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诗歌事件  (洪子诚)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17  

诗歌事件  (洪子诚)


然後底下就談到詩歌事件的問題,這也構成了大陸詩歌最近很熱鬧的情況。大陸的詩歌事件經常會發生的,有時候我覺得詩歌界沒有發生事件好像是很奇怪的事情。大陸詩歌界不斷地發生各種各樣的事件,比如說前幾年經常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大陸有一個很重要的獎項是魯迅文學獎,魯迅文學獎裡頭詩歌部分經常引起爭議,有些人認為有的詩人評獎是因為他走了後門,或者賄賂了評委,或者他根本就達不到評獎的水平,這些就會引起很大的爭議。

那麼最近,在14年到15年最重要的詩歌事件裡頭,有一個是所謂“詩人之死”。詩人之死這個問題外國文學家像布羅斯基,他們都寫文章談論過這個問題。但是這個問題在大陸被關注、被研究大概是在顧城、海子死之後。王德威教授寫過類似的有關詩人之死的研究文章。從顧城、海子之後,包括北大的一些詩人像戈麥,還有其他一些詩人,像復旦的一個年輕詩人馬驊,還有一些更老的詩人徐迟、昌耀,還有很多,我一時說不出名字,他們都是以自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所以說為什麼有那麼多詩人自殺就成為一個問題。因為很少聽說有小說家自殺的,小說家好像都生活的比較滋潤,詩人都比較脆弱、比較敏感,所以自殺的人可能會比較多一些。









那麼在14年自殺的詩人裡頭有三位,一位是東北的詩人叫做臥夫,我沒讀過他的詩,他的具體情況我不是太清楚,我知道的是海子去世之後,因為他也是個商人,也是做生意的,所以由他出資為海子立墓碑、修墓等等。另外一個自殺的是叫陳超。陳超在大陸主要還是一個詩歌批評家。這個人絕對是一個從學術到人品都很優秀的一個人,我們都很熟,經常也一塊兒開會。他是一個很正派、很純正的人,寫的詩歌批評的質量也都很不錯。他也寫詩,他的詩按目前的詩歌的標準來說它達不到一個很高的水準,或者說他寫的詩是屬於比較老派的詩歌形式。但是他死之後我讀了他的一些詩,還是很受感動。雖然就詩歌形式來說是比較傳統的形式。陳超這個事其實我很熟悉,他的歲數也不是很大,五十多歲吧,是河北師範大學的教授,河北作協的副主席。他是從醫院的樓上跳下來。然後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廣東深圳的工人詩人許立志。許立志跟我是同鄉,因為我們都是廣東揭陽人。他高中畢業之後就在深圳、東莞等各地打工,許多的時間都在富士康公司裡頭,做組配電腦手機零件的工作。他是在2014年10月1日從深圳市中心的高樓上跳下來自殺的。自殺之後由別人為他籌資出版了詩集,叫做《新的一天》。

這是14年大概有的三個自殺事件。我的對於詩人自殺這個事情的看法是這樣,每個詩人選擇這個道路都有很具體的原因,不能完全歸到詩歌這個領域裡頭來。這是我的一個觀點。但是詩人的確是對時間、對歷史的感受力、敏銳度,包括他對精神的要求的高度可能有他的跟平常人不同的地方,所以導致了詩人為什麼自殺的概率或者頻率比較高的一個原因。具體講到每個詩人,或者每個自殺的人的原因的話,其實是各種各樣的。因為富士康的工人自殺的前幾年在大陸不在少數,至少有十多位吧,都是發生在前幾年的事情,他們很多也不是詩人。另外陳超教授的自殺也有很具體的原因。他患有嚴重的憂鬱症,他自殺是被送到醫院之後,晚上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從樓上跳下來的。他的妻子,沒有正式的工作;他的唯一的一個孩子,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因為智障,而且患有嚴重的糖尿病,說話說不清楚,沒有自理能力,完全要依靠家庭的照顧;他的岳父,當時有病危;而且有一個老母親。我們當然不能說這個家庭情況會導致他選擇結束生命,但是肯定會有一些影響。我想這個許立志,也有一些很具體的原因,然而這些原因我們不應該往下推測,因為網上有流傳各種各樣的說法,但是我們不能太過於落實。為了表示對去世的人的尊重。比如說網上有人推測,他是想靠寫詩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發現基本上不可能,因為他開始的時候也寫過一些能夠被官方允許的歌頌性的詩歌;另外一種說法是說他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女朋友,這個女朋友是一個大學生,畢業後在銀行工作。女生嫌他地位很低,工作環境又不好,後來就分手了。網上有很多這樣的推測,我們都不能說這些是一個確切的原因。總的來說我很同意西川這個詩人對海子的自殺的一些分析,就是對海子的分析不要過分把它神聖化或者把它牽扯到一種非常高的精神高度裡頭去分析,其實海子可能也有很多的自身的個體的處境的問題,包括女朋友的問題,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因為我也是年輕過,對愛情的東西有時候難免有點想不開,特別是這樣一個敏感的而且缺乏生活能力的人,有時候打擊可能會更大一些。當然詩歌肯定也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

那麼現在請一位同學來念一下許立志這首詩。
   (附詩:許立志,<這城市>)

   這城市……
   這城市在廢墟中冉冉升起
   拆掉祖國的傳統祖先的骨頭
   這城市把工廠塞進農民工的胃
   把工業廢水注射進他們一再斷流的血管
   這城市從來不換愛滋病的針頭
   這城市讓婦科醫院與男科醫院夜夜交媾
   讓每個人都隨身攜帶避孕套衛生巾偉哥墮胎藥
   讓每個人都身患盆腔炎宮頸炎子宮內膜炎
   宮頸糜爛陽萎早洩前列腺炎尖銳濕疣不孕不育
   這城市高唱紅歌領悟紅頭文件流鮮紅的血
   這城市金錢殺戮道德權利活埋法律
   這城市五臟俱全五臟皆爛
   這城市城中村距市中心有十萬八千里
   這城市人民向人民公僕下跪
   這城市夜夜笙歌紙醉金迷尊嚴與本善爛遍大街
   高級會所窖藏政客茅臺小姐
   這城市李白餓死街頭口水歌手功成名就
   這城市虛歲是1980——2013
   這城市實歲是1966——1976



這是許立志的一首詩。這首詩當然寫的很激憤,用排比句的形式寫作。這是許立志的照片,是一個很英俊的小夥子,我們廣東揭陽人好像很少這樣漂亮的。看到這個照片我確實是有點傷心的感覺,這麼年輕的一個小夥子。然後我們看到這是在一個天橋上照的照片,後頭是一個欄桿,上面貼著各種各樣的小廣告。這個小廣告在大陸被稱為城市的牛皮癬。為什麼是牛皮癬,因為這個廣告在一段很長時間內都是消滅不了的,包括北京在內。我住的算是北大附近,過街天橋、人行道上有一個時期都貼滿了這個小廣告,用很強的膠水粘住,腳都踩不掉。這個廣告主要是辦證件的,如果你要辦假證的話,直接聯繫上面的電話。在十年之前大概有六七年時間,地上全部都貼滿,這是一個城市一個時期的風景。現在就比較少了,因為證件都聯網,所以辦個假證也能夠被識破。中國大陸辦假證發展成一個很大的產業,而且他有一個很秘密的通道,你打電話之後並不是打給那個辦證件的人,他還會像地下工作一樣,單向交接,轉移到一個很秘密的地方。

底下是剛才念的這首詩,這個當然是一個打工的工人他的切身感受,對他所處的生存環境的感受。我們不能說這個感受是代表了中國所有工人的感受,但至少是一部分工人,特別是從農村到城市的一部分農民工的感受。我要講一點,就是在大陸有農民工這個概念。現在大家說工人詩歌,其實不是工人詩歌,還是農民工詩歌。他們是一個在大陸非常特殊的階層,他是從農村到城市工作,但是他並沒有融入這個城市。他沒有這個城市正式的戶口,他享受不了這個城市的一些福利和一些權力。比如說他是從揭陽到深圳,他沒有深圳戶口,他還是揭陽的戶口,他不可能有很多深圳城市的權力。這跟過去的工人不一樣,他跟工廠的關係也跟過去工人跟工廠的關係不一樣。

這詩裡頭還有一個“城中村”的概念,就是“這城市城中村距市中心有十萬八千里”这句。“城中村”也是個特定的概念,比如說文倩老師參觀過的北京四環到五環之間的皮村,這就是一個城中村。它基本上都是一些從各地來的打工的,或者所謂北漂的人住的地方。這個在深圳也有。所以農民工雖然是住在城市裡頭,但住宿條件非常簡陋,而且他享受不了城市的一些政治待遇,而且他們是集中地住在一塊,因為房價比較便宜,租金比較便宜,把它當做聚集地,那麼把這個地區叫做城中村。

下面這首詩比較短,我就自己念一下。
(附詩:許立志<一顆螺絲掉在地上>)
   在這個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輕輕一響
   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個相同的夜晚
   有個人掉在地上

他自殺之前有不少詩都是暗示他的命運的詩,這首詩也是。裡面有很多厭世的情緒,也有關於自己歸宿的暗示。《新的一天》不知道台灣有沒有出版,可能是沒有,但是網上可以搜到很多他的詩。他的詩不能說質量都很好,有一部分還是比較好的,大家可以去讀一下。這是一個比較值得關注的事件。

工人詩歌的問題我還要稍微說幾句。現在大陸對詩歌現象很注意,所以才有了“工人詩歌”這樣的稱號。因為打工詩歌很早就出現了,經過了長期的發展,最有名的詩人叫鄭小瓊。現在鄭小瓊好像也有點經典化了,我發現台灣還有一些在研究鄭小瓊詩歌的學術論文。工人詩歌十多年前就已經出現了,而且在深圳第一次辦打工詩歌的研討會的時候,我還被請去參加。這幾年出了一些以工人身份寫的比較有名的詩人,一個叫郭金牛。郭金牛出版了一部詩集,叫做《紙上還鄉》。這部詩集獲得了北京鹿特丹國際詩歌節的詩集獎,所以郭金牛就出名了。這個詩歌節我沒聽說過,它的背景我不太清楚,不過它是一個跨國的詩歌節啦。非常抱歉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讀過他的詩,這本詩集也沒有讀到,不好評價質量如何。但是肯定還是不錯的吧。還有一些詩人我現在就不一一列舉了,像剛才我們講的許立志。
    
大陸有一個詩人叫秦曉宇。秦曉宇我們在會上也見過面,他跟一些詩歌界的朋友也都很熟悉。秦曉宇是近十年來非常關注工人詩歌的人。他撰稿的一部紀錄片,叫做《我的詩篇》,在這一屆,52屆金馬獎裡頭,入圍了最佳紀錄片獎,當然是入圍,最後沒有得獎。《我的詩篇》這樣一個紀錄片,記錄了工人詩人一些生活跟寫作的狀況。這個片子我也還沒看到。我非常尊重秦曉宇對於這個問題的關注研究,因為這確實是很重要的一個詩歌現象。但是我最近看了他的一個電話的訪談,裡面談到對工人詩歌的看法,講的過程裡頭我很同意他的一些分析,包括我們為什麼要關注工人詩歌,因為他的確給當前詩歌帶來一些新的現象,同時他的詩裡頭也表現了我們可能不太熟悉,或者別忘卻的一部分的生活近況,包括他們的情緒跟經歷,他們的體驗,這個確實是很重要的。
  
但是秦曉宇在訪談裡頭談的有些觀點我就不太同意。他認為工人詩歌的問題,是中國社會主義經驗,毛澤東思想的一種延續,這一點我覺得是值得討論的問題。我覺得現在的工人詩歌或者打工詩歌,跟毛澤東時期工人詩歌就在性質上是非常不一樣的。所以為什麼目前,包括中國作協等很多官方機構,對於這些詩歌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表態,雖然個別評論家他能發表他的意見,但是並沒有採取一種積極支持的態度。因為你想想就許立志的這些剛才我們念過的詩,能夠被大陸的官方的主流的宣傳部門所認定嗎?他把城市描寫成這樣子,這不是對大國崛起是一種損害嗎?從這個性質上是跟過去工人詩歌完全不一樣的。而且過去的工人詩歌是階級代言,但是你看看許立志他的詩,都是以個體的身份出現,甚至說持一種個人主義立場。開始那首很短的《兵馬俑》。兵馬俑就是對個體的價值得不到承認的一種反叛,一種質疑。就是我們這些工人,其實就是一個符號,在流水線裡頭的符號,沒有自己生命價值跟個體的狀況的符號,就像西安的兵馬俑一樣,排成一排。據說兵馬俑每個人的狀態都是不一樣的,但是你到西安一看的話,你看不出什麼不一樣,都是一樣的。

(附詩:許立志《流水線上的兵馬俑》)

沿線站著
夏丘/張子鳳/肖朋/李孝定/唐秀猛/雷蘭嬌/許立志/朱正武/潘霞/苒雪梅
這些不分晝夜的打工者
穿戴好/靜電衣/靜電帽/靜電鞋/靜電手套/靜電環
整裝待發/靜候軍令/只一響鈴功夫/悉數回到秦朝


所以說,如果現在的工人詩歌把它連接到毛澤東時代的工人詩歌,這個問題是太簡單化了。以秦對這個問題的討論太簡單化了。更搞笑的是秦曉宇說,七十年代末的詩歌革新,是由工人詩人來支撐的。一開始我就很奇怪,為什麼中國大陸朦朧詩時期或者革新時期,是工人詩人來引起的革新運動。後來我才知道,因為當時北島啦,于堅啦,顧城啦,舒婷啦,都曾經在工廠當過工人。這個就很奇怪了,能夠把他們當成工人來對代嗎?我覺得好像,有正常常識的人都不可能這樣想。雖然的確,舒婷是當過燈泡廠的工人,而且她寫過一首詩叫《流水線》,也的確反映了當時工人的一些生活狀況。但是誰會把顧城、北島、芒克這些人跟工人聯繫在一起,包括他們的身份,包括他們的是個題材,都很難有銜接。這個就引出來關於詩人的身份的問題、詩人身份這個概念怎麼判斷的問題。而且秦曉宇說,北島也講過一些話,說本來這個詩歌革新是應該由老一輩詩人來承擔,但是呢老一輩的詩人當時好像沒有辦法承擔這個革新的任務,所以就由他們這些沒有知識跟文化的工人來承擔。我覺得這個就是一個,怎麼說呢,經過時間間隔以後的敘述,一種符合當前這種形式的敘述。北島、多多、顧城這些人在當年寫詩的時候,的確可能知識跟文化沒有他們現在這麼完備,但是能說他們當時沒有知識跟文化嗎?他們都是一些名校出身的,像北島就是北京四中出身,都是一些很著名的中學,然後畢業以後又有閱讀大量的書籍,只是沒有非常正規的學歷而已。現在好像把沒文化作為一個很好的頭銜,然後就把他們這樣歸類,好像不能夠這樣做。所以這個是也要質疑的一個問題。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06-18  
值得一读,点赞!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