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浪柴湾-当选总统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9-01  

浪柴湾-当选总统

    昨晚的两个梦记下备解

1,梦见从某地还乡,刚到白竹桥,觉得脸上灰尘太厚,便在洗衣埠蹲下洗脸。刚洗完脸要转身上岸,忽然觉得脚下洗衣石变成软泥,开始下陷。慌忙上爬,双手抓住一块竖插着的护岸木板,意欲以双手撑木板顶部,翻身跃上。可木板稍一受力,也急速下沉,连忙大声呼救:“美秋哥,快来救我“。正在恐惧绝望之际,木板下端似乎终于接触硬底,可以承重了,双手一按,身体绷紧,右腿上翻,终于爬上溪岸。。。。。


2,似在初中教室中,身穿一有白色条纹旧毛衣。这件毛衣引起了很多同学的注意,因为有人说它是别人丢弃的,或者是根据别人的式样仿造的。这样我本来想讨好某漂亮女生的心情顿时就凉了下来。
        走出教室时,一个惊人的消息正在通过电台、电视、报纸和网络四处传翻:我被当选为加拿大最新一任总统。这显然不是开玩笑,因为随即有人挽住我的一只手,飞身纵上加拿大议会大楼的屋顶上。他可能是我的竞选搭档,或者是新上任的议长。屋顶的坡度很陡,他的左手紧握着一只带有两个钩子的攀爬工具,在屋顶上相当稳健地移动。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体味我的巨大成功:从一个新移民成为一个总统。但我确实想像过我的父母亲人在电视里看到这个新闻时的兴奋和惊讶。那位议长慢慢地将我们二人移到屋顶的边缘,好让我们身子稍为吊下来,从窗外考察一下我即将成为主人的、最顶楼的办公室。我并没有看清什么东西,但那种情境着实令我激动不已。我在空中调整了一下姿势,就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踏在实地上。。。。。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9-02  
飞翔的驴子
    有的新梦暂时不想解,或者解不了,或者没时间解,以后都跟在这个贴子里

  梦见某友H每天骑着一只驴子上班,晚上他将驴子系在八斗畈中路边的一根树桩上。有人想把它偷走,我必须把这个消息赶在那人下手之前通知家里。我绕了很大一个弯,以免让人察觉。但需要加速前进时,我觉得自己就是那头驴子,并且飞了起来。我飞得有些低,所以更觉得吃力,随时都有双脚着地,前功尽弃的可能。我不得不使劲地扇动双手,并且将双脚尽量与地面平行地伸直,像鹤那样。在飞翔这方面,我是很有经验的,这已经远远不是第一次了,但我从来没感觉到飞得这样辛苦。。。。。。
  
  顺手记下一点相关印像:昨晚看电影<<太阳开花>>中,有一头驴子,形像蛮可爱。前不久看的<<走着瞧>>也是关于驴子的故事,印像很深。
  另有关于某某的不快。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9-17  
Re:浪柴湾
    白竹桥,家乡某地,在风水家眼中是个浪柴湾:一条小溪直冲过来,在门口突然转斩,在洪水期间必然冲来大量的漂浮物(浪柴、浮财)。我上高中时每周都要经过那儿至少两次,常在那个洗衣埠洗脸。毕业参加工作后的若干年,那儿也是我回家的必经之地。上次在老家逗留期间,特意去那里转了两圈,那儿原有的两家居民都搬到城郊去了,留下大片宅基地和破败的旧屋,心中甚感可惜。
  这个梦既然选择这个地方,自然有其原因和用意。梦中的很多元素,看起来似乎是偶然的,其实一加深究,就能发现其与心理真实的切近联系。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9-17  
Re:浪柴湾
    选择这样一个地点,首先即含有对自己的讽喻:你总是渴望浮财,想一夜之间暴富,不肯脚踏实地的奋斗和积累。这个讽喻显然又与今年的风险股投资有关。梦中这一段:刚洗完脸要转身上岸,忽然觉得脚下洗衣石变成软泥,开始下陷。慌忙上爬,双手抓住一块竖插着的护岸木板,意欲以双手撑木板顶部,翻身跃上。可木板稍一受力,也急速下沉。其实是在非常形像地描绘着股票M的走势:你以为它见底了,可底下还有底。让你很难着力翻身。最后的情形是它终于见底了,你也上岸了,你似乎可以从中看到一线光明。但这光明何时会出现呢?这就要从梦中呼救中喊出的名字来推测。
  梦中大喊的“美秋“,以前一直住在白竹桥,梦固然可因为这一层原因而把他作为呼救的对像。但以前住在那儿的两家一共不下20人,何以独叫美秋呢?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9-17  
Re:浪柴湾
    秘密就隐藏在这个名字中,梦希望通过这个名字,表达梦者潜意识和意识对于M何时重返升途的一种预期:在美好的秋天。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9-24  
    第二个梦的解析入口在于“旧毛衣“。这件毛衣引起了很多同学的注意,因为有人说它是别人丢弃的,或者是根据别人的式样仿造的。这样我本来想讨好某漂亮女生的心情顿时就凉了下来。
    我向来是个不大修边幅的人,对于衣着的关注是远谈不上执着的。在梦里,也很少记得有关于衣服好坏新旧的印像。如果有关于衣服的梦,那绝大多数是因为在梦里没穿衣服,窘迫万分。这一类型的梦,也是一种典型的梦,以后有机会将细加讨论。在这个梦里里,我觉得衣服完全只是一个喻体。它实际上只是取代了我内心中怀疑的一面对于《杜诗重构》的看法。我说过我对《杜诗重构》是有点敝帚自珍的,但这并不表明我的心中没有批评意见,或者说我并不知道我的同行们会以怎样挑剔的眼光来看它: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9-24  
    你如此引以自豪的东西,其实不过是一件别人丢下的东西,或者是一个仿制品。你不要指望它能让获得读者的垂青。
  的确,《杜诗重构》很容易获得这样看似公正的批评,它以杜诗为原料,来加以再造也包括复制。这个原料也正是当今的时风所弃而不用的东西。
  我之所以如些确定地认为旧毛衣是《杜诗重构》的一个喻体,原因相当简单,因为它是我今年以来每天都在思考和为之劳作的东西。我对它倾注了巨大的心血,也寄予了一定的期望。正因为如此,我对反对它的意见也考量得很不少。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9-25  
预留贴1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9-25  
预留贴2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09-25  
南岳
        昨夜梦:
    在暮色中与父亲同行,手持一卷山水画册。前方不远处有一列陡峭山崖,山崖间出现一个巨大的裂谷,其间黑雾腾涌,鬼气森森。我把画册当成地图查看,指出这个裂谷正是传说中的“鬼谷“,心存恐惧,亦不乏神往。
    绕过鬼谷,沿一陡坡向上攀登。随处可见岩缝间热烟直冒,可见其下乃是火山活动带。登上一个小岭后,风景渐感亲切,但近前一丛芭茅突然着火,若非闪避及时,我们的衣服也会被烧着。
    连续登上几个渐次升高的岭坳,来到一片开阔地,地近南岳,仰见祝融峰直插云霄。但前路却被一个高山湖泊阻挡。这时同行者变成了诗人C,C以领路人自居,但我总觉得他居心叵测。他告诉我,沿着湖边被水浸没的一条古道可以走到湖对岸,再穿过一个溶洞即可抵达祝融峰脚下。他说着就径自涉水而去。我独自站在苍茫夜色之中,进亦忧,退亦忧,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好久,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向水中走去。
    水愈来愈深,渐渐淹到下巴。。。。。。
    我居然奇迹般地来到南岳山脚,仰望山上,石级如天梯直上,不知其几千级。虽然如此,心中却不再恐惧,反而觉得有必然登顶之信心。因为在我的记忆中,我已从此地拾级而上不下三五次。且记得半山之上有南岳管理处,熟人若干,每次前去均获热情款待。。。。。。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09-29  
开倒车
昨夜梦:

    梦见驱车到一条大街上,前面看见许多路障,车速就慢下来。完全停下一阵子之后,车开始向后行驶。我慢慢意识到这样很危险,但身体似乎是仰面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右脚可能踩在油门上,但已完全麻木。我想将它挪动一下,去踩刹车,却动弹不得。我挣扎着,用力叫喊,却把油门踩得更紧了,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倒向车流之中,后方一片恐惧的喇叭声。。。。。。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11-06  
飞翔的驴子
    飞翔的驴子这个梦,本意并无难解之处。它很明显是一种自嘲,也是对于我自己长时期不能脚踏实地而总是寻找捷径的一种规劝。大概我的性格并不允许我真正地接受这种规劝,所以梦更有责任让我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境地。
  H是一位学者,对老庄哲学深有研究,为人和做学问都很扎实稳重。我们在一起时,他曾劝慰我安于现状,淡薄名利。梦一开始,驴子即被他拴在八斗畈中,即隐喻着我内心也始终存在着一种力量,压制着个人功利主义的冲动。八斗畈是我家乡田野的最开阔处,其中最大的一块田叫八斗丘。梦选择这么一个地方拴驴子,不由得我不想起它在自嘲同时表露出来的自负。古人以才高八斗为极高赞誉。这只拴在八斗畈的驴子大概也很自命不凡吧。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11-06  
飞翔的驴子
    后来我发现我自己就是那头驴子,而且飞了起来。这正是我内心蠢蠢,常思奋飞远举的一个写照。梦为我实现了这个愿望,但并没有将驴子的两只前蹄变成鸟的翅膀,这样的安排,无疑是在告诉我这样一个现实:即使你能短暂地飞起来,你也还不过是一头驴子。
  作为一头驴子,飞得确实很艰难和辛苦。但梦中我确实认为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高高飞翔,对于飞行可谓是经验多多,技巧非凡。这与我很多年前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有些相似:在那个梦里,我记得自己还写地一本飞翔理论专著呢。我认为研究梦中这种在现实中根本无法寻找的记忆非常有意思,以后有时间我将详细地写下我的一些想法。
级别: 禁止发言
13楼  发表于: 2013-02-22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