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高考与青海支教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8-09  

高考与青海支教

        又一次来到高考考场,同学羊子手持一支高压水枪冲洗着窗玻璃。语文试卷先发下来让考生预览,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我从头到尾看了遍题目,颇为自信地对羊子说:“幸好没有什么意外,语文我一向是不怎么担心的,这些我都可以应付“。
        试卷随而被收回去了(或者保留着?),考生居然被允许去买一些面包边吃边考。
        我问羊子:天菩萨哪里去了?
        “去青海支教好长一段时间了。他是自愿的。“
        我很是羡慕,又问他在那儿过得怎样。
        “听说住房很大,有400多平米。他一个人管一所小学,学生不多,都是藏人。唯一不足的是,没有一个女人,回家还得自己做饭“。羊子的描述似乎在一个遥远的电视屏幕里一一呈现, 非常真切,更发让我憧憬。
        他继续喷着水枪,显然这是他谋生的主要手艺。听说他在甘肃一带打短工,日子过得也不错。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8-09  
        考试的梦,在弗洛伊德的<<释梦>>中被列为典型的梦并加以细致深入的阐述。几乎所有受过教育的人都可能有过关于考试的梦,接受教育的程度越高,这类型的梦反复出现的可能性越大。梦中最为普遍的情景是对于考试内容的茫然无知。它可以说是一种创伤性的梦,是对于所经受的种种考试和接受考试的惶恐和焦虑经验的再现。弗洛伊德认为,这样的梦往往出现在你遇到新的考验并为之忧虑不安的时候。而且这种梦实际上是想向你表明:你不必为此焦虑,你以前不也经历这样的考试吗?你曾经那样焦虑,事实证明你并没有问题,大多数时候你不是都顺利通过了吗?弗洛伊德的这种解释,在很大程度上,似乎是为了让它符合“梦是意愿的满足“这样一个判断。而这个判断的准确性,在我看来,并不是没有疑问的。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8-09  
      我有很多关于考试的梦。相信像我一样经过并且通过了残酷的中国式高考的人,都曾有过类似的梦。可惜的是,我没有条件做一个调查:那些最终没有通过高考的学生是否也经常做这样的梦,在他们的梦里,是不是如弗氏说的那样通过梦来自我满足,每次都能欣然应考而且轻松过关呢?但我的确曾经询问过许多大学的同学,他们都和我一样,有过在梦里重回考场,毫无准备,忧急万分,前途一片黑暗。有时候,在梦里我仿佛记得自己早就考上大学,就读多年或者已经毕业了。但这也不能改变梦中的困惑和担心。
    而今天记下的这个梦,看起来好像是个特例,弥足重视。在梦中我显得胸有成竹,对第一场考试语文有一种不在话下的气概。考试本身也很奇怪,远不如我们实际经验的那样严格和残酷,它甚至可以先把试卷发下来让你预览,然后你还可以去买些食物边吃边做答题。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8-09  
        这样一个特殊的梦,给了我更大的理由怀疑弗洛伊德关于考试的梦的某些论断。因为,在我所作过的所有考试梦中,只有这一个梦似乎在向我预示:你不必为此焦虑,你以前不也经历过这样的考试吗?它很清皙地告诉我:这些问题你都可以应付,而且考试也并没有你想像得那样可怕,它甚至是很人情味的。读过此前我所解的几个梦的大略也可以猜到,目前我确实面临着一些现实困境,比如投资失利、创办论坛力不从心之类。而其它几个梦也曾或明或暗地安慰着我:别着急,置于死地而后生嘛。因为这个梦与其它考试梦的显著不同,我或许可以反向推断,那些在考试面前手足无措的梦境并没有所谓的对于现实处境的暗示性和安慰性。它很可能仅仅是一种创伤性经验的重现,或者由当下处境所激发的创伤性经验的再现。关键是,它并不具备暗示性或者安慰性。只有与我今天所记下的这个相类似的梦,才具备暗示性和安慰性。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8-10  
    羊子和天菩萨是高中时的两位密友,2月份回国,我们有两次亲热的聚会。三人中,羊子没考上大学,但人长得最高大帅气,也很有生存能力,从我了解到的有限情况看,他大概是承包了一些工程,也算个小老板,日子过得很不错。在梦中,他一直在弄着一把高压水枪。高压水枪这个形像有一点现实来源,即作梦前日下午,我带孩子去公园时,看到一位亚裔女孩用一支高压水枪冲洗门前台阶和窗外玻璃,我从未见人以如此方法清洗玻璃,当时颇觉惊异。这个情景对梦象的形成可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二者之间恐怕并没有内在的联系。把高压水枪完全当成一个比较固定的象征来看,更容易把握梦的含义。不少情况下,枪是作为男性性器官的象征而出现在梦中的。高压水枪,可以理解为旺盛的性功能和精力。这和我在阔别12年后重见羊子的第一印像非常切合。而且两次聚会时,他的妻子SL都来了,她很性感和丰韵。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8-10  
    在这个高考的梦中,羊子一直在玩弄着高压水枪,也隐含了这样的事实和意义:他虽没能通过这种残忍的考试,但凭着男性的力量他也可以生活得很好。  
  (明日再续)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8-11  
青海支教这个情节是这个梦中最难解的部份。天菩萨并没有这样的经历,也从未流露过这样的想法。他是一个相当能够随俗沉浮的人,上次回国,他精心组织了一个盛大的同学会,喝得烂醉。他留给我的种种印像似乎都不能与青海支教的甘于寂寞联系起来。对于这一段,我有两个猜测:一是以他的形像置换了我的另一位确曾在青海支教的同学,置换的理由可能是因为二人同姓,同祠堂,同班,长相也有点相像。二是这个形像本身是谁并不重要,它可能只是我自己的希望的一个化身。在大学期间我就曾浪迹青海一带,并留下了许多终生不可磨灭的记忆。很多时候,我是很向往能够在中国某个遥远偏僻的地方教书写作,与世无争的。但我的性格的复杂性使这种向往根本不可能实现,就像梦中所显示的遗憾一样:唯一不足的是,没有一个女人,回家还得自己做饭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9-01  
    昨晚又梦见高考,记在这里:

  一开始就坐在考场背靠门口的坐位上,刚开始做题,一股洪水从门口冲进来,把试卷全弄湿了。我站起来,转过身,将桌子移到一两级台阶上,面对一条阴沟,阴沟之上屋檐水淅沥而下,随风洒落于桌面,要保持桌面和试卷干燥完全是不可能的。我打算向考官提出,这个事件已经浪费了我许多时间,新发的试卷我又得从头做起,我应该至少得到延长半个小时的特许,但这儿是一座破落的乡村中学,考官都是一些没有身份的人,他们有没有做出这种决定的权力是很可怀疑的。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9-01  
    近来又梦见过好几次高考。高考如此频繁地出现在梦境,的确显示我的心理正处于一个艰难的考验期。最近各个方面的事情很多,其中好几桩都在关键阶段,它们构成的压力显然已深深地渗透到潜意识之中。有些事情暂时尚不便明言,故留备后解。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3-01-28  
昨夜梦:

    似在长沙某路公共汽车上,乘客只有我一个人。来到一个广场,司机停下来,他有一条小狗和若干物什丢在路边,让我去捡查一下。我下车后果然看到一只小狗,很可爱的,可惜的是我不能把带到车上。再次上车时,同坐就有了一些同学,而且这些同学都是和我一起去参加高考的。到达某地,即如起跑线,有人吹响唿哨,数十百千人即开始狂奔,考场的路是一条笔直而陡峭的上坡路,我跑得太远,以至于冲到了半空中,如果掉下来,肯定会砸死人,或者一直掉到低谷,丧失竞争的机会。幸好我抓住了悬崖上的草丛,又加入了狂奔的人群。但一支铅笔掉在地上了,实在没有时间去拾取。终于,我作为最先几个人之一,跑到了终点:考场教室前的阳台。而且我还拾到了一支美工铅笔,铅头很大,用来作题肯定是不好的,但毕竟比连一枝笔也没有就去参加考试要好多了、、、、、、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3-01-28  
今日接巢晓琴夫妇及两个小孩来家,在车上又聊到了高考,故想起上述梦。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