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陈正彪: 周进的“哭”和范进的“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09-02  

陈正彪: 周进的“哭”和范进的“疯”

周进的“哭”和范进的“疯”


重读《儒林外史》,竟然生出些先前没有的意味来,闲暇时,伴着苦茶,把这意味敲成不成音节,不成文法的符号,也算是无聊人生的无聊之举。

周进者,六十多岁,“不曾中过学”,本系薛家集以“每年馆金十二两银子,每日二分银子在和尚家代饭”聘请的先生,其人“头戴一顶旧毡帽,身穿元色绸旧直裰,那右边袖子同后边坐处都破了,脚下一双旧大红绸鞋,黑瘦面皮,花白胡子”。周进的教书生涯甚为艰苦,“荀家的是一钱银子,另有八分银子代茶;其余也有三分的,也有四分的,也有十来个钱的,合拢了不够一个月饭食”。而所教学生系“七长八短几个孩子”,“就像蠢牛一般,一时照顾不到,就溜到外边去打瓦踢球,每日淘气不了”,但为了生存,只好“捺定性子坐着教导”。但是“将就混了一年。后来,夏总甲也嫌他呆头呆脑,不知道常来承谢,由着众人,把周进辞了来家”。无奈,只好随经商的姐夫金有余到省城,做个记账的人。在省城闲逛中,不觉到了贡院(科举考试乡试所在)门口,周进想挨进去看,“被看门的大鞭子打了出来”。晚间跟金有余商量,金只得用了几个小钱买通看门的,进去一睹。哪知,“周进一进了号,见两块号板,摆的齐齐整整,不觉眼睛里一阵酸酸的,长叹一声,一头撞在号板上,直僵僵不省人事”。三四个客人一齐扶着灌水下去,“喉咙里咯咯的响了一声,吐出一口稠涎来”,众人扶着立了起来,“周进看着号板又是一头撞将去。这回不死了,放声大哭起来。众人劝着不住。一号哭过,又哭到二号、三号,满地打滚,哭了又哭,哭的众人心里都凄惨起来”,“他哪里肯起来,哭了一阵,又是一阵,直哭到口里吐出鲜血来”。当金有余的几个同行朋友问明原委,愿意出银子为他捐一个监进场,周进赶忙答谢:“若得如此,便是重生父母,我周进变驴变马也要报效!”“爬到地下,就磕了几个头”,“再也不哭了,同众人说说笑笑,回到行里”。数十年苦心没有白费,周进录了个贡监首卷,“到了八月初八日进头场”,“那七篇文字做的花团锦簇一般”,“直到放榜那日,巍然中了”。“到京会试又中了进士,殿在三甲,授了部属”,“荏苒三年,升了御史,钦点广东学道”。

呵呵,只因那场撕心裂肺、昏天黑地的哭,周进卑微、屈辱的半辈子人生发生了戏剧性突变。从此,伴随他的是官场的迎来送往,随从的前呼后拥。在千万儒生中,周进挤过了独木桥,成了人上之人。

与之相似的是周进主考生员时“卷面上加了三圈,即填了第一名”的范进。第一次见面,周进眼中的范进是“面黄肌瘦,花白胡须,头上戴一顶破毡帽”,“穿着麻布直裰,冻得乞乞缩缩”,“那衣服因是朽烂了,在号里又扯破几块”。在乡试中,“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报录人接二连三到来,挤了满屋子,因“家里已是饿了两三天”,老母已是“饿的两眼都看不见了”,范进正抱着母鸡在街上寻人买。被人强行叫回家里,看到屋里的报帖,范进“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中了!’说着往后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老太太慌了,慌将几口开水灌将过来。他爬起来又拍着手大笑道:‘噫!好了!我中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飞跑”。当然,在丑态百出之后,岳父胡屠户油晃晃的一巴掌治好了范进的疯病。

数十年的人生历程里,范进尝尽人世的屈辱和辛酸。他的岳父、邻居等各色人等,在范进中举前后,前倨后恭,世态炎凉,实难尽述。

《儒林外史》人物故事背景为明代。当时,西方新航路业已开辟,世界各大洲联成一体,世界市场开始形成。伴随着殖民掠夺,西欧社会经济发生深刻的变化,商业革命快速地推动着社会的进程。从文化方面看,一场以人的觉醒、人性回归为宗旨的文艺复兴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人文主义者们以“人性”反对“神性”,以“人道”反对“神道”;反对禁欲主义、蒙昧主义和来世观念,歌颂世俗生活、人的伟大,赞扬人的价值,尊重人的需要,提倡个性解放。诞生了一大批张扬着人文主义思想的文化、艺术大师、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画家波提切利、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诗人、作家、剧作家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塞万提斯、乔叟、莎士比亚;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莫尔、培根、笛卡尔、马基雅维利、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开普勒、维萨里、塞尔维特、哈维......世界文明发生着划时代的伟大变革,而成长于温带内陆的华夏文明却画地为牢,总揽大权的皇帝躲在深宫里,幻想着修筑万里长城作为自家庄园的围墙,通过科举考试,网络天下奴才牢牢维系一姓之江山千年万年长。众多读书人老态龙钟,毕其一生光阴,读科举必备的儒家经典,循规蹈矩,亦步亦趋,前途只有一条: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大富大贵,鞍前马后,应者云集。考不中呢,贫困潦倒,备受凌辱,如乞丐,如颠僧。人的天性空前失落,遑论什么人性、尊严、创造和价值!而皇家则通过这样的方式,如教父般控制着所有人的价值观和灵魂,在自家的大花园里,皇帝及其大小奴才们,一唱一和,无耻地践踏人的尊严。当然,对外还是要炫耀一番的,郑和下西洋就是向夷狄之邦炫耀大明帝国的赫赫威势的。就本质上,和世界文明的上升相比,明帝国却在王朝的思维定势下固步不前。自此,华夏文明前所未有地失落了。

一部《儒林外史》,写尽儒生们的各种丑态。周进、范进考中前后的反差及人格的分裂,足以说明儒家思想、文化腐朽、没落的一面。没有经济的独立,没有人性的复苏,没有人道的关怀,人格和尊严的独立不啻于痴人说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