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8-06  

庆幸

走上楼斜角出一根绳索
迷茫中,本能地,敏捷地,被摆脱;
走在木阁楼穿梭于人群,灰暗而想当然的角色中。

脱掉外套就这么平常。

一圈下挂的套
收起铰链自动,熟练熟悉的从容;
——不紧不慢

连续温柔,含情,——
夹角在出口

摆脱,从头上脱去

走上楼。在人中
融洽的一场谈话,平常而诡异

——那圈套空空
在上方
永动机
回得无影无踪。
依旧无限移动着。

而实际上,什么也没发生;

——“椅子上的一只椅子腿
能代表整个一把椅子吗?

2017年8月5日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7-08-07 01:52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