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关于一个“绝色美女”的梦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8-26  

关于一个“绝色美女”的梦

2016-04-30消防队
梦见在某港口大楼中,见一队消防员自海外乘巨舰前来泊岸,换下正在值班的一队消防员。这些消防员要回家吃饭睡觉了,其中有独一无二的一名金发碧眼女兵,在与男队友撤退时突遇楼顶陷塌,她掉进一个洞里。此洞便在我眼前两米处,我上前大呼,试图救起她,却听不到回应。但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新来的一队消防员已到门口,他们应该会从下一楼将她解救.......

注:此为前夜之梦。消防员制服为金黄色。消防之紧急,以应“gold rush”,这两日黄金暴涨,如验之。女消防员,疑为“KG”,上周表现好极,本周颇差,几乎回老家了。该公司之名,英音颇与“blonde”有相近处。

2016-05-14
痛失美人
4月30日所记梦中,kg,被潜意识当成一位金发碧眼美女,是消防队中唯一女兵。kg购于此前约两个星期,第一周内最高猛升约50%,后来几日便跌得只微微高出成本。五月这两周,她一直不死不活,让我信心大损。前日突涨10%,昨日一早又涨10%,鬼使神差,决定出货。谁知出货后暴涨,一直持续到今日,单是目前就少挣了30%。真是“心痛如铁树开花”。直如交了一位隐名公主,本已娶之为妻,却中途捐弃。德财俱捐,痛如之何。


附:

消防队

梦见在某港口大楼中,见一队消防员自海外乘巨舰前来泊岸,换下正在值班的一队消防员。这些消防员要回家吃饭睡觉了,其中有独一无二的一名金发碧眼女兵,在与男队友撤退时突遇楼顶陷塌,她掉进一个洞里。此洞便在我眼前两米处,我上前大呼,试图救起她,却听不到回应。但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新来的一队消防员已到门口,他们应该会从下一楼将她解救.......

注:此为前夜之梦。消防员制服为金黄色。消防之紧急,以应“gold rush”,这两日黄金暴涨,如验之。女消防员,疑为“KG”,上周表现好极,本周颇差,几乎回老家了。该公司之名,英音颇与“blonde”有相近处。


2016-09.18寄养
......我打算写一篇关于MR.FRANK GIUSTRA的持股分析报告。我记得他持有某公司的股票达到了49%,而收购价格要比市场现价高出25%。我一边思索着如何制作此文的英语标题,一边走下小叔子家门口稻田一角的泥水中。有几个人在岸上观看,聆听。我却似在自言自语,并弯腰捞去泥水中的杂草。这时我注意到这一片稻田的秧苗长得很茁壮,郁郁青青,插得也均匀,齐齐崭崭。还是青苗,收获还早。我爬上老家与小叔子家搭界的篱矶头一棵李树,踩着根有点受损的树枝,对老婆说:“我们那个刚生下的女婴,现在寄养在giustra先生持股的公司里,不用担心,一定会健康成长的。等她长大后,我们再将她领回来,岂不省了许多年辛苦?”随而我又产生了一连串的问题:“到时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是她的生身父母呢?是不是要dna验证?”“我们是什么时候怀上那个女孩的,为什么会寄养在外呢。这些年我们的经济能力并没有差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养啊。”我似乎快要醒过来了,但又产生了一个最关键的疑问:“在丽丽之后,我们真的还怀过一个孩子吗?那可能吗?”......

注:与kg有关。昨晚花过一段时间研究它的股东情况及PP状况,信心有所恢复。Kg乃上次所弃“绝色美女”。

2016-09-24

银碗
......多人合伙干了一笔大单,从某银行劫获万两白银,皆为铸成银碗的银子,外为白瓷,银于瓷中。正以锯将碗切割成小块银瓦,一白男,似高级间谍,笑道:你们上当了,这里面不是银子,而是锡。余破一碗以手指捻弄,觉瓷中物质轻且软,果非银,或为胶。众皆大惭,弃银而去。白男却欲尽取碗而去,方悟:又上当了。实为银,彼诬为锡,欲自得之。

    注:睡前看jason电影the bank job。或与mly有关。


2017-08.19金雕

久不记梦,昨有友人在群中发梦求解。所记梦很有意思,可惜不易解。昨夜亦有二三梦,早晨无时间记下,到了夜里,记得的已只是一鳞二鳞了。
1:在某处林中,友人探一鸟巢,得巨雕一只,重约15磅。并有数卵,其一正破壳成雏。催友人放回,言:此金雕也,为加国保护动物,猎之为重罪,可坐数年牢。
2:见乡长辈杨汉兴。此名在余梦中独具意义,不表。


2017-08.22

今日绝色美女KG早上开盘忽然狂涨,从0.35涨到0.47。我是半年前在0.20左右清仓的,看到此牛终于发狂,别提有多伤心。关于她的梦有好几个,可以向前查到。奇怪的是未到十点,她被强制停牌,并且价格也被强平于0.35。后市如何,明天关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09-18  
痴人说梦(1):命里无缘的一位“绝色美女”


啥家按:熟悉的人都知道,诗歌其实算不上啥家的第一爱好,记梦和解梦才是。我从大学一年纪起开始记梦,至今录下的至少在千条以上。有的只是三言两语,有的则长达数千字。移民加国前一两年时间内开始尝试解梦,久之,结集为《黑狼笔记》,由长江文艺出版社于1999年官方正式出版。当时本想再接再励,做出一番作为来,没想到刚领到稿费就随妻移民加拿大了。迫于生计,未能在析梦方面继续深造,但记梦的工作还是断断续续地进行着,并在2012年重新开始释梦,且感觉比《黑狼笔记》出版时略有了些长进。一些朋友很喜爱读我记梦释梦的文字。有诗友曾经说过:“你记下的这些梦,本来就是一首首的诗......”如此说来,啥家把以前记梦和析梦的一些文字整理出来,渐次在诗词大脍公号上发表出来,也算不得“超范围经营”了。



  我在2016年4月30日所记的4月28日晚的一个梦里,有这样的一个细节:

    .....梦见在某港口大楼中,见一队消防员自海外乘巨舰前来泊岸,换下正在值班的一队。这些消防员要回家吃饭睡觉了。其中独一无二的一名金发碧眼女兵,堪称绝色美人,在与男队友撤退时突遇楼顶陷塌,她掉进一个洞里。此洞便在我眼前两米处,我上前大呼,试图救起她,却听不到回应。但我并不太担心,因为新来的一队消防员已到门口,他们应该会从下一楼将她解救.......

   记录这个梦时,我相当肯定地将“金发美女”与我当时刚买进不久的一支黄金钻探公司的股票kg联系起来。时值国际黄金期货探底后大幅反转,多伦多证交所创业板中的黄金股可谓万马奔腾,有许多股票在一周内翻番,或者在两三个月之内上涨五到十倍。痴钝如我者,碰巧踩中了金银股这一段风起云涌的行情,尝到了一些甜头,每天激动不已。kg是我在第一批金银股翻番之后出货再买进的一只黄金股,该公司在加拿大育空地区钻探金矿,那里是上世纪初淘金热(gold rush)席卷过的地方。从公司网站中,我看到了许多含金量相当高的矿石样品,是它们刺激我一次又一次加仓购进,平均价在0.17元左右。其后一周,它忽然猛张两天,冲高到0.25元,之后迅速回落到0.19元左右。我狂热的心一下子又被泼了一大盆凉水。上面这个梦就是这种心情的产物。
  为什么我相信梦中的女消防员是股票kg的化身呢?梦境中有几点暗示:1,加拿大消防员制服上有醒目的金黄色条纹,让我很容易联想到黄金,进而联想到黄金股票。2,消防员的出现往往是在紧急情况下,这与我当时所认为的黄金股行情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紧迫心情有相互对应之处。3,该公司的英文名klondike,与“金发碧眼女”的英文blonde,其中的主要音节相似,使我在无意识中将二者混淆起来。
  确定了女消防兵就是kg,这个梦的意思就变得相当易解了:kg迅速回落,就像女消防兵突遇楼顶陷塌,掉进一个洞里。我在她的近前虽然没有救起她,却并不太担心,“因为新来的一队消防员已到门口,他们应该会从下一楼将她解救.......”,这无异于说kg虽然暂时回落,马上就会得救,行情还会卷土重来。

  在2016年5月14日我记下了这样一段话:
  《痛失美人》
  4月30日所记梦中,kg,被潜意识当成一位金发碧眼美女,是消防队中唯一女兵。kg购于此前约两个星期,第一周内最高猛升约50%,后来几日便跌得只微微高出成本。五月这两周,她一直不死不活,让我信心大损。前日突涨10%,昨日一早又涨10%,鬼使神差,决定出货。谁知出货后暴涨,一直持续到今日,单是目前就少挣了30%。真是“心痛如铁树开花”。直如交了一位隐名公主,本已娶之为妻,却中途捐弃。德财俱捐,痛如之何。

  记下这段话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kg一路高猛进,最高涨升到0.45元,我每日叹恨连天,捶胸顿足。直到看见它又重回跌势才渐渐平静下来。没过多久,该公司进行了一次私募,公司的总裁Peter Tallman和大股东Giustra都以0.30元的价格购买了大量新股,所以当股价回到0.30元以下后,我再也坐不住,又想与这位“绝色美女”再续前缘了。我大约在2016年下半年从0.26元左右开始重新进仓购入kg。但她一蹶不振,一跌再跌,跌到0.20元左右时,我已经累积了好几十万股。在漫漫长夜的煎熬中,9月18夜又做了这样一个梦:


......我打算写一篇关于MR.FRANK GIUSTRA的持股分析报告。我记得他持有某公司的股票达到了49%,而收购价格要比市场现价高出25%。我一边思索着如何制作此文的英语标题,一边走下小叔子家门口稻田一角的泥水中。有几个人在岸上观看,聆听。我却似在自言自语,并弯腰捞去泥水中的杂草。这时我注意到这一片稻田的秧苗长得很茁壮,郁郁青青,插得也均匀,齐齐崭崭。还是青苗,收获还早。我爬上老家与小叔子家搭界的篱矶头一棵李树,踩着根有点受损的树枝,对老婆说:“我们那个刚生下的女婴,现在寄养在Giustra先生持股的公司里,不用担心,一定会健康成长的。等她长大后,我们再将她领回来,岂不省了许多年辛苦?”随而我又产生了一连串的问题:“到时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是她的生身父母呢?是不是要dna验证?”“我们是什么时候怀上那个女孩的,为什么会寄养在外呢。这些年我们的经济能力并没有差到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敢养啊。”我似乎快要醒过来了,但又产生了一个最关键的疑问:“在丽丽之后,我们真的还怀过一个孩子吗?那可能吗?”......

  这个梦毫无疑问是关于kg的。FRANK GIUSTRA是kg的第一大股东,做梦那天晚上我花过一段时间研究kg的股东结构及私募状况,信心有所恢复。这个梦似乎告诉了我两个信息:1,我们把新生的女婴寄养在FRANK GIUSTRA的公司里,即我在kg上所作的投资,应该会“长大”,也应该等到她“长大”后才领回来。2,我进仓还是有点太早了,因为“这一片稻田的秧苗长得很茁壮,郁郁青青,插得也均匀,齐齐崭崭。还是青苗,收获还早。”我们乡下有一句俗话叫做“五月不是看禾时”。我在梦中所见之禾,恰如五月之禾,还是青苗,需要耐心等待,直到它们结出金黄的、沉甸甸的谷子来。
  我也确实用这个梦来安慰了自己几个月:“耐心等待吧,禾苗迟早会抽花结实,金黄的稻浪迟早会在你眼前翻滚。”
  但是我的耐心还是敌不过庄家的残忍。此梦后的两个月中,kg一直跌到了0.145元。而不堪折磨的我,大约是以0.18元的平均价全部清仓出局的。
  清仓后很长一段时间kg仍然不死不活,渐渐将它淡忘了。今年七月份偶然想起,去查它的行情,发现它早回到了0.30元上方。此后重新关注,至8月22日,它突然开盘狂涨,从0.35涨到0.47元。很快就被证交所停牌,价格以0.35元为准。阅读当夜公司所发布的澄清公告才得知:公司前两日消息称发现一条长达4公里的含金土层,引发了一个关于未来巨大金矿的猜测。次日开盘 ,股价扶摇直上,数日后达到0.60元每股.....
  
  上面就是我关于一个“绝色美人”的两个梦及其相关记录。我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就是想告诉自己以及和自己相似的急性子朋友:在证券市场中求生,不仅要有鹰一样的眼力,更需要乌龟一样的耐心。若无耐心,纵然怀抱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你也会一无所获,只落得无数长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