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纪念青蛇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7-29  

纪念青蛇

青蛇去世了
2017-07-28 奉一 奉一书道

旅行
许巍 - 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每次听到诗人去世,就想为逝者做点什么?
实际上我只是与青蛇有一面之缘,在广州的一个诗人活动中,听说我们是校友,还多说了几句话。如今,她已经过世了。祝她早登极乐,一路顺风。

青蛇简介:
又名青儿,毕业于上海华东师大。主要创作流行歌曲、广告歌曲及诗歌。诗作散见于《诗歌与人》、《诗参考》、《诗生活》、《花溪》、《星星诗刊》、《诗潮》、《穿过骨头抚摸你》等书、报、杂志及互联网络等。诗歌《在高处的静》2001年底获上海榕树下文学网站“贝塔斯曼杯”第三届全球网络原创文学作品大赛诗歌大奖。
生活站在镜子前,指着自己说:“我是生活”,指着镜子说“你是诗歌”。
爱怎么相处就由它们自己决定吧。那毕竟是他们俩的家务事。

青蛇说:

事实上,影响我写作最直接和经常的不是诗歌、小说等,我以前看的现代诗歌非常少,很多非常著名的诗人的作品还是上网后才机缘巧合看到的,比如里尔克、 ASHBERRY、海子、多多等的。古诗当然是小时候就学的。我喜欢的古诗人是屈原、李白、李清照、苏东坡。小说也是读中学、大学的时候看得多,比诗歌多多了。大概因为看过太多好小说,比如张爱玲、博尔赫斯、卡尔唯诺、加西亚·马尔克斯等等的,我自己就一直不敢写。唉,感觉得到高山的压迫,太知道天高地厚,这到底是不是件好事呢,我现在也很糊涂。

真正影响我写作的其实是音乐、绘画、电影、建筑、大自然等等。它们使我的诗歌充满色彩、形象,有内在的节奏和律动,有美好的线条和合适的架构,有真实又幻化的剧情和流动的画面(当然这是对我那部分写的好的诗歌的作用和影响)。有时我想,如果做这样的实验:比如把一手好诗歌的文字变成声音,记录它们的声波波纹等等,那些线条一定是视觉上令人愉悦的。如果可以换算成色彩,那也一定是奇异的和谐的优美的。

说到音乐,真是我的最爱。我听音乐的轨迹大概是这样的:古典----爵士、民谣(包括民歌、民乐)----摇滚、另类摇滚(尤其喜欢工业重金属、后朋克、黑浪潮、死亡民谣、电子等)----随心随缘,一切都可。曾经喜欢过巴赫、老柴,后来喜欢SADE、BJORK、SUEDE、BLUR、 RADIOHEAD、SINEAD O'CONNOR、 P.J. HAVEY、JOYDIVISION、NINE INCH NAILS、LOW、U2等,现在最喜欢十七世大宝法王的声音及藏密仁波切们唱颂的咒语。

实际上,我自己也参与流行、广告音乐的制作。先是写词,后来也作曲。有一些自己的歌,但苦于没有经费和设备而没有制作成唱片发行。我独立完成的第一首歌叫《向自己开枪》,以前的男友在酒吧里唱很受欢迎。后来我就写了很多。

回想起来,我从小就喜欢看画。小学最喜欢的三门课是美术、英语、生物。小时候喜欢黄胄、吴昌硕的画,还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西方油画,现在最喜欢的是米罗、毕加索、达利、基里科、杜桑他们的作品。口味基本上是由甜美、平面、具象趋向立体、超验、抽象。我还特别喜欢我小外甥女谢筠的画,她绝对是个绘画天才。

也许我哪天去学画画去。等我老了,我一定会去搞书法和画画的,我想。我现在只用电脑上最简单的画图功能画一些。有些朋友很喜欢。小外甥女谢筠也很喜欢。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的画是你想象的,是你自己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只有四岁半。我问她:“你怎么会说‘想象’这个词?!”她说:“你有一次教过我。”我自己竟然完全不记得了。我每年只有回潮汕老家才会见到她几次。真搞不懂小孩子是一种什么怪东西。


车轮压过身体的瞬间
我和许多花儿见面
那些音的美
我说不出来
我像婴儿一样微笑
你们怎么猜都可以

——青蛇



青蛇诗选


树经过风



树经过风的时刻
就是我遇见你们的时刻
隐秘的叶子都被留下了
这是唯一的时刻
人们因幸福而微微发抖


钢丝上的鸟



钢丝上的鸟没有秘密。
它寻找音乐, 但 找 到
镜子。  巫婆是很远
的东西。词语挂满墙壁。

“你们都在发黄,这不好”

这个时候适合回忆和作爱
如果能纯粹就算得上幸福
时间不敏感。  它 只 是
规矩。像所有的伟人故居。
你漫骂过谁吗?  记住 !
不要 责 难 鼓。 灵魂有它
小小的耳朵。你书写不过来的
——请 稍 稍  往后挪。


听度母心咒的下午



在那里
事情总是更加离奇
树林里飘过一队穿黄衣的人
离傍晚还有两小时

人们真年轻
有雨后树叶的味道
城市的房顶全部飞走了
蚂蚁、蜗牛、狮子
鱼贯进入大厅



青蛇画作|大辩才天女(亦名:妙音天女)


在高处的静



车轮压过身体的瞬间
我和许多花儿见面

那些音的美
我说不出来

我像婴儿一样微笑
你们怎么猜都可以


白鸟



昨天中午,我喝下第一口水
我喝下一个雨季和一只白鸟
晚上我忽然读到,梵文里面
鸟儿的意思是:重生
今天,我喝下第二口水
所有的雨雪就来跟我一起飞
一起睡。我们不再需要翅膀
可以随时随地停靠,或者
不停靠。我们,已经自由
此后每天,我都喝下一口水
我和我的水还有白鸟就每天
都高高兴兴地重新出生一次
每天看着新鲜的树叶长出来
再后来,人们给我们起了个
漂亮的名字, 叫做: 永生
他们不知道,我给我们自己
起的小名,叫做:当下


有时候白色会把我击中



有时候
白色会把我击中
即便它又软又飘又随风
像水在天空流淌
它不需要方向
它像妈妈的胸怀
天空那么蓝
也浸染不了它的洁白
它那么寂静
只有最深广的你
和最瓦蓝的天
才配得上


命运和饭碗有奇怪的波纹。但我们希望命运给她的波纹最终是彩色的,从此她能永远徜徉在音乐的天堂。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07-29  
青蛇诗四首/转贴这是一次飞翔


这是一次飞翔
我们都知道,是糖果又蓝又紫的衣裳
童年一本正经的游戏,一摇,一晃

道路曾经封闭
那时雨水茂盛,鲸鱼搁浅
渔人们偷懒休息,终至渐渐迟钝退化

就有一道光带来启谕!

所有迷途的孩子都有这样的命运
和幸运,风车和水流转,心就清醒,凉爽
虽然缓慢,相当缓慢

你微眯双眼,浅而长的笑纹拥得我很暖
一点  两点  金黄

好吧,好吧,
我现在就开始下一世的思念吧



```````````````````````````````````````````````````````````````


睡莲印象----致莫奈《睡莲》


居于光中的猎豹屏住呼吸
一个一个春夏走动很勤

影子和影子相亲相爱
绿着胳膊红着芳香

有一只手掌展开
秘密的通道人声细小

花园在天上
请把头抬起来,慢 慢 地



```````````````````````````````````````````````````````````````


喜悦


并没有长风吹送
百万金鸟的吻却来临

无限在这个牧歌一样的夜探访我
喜悦把语言吃得干干净净



```````````````````````````````````````````````````````````````

在高处的静


车轮压过身体的瞬间
我和许多花儿见面

那些音的美
我说不出来

我像婴儿一样微笑
你们怎么猜都可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07-30  
http://www.a-site.cn/article/9661.html


诗人简介
青蛇,原名蔡丽萍,曾用笔名青儿、梦多多、钟鑫雨、优钵罗花、如青等。祖籍潮汕,生于青海,成长于拉萨,毕业于华东师大,常居广州。自由职业者,信仰佛教,茹素多年。已出版译著《我无法停止爱你》(灵魂歌王雷•查尔斯传记,江苏人民出版社)等,较少发表诗歌作品,亦从未出版个人诗集。曾主编/主笔《音乐天堂》旗下多媒体畅销集子《穿过骨头抚摸你》。诗作《在高处的静》获上海榕树下网站贝塔斯曼杯第三届全球网络文学作品大赛诗歌大奖,并入选《百年诗歌百篇导读》(1919-2009,吉林大学出版社)。热爱音乐、徒步、登山、冥想、诵经,热爱大自然,祈愿一切众生现世安乐,究竟解脱。

青蛇诗选

树经过风



树经过风的时刻

就是我遇见你们的时刻

隐秘的叶子都被留下了

这是唯一的时刻

人们因幸福而微微发抖

钢丝上的鸟



钢丝上的鸟没有秘密。

它寻找音乐, 但 找 到

镜子。  巫婆是很远

的东西。词语挂满墙壁。

“你们都在发黄,这不好”

这个时候适合回忆和作爱

如果能纯粹就算得上幸福

时间不敏感。  它 只 是

规矩。像所有的伟人故居。

你漫骂过谁吗?  记住 !

不要 责 难 鼓。 灵魂有它

小小的耳朵。你书写不过来的

——请 稍 稍  往后挪。

听度母心咒的下午



在那里

事情总是更加离奇

树林里飘过一队穿黄衣的人

离傍晚还有两小时

人们真年轻

有雨后树叶的味道

城市的房顶全部飞走了

蚂蚁、蜗牛、狮子

鱼贯进入大厅

青蛇画作|大辩才天女(亦名:妙音天女)

在高处的静



车轮压过身体的瞬间

我和许多花儿见面

那些音的美

我说不出来

我像婴儿一样微笑

你们怎么猜都可以

白鸟



昨天中午,我喝下第一口水

我喝下一个雨季和一只白鸟

晚上我忽然读到,梵文里面

鸟儿的意思是:重生

今天,我喝下第二口水

所有的雨雪就来跟我一起飞

一起睡。我们不再需要翅膀

可以随时随地停靠,或者

不停靠。我们,已经自由

此后每天,我都喝下一口水

我和我的水还有白鸟就每天

都高高兴兴地重新出生一次

每天看着新鲜的树叶长出来

再后来,人们给我们起了个

漂亮的名字, 叫做: 永生

他们不知道,我给我们自己

起的小名,叫做:当下

有时候白色会把我击中



有时候

白色会把我击中

即便它又软又飘又随风

像水在天空流淌

它不需要方向

它像妈妈的胸怀

天空那么蓝

也浸染不了它的洁白

它那么寂静

只有最深广的你

和最瓦蓝的天

才配得上

青蛇画作|大河神(又名:母亲)

橙红天空的飞行器



胖娃娃

菱形格子和你

有什么关系

这么多月夜

你和你的钢铁篮子

满肚子神奇墨水

云层背后

那奇怪的蓝绿东西

来回划拉弧线

胖娃娃

我现在很有力气

我来消费你

透明来过了

地方上的水牛

赶着回去了

胖娃娃

你也下来吧,下来

一起溜达吧

明亮



明亮不是一扇窗

也不是一个心

明亮是我

对的

明亮就是我

如果你想要

就送给你

如果你说

明亮是你

那就是你

湖茵十四行



就这样吧,沉默

把毒酒喝下然后上路

经过的街景装饰不了什么

紫水晶在你的内心安住多年

天边的马车有蓝色的蓬

阳光伸出的手像你自己的一样

那些汉白玉的阶梯和扶栏

那些充分绽放的以后

你结交了一把胡琴

它的呼吸和海洋一样宽广

你爱上一只大象

它走向你的时候像是天神下凡

路边有鲜艳的蘑菇和花朵

所有的星星都走出来看你

青蛇画作|飞 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07-30  

好吧,好吧, 我现在就开始下一世的思念吧
2017-07-29 18:02

7月26日上午,诗人青蛇去世了。

也许你还没听过青蛇这个名字,但是大概有听说过《穿过骨头抚摸你》这本书,在十多年前,这本书曾经抚慰了很多年轻的灵魂,为无数青年打开了欧美流行乐、摇滚乐的大门。

作为《音乐天堂》编辑部推出过的最畅销的专刊之一,《穿过骨头抚摸你》除了是很多人曾经的音乐启蒙,其中的诗歌更是打动了无数读者的心。

钟声,还有珠贝和架子鼓

这样的衣服,一穿再穿。

唉,人,太多被注定!

长一只眼睛爱情和狂欢

命运和饭碗有奇怪波纹。

“命运和饭碗,总有奇怪的波纹。”——说出这句话的诗人正是青蛇,也叫青儿,她是一位优秀的女诗人,也是《穿过骨头抚摸你》的主要编著者。

青蛇原名蔡丽萍,笔名青蛇、钟鑫雨,生于青海格尔木, 3、4岁的时候,随父母迁去西藏拉萨,在那里读书。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全家再次搬迁,回到父母的老家广东省汕头市定居。

青藏高原对她的影响是巨大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里的影响对于她显得越来越清晰和深远。比如她对色彩和音乐的敏感,对开阔、神秘、简约、朴素的本能喜爱,都来源于儿时见到感受到的自然环境和风土人情。

青蛇自己曾说过,她的经历就是部迁徙的历史。单是中学就换过四个,男友也换过三个以上,“感觉自己像是在男人间流浪复流浪”。职业也换过好几回,大学教师、广告人、音乐人,诗人……这些都是她的身份。她还特别喜欢画画,曾经说过:“等我老了,我一定会去搞书法和画画的。”

可惜的是,再也没有那个时间了,庆幸的是,她依然给我们留下了很多优秀的诗作和摄影。

峨眉山 - 起雾了 摄影:青蛇

除了编著有畅销有声音乐诗集《穿过骨头抚摸你》,青蛇的诗作还散见于《中国新诗年鉴》《星星》《诗潮》《诗选刊》等书籍杂志民刊。诗歌《在高处的静》2001年底获上海榕树下文学网站“贝塔斯曼杯”第三届全球网络原创文学作品大赛诗歌大奖,2011年入选《百年诗歌百篇导读》。

命运的波纹有时成了美丽的装饰,有时却成了令人惋惜的裂痕。青蛇一直致力于写出具有摄受力、安抚力,有治疗作用的美丽诗歌,抚慰了无数受伤的灵魂,却唯独无法治愈自己。

2015年的9月份,青蛇病了,而且是很严重的病,肾积水导致尿毒症,所幸,经过三个半小时手术紧急抢救,保住了生命。

但是对于一直在写诗、画画、修行的青蛇来说,高昂的后续治疗费用依旧是一笔很大的负担。所幸,《音乐天堂》杂志社也发起了募捐,并再版《穿过骨头抚摸你》,将所有版税用于青蛇的医疗费用,青蛇早年的几位朋友也承诺包办所有后续治疗费用。

在那之后,青蛇一直在勇敢地和病魔作斗争。即使病痛难忍,她在朋友圈表现出的也更多的是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哪怕是在去世的前几天,她依然在调侃自己的发型,表达对家人朋友的感谢。

可惜,热爱生活、热爱诗歌、热爱音乐的她,还是离开了我们。

就像她诗里写的,命运和饭碗有奇怪的波纹,也许有时会不尽如人意,但我们还是希望,命运给青蛇的波纹最终是彩色的,愿她能从此永远徜徉在音乐和诗歌的天堂。

1、挽留

空气想挽留逝去的香

时间想挽留一滴血

我想挽留我自己

2、消融

浸在黑色的水里:铃声

钟声,还有珠贝和架子鼓

这样的衣服,一穿再穿。

唉,人,太多被注定!

长一只眼睛爱情和狂欢

命运和饭碗有奇怪波纹。

远远望过去:馥郁的

曲线,仿佛在重复身体

一个接一个——谶言。

3、在高处的静

车轮压过身体的瞬间

我和许多花儿见面

那些音的美

我说不出来

我像婴儿一样微笑

你们怎么猜都可以

4、弧形

她像

一声柔而韧的叹息

到达我们不知道的

领地

那个人在笑

两个上翘的嘴角

高处的爱

在夜里消弥了踪迹

她把自己抹去

5、白眼泪,绿眼泪

白眼泪的声音

和绿眼泪的声音

交叠之后

彩虹被生了出来

桥上的人往下看

船——原来在那里

早就在那里了

好几世了

此刻,来到这里

6、深呼吸

经常回头,并深呼吸

你就将了解到百分之

八十的

奥秘

再往回走一次

你就差不多了解所有的

奥秘:远的都近了,右的

靠左了

然后,你想转身

如果害怕

你就只好把一切

全部 重新 遗忘一次

7、湖茵十四行

就这样吧,沉默

把毒酒喝下然后上路

经过的街景装饰不了什么

紫水晶在你的内心安住多年

天边的马车有蓝色的蓬

阳光伸出的手像你自己的一样

那些汉白玉的阶梯和扶栏

那些充分绽放的以后

你结交了一把胡琴

它的呼吸和海洋一样宽广

你爱上一只大象

它走向你的时候像是天神下凡

路边有鲜艳的蘑菇和花朵

所有的星星都走出来看你

8、秘密

万物在某个时辰

张嘴

被摘去歌唱

牙齿在暗处

偷偷

攒光



一只银鼠

雷从天边滚过来

孩子们睡得很沉

收起了惊叫和翅膀

9、时间碎片

什么在噬啃

痴痴地笑

穿黑衣的人从面前走过

眉目安详

他说:I control you

I control you

两朵花在尖叫

十颗雷滚过天

转世投胎的路上

一滴露跌跌撞撞……思念

人间的茶点

人间的盐

10、这是一次飞翔

这是一次飞翔

我们都知道,是糖果又蓝又紫的衣裳

童年一本正经的游戏,一摇,一晃

道路曾经封闭

那时雨水茂盛,鲸鱼搁浅

渔人们偷懒休息,终至渐渐迟钝退化

就有一道光带来启谕!

所有迷途的孩子都有这样的命运

和幸运,风车和水流转,心就清醒,凉爽

虽然缓慢,相当缓慢

你微眯双眼,浅而长的笑纹拥得我很暖

一点 两点 金黄

好吧,好吧,

我现在就开始下一世的思念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07-30  
悼青蛇

闻道青蛇杳,终朝独感伤。
人亡花影没,诗在网名香。
削发空曾隐,逃情远自藏。
当年同释梦,岂解梦无常!

2017-07-29

附记:

    青蛇,不知其本名,亦不知其生年。余于2000年初创回归诗歌论坛时,青蛇与一干女诗人相助颇多。其性爽达,诗画俱通灵。论才情格调,当代女诗人稀能出其右。曾电邮我数梦,相与臆解,不避私隐,畅所欲言。犹记其某梦中,有穿拖鞋之境。余以精神分析法释之,伊则以谐音析之,云:鞋者,谐也,亦可喻男女欢情也。后乐趣园总站关闭,当时热门诗歌论坛如诗江湖、回归、唐、或者等等,俱灰飞烟灭。诗友四散,青蛇再无联系。数年前思及,于网上搜索,获知伊人皈依佛门,避世空山,叹息良久。昨日于微信群中偶见《青蛇去世了》文题,有若触电。细读之,实我所知之青蛇也,其诗其文其画,皆青蛇独有之风也。乃细问发文者,得悉伊人亡于尿毒症。昊天不仁,呜呼尚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07-3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