转,接电话时才在我的追问下说出原委。通话后就想起前几日做的这个梦,不禁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非常惭愧。
  这个梦本身并不需要多少解释。但它显示了潜意识相比于意识的的某种优越性:它对于某些已经发生或者即将发生的事情有更敏锐的感觉,更直接的呈现。
  从多次打电话都未能与母亲说上话,我本应该猜测得到事情的真相,但我居然忽略了兄嫂吞吞吐吐、难以自圆其说的掩饰。这一方面是由于当时面临的全新环境全新问题所受到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有意识自我保护的选择性原因(即在某种情况下,意识有选择地忽略某些可能使自己遭受更大伤害的主题)。一些本应被意识捕捉到、并加以仔细研究的细节,被选择性忽略了,但这些细节并未从我信息储存和处理系统中消失,而是被潜意识截获,并得到了精致的品悟。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9-09  
    在这个梦里,潜意识充分展示了它敏锐的直觉能力。它没有运用意识常用的推理和判断,而是从那些被忽略的细节中一下子就形成了一个图像化的对事实的猜想:母亲病危,黄土差不多淹没有脖子。。。。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9-13  
回 2楼(青锋) 的帖子
    在乡下,有许多忌讳,过年杀猪,不能说杀,要说“动年猪“。而如果在“动年猪“时,猪挨了刀子后,死得不干脆,甚至挣扎起来了,会被视为极不吉祥的事情。正因为有这样一种禁忌,<<杀猪>>梦中的这个形像就显得特别恐怖和不祥。可想而知,在我的潜意识中,对家中的忧虑有多深。
  接着出现的小黑狗,可以看作是潜意识的具象,它代表我的心理层次中比较原始和低级的感觉能力,它对整个事件的原因作了一个原始人的推测:近来家中的种种不利,是因为有鬼。说到鬼神之事,我可能算不上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因为虽然我在理智上不相信有鬼,但从心理上却很容易感受到它的神秘的感染。我们老家屋基上发现过古墓的痕迹,后山上还有一座坟,以前我独自在家时,就时常感觉得到它们的存在对我产生的压力。而家中不顺时,甚至不免怀疑一下房屋的风水。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9-13  
    小黑狗的幽默感以及它的“变成一只小白狗“,在我看来,是潜意识流自身在流变的结果,也就是说,即使在我的潜意识中,也有一种矛盾的力量,它改变着梦对于梦者所产生的压力,试图安慰梦者:没什么可怕的,事情很快就会向好的方面转化。
  因为这种安慰,梦中的我明显放松了,在其后,梦开始摆脱那些不愉快的想法,转入了一个新的主题中,那些是这个梦没有记下的、看起来无关紧要的部份。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9-13  
关于乌鸦的梦
    关于乌鸦的梦,最值得关研究的是后部份:一是关于“平安“,二是关于“诚心“。
  樟树坡确实有一个叫做“平安“的人,但其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巫师,与我家也几乎毫无关系。为什么梦中,母亲会到他家去讨水喝呢?我把这个看作是梦使用特别表现手法的又一个例证。即:梦选择这个人,不是因为他是这个人,而仅仅因为他的名字。它选择这个名字要表达一个意义就是:母亲已暂得平安。这个平安来自符水符茶,表明母亲的病不是单纯化学药物可以治好的,更需要心理深处的调适,需要一种信仰。
  后来我知道,母亲从那次重病之后就皈依了当时在岳阳民间传播甚快的耶酥教,而且据她说,这个新的信仰对她的病产生了相当积极的作用。
级别: 禁止发言
9楼  发表于: 2013-02-2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禁止发言
10楼  发表于: 2013-02-23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