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血色杜鹃
级别: 论坛版主
60楼  发表于: 2013-12-04  
    ‘大人熟读经史,当知西门豹治邺一典。当年邺县乡民无知,听信巫师妄言,每年投溺妙龄少女于黄河,云是河伯娶妇,残害生民不说,黄河依旧不时泛滥成灾。今大余乡民所为,何异于邺县?不才偶经此地,听闻此事,遂有意探个究竟。夜入深山,果见有少女禁闭密室,以待妖孽蹂躏。我主仆二人冒死相救,侥幸成功,且砍下乌将军一手。大丈夫行当行之事,大人不予嘉奖也罢,岂有治罪之理?’郭震言辞铿锵,引经据典,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
  ‘大胆!一派胡言!’米县令理屈词穷,一拍惊堂木,说道:‘明明是你无端生事,干扰民间信奉,抢夺神妻,残害神灵,还敢妄引经典,强辞夺理。不先打你一顿杀威棒,你是不会服气的。--衙役们,先打他二十棒’
   一帮衙役正要动手。骆宾王向米县令一揖道:‘明府且慢用刑。我听此人言谈英朗,举止磊落,不类奸邪之徒。不妨先细细审闻,再作发落不迟。’他早就看出郭震不同凡响,但推狱断案本是县令之权责,所以一直在旁无话。见米县令荒谬可疑,这才不得不建言。米县令也不好拂他的面子,便索性做个顺水人情:‘既如此,就依大人之见,大人请----’
    骆宾王不再推辞,就势推问:‘这位公子,刚才听闻你曾斩下乌将军一手,可有证据?’
级别: 论坛版主
61楼  发表于: 2013-12-04  
    ‘有!’郭震答道,‘小人见那手与人手无异,觉得奇怪,便将它浸在酒罐之中。’
    ‘酒罐何在?’
    ‘置于行李之中,今晨沉睡,为乡民所缚,行李亦为乡民所劫’
     ‘传大余村乡民,速将郭真行李呈堂!’
    几口气的功夫,乡民将郭震的行李,两个大箱子送上公堂。两名衙役将箱子打开,从中掏出一个酒罐来。打开酒罐,其中赫然浮着一只人手。衙役走近公案,呈上。与此同时,执事眼尖,看到箱子中有一袭青袍,心中一惊,随即上前查验,随即发现箱中存有郭震的告身文书及吏部的委任状。他是个精明人,假装并未看见,随即将箱子合拢,走近米县令耳边,耳语一番。
      这边骆宾王令人拿出那只死手,仔细察看,且用手指按按摸摸,发现它果然与人手完全一样,心中顿时也明白了三分。他举起乌将军的死手,向乡民及一班衙役及旁听诸友左右展示道:‘大家请看此手,血肉皮肤与人手一模一样,分明就是一只人手。乌将军既是大余乡
信奉的神灵,怎么会有一只人手?因此可以断言,此乌将军不是神,也不是鬼,而是人!是什么人呢?当然是坏蛋,淫棍,骗子,以邪门左道的伎俩,欺骗乡人,以逞其淫欲、、、、、、’
    
级别: 论坛版主
62楼  发表于: 2013-12-04  
    米县令对骆宾王一拱手,赞道:‘掌书记大人明察秋豪,佩服佩服。’随而转身,正襟坐定,命衙役将郭氏二人赶快松绑,拈起毛笔,以当时的骈文体例,先写下几句公文式样的判辞: ‘乡人草昧,以巨奸为神灵,投少女以委淫贼;公子英武,持利剑斩妖孽,救妙龄于水火。、、、、’然后命对众大声宣判道:‘大余乡民听清:你等所祠乌将军者,定非真神,实为淫贼。令即日拆除乌将军祠,永绝香火。并着本县捕快,入山追辑剿除。郭氏主仆二人行侠仗义,为民除害,获奖细绢十匹,美酒十瓮。、、、、、’

  大余乡民们本来也是不堪乌将军多年索求,这下才恍然大悟,一齐倒地拜谢郭震二人。一时间,二人又成了英雄。乡民们也放开了桃花。开始在人群中号哭的一对老夫妇上前扯着她的衣袖请求原谅。桃花怨恨未消,对他们说:‘爹娘为了五百缗钱,已然将女儿卖掉,如今女儿是死是活,也不与你们相干了。女儿的命是郭公子救下的,今生今世,愿作她的奴婢,你们回家去吧。’说罢她决绝地挣开父母的手,跑向郭震。
级别: 总版主
63楼  发表于: 2013-12-05  
这无乌将军究竟何人
级别: 论坛版主
64楼  发表于: 2013-12-05  
回 63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有一则关于郭元振的传奇,其中的乌将军是一头大猪。改造为人,迟早现形。问题是莽撞写到这儿,感觉还是没有体现出我的想法来,恐怕得调整一下思路。你以为呢?
级别: 总版主
65楼  发表于: 2013-12-06  
有力乱神怪?这个得仔细想想。。。。
级别: 论坛版主
66楼  发表于: 2013-12-06  
    米县令宣布退堂,郭震上前施礼,谢罪道:‘下官郭震,拜见明府。万里赴任,需防惹眼,并非有意蒙混,万请大人恕罪。明府明察秋毫,乃通泉百姓之福,下官之福也。现有告身及吏部委任状呈上。’
  米县令接过告身委任状,佯装一惊:‘原来是今年新科进士郭元振,少年英杰,后生可畏,适才有所得罪,请勿挂怀’
  ‘岂敢,岂敢!’郭震其实也早知米县令突然变脸的奥秘,只作糊涂。转身向骆宾王深施大礼,恭敬有加:‘学生拜见掌书记骆大人,大人文惊六合,武震三边,乃学生仰慕已久的大英难,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骆宾王早就感觉这位青年英气扑人,很有一股和自己相似的气息。又得知他就是今年十八岁一举高登金榜的郭元振,心下振奋,大有发惺惺相惜之情。他一把扶起郭震,赞道:‘公子不仅才气胆略当世罕有,更兼天意垂青,少年成名,前途不可限量。老夫看你,不禁感叹老大蹉跎,一事无成啊。’
    另一边,道士李荣早就和郭虎一边聊着。骆宾王又向郭震一一引见卢照邻、陈子昂。卢照邻也是文坛巨星,郭震自然是礼敬有加。
    一时人才济济,可谓星光灿烂。米县令邀众齐往县公馆,一则为骆宾王一行接风洗尘,二则庆祝郭震履新,大摆宴席,美酒佳肴不在话下。
级别: 论坛版主
67楼  发表于: 2013-12-06  
    酒过三巡,米县令举杯道:‘通泉小县今日高朋满座,星光无限,堪称文坛盛会,足可永载史册。诸君何不同题赋诗,志盛事,申雅怀,传不朽?’
    众人高声附和。执事随而拿来了一个韵斗,一只大杯。
  唐代官场公私宴会,常有赋诗志庆的通例。一般都是座主出题,规定体式,众人从韵斗中抽签自选韵脚。规定时间内诗歌不成,或者有违韵格者罚酒。这位米县令虽然无甚文名,倒也颇喜吟哦,今日正欲借四杰之二在场的良机,一露峥嵘。他的心中早有一个题目,也早有成诗在胸,此时却假意道:‘今日雅集,唯我衙门执事是胥吏,例不参与,就让他来作座主如何’
  骆宾王、卢照邻是何等角色,自然并不在意谁来作座主,出什么题,抽什么韵。但子昴年纪最小,平日读书也只是一味蒙混,况且从未经历此等场合,饶是聪明绝顶,此时也不免心慌意乱。
级别: 论坛版主
68楼  发表于: 2013-12-07  
    执事自然体会县令的意图。几日前,他正好拜读过县令一首咏米囊花的绝句,见那自得之情,想来必是好诗。此际他环顾四座,佯装思索,起身走到窗前,看到窗外一丛如血如火的米囊花,指着那花便道:‘有了,诸君就以米囊花为题,写一首咏物诗,七言四句,韵脚抽签而定。限时成诗,不成罚酒一大杯’他举起那只巨大的青花琉璃杯,众人看去,那哪里算是杯,起码可以装下一斗酒,不会喝酒的,喝下这么一杯,定然醉倒。又有差役点上蜡烛,在烛身离顶约半寸处刻下记号。‘蜡烛烧到这里便是时限。’说着他将韵斗送到众人面前,任其抓阄抽取韵脚。待到县令抓时,他便触动一个隐秘机关,可令米县令抓到他想的韵部。这一招他们已合演多次,自然是做得轻车熟路,天衣无缝。
  各人拿出标有韵部的骰子。骆宾王得了一个‘侵’字,卢照邻得了一个‘阳’字,郭震得了一个‘庚’字。偏巧子昴得了个‘咸’字,该部可用的韵脚只有十来个偏僻字眼,很难成诗。米县令倒好,拿到了他想要的字:‘灰’。
级别: 论坛版主
69楼  发表于: 2013-12-07  
    子昴拿到这个‘咸’字,脑袋里哪有什么诗句模样,挠耳抓腮一番,并不知从何处入题。翻一翻摆在桌前韵书,就看到这么几个字:咸缄谗衔岩帆衫杉监凡馋芟喃嵌掺搀严 ,没有一个和米囊花沾得上边。就是跳到旁边的韵部‘盐’,也只看到一些没干系的字儿:盐檐廉帘嫌严占髯谦奁纤签瞻蟾炎添兼缣尖潜阎镰粘淹箝甜恬拈暹詹渐歼黔沾苫占崦阉砭其中好多字他都不认识。直到这时,他心中才生出许多悔意来。
    蜡烛约摸烧了四分之一寸,米县令便道诗成,命人铺纸磨墨,拈笔写下:
    万朵红花绕县斋,一花才罢一花开。秋来结籽囊中饱,恰似金沙塞满怀。
    写完,他假谦虚道:‘草率之作,班门弄斧,见笑了。’
    骆宾王其实早已诗成,只是不想拂了主人的虚荣,仍在假做沉思状,其实倒是关注着子昴和郭震二人。
级别: 论坛版主
70楼  发表于: 2013-12-08  
    看罢米县令的诗,卢照邻道:‘明府果然才思敏锐,捷足先登。咏物抒怀,融为一体,佳作,佳作。’众人也虚声夸赞。子昴初生牛犊不畏虎,也不懂官场上这一套虚应故事,直言道:‘请恕小子无知,大人这首诗中,米囊花恰似一位贪账枉法,中饱私囊的官吏,虽然贴切,实在不入高格!’米县令一震,脸拉得老长,直欲发作。骆宾王老成,随即岔开话题道:‘在下也占得一绝,供诸君一笑’,随即拈笔濡墨,一挥而就:
    开花恰似英难血,结籽何惭仁者心。虽不疗饥兼果腹,也非辜负米囊名。
    原来这米囊花乃是罂粟花的别名,开花火红如血,结无数细籽如米粒,有黄有白,包裹起来,如一布囊,所以人称米囊花。道士李荣读罢骆诗,赞道:‘人言诗如其人,骆大人之诗,正如骆大人之为人也。大人久经沙场,见惯白刃红雨,所以看到此花便想到英雄鲜血。再则大人久怀救世济人之抱负,是以因米囊花之结实如米,联想到仁者之用心。何其贴切高妙也。米囊花之米,虽不能救民于灾荒,其意可嘉,其心可表,何愧于天地。’众人也连称妙,自不待言。
    这边卢照邻诗也立挥而就,大家看时,又是别一番风韵:
    朵朵花开似剑伤,秋来结籽渐成囊。虽不疗饥能止痛,胜似禾麻与稻梁。
级别: 论坛版主
71楼  发表于: 2013-12-08  
    米囊花有麻醉止痛之功,种子和种壳均可以入药。卢照邻病痛缠身之人,常常赖以缓解剧痛和痉孪之苦。李荣读罢,又拊掌称妙道:‘诗者,关乎己,推己而及人,方有真意思,大道理。卢明府此诗可谓得之。’他不欲当众言及卢照邻之病,话语就此打住。这时郭震也已完成,李荣大声念诵道:
    开花空道胜於草,结实何曾济得民。却笑野田禾与黍,不闻弦管过青春。
    念毕,众人沉默。骆宾王沉默,是因为惊奇与激赏。他没想到这个才十八岁的年轻人,初露峥嵘,竟然在杯盏应酬之间,写出如此流畅宛转,精巧深刻的作品。虽然与他自己的诗立意完全相反,却显示出同样的大济苍生的抱负来。米县令沉默,不仅是因为感到这首诗不仅远远高出于自己的得意之作,而且还从中领会到一种辛辣的讽刺。他自己姓米,更觉得这位新来的县尉是喧宾夺主,来者不善,有意以米囊花影射自己徒有虚名。卢照邻虽是一代大家,因身体病弱,所以于文字上的高低就特别在乎,以他的水平,自然一眼就看得出郭震所作如有神助,不独高出米县令百倍,比之骆氏与他自己,又岂止是毫无愧色?所以他也沉默,想先听听他人的评论。子昴的沉默是一种佩服,他被眼前这个身材魁伟的文武全才折服了,折报得有点说不出话来。
级别: 总版主
72楼  发表于: 2013-12-09  
如无神助,子昂苦也!
级别: 论坛版主
73楼  发表于: 2013-12-10  
回 72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子昴不苦,我苦。把这一两个小节写出来后,一定得停下来,大修一番,看究竟有没有搞头。--我还没回头看过呢。
级别: 论坛版主
74楼  发表于: 2013-12-10  
    最后还是骆宾王率先打破沉默。他朗声吟道:‘开花空道胜於草,结实何曾济得民。却笑野田禾与黍,不闻弦管过青春。元振此诗,不独今日独领风骚,就是放在我大唐兴国数十年来的七言绝句中,也算得别具韵味,一枝独秀。有唐以来,诗歌承六朝余绪,竟夸奢丽,诗人唯以铺排对偶为能事,以雕琢粉饰为功夫,罕有托物寄兴,言近旨远之作。于七言绝句中觅之,更是凤毛麟角。元振少年英才,短短四句中,写出几层意思,尽米囊花之形神,寄大丈夫之志气,讥富贵者之虚名,令人叹服!’
    众人见骆宾王作此定评,遂异口同声说好。米县令心中懊恼,但嘴上也是赞不绝口。倒是把郭震弄得不好意思起来。他对骆卢二人作揖道:‘二位泰斗面前,何敢称诗。掌书记《帝京篇》,卢少府《长安古意》何等辉煌巨制,如黄河九折,滚滚滔滔,岂是我等初学者可以梦见。’
    说话间,计时的蜡烛已经烧到了四分之一。子昂哪里想出一句诗来。他想与其扭捏作态地胡诌几句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还不如索性认输,便起身施礼一遍道:‘各位大人,各位前辈,小子欣逢盛会,愧无只字,甘愿受罚。’
级别: 论坛版主
75楼  发表于: 2013-12-10  
    说着他径直走向执事,举起那只巨觥,猛灌一口,大约喝掉了三分之一。他虽然平日里也常和一帮富家子弟饮酒玩乐,但到底还是年纪小,哪里一口气喝过这么多酒,一时间喉咙中烈火腾腾,肚子里波涛翻滚,就有点支撑不住了。但是他个性刚强,信奉言出必行,哪里肯赖皮。稍停了几口气工夫,仰脖又干了一大口,巨觥中也只剩下一半了。见此场面,大家都有点过意不去,卢照邻本人不善饮酒,看着就尤其觉得可怕,便对执事道:‘子昴年纪尚小,未按时成诗,本也在情理之中,现自罚半觥,已见少年英雄之气,余杯就免了吧。’说着他便去拉子昴的手。众人也道:‘罢了,罢了。’哪知道子昴人小心不小,他虽不甚读书,岂不知古今多少人物在他这个年纪早已以出口成章,语惊四座,扬名天下。不说别人,就说四杰中的杨炯,十岁应朝廷的童子举,在满朝文武官员中应对自如,让高宗皇帝与则天皇后都啧啧称奇。这件事是他的授业先生陈礼玄反复对他讲过的。想到他自己已经十四岁了,竟然还如此懵懂,在自己仰慕佩服的大人物面前显得一无是处,不禁无地自容,立意要惩罚自己,不惜一醉。他以左手从卢照邻将他拉下的右手中接过巨觥,高高举起,如瀑布般将余酒倒出,自己则张开大口在下接住。其中大约也有一半从嘴唇两边溢下,弄得襟袖全湿。等到酒觥见底,他擎着它踉踉跄跄地转了一圈,当众发誓道:‘小子顽劣,虚度光阴,今日猛醒,在此一醉。诸位大人前辈为证,发誓明日起折节读书,悬梁刺股,十年之后,与诸位相约洛阳。若不金榜题名,有如此觥!’说罢他竟将巨觥一砸,碎了一地。随而他自己也像烂泥一样软在地上。
级别: 总版主
76楼  发表于: 2013-12-10  
当然有搞头啦!
级别: 论坛版主
77楼  发表于: 2013-12-11  
回 76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但愿真有搞头,不枉我乱吹了几年。现在这样子肯定不行,但什么样子行呢?
级别: 论坛版主
78楼  发表于: 2013-12-12  
5

    次日,郭震正式上任,便请米县令发兵猪仙岭。通泉小县,捕快才三十来人,要去偌大的山中捉拿乌将军一伙并非易事。骆宾王便命折冲都尉领着十余名士兵协助围剿。醉得一晚不醒人事的子昴被书童子牛扶上马背,急匆匆地往射洪方向跑去。
  卢照邻自从李荣提到孙思邈,便一门心思要去五台山拜他为师,求医学道。益州新都尉任满罢官后,两年多来他在蜀中漫游,求仙访道,寻花问柳,一无所成,心中早已厌倦。本想回洛阳去向吏部侍郎裴行俭陈情,再谋一个清闲官做,也好以薪养病,奉亲成家。没料到病魔渐成气候,如今万事之中,已只有修道养身最为根本了。辞别骆宾王,他的心情甚是伤感,颇为动情地说:
  ‘观光兄,你我二人,还有子安、杨炯,号称四杰,蜚声文坛多年,却都是官卑位下,大志难申。大兄两次被人诬陷,锒铛入狱。子安如今尚在牢中,性命难保,不知何时可见天日。大唐天下虽然太平,朝政却是十分不堪。外戚当权,贪赂横行。小弟如今已看淡荣利,即将远去,寻圣医孙思邈而师之,愿我兄早日通达,立功绝域,升之庙堂。就此别过,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宾王虽不知卢照邻病入膏肓,却料到他应是囊中羞涩,封上100两纹银,诚心相赠,庄重道别:‘,贤弟不必伤感,自古以来,才杰之士,住往难出人头。--者易折,皎皎者易污。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贤弟既然发愿离绝世尘,餐霞饵气,愚兄祝你早得金丹,炼就长生。’
    李荣将其随身所带药丸全数相赠。卢照邻对他别有一种好感。临别时又有诗相赠。诗云:
级别: 论坛版主
79楼  发表于: 2013-12-12  
《赠李荣道士》
  锦节衔天使,琼仙驾羽君。投金翠山曲,奠璧清江濆。
  圆洞开丹鼎,方坛聚绛云。宝贶幽难识,空歌迥易分。
  风摇十洲影,日乱九江文。敷诚归上帝,应诏在明君。
  独有南冠客,耿耿泣离群。遥看八会所,真气晓氤氲。
级别: 论坛版主
80楼  发表于: 2013-12-17  
    郭震那边,几十人把猪仙岭各路要道全部封锁,然后步步深入搜索,一整日,把个深山老林搅得鸟飞兔走,却居然没有发现乌将军一伙的蛛丝蚂迹。回禀米县令与骆宾王,米县令正不欲郭震生事,更怕他再立一功,便命暂且将此事放下,留待日后细细调查。骆宾王公事了毕,即领兵返回成都,一时人物盛会,就此散场。详情不表。
级别: 论坛版主
81楼  发表于: 2013-12-17  
以上三段都归入第四节,通泉这个地方暂时写厌了,要换个地方起头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