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移民加国后所记的第一个梦(1999-12-17)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8-06  

移民加国后所记的第一个梦(1999-12-17)

        梦中一直在构思一部长篇小说:某人得魔法可自如控制梦幻,并使之在电视屏幕上放映出来。电视机有多少个频道,梦就有多少个频道,如生活、家庭、商业等。梦中对此构思大为赞赏,以为此书必将成为开辟鸿蒙以来天下第一奇作。
        自己好像是高中女同学SL的丈夫。我们同来加国未久,SL已经变得满面乌黑,我在某处对镜自照,也大惊失色:才这么几天,我的脸已经尖削成苦瓜样。SL充满怨恨,拒绝一起回家,我想想自己羸弱的身体,开始非常担心经不起她的折腾。路边有一口水井,井台很高,其中清水溢出,水中苔丝浓密,飘忽不已。SL将脸浸入水中清洗,说:“水质很不错,但是大环境太脏,也没有办法“。这时候有一支巨大的送葬队伍出现在附近,装着死人的棺材一具接一具行进着,气氛十分哀切。
        独自回到楼上寓所。楼梯间向外为镂空墙。上楼梯时发现地板有明显被撬动的痕迹,大感不祥,但还是硬着头皮向上攀登。刚到顶层,准备开门,忽然有一双手从墙外伸进来揪住我的头发,使劲地往外扯。我挣扎不脱,侧面看到一个黑人(梦中称之为亚非人)手持鱼叉,从镂空处向我直插过来。梦醒。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8-06  
        来加拿大后所记梦境都很草草,也没有就当时境况作仔细阐释,时间过了这么久,要深入透彻地分析已经不太可能。所幸当时也马马虎虎地记了一点日记,联系这些日记,梦的大意还是可以了解。
    第一段可以看作是梦的创造力的一个力证。古今中外,梦中解决疑难问题的例子不一而足。对于艺术家而言,梦也常常是灵感的源泉。以我个人的经验,梦常常是个人创造力
被现实生活压抑而转入潜意识中寻找到的突破口和发泄点。很久以前我就打算写一部以梦境为主要素材的长篇小说,将近二十年过去了,这部小说虽然仍然没有开头,但这个梦似乎为我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构思:某人得魔法可自如控制梦幻,并使之在电视屏幕上放映出来。。。。。。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8-06  
        SL是我高时的女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妻子,长相漂亮,很丰满性感。她们夫妻的撮合成功,我可谓功不可没。在我出国的前夕,二人为我送行,喝得都有好几分醉意。我望着满面酡红的她,不经意地想:当初我若追她,成功应该不是问题。若果如此,生活不知又是个什么样子?没料到就这么一点邪念,在人生经过了空间的巨大转换,生活环境被彻底改变了的情况下,居然没有消失,而是潜入到意识层面以下,寻机作为梦象而浮现出来。弗洛伊德说梦是意愿的满足,至少在这里我是赞同他的。
    确实,在这个梦中,梦把不久前的内心中的一个“如果“,变成了现实,而且对这种现实所能产生的更多的现实作了进一步的描述:SL不可能像我的妻子一样能吃苦耐劳,过不了几天就会变得“满面乌黑“;她不可能像我的妻子一样忠心不二,一旦我的表现不如人意,她就会“满怀怨恨“;她也可能过于性感,让我消受不起。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8-06  
        水井通常有强烈的性象征倾向。在这个梦里它可能象征女性性器官,也可以作广义的女性象征。SL将脸浸入水中清洗这个形象的喻意似乎是:作为一个女人,SL是很纯洁的,也能给我性福。但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长期在市井之流的氛围中生活,不免沾染了一些让我难以接受的习气。
    送葬的场景表示着一种对过去的放弃和遗忘,这也是一个要出国或刚出国的人采取的最自然然的态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管你有多么舍不得。
    梦最后的场景体现了当时现实下最主要的焦虑和不安全感。
    刚来加拿大,住在离唐人街不远的地方,英语听不懂,也说不出。要了解新闻或者稍房找工就得买<<世界日报>>或<<星岛日报>>两家中文报纸看。这些报纸上的头版通常都少不了凶杀案。那些日子正好看到了两例黑人袭杀华人案,心中不免忧惧。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8-06  
        如果梦是意愿的满足也包含梦是假设的实现的话,我会又一次同意弗洛伊德。意愿,它不仅包含着好的意愿,也包含着坏的假设;不仅包括清楚的动机,也包括模糊得自己都没有认真想过的一个稍纵即逝的念头。有一次我与友人在长沙烈士公园划船,船到中流,我想,要是我弯腰时钱包从上衣口袋中掉出来,掉到湖中就麻烦了。当天晚上就真的梦见自己的钱包掉进湖中。那样的梦,如果说是意愿的满足,意愿就必须理解为想象和假设。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8-06  
第二个梦:世纪末的颓废  (1999-12-27)
        上述梦之后的10日,又记下一个颇为奇怪的梦:

    梦中正观看一幕舞台剧,剧名为<<世纪末的颓废>>。奇装异服的男女一阵乱跳之后,其中一人走上前台,引吭悲歌:刽子手对刽子手说,死刑犯有山冈,比我还幸福。。。。。。又看到语文课本上有一篇朱德的文章,文章中作者向中央提议,要加强海关检查和移民控制。当他在行文中要表示屡屡两个汉字时,写的却是英文NONO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8-06  
        对加拿大所抱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到一个月就破灭了。摆在当时的我们面前的现实情况是:我们囊中羞涩,房租昂贵,带来的全部现金约4000加元已所剩不多;言语不通,除了能到华人商场打零工之外别无选择,即使到华人超市打工,也是能讲广东话者优先;天寒地冻,举目无亲,四顾茫然。妻子作为主申请人压力比我更大,早早就找到一家缝纫厂打工,干了几天,香港老板认为她做的太慢,屡屡讥笑。早晨五点多钟起床,在鸟鸦的声声悲啼中赶去上班,天黑才回到临时的小家中,浑身酸痛
    (有事暂停)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8-06  
        说到今后该怎么办忍不住就要哭。在这个梦以前,我也曾到一个加油站试工,只一个下午,站在寒风飘雪之中,给过往汽车加油,因为路段有点特殊,加油者以出租车居多,司机们一般以加多少钱的油为限,像我这样的新手,很难控制好油枪,加少了很定不行,要补上,稍一补又多出几分钱来,这几分钱就得加油工自己负责。我是试工,没有工资,自然不会赔钱,但负责人也就看出了我不是这块料。梦前那一天,也就是16日,我在唐人街的大新超市找到一份杂工,算是正式开始了我在加拿大的磨难。一天工作11小时,在一个以讲粤语为主的环境中工作,走来走去,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能在贷箱上坐一会儿,这对我一个长期坐办公室的编辑而言,可想而知是何等的辛苦,难以忍受。
    背景介绍到这里,梦基本上都不需要解释了。之所以还没有完成,只是因为其中一些有趣的部份还有待点化。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8-06  
        梦是一个天生的艺术家,它是不愿意直抒胸臆的,看起来最明白的梦,其实也经过了它的几道曲折的工序。首先,它并不想用梦者自己的口直接唱出他心中的悲哀,而是在梦里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观众,企图蒙混过关。它设计了一出戏,让戏中人物来表达梦者真正的心情。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弗洛伊德认为,梦的程序中有一种所谓的“检查机制“,即梦的内容必须经过检查机制的的审核才能有效地浮现,这和中国的新闻出版管理机构是很相似的。如果梦的形象超出了梦者意识所能认同或接受的范围,这个梦可能就会被打回去重新设计,即经过变形或深度象征或其它一些瞒天过海的手法,逃过梦的审核。就像当今的网友们用一些隐语代替被强迫过滤的词语一样。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08-06  
        问题是,在这样一个看似并不出格的梦中,有什么东西为审查机制所不容呢?这一点必须要深入到新移民的心理深处才能发现其奥秘。新移民,除了少数极为幸运的,专业极有竟争力的,或者在加拿大亲族众多树大根深的,或者来自国内权贵豪富之家的,绝大多数人都会经历一段非常痛苦和失落的时期。他们大多数如我们一样,带着美梦而来,在一开始时不管有多苦也会咬牙坚持着,即使再密切的亲戚朋友询问,也会绝不轻言后悔。也就是说,对于新移民来说,承认自己悲观与后悔,是一道不小的心理禁忌。要越过这道禁忌,须有一些条件:要么是随着时间推移,处境已经明显改善;要么是状况越来越糟,到了无法掩饰的地步。而我那时则处于刚刚开始的时期,也就是要竭力否认自己悲观、后悔甚至颓废的时期。因此,梦只有把自己安排在观众的席位上,才不会被审查官大笔一挥,就地判决。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08-06  
        多年以后,我尽量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梦,其中体现出来的我当时绝望情绪其实是相当惊人的:我觉得自己比死刑犯都不如,他们还可以在山冈上的坟墓中得到安息,而我却不得不每天拖着沉重的腿,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走上11个小时,还要加上上下班走路的一个小时。是谁造成这种境地的呢,是我自己,和我自己的老婆。我们是我们自己的刽子手。是我在和我的老婆说:我们这是何苦呢?
    梦把悔恨的意思表达到一定的程度后,还没有就此止步。它又开始怨天尤人。它甚至觉得这一切的错误还要归咎于梦者的祖国:它为什么不设立更顽固的制度,利用海关检查和移民控制计划把自己关在国门之内呢。梦中的朱德,正是表现梦者的这种怨尤。为什么是朱德?如果为了表现某种渴望得到恩赐的心理,用周恩来似乎更好,而且周恩来在我心目中的形像比起朱德也要鲜明生动得多。
级别: 论坛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08-06  
        我仔细琢磨梦的每一个细节的构成,发现它的合成术是非常高明的,而用每一种合成中常常包含着非常丰富的心理内容。我来加拿大的时候,还是朱容基任总理。在海外的书摊上,最常看到的就是像“铁血宰相--朱容基传“之类的书。我个人对他非常敬重而且期望很高。在其它的梦中,也曾数次梦见他。朱容基,朱德,这两个名字对梦而言,有一种很值得利用的类似性。因此我推测,朱德,这个看似简单的名字,其实包含了三层意思:朱德、朱容基、朱容基积德。所以这一节梦的完整意思应该是:要是现在中国的当权者朱容基积点德,严格控制移民出国,我们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啊。
级别: 论坛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08-06  
        更有趣的是,梦中出现这样一个细节:用NONO表示中文的屡屡。在我们的岳阳土话中,屡屡的发音正如NONO。但NONO,在英文中表示强烈的反对,拒绝,有时也表示绝望的哀叹,就像一位妇女受到强奸时发出的声音一样。
    我想梦不会无缘无故地玩弄这样一个谐音手法,而是正是要用NONO来表达我当时内心深度的失望。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2-08-08  
        假期结束,释梦进程不得不放缓。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2-08-12  
梁山英雄:第三个移民梦(2000-01-01)
    梦见在向阳小学的后院中,手捧一只饭碗,从旧厕所前猛冲而过,向西登上狮子岭。立于岭上,自觉如一大将,扼守着一处高峻城池。仰观北方天空,云雾奔涌,诡谲多变。转身对身边随行某人说:这儿果然不同啊,这样的清凉之风真是千金难买!
  渐渐觉得所立城池为北宋时名城巨埠,百临梁山泊。守城者乃是大臣吕望。吕望老奸巨滑,诱招梁山好汉今日来此地谈判,意欲一网而尽之。
  下城逡巡,见满山遍野人头攒动,原来吕望已招募民工数万在此修筑包围工事。
  有人飞报吕望:“他们来了!“
  我听见远方马蹄阵阵,愈来愈近。心知梁山好汉已经中计,而作为他们的秘密成员,现在已无法通报阻止,非常焦急。忽然听到一声破空长唳,如鹤鸣九霄,抬头见关云长跨坐一只颇似交通符号的巨型箭头飞来,其气势之盛令我必中稍安。箭头在空中转折数次,终于降落在一片平坦谷地。仔细一看,其实并无关云长,先前所见,只不过是他的冤魂。
级别: 论坛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2-08-12  
梁山英雄:第三个移民梦(2000-01-01)
    不一会儿,从前方一列山脉的裂口驰进一辆大马车,径直向城池奔来。车上人数不多,中间靠后一人正智多星吴用,但面目看起来更像诸葛亮。吴用远远地看了我一眼,立时脸色大变,心知中计,命令停车。但前后路随即被截断,马车只好斜向冲进先前所见开阔谷地,四面望之。群山合抱,山上敌军如草木葱茏,围得铁桶也似。吴用好像就站在我身边长叹道:这可真是瓮中捉鳖,我枉称智多星,也是插翅难飞了。
  敌军居高临下,引而未发。我们则身在山谷中一处堤坝上,前方有坐小桥,桥板上赫然立着赵子龙,威风一如长坂坡单骑数主时的情景。更远处,农民合家男女均在浅水滩泊中
修筑工事,不过边干边玩,姿态散漫。小孩子则在追逐野鸭子为戏。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2-08-12  
梁山英雄:第三个移民梦(2000-01-01)
    我等自知身陷绝境,万劫不复,唯愿束手就擒。但等了许久,战事却并未发生。我顺水而下,与家人团聚,在一条清溪中嬉戏,父亲以年迈之身,竟不惮风险,从数丈高岩上跳入水中。。。。。。。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2-08-13  
梁山英雄
    把这几个刚移民加国时所做的梦放在一起是为了便于以后整理结集,分析时更容易保持前后一贯性,读者也更容易把握和理解。有空时先在网上打一个初稿,如可能,就作一个初步分析。忙时可能会搁下一阵子。
  这第三个梦是来加后的第一个元旦做的。从其中几个关键词,特别是“招安“,我基本上可以肯定它要表达的正是作为一个新移民的深层心理内容。先从大处理解:我的一向自视不低,在梦中体现为自觉为梁山好汉之一员;我的移民,在梦中体现为率先被招安,一开始就站在与梁山好汉对立的一方。我移民后的失落和忧惧,在梦中体现为梁山好汉的身陷绝境。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2-08-21  
一直记着这个梦还没有详细解析,但近来太忙,难以静下来,只有留待以后。
级别: 论坛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2-09-06  
朱总理(2000-03-01)
     梦见朱容基参加拿大安大略省选举,当选为省长,心中很是困惑: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总理,跑到加拿大来当个省长,究竟是得还是失呢?

    这也是个典型的新移民心态的梦。朱总理,作为我素所敬仰的人物,在梦中置换了我自己。梦的喻意很清皙:就是朱总理,来加拿大也顶多能当个省长。像我这样在中国就默默无闻的人,移民加国又能如何呢?
级别: 论坛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2-09-06  
朱总理(2000-03-01)
    上梦后三日即三月四日又有一梦与朱总有关:

   梦见朱总在加为相,有人为我引荐。没有见面礼,乃拟一联赠之:

   为官百姓非门槛
   天下苍生可覆舟
    
   自觉意势不错,可惜对仗未稳。琢磨之际,梦醒。

   此梦可证潜意识与意识的交互渗透。
级别: 禁止发言
21楼  发表于: 2013-02-06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禁止发言
22楼  发表于: 2013-02-1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