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血色杜鹃
级别: 论坛版主
30楼  发表于: 2013-11-27  
    趁妖怪尚未赶来,郭震二人随便选了一桌酒席,畅饮大吃了一番。然后将骡子牵到后院隐蔽处系下。二人打开东阁,见先前号哭的少女正坐在一张雕花大床上,满脸是泪,面色苍白,真是梨花带雨。
    ‘姑娘不要害怕,只要照我说的做,保你没事。’郭震吩咐她起来,在墙角的一个大柜子里躲起。他找来一只画笔,把郭虎的脸涂得像个雷公,又附着他的耳朵,如此这般地叮嘱一番。郭虎笑嘻嘻地在大床上睡下,用被子蒙住头脸。郭震吹灭了大多数蜡烛,只留下床头小桌上一只红烛,立在窗后凝神等待。 
  二更时分刚到,听到门外人马杂沓,随而两排操弓持刀、脸上涂得黑一片黄一片的男子分左右各十进入大堂立定,继之以两位将校打扮者恭恭敬敬地引着一位紫冠紫袍黑脸长须的大官模样的家伙度着不可一世的方步走进来。
   ‘山将军,何将军,二位带兄弟们先坐下喝喜酒,且让我先去阁楼里看看,今年他们送来的是什么货色’
    ‘是!恭喜乌将军又得一人间尤物’山将军、何将军同声道喜。两排士卒也大喊恭喜,迫不及待地一哄入席,大饮大嚼起来。
[ 此帖被青锋在2013-11-28 09:19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31楼  发表于: 2013-11-27  
不知是否是青锋兄所言的最近在写的新作?十分期待,诗人写小说,每每出人意表。
粗读一部分,感觉除了一楼部分,似乎未把您诗歌上的语言造诣释放出来,似乎和《玉溪拼图》相比,少了点什么。但其中古代现代的穿插,非常值得期待。
一己之见,可能是我的阅读惯性还是习惯读诗歌。问好青锋兄。
级别: 论坛版主
32楼  发表于: 2013-11-28  
回 31楼(陈赋) 的帖子
问好。正是弄这个东西。现在还在编故事,搭架子阶段,语言粗糙不堪,情节也漏洞百出。计划写40-50节。在艺术性上,这个东西目标不高,只求一般通俗小说的水平---现在还远没有达到。
谢谢关注。
级别: 论坛版主
33楼  发表于: 2013-11-28  
    郭震刚在屏风后面藏起,乌将军已兴致勃勃地推开东阁小门。一进门就高声抱怨:‘娘的,怎么这么暗?’见没有人应声,他又道:‘小娘子,大爷还没来,就睡着了吗?’随而他脱得半裸,就往被子里钻。被子里的郭虎只装着吓得要命,背对着乌将军,用被子紧紧地捂住全身和头脸。乌将军躺下,在被子里抓住他的手,疑惑的自言自语道:‘这乡里的小女孩子都死光了?怎么这手臂粗得像大腿?’说着他愤愤然吼叫着:‘混帐东西,送给我的是什么货色!’他猛地坐起,将被子大力一掀。
    ‘有鬼啊-----’郭虎也腾地坐起,把雷公似的一张恶脸甩向乌将军,并且张开大口,以惊天动地的嗓门尖叫着。
     ‘有鬼啊-----’乌将军这一下被吓得魂飞魄散,跳下床也尖叫着夺路欲逃。
      郭虎一把扯住他的一只手,郭震从屏风后跃出,一剑劈来,被他闪过头和身体,但一只手腕却活生生地被砍了下来。
级别: 论坛版主
34楼  发表于: 2013-11-28  
    乌将军发出杀猪似的嚎叫,要闯出门去,门已拴住,还是他功夫了得,负此重伤,还能躲开郭震连番几剑,一脚将郭虎踹倒在地,纵身跃起,撞破窗户,飞了出去。掉下地时,又被他的一帮喽罗们接住。
  郭震挥剑出门来追,山将军,何将军二个挺剑接住。二人也是好手,一个攻上路,一个攻下路,配合甚是有素。但郭震此时正是胆气冲天,气势上压住他们不说,手中的龙泉剑更是显出了宝剑的威力来。他使出一招云横秦岭,以阻挡二人剑势。没想到二人的长剑刚刚碰上龙泉宝剑,竟然像蜡烛头似断成两截。二人见势不妙,连忙后撤。后面一排箭雨射向郭震。郭震舞起一团剑花护住周身,仍然大步直向断了一只左手的乌将军冲去,一边怒吼:‘你这淫魔,今天非取你的性命不可’。郭虎也抄起一柄大刀冲将过去。
  乌将军虽然手下人多,但祸起突然,个个吓破了胆,竟不敢恋战,抬着受伤的头领,一窝蜂似的跑了。郭震二人也只是虚张声势地跟着追了同几十步,确信他们真的跑远,就关上大门。
级别: 论坛版主
35楼  发表于: 2013-11-28  
    二人回到东阁,打开柜门,将那少女放出。少女浑身哆嗦,一出柜子,就扑通跪倒在郭震脚前:‘小女子这条命是相公救的,从今以后,我就是相公的奴婢---相公收下我吧’
  郭震扶起少女,劝慰道:‘姑娘刚刚死里逃生,正好回去和家人团圆,何出此言。大丈夫除妖斩魔,岂是为了图人报答’
  女子哭道:‘父母不慈,为了五百缗铜钱就置我的性命于不顾,于今活着出去,我暂时也不想见到他们。相公若是嫌奴婢丑陋,我就终身做你的粗使丫头,洗衣扫地也心满意足了。’
  郭震见她心诚,况且刚刚经过大难,惊魂未定,正需要有所依赖的安全感,便不再推却。问她姓名,女子心中一喜,这才感到羞涩,低头答道:‘小女子姓于,父母都叫我桃花’。
   郭震从地上捡起乌将军被砍断的左手,摸摸按按,他细察看,觉得与人手完全无异,又回想起乌将军受到惊吓的那一瞬,尖叫出来的一句话也是‘有鬼啊’。‘神还会怕鬼吗?’他自言自语着,拿来一罐酒,将手浸入酒中,对正感到莫明其妙的郭虎说:‘这个乌将军不是妖魔,更不是神仙,一定是人!’
级别: 论坛版主
36楼  发表于: 2013-11-28  
回 27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急也没用,我这儿的牙膏只能慢慢挤。勇往直前,前面写得如何也不想管。第二集就算完了。准备起第三集。
级别: 论坛版主
37楼  发表于: 2013-11-28  
3

本为贵公子,平生实爱才。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
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陈子昴《感遇》

    在与通泉相邻的射洪县城北不远处,金华山层峦叠起,古木茏葱,四周平畴沃野,流水映带。山中有一座学堂,是此地富豪陈家的私学。学堂中有个老儒,名叫陈礼玄,教着十来个陈氏家族的孩子,子曰诗云,之乎也者,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的学生中又偏有一个极难缠,不读书,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叫陈子昴,字伯玉,十三四岁了,每天不务正业,一味调皮捣蛋,弄得他好不气恼。
    
级别: 总版主
38楼  发表于: 2013-11-28  
写到陈子昂,可要好好写,你们一千年是一家
级别: 论坛版主
39楼  发表于: 2013-11-29  
回 36楼(青锋) 的帖子
是啊,我很想高攀他,让他做我的先祖,可惜没有谱,不靠谱啊。
写大名人,压力大得多,有点两股战战。
级别: 论坛版主
40楼  发表于: 2013-11-29  
    这天清早,陈礼玄夹着本手抄的《论语》来到课堂。他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昨天,我们讲到了论语第十八: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谁可以给我解释一上这句话的意思吗?’马上就有一个孩子举手,站起来解释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质朴胜过文采,就会显得粗野;文采胜过质朴,就会显得虚浮。只有质地和文采配合相当,才可以称得上是君子。’陈礼玄很高兴,连连夸奖道:‘孺子可教也’。不想子昴却突然站起来,反对道:‘先生,我觉得孔子这句话不通。文采胜过质地,怎么会史(死)呢?’孩子们哄堂大笑。陈礼玄摇摇头,喃喃了一句‘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然后拉长声调说:‘不是死,是史’。子昴并不服气,倔强地反对说:‘我说的也是史,不是死’。‘文胜质则史,有何不通?乳臭未干,就敢唐突圣人,唉呀呀’陈礼玄叹息道。‘我听先生说过,史,是历史的史,是太史公的史,是记载真实事件的文或者人,怎么会是虚浮的意思呢?这话要反过来说才对,文胜质则野,质胜文则史。’‘胡说八道!’先生生气地斥责,‘我已经和你们讲过,史,在这句话里就是虚浮的意思。孔圣人怎么会错呢?’可是子昴不依不饶,继续反驳:‘先生说这个史是虚浮的意思,可有别的根据?先生能不能举出另个一例子,说明史也可以解释成虚浮的意思呢?’先生这一下真的被难住了,他在脑海中反复搜索先秦文献中的史字,还真想不到另一个能够解释为虚浮的。他正在想如何才能敷衍这个艰难的问题,学堂前面不远处的官道上传来了一支人马行进的军乐声,孩子们就像被绳子牵住,都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从后门溜了出去。先生正愁子昴难缠,这下正好解了围,也不阻止孩子们,自己也出门看热闹去了。
级别: 论坛版主
41楼  发表于: 2013-11-29  
    这支人马约三十有余,为首的是剑南节度使掌书记骆宾王,另有一位折冲都尉为副。二人领军经射洪前往通泉征集军粮。折冲都尉在后,骆宾王在前,跨一匹黑黢黢的骏马,佩剑,虽然是文官袍服,却又显露出一种武将风范。他年约五十,额头上皱纹深如犁沟,显得饱经风霜忧患。颧骨高突,颊上还有两道刀伤,一道是五年前随大将薛仁贵转战安西都护府天山南北时所受,另一道是两年前在姚州平定叛乱时留下的。与骆宾王并辔而行的是一位青袍文官,不是别人,正是与骆宾王齐名的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卢照邻两年前还是蜀州新都县尉,任期满后,未得新职,就在剑南一带游山玩水,纵情吟咏,今日路上巧遇骆宾王,遂结伴而行。二人都是名满天下的诗坛大侠,在长安时早是知交,今日相见,自然是满怀豪情逸兴,侃侃相谈,其乐何如。紧随其后的是一位道士,这道士就是两日前与郭震不辞而别的李荣。原来他早知道骆宾王要来射洪通泉一带公干,迫不及待先赶到射洪县相迎。至如他为何要不辞而别,却还另有一段隐情。
级别: 总版主
42楼  发表于: 2013-11-29  
据说骆大诗人的后人都姓钱?
级别: 论坛版主
43楼  发表于: 2013-11-30  
回 42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以武则天的残酷,骆家肯定要遭灭门之祸。所以骆氏族人改姓是完全有可能的。
级别: 论坛版主
44楼  发表于: 2013-11-30  
    子昴平日就最爱往热闹地方凑,哪里肯放过这个好机会。但人家马快,不一会儿就走远了。正悻悻然好不懊恼,又听到有人说,骑马人的头领是骆宾王,心中突然一热,拉着书童阿猛飞也似的跑回家里,从马厩中牵出两匹好马,骑上就去追赶,看马的老头还没来得及劝阻,他们已经得得得得地跑了老远。
    不一会儿功夫,他们就跟上了骆宾王的马队。当然他们不敢过于接近,只是隔着百步以上的距离,像个小尾巴似的不即不离地跟着。
    ‘少爷,我们干吗要追这个骆宾王?他是什么人?’阿猛喘着粗气问。
    ‘当今江湖上有四位英难,号称四杰,骆宾王是其中年纪最大、成名最早的,也是我最为仰慕的一个。’
    ‘他有什么功夫,我从来没见少爷崇拜过谁。’
    ‘他的诗当然是当今最为豪放雄壮的了,不过,我崇拜他可不是因为他的诗写得好。’
    ‘那是为何呢?’
级别: 论坛版主
45楼  发表于: 2013-11-30  
    ‘因为他的武功最高。’子昴童心未泯,心目中的英雄无不是一诺千金、武功盖世的豪侠。虽然迫于父亲的压力不得不上学读书,敷衍塞责。平日里最下功夫的还是剑术,他还练就一门弹弓绝技,上打飞鹰,下打走兔,百发百中。
  
    两人跟了一程,看看就进入了通泉境内。子昴极希望面见骆宾王,拜他为师,但无人引见,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队伍的前头,骆卢二人一直在马上倾谈。
    骆宾王道:‘贤弟才华盖世,英名早著,何以久久屈职一尉,不得升达?’
    卢照邻长叹一声,却并不正面回答:‘骆兄七岁咏鹅,家喻户晓,黄口小儿皆能习诵。又转战天山南北,深入蛮烟障雨,吟诗绝塞,立功异域,何等传奇,何等精忠,不也---’他话说到这儿突然打出。卢照邻其人身体孱弱,一般孱弱之人会更加敏感甚至尖刻一些。他本来想说骆宾王虽负盛名,但年过五旬也才做到节度使掌书记这种并不高显的官。但在此场合,一分宾主,二有尊卑,说出来甚是不妥。骆宾王自然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但他是磊落直率之人,并不介怀卢照邻的尖刻,哈哈一笑道:
    ‘自古才杰之士,若能大富大贵,反倒容易消磨壮志,堕落红尘。人生百年,不过是电光火石,若不能名垂竹帛,就算披朱挂紫,位极人臣,也不过同归粪壤,何足道哉。’
级别: 论坛版主
46楼  发表于: 2013-11-30  
    ‘正是!正是!’卢照邻正悔刚才失言,连连转口道:‘时人将王子安、杨炯、骆兄与某合称王杨卢骆,实为不公。骆兄名动京师之时,我等还未出生,妄称齐名,愧不敢当。若称骆王杨卢,方觉妥当’。卢照邻以前是说过‘喜在王后,耻在骆前’这样的话的,他也不知道骆宾王是否听说过,今日将这话又反过来说一遍,不过是自求心安。
    其实骆宾王的确听到号称诗坛百晓生的某人说过此事,但他并未因此心存介蒂。见卢照邻又提四杰排名问题,他也只当不知此事:‘能附骥群英,已是在下幸运,安敢执牛耳哉。听闻子安不日将来益州,届时在下将设晏接风,我等三人相聚,可称文坛盛事也。天下之大,能为知音者又有几人,我等既被世人目为一派,自有天生缘份,弥足珍惜也。’
级别: 论坛版主
47楼  发表于: 2013-12-01  
    二人正说话间,忽然有一只黑鸟尖叫一声坠落在马头前十步开外,二人勒住马,一位随从立即上前拾起,奉上:‘报告书记大人,是一只乌鸦。’骆宾王看那乌鸦,身上并无箭头,但脑袋差不多已经粉碎,显然是被弹石击中了。‘何人射杀?’随从随而对后队人马大声问话:‘骆大人问话,何人射杀乌鸦’。片时,队伍后头的一位军吏前来所告:‘回大人,我军中无人射杀乌鸦。但有两少年骑马一直尾随在后,或许是他们所为。’‘传少年前来问话’宾王命令道。
    原来子昴和阿猛在后头久跟,不得机会拜见心仪已久的大英雄,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个妙法。事也凑巧,正好有一群乌鸦向这支人马飞来,子昴掏出弹弓,从口袋中拈出一枚小石子,引满瞄准,轻轻一松,恰中鸦头,且正好落在骆宾王轻易得见又不受惊扰的位置。见军吏前来命他前去接受问话,立即下马,表面上诚惶诚恐,暗地里却是欢天喜地,激动得不得了。
    
级别: 论坛版主
48楼  发表于: 2013-12-01  
    ‘射洪草泽小子陈子昴拜见骆大人’子昴在骆宾王马头前长跪行礼道。
    ‘抬起头来!’宾王见是一个丰神秀逸的少年,语气稍稍变得柔缓:‘何故尾随我部人马,又何故射杀慈鸟?’。原来骆宾王是婺州义乌人(今浙江义乌),义乌以乌鸦而得名。春秋时属越国。秦赢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建县名乌伤,属会稽郡。传说秦时有个颜乌,事亲至孝,父死后负土筑坟,一群乌鸦衔土相助,结果乌鸦嘴喙皆伤,故称乌伤县。新莽时(公元9年)改县名乌孝。东汉建武初复称乌伤。隋开皇九年(589年),分割吴州置婺州。唐武德四年(621)于乌伤县置稠州,并分置乌孝、华川二县。武德七年(624年)废稠州,合乌孝、华川为一县,改名义乌县。县人与别处不同,皆以乌鸦为其吉祥鸟,射杀乌鸦实是犯了义乌人的大忌。
    ‘禀大人,小子仰慕大人人才武功久矣,无缘得见,是以拾迹相随,适才见一群乌鸦飞来,遂冒昧弹射,欲献与大人以为见面之礼。’子昴并不知义乌人的禁忌,加之初生牛犊不畏虎,是以回话并不萎缩,言辞朗朗,透出一股英气。一位久随骆宾王的随从上前厉声斥责道:‘放肆,你可知书记大人乃是义乌县人,射杀乌鸦乃是大大的不敬?’
    一听随从之言,子昴这才有点慌了,连忙叩首请罪:‘望乞大人恕小子无知之罪!’骆宾王见子昴骨相清奇,谈吐英朗,心里有些希罕,摆手制止了随从:‘不知者不怪,小公子不必惊慌。小公子手法精准,看来不是一日之功。然如此年纪,正当读圣贤书,明天下事,何以不好好在学堂读书,却来此浪费光阴?’
级别: 论坛版主
49楼  发表于: 2013-12-01  
    ‘贱子不喜读书,但慕聂政班超之为人,愿闯荡天下,行侠仗义;或者如大人一般从军出塞,驰骋穷沙极漠,马革裹尸不足惜也。’子昴见骆宾王如此大度,有长者之风,心中更为钦敬,更打定主意要直抒胸臆。‘几日前读到大人《从军行》,心驰神往,意气昴扬,恨不得跟随大人左右,常得指教也。’说着他开始朗声吟诵《从军行》:
   平生一顾念,意气溢三军。野日分戈影,天星合剑文。
   弓弦抱汉月,马足践胡尘。不求生入塞,唯当死报君。
    宾王听罢朗声大笑道:小公子请起,我见小公子儒面侠心,甚是喜欢,若无他是,今日就结伴同行吧’
    ‘谢大人垂青,能与大人同行,乃贱子三生之幸,敢不奉命。’子昴心中激动不已,连忙上前为骆宾王执辔,也好借此机会多多请教。
级别: 论坛版主
50楼  发表于: 2013-12-02  
    卢照邻见子昴对宾王如此恭敬,虽知是情理中事,但同为四杰,此际却被忽略,心中微微泛过酸味。他稍稍勒慢座骑,与道士李荣并辔而行。李荣见他面色不好,又细细观察其举止,看出他已经病魔缠身,进言道:‘卢少府(唐人对县尉之尊称)气色不佳,是否常常有手足颤抖痉孪之患?’照邻闻言,知道李荣是个行家。他自新都尉期满罢职以来,身体常常甚为不适,手足颤抖,偶尔抽筋,近来更是难受了。
    ‘多谢道长关心。在下无福,身多殃咎,正欲归栖玄门,炼丹采药,以尽余年。望道长多多引导。’照邻诚意谢道。
    ‘远女色,罢机心,近丹灶,游太玄,或可以渐渐摆脱沉疴。贫道术浅,合得几枚粗丹,名曰虎骨舒经丸,少府若不嫌弃,或先试一枚,看看能否稍有调理之功。’李荣随即取出一枚柏子大小红色丹药,递与照邻。照邻苦病之人,哪里会推脱,当下含服。只觉喉咙中一股暖气融融而起,直入五脏百骸,不一会儿,全身舒畅,手脚也麻利多了。照邻大喜,马上举双手过头顶向李荣行礼相谢道:‘不期道长有如此仙功,愿长相追随’。李荣慌忙推解道:‘惭愧惭愧, 小道微末修为,哪里敢屈辱大贤。方才所奉丹丸,也只管得一天功夫,长期服用,有可能伤及肝脾。我师孙思邈乃是当今药王,道术医功举世无双。少府若能拜他为师,长侍左右,想必可以斩除病魔,福寿绵绵。’
级别: 论坛版主
51楼  发表于: 2013-12-02  
    ‘药王何等神圣,在下病弱之躯,浅陋之质,只怕无此福份啊。’孙思邈为当代圣医,民间传闻他已活活到几百岁,差不多已经成仙了。隋文帝曾征请他做国子博士,他称病不做。唐太宗即位后,召他入京,见到他50多岁的人竟能容貌气色、身形步态皆如同少年一般,十分感叹,便道:“所以说,有道之人真是值得人尊敬呀!像羡门、广成子这样的神仙人物原来世上竟是有的,怎么会是虚言呢?”太宗还想授予他爵位,孙思邈也拒绝了。高宗继位后,又邀他做谏议大夫,也未被允。孙思邈归隐的时候,高宗又赐他良驹,还将已故的鄱阳公主的宅邸赐给他居住。照邻何尝不想求救于药王,听李荣一说,更是心动,恨不得即刻动身了。他随即问道:‘不知药王现在何处?’
    李荣虽然算不上孙思邈的真传弟子,但同道之人,几乎无不以孙思邈为祖师,常常前往参拜请教,自然是知道他的去向的。‘药王现今隐居太白山,少府当今名士,若竭诚行弟子之礼,想来不会拒绝。何况他人家一向的行医原则就如其《大医精诚》所云: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借身命。见彼苦恼,若已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恶,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 此帖被青锋在2013-12-02 10:45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52楼  发表于: 2013-12-02  
据说骆大诗人兵败逃往钱塘一带,隐姓埋名入赘在钱家。如此看来这传说不是真的
级别: 论坛版主
53楼  发表于: 2013-12-02  
回 52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这个自然是胡扯,骆宾王兵败时已经有65岁了,哪家会招这样的老公公做女婿?
级别: 论坛版主
54楼  发表于: 2013-12-02  
    一干人等走走谈谈,已过日午,快要到通泉县城了。在通泉县公馆,米县令早已摆好盛宴,恭候多时。过了日午,见客人还未到来,又派人前去打探。
级别: 总版主
55楼  发表于: 2013-12-03  
老杜寓蜀时也曾到通泉转悠
级别: 论坛版主
56楼  发表于: 2013-12-03  
4

    小小县城突然来了这样一队鲜明威武的人马,人们自然是奔走相告。街道两旁站满了张大嘴巴、睁大眼睛看稀奇的闲人、生意人,和匆匆过客。骆宾王一行还未赶到县衙,从另一个方向赶来一支长长的队伍,总共约两百人,都是乡下人打扮,老少男女都有。一对老夫妇穿着丧服,号啕着。队伍中间几个男丁抬着一副棺材,棺材前面两男一女被反绑着双手,推搡着往前走。这些人在衙门前跪下,为首的一位老者击鼓,衙门执事出来高声喊道:‘来者何人,为何击鼓?’老者应声:‘大余村全体村民求县令青天大老爷作主!’
  米县令正率众迎接节度使府军将骆宾王一行,寒暄未毕,就有一名胥吏前来所告:‘大人,现在大余村村民数百人聚集公堂,请大人前去升堂裁决。’米县令一听来人有数百之众,生怕闹出事端来,连忙拱手对骆宾王道:‘书记大人远道而来,下官已备下薄酒粗肴,只因公堂前有人聚众生事,还需前去料理。请大人先率众就宴,下官完事之后再来奉陪。’
  ‘明府如若不弃,我等正好去公堂旁听,让众军校先在此休息即可。’宾王也有心看看这位县令如何断案,便传令下去,命折冲都尉领军吏在县公馆留下,自己带着两位随从和一帮旧交新友偕米县令前去衙门升堂。米县令哪里愿意,碍于节度使府书记有权要求听审折狱,只好说:‘大人有此雅意,敢不奉命。’
级别: 论坛版主
57楼  发表于: 2013-12-03  
    赶到县衙,米县令慌忙升堂,因为骆宾王客座陪审,更兼又有天下名士卢照邻,道家高人李荣,豪家子弟陈子昴等人两厢旁听,他惊堂木拍起来也没有往日的清脆,响亮和果断了。
  ‘传大余村乡民头领进来!’
   即刻就有一位富绅模样的的老者急趋而上,在堂前跪下。
   ‘何事率众来公堂喧哗?’
    ‘回青天大老爷,昨日是我大余乡神灵乌将军娶亲之日,乡民选送民女余桃花与乌将军匹合。不期有二位异乡过客,伤我神灵,强抢民女,坏了我乡几十年规矩,将来乌将军要是降祸于我乡,只怕我们全乡都不得安宁。’
     ‘异乡客何在?’
    ‘今日清早,我乡民趁他们酒醉熟睡之机,将二人拿下,捆缚,送来县衙,请大人为我乡民作主,杀此二人向乌将军谢罪。’
    ‘将二人带上堂来!’
级别: 论坛版主
58楼  发表于: 2013-12-03  
    随即有两名衙役并几位乡民推搡着两名男子上堂。二人挣扎着不肯跪下。米县令一拍惊堂木,道声‘将二人按住!’又有四名衙役上前帮忙,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制服。道士李荣一眼就认出了二人,‘这不是在客栈中认识的郭氏主仆么?怎么会这样呢?’他心中一惊,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二人抬头看时,首先当然是看见了獐头鼠目的米县令,随而也马上认出了道士李荣。郭虎张嘴喊道:‘道长--’郭震立即低声喝止:‘不要说话!’原来他心中早就拿定主意,并不告白自己的身份,让米县令断一断此案,也好对自己这位即将共事的顶头上司有一个最直接的了解。
    ‘堂下何人,姓甚名谁?何方人氏?来通泉何干?’米县令喝道。
    ‘小人姓郭名真,仆人郭富。魏州人,漫游天下,无所营生。’郭震不卑不亢地答道。
    ‘既然是异乡之人,当知须入乡随俗。乌将军乃是本县大余乡所祠神灵,何故不知敬奉,还敢伤害。于今人神共愤,正是你咎由自取。大余乡人要杀你二人向乌将军谢罪,以免受无妄之灾,你有何话说?’米县令来通泉任县令已有三年,通泉地处偏荒,乡民淫祠之风盛行,大余乡每年以少女殉乌将军之事,早有所知。去年就有一家父母来告,说乡民强迫选送其女,请求县令干预。但他一不愿惹乡民众怒,二又收取了乡绅的重贿,就以民间巫祠由来以久,官方宜无为而治为由,置之不理。今日当着节度府要员等审理此案,唯恐暴露前事,所以更想尽快了断此案。
    
级别: 总版主
59楼  发表于: 2013-12-04  
这样的米县,放在今日之神州当还是个好官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