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崔健歌词全集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2  

崔健歌词全集

崔健歌词全集



解决

眼前的问题很多,无法解决
可总是没什么机会,是更大的问题
我忽然碰见了你,正看着我
脑子里闪过的念头是先把你解决

明天的问题很多,可现在只是一个
我装作和你谈正经的,可被你看破
你好象无谓地笑着,还伸出了手
把我的虚伪和问题,一起接受

我的表情多么严肃,可想的是随便
我脑子里是乱七八糟,可只需要简单
我以为我隐藏的心情,没有人看见
可是你每个动作让我尴尬,但是舒坦

虽然我脑子里的问题很多
可是多不过那看不见的无穷欢乐
虽然我和你之间没有感情
可我每次吻你都要表现我的狂热
昨天我还用冷眼看这个世界
可是今天瞪着眼却看不清你
噢,我的天,我的天,新的问题
就是我和这个世界一起要被你解决

这儿的空间

打不开天,也穿不过地
自由不过不是监狱
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
谁都不知到底是爱还是赖

钱就是钱,利就是利
你我不过不是奴隶
你只能为了我,我也只能为了你
不过不是一对一对儿虾米

这儿的空间,没什么新鲜
就象我对你的爱情里没什么秘密
我看着你,曾经看不到底
谁知进进出出才明白是无边的空虚
就象这儿的空间里

想的都没说,说的也都没做
乐的就是弹吉他为你唱个歌
你别一会儿哭,你也别一会儿笑
我是什么东西你早就知道

天是个锅,周围是沙漠
你是口枯井,可越深越美
这胸中的火,这身上的汗
才是真的太阳,真的泉水

这儿的空间,没什么新鲜
就象我对你的爱情里没什么秘密
我看着你,曾经看不到底
谁知进进出出才明白是无边的空虚
就象这儿的空间里

一块红布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象铁一样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乎乎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

寂寞就象一团烈火

你看我,我看你,彼此相对沉默
我的心,在呼唤,夕阳已经沉落
夕阳中,你远去,拖着长长的身影
喂,请你慢走,我就要说

要说的话太多,还不如相对沉默
我的心已不在呼唤,它随太阳一起沉落
夕阳中我也远去,拖着弯弯曲曲的身影
喂,请别拦着我,我什么都不想说

也许这就是生活,失去一切才是欢乐
相聚时没有天地,分手后又无事可做
不敢想将来和过去,只得独自把酒喝
忘掉白天和黑夜,没有正确也没有过错
噢……

如果你在眼前坐着,我要全部对你说
虽然说不说都一样,虽然你也没有听着
寂寞就象一团烈火,象这大地一样宽阔
燃烧着痛苦和欢乐,还有我这身上的枷锁
噢……

要说的话太多,还不如相对沉默
我的心已不在呼唤,它随着太阳一起沉落
夕阳中我也远去,拖着弯弯曲曲的身影
喂,请别拦着我,我什么都不想说

投机分子

突然来了一个机会,空空的没有目的
就象当初姑娘生了我们,我们没有说愿意
机会到底是什么,一时还不太清楚
可行动已经是雷厉风行,而且严肃

我们根本没有什么经验,我们也不喜欢过去
可是心里明白干下去,一定会有新的结果
不知生活真地需要手段还是生活就该苦干
反正事情已经重新开始就不能够怕乱

噢……我们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欲望
噢……我们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力量

真理总是在远方,姑娘总是在身旁
可是面对着她们的时候,总与她们较量
明天还要继续繁忙,虽然还是没有目的
只是充实着每个机会,就象坚持在天堂

朋友请你过来帮帮忙,不过不要你有太多知识
因为这儿的工作只需要,感觉和胆量
朋友给你一个机会,试一试第一次办事
就象你十八岁的时候,给你一个姑娘

噢……我们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欲望
噢……我们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力量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我光着膀子,我迎着风雪
跑在那逃出医院的道路上
别拦着我,我也不要衣裳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肉,给我点儿血
换掉我的志如钢和毅如铁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雪

YiYe--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YiYe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我没穿着衣裳也没穿着鞋
却感觉不到西北风的强和烈
我不知道我是走着还是跑着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刺激,大夫老爷
给我点儿爱情,我的护士小姐
快让我哭要么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YiYe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象是一把刀子

红彤彤的心它放着光辉
照得我这双手红得发黑
手中的吉他就象一把刀子
它要割下我的脸皮只剩下张嘴

不管你是谁,我的宝贝
我要用我的血换你的泪
不管你是老头子还是姑娘
我要剥下你的虚伪看看真的

JinJinJin……

光秃秃的刀子放着光辉
照着那个老头子露出恨悔
他紧皱着眉头他还撅着嘴
不知是愤怒还是受罪

不要着急呀我的宝贝
我们生下来就不是为了作对
可我身上的权利就象一把刀子
它要牢牢地插进这块土地

JinJinJin……

你光溜溜的身子放着光辉
照得你那祖宗三代露出羞愧
你张开了胸怀,你还伸出了手
你说你要的就是我的尖锐

你在流泪,我的宝贝
不知是脆弱还是坚强的美
这时我的心就象是一把刀子
它要穿过你的嘴去吻你的肺

    最后一枪

一颗流弹打中我的胸膛
刹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
只有泪水没有悲伤

如果这是最后一枪
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
哦哦,最后一枪
哦哦,最后一枪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话还没讲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欢乐没享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人和我一样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个最后一枪
安睡在这温暖的土地上
朝露夕阳花木自芬芳
哦哦,只有一句话,留在世界上

一颗流弹打中我的胸膛
刹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
哦哦,最后一枪
哦哦,最后一枪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想什么,做什么,是步枪和小米
道理多,总是说,是大炮轰炸机
汗也流,泪也落,心中不服气
藏一藏,躲一躲,心说别着急

噢,一、二、三、四、五、六、七

问问天,问问地,还有多少里
求求风,求求雨,快离我远去
山也多,水也多,分不清东西
人也多,嘴也多,讲不清道理

怎样说,怎样做,才真正是自己
怎样歌,怎样唱,这心中才得意
一边走,一边想,雪山和草地
一边走,一边唱,领袖毛主席

噢,一、二、三、四、五、六、七

不再掩饰

我的泪水已不再是哭泣
我的微笑已不再是演戏
你的自由是属于天和地
你的勇气是属于你自己

我没有钱,也没有地方,我只有过去
我说得多,也想得多,可越来越没主意

我不可怜,也不可恨,因为我不是你
我明白抛弃,也明白逃避,可就是无法分离

我的眼睛将不再看着你
我的怀念将永远是记忆
我的自由也属于天和地
我的勇气也属于我自己

我的忍受已不再是劳累
我的真诚已不再是泪水
我的坚强已不再是虚伪
我的愤怒已不再是忏悔

我没有钱,也没有地方,我只有过去
我说得多,也想得多,可越来越没主意
我不可怜,也不可恨,因为我不是你
我明白抛弃,也明白逃避,可就是无法分离

我的泪水已不再是哭泣
我的微笑已不再是演戏
我的自由是属于天和地
我的勇气是属于你自己

让我睡个好觉
--为修复芦沟桥

别说我的样子是坏还是好
别说我的年龄是大还是小
别管我为什么名叫芦沟桥
别怪我对你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够了人们哭,听够了人们笑
受够了马车花轿汽车和大炮
该让我听见水声,听见鸟叫
该让我舒舒服服睡个好觉

马车、花轿、汽车和大炮
人喊、人叫、人哭和人笑

别总在我身上不停地唠叨
还是快抬起腿走你自己的道
告诉你向西走是一片静悄悄
告诉你朝东去是一片热闹闹

不要再吵和闹我的男女和老少
要知道我身上的狮子可不少
实话说我现在正是烦燥
因为我很久没睡过好觉

马车、花轿、汽车和大炮
人喊、人叫、人哭和人笑

花房姑娘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
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象是给我噢……赞扬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
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觉忘记了噢……方向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我不知不觉已和花儿噢……一样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要我留在这地方
你要我和它们一样
我看着你默默地说噢……不能这样

我想要回到老地方
我想要走在老路上
这时我才知离不开你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噢……姑娘

假行僧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地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咧咧咧……

从头再来

我脚踏着大地,我头顶着太阳
我装做这世界唯我独在
我紧闭着双眼,我紧靠着墙
我装做这肩上已没有脑袋
啦啦啦……

我不愿离开,我不愿存在
我不愿活得过分实实在在
我想要离开,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

那烟盒中的云彩,那酒杯中的大海
统统装进我空空的胸怀
我越来越会胡说,我越来越会沉默
我越来越会装做我什么都不明白
啦啦啦……

我难以离开,我难以存在
我难以活得过分实实在在
我想要离开,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

看看前后左右,看看男女老少
看看我那到了头的金光大道
感觉不到心跳,感觉不到害臊
感觉不到自己想还是不想知道
啦啦啦……

我难以离开,我难以存在
我难以活得过分实实在在
我想要离开,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

出走

太阳爬上来
我两眼又睁开
我看看天,我看看地
哎呀

我抬起腿走在老路上
我瞪着眼看着老地方
那山还在,那水还在
哎呀

多少次太阳一日当头
可多少次心中一样忧愁
多少次这样不停地走
可多少次这样一天到头
哎呀哎呀……

望着那野菊花
我想起了我的家
那老头子,那老太太
哎呀

还有你,我的姑娘
你是我永远的忧伤
我怕你说,说你爱我
哎呀

多少次太阳一日当头
可多少次心中一样忧愁
多少次这样不停地走
可多少次这样一天到头
哎呀哎呀……

我闭上眼没有过去
我睁开眼只有我自己
我没别的说,我没别的做
哎呀哎呀……

我攥着手只管向前走
我张着口只管大声吼
我恨这个,我爱这个
哎呀哎呀……

一无所有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
身边那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
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
身边那水在流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
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双手
你这就跟我走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噢……你这就跟我走
噢……你这就跟我走

噢……你这就跟我走

不是我不明白

过去我不知什么是宽阔胸怀
过去我不知世界有很多奇怪
过去我幻想的未来可不是现在
现在才似乎清楚什么是未来
噢……

过去的所作所为我分不清好坏
过去的光阴流逝我记不清年代
我曾经认为简单的事情现在全不明白
我忽然感到眼前的世界并非我所在

二十多年来我好象只学会了忍耐
难怪姑娘们总是说我不实实在在
我强打起精神,从睡梦中醒来
可醒来才知这个世界变化真叫快
噢……

放眼看那座座高楼如同那稻麦
看眼前是人的海洋和交通的堵塞
我左看右看前看后看还是看不过来
这个这个那个那个越看越奇怪
噢……

过去我不知什么是宽阔胸怀
过去我不知世界有很多奇怪
过去我幻想的未来可不是现在
现在才似乎清楚什么是未来
噢……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红旗下的蛋★★★★★

飞了

我根本用不着那些玩艺儿
我的感觉已经晕了浑身没劲儿
这周围有一股人肉的味儿
它只能让人琢磨人之间的事儿
这晕的感觉是朦朦胧胧的
不知不觉身体变得轻飘飘的
你瞧,我是不是与众不同啊
象这灰色中的红点儿

人们的眼神都象是烟雾
它们四周乱转但不让人在乎
我分不清楚方向也看不清楚路
我开始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糊涂
这周围还有一股着火的味道
在无奈和愤怒之间含糊地烧着
我突然一脚踩空身体发飘
我孤独地飞了

我好象变成一个英雄的鸟儿
在太阳和烟雾之间不停地飞着
我张开了嘴巴扯开了嗓门儿
发出了从来没有发出过的音儿
这声音太刺激把人们吓着了
他们一个个地站起来大声地叫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也呆了
我飞得更高了

那天晚上我偷着飞回来摸着黑儿
这周围还和以前一样散发着味儿
我想要的东西它不在空中
它肯定不在别处就在这儿
几天后人们终于发现了我
周围所有人的眼神儿都看起来不对劲儿
突然间那火把空气点着了
我飞不起来了

宽容

我的身体靠着你,两眼紧闭
我的手重复地摸着我自己
我要满足我自己也给你一个刺激
我要告诉你一切但不要你生气

我不再爱你,我也没有恨你
虽然你还是你
我没有力气,我也没有必要
一定要反对你
我去你妈的,我就去你妈的
我背后骂着你
我们看谁能够,看谁能够
一直坚持到底

我的两眼睁开却充满委屈
看着你的样子我心中更感到压抑
我想唱一首歌宽容这儿的一切
可是我的嗓子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呵呵……

红旗下的蛋

突然的开放
实际并不突然
现在机会到了
可谁知道该干什么
红旗还在飘扬
没有固定方向
革命还在继续
老头儿更有力量

钱在空中飘荡
我们没有理想
虽然空气新鲜
可看不见更远地方
虽然机会到了
可胆量还是太小
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
象红旗下的蛋

头突然出来
是多年的期待
挺胸抬头叫喊
是天生的遗传
心里当然明白
我们是谁的后代
无论行为好坏
内心还是清白

权力在空中飘荡
经常打在肩上
突然一个念头
不再跟着别人乱走
虽然身体还软
虽然只会叫喊
看那八九点钟的太阳
象红旗下的蛋

肚子已经吃饱了
脑子也想开了
别说这是恩情
永远报答不尽
我们不再是棋子儿
走着别人划的印儿
自己想试着站站
走起来四处看看

现实象个石头
精神象个蛋
石头虽然坚硬
可蛋才是生命
妈妈仍然活着
爸爸是个旗杆子
若问我们是什么
红旗下的蛋

北京故事

唱了半天,还是唱不干净,这城市的痛苦
可痛苦越多,越愿意想象,那明天的幸福
我面带着微笑,和人们一样,仍在这世上活着
我做好了准备,真话、假话、废话都他妈得说着

突然一场运动来到了我的身边
象是一场革命把我的生活改变
一个姑娘带着爱情来到了我眼前
象是一场风雨吹打着我的脸

爱情就是一场运动,说的必须都是真的
相比之下那多少年的运动好象全他妈都是装的
我忘记了克制后那敏感的脾气突然变得更加糟糕了
那是长期的压抑带来的间接反应表现在爱情的后面

突然一场运动来到了我的身边
象是一场革命把我的生活改变
一个姑娘带着爱情来到了我眼前
象是一场风雨吹打着我的脸

爱情来到,我心间
象一场革命,把生活改变
一个姑娘,来到眼前
象一场风雨吹洗着我的双眼

唱了半天,还是唱不清楚,这城市的孤独
可孤独越深,越能够感到,那爱情的欢乐
人们面带微笑和往常一样仍在这周围慢慢地走着
我突然发现我被这场运动弄得完完全全的晕了

盒子

(根据海阳的记录整理)

我的理想是那个,那个旗子包着的盒子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人们从来没见过
旗子是被鲜血染红的,胜利者最爱红颜色
盒子里的东西变得不重要,重要的算是胜利者的骄傲
骄傲的胜利者最有力量,稳定地坐在盒子上
旗子上的鲜血都开始湿了吧,把胜利者的裤子都染红了
嘿我的理想是那个,那个红旗包着的那个盒子
可是我的身体在这儿哪,被带血的旗子和腿挡着

我的理想在哪儿,我的身体在这儿

没有理想的世界在我的手里越来越他妈象个耗子
偷偷地咬破了那个旗子,我就要不得你想看见我还活着
可是我的理想太大了,怎么从这个小眼出来哪
一使劲一蹬腿儿钻了进去,才知道这里盒子是一个套着一个
上面的笨蛋哪里知道哪,这里面的盒子是这样多呢
我的理想它到底在哪儿呢,一个接着一个盒子地翻着
终于翻到了最后一个,还是没找到我想要的
突然发现我被骗了,急得手脚乱踹着

我的理想在哪儿,我的身体在这儿

突然我一脚踩空了,我操这一个洞怎么还很深的
顺着洞里是往下走,越走越深越宽阔
走了多长多久我没有觉得,而且忘了我到底是干什么的
突然一束光照得我的眼睛疼了,我再往前走干脆睁不开了
为了失去光明我只能站着,站着才知道我的身体是多么虚弱
突然我的理想在叫唤,它不是来自前方而是来自后面
回去砸了那些破盒子,回去撕破那个烂旗子
告诉那个胜利者他弄错了,世界早就开始变化了

我的理想在哪儿,我的身体在这儿

最后的抱怨

记得那一天,我的心并不纯洁
我迎着风向前,胸中充满了抱怨
我不知何时曾经伤害
可这伤害给我感觉

我不是在回忆,我也不想再回忆
可那不明白的过去使这风显得更加强烈
那不坚定的意志使这伤痛更加厉害
我心中只有爱情,可爱情它不能保护我
OhYe我只能相信我自己

还是在那一天,我要发泄我所有的感觉
我迎着风向前,不怕越走越远
我不知到底为什么愤怒
可这愤怒给我感觉

我不是在回忆,我也不想再回忆
可那多少年的风总是变换地吹个不停
把多少人的伤害吹成了一次次革命
我心中只有爱情,可爱情它不能保护我
OhYe我只能依靠我自己

我要寻找那愤怒的根源
那我只能迎着风向前
我要发泄我所有的感觉
那我只能迎着风向前
我要用希望代替仇恨和伤害
那我只能迎着风向前
我要结束这最后的抱怨
那我只能迎着风向前

向前,向向前,我迎着风向前
向前,向向前,我迎着风向前

彼岸

今天是某年、某月、某日
我们共同面对同样的现实
这里是世界,中国的某地
我们共同高唱着一首歌
啦啦啦……


★★★★★无能的力量★★★★★

1、混子

吃不着铁饭碗象咱家的老头子
也不想处处要人照顾象现在的孩子
我们没吃过什么苦也没享过什么福
所以有人说我们是没有教养的一代混子

真要是吃点苦我准会哭鼻子
下海挣点钱儿又不会装孙子
说起严肃的话来总是结巴兜圈子
可干起正经的事来却总要先考虑面子

除了眼前的事我还能干点什么
除了吃喝拉撒睡我还能想点什么
嘿,若要问我下一代会是个什么样子
那我就不客气地跟你说,我管得了多么吗

多挣点钱儿 多挣点钱儿
钱儿要是挣多了事情自然就会变了
可是哪儿有个够 可是哪儿有个够
不知不觉挣钱挣晕了把什么都忘了

别跟我谈正经的 别跟我深沉了
如今有钱比有文化机会多多了
谁说生活真难 那谁就真够笨的
其实动点脑子绕点弯子不把事情都就办了

我自己骂我行 但别人可不成
我再怎么没文化也总比那混子强
别看不起我 就怕别人看不起我
因为我内心深处藏有伟大的人格

我想相信自己 我又想成全自己
可是最难受滋味的就是犹犹豫豫
嘿,来点痛快的,别总磨磨唧唧
可如今最痛快的说法就是‘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反正不愁吃 我也反正不愁穿
反正实在没地儿住就和我父母一起住
白天出门忙活 晚上出门转悠
碰见熟人打招呼‘怎么样’‘咳 凑合’

(副歌)
我爱这儿的人民 我爱这儿的土地
这跟我受的传统教育没什么关系
我恨这个气氛 我恨这种感觉
我恨我生活除了‘凑合’没别的目的

我想发展自己 我又想改善环境
可你劝我撒泡猴儿尿好好看看自己
你说别太较劲了 你说别太较劲了
你说如今看透了琢磨透了但不能说透了

瞧你丫那德行 怎么变成了这样儿了
前几年你穷的时候你还挺有理想的
如今刚过了几天儿 你刚挣了几个钱儿
我看你比世界变得快多了要么是漏馅儿了

你挺会开玩笑的 你挺会招人喜欢
你过去的理想如今已变成工具了
你说这就是生活 你说这才有味道
你干脆说你愿意在失落中保持微笑

嘿嘿 微笑 嘿嘿 微笑
无所谓的 无所谓的 无所谓的微笑
你说这就是时髦 你说这就是潇洒
你说这就是当今流行青春的微笑

新的时代到了 再也没人闹了
你说所有人的理想已被时代冲掉了
看看电视听听广播念念报纸吧
你说理想间的斗争已经不复存在了

别让生活恐惧 就别那么固执
因为固执久了世道变了你也看不见了
你说别胡思乱想了 快多学点儿知识
因为知识多钱多就把理想买到了

一直往下走吧 哥们儿 别再回头瞧了
你说以后的问题那就以后再说吧
我放眼看看世界 快放松你的下巴
你说这么多年混过来也该混出点头儿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05-02  
2、无能的力量

你说干就干
走得更快
象天使一般
飞去飞来
你的视野开阔
而我的窄
我看不清你对我
是好还是坏

我一事无成
但不清闲自在
我白日做的梦
是想改变这时代
我现在还无能
你还要再等待
你是否还要我
如果我失败

(副歌)
你看着我沉默
什么都没说
你往下摸了摸
你抓住了我的手
你轻轻地把我的手
捍成了一个拳头
然后放到你的嘴边
你咬了我一口

我只会吹
还不会骗
天空太黑
灯光太鲜艳
我已经摸不着了北
请你别离我太远
只有你能够让我
感到体面

刮起了风
感到了希望
风象是我
你象是浪
你在我的身下
我在你的身上
你是否感觉到这
无能的力量

3.九十年代

语言已经不够准确
说不清世界 世界
存在着各种不同感觉
就象这手中的音乐

语言已经不够准确
语言已经不够准确
生活中有各种感觉
生活中有各种感觉

其实心中早已明白
却只能再等待 等待
一天从梦中彻底醒来
回头诉说这个年代

其实心是早就明白
其实心中早就明白
你我同在九十年代
你我同在九十年代

4.笼中鸟儿

别说这是时代 我的眼前的你
周围到处不过还是 一些腐朽的魅力
别说你总要用含蓄表现你心中的情绪
一天你会感到压抑
你会感到生活不够刺激
Oh Ye
一天你会感到压抑
你会感到生活不够刺激

别说这是美丽 青春的你
你不过是还有个 性感的身体
会有人爱上你 跟你有关系
现在你还太纯洁
现在你的疯狂还是秘密
OH YE
现在你还太纯洁
现在你的疯狂还是秘密

别说你有爱情 年轻的你
遥远的温情偶像只能在你的梦里
一天你会醒来感到孤独和寂寞
那时你会和我一起
和我一起发现你的秘密
OH YE
那时你会和我一起
和我一起发现你的秘密

别说你要永远 永远地这样含蓄
别说你的心中 你的心中没有什么压抑
疯狂就象只小鸟就在你心里
一天她会突然跳起
从你的身体里飞出去
OH YE
一天她会突然跳起
从你的身体里飞出去

5.缓冲

那天傍晚我从天上飞了下来
坐上一辆车回家那车速并不快
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真叫人腻味
让我感到一种亲切和无奈
我疲惫的眼睛扫着灰茫茫的外面
其实什么也没听着什么也没看见
我事后才知道当时我有那么一种
一种无名的神秘的说不出的伤感

我的生活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就是我想跟所有的人保持距离
我不想看见朋友 我不想再说废话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有如此坏的脾气
我坚持了一个晚上沉默什么都没干
才发现了我挺喜欢这种有脾气的伤感
是因为我还能看见我的生活的态度
还能感到我的灵魂似乎还活着

(副歌)
周围到处传出的声音真叫人腻味
让我感到一种亲切和无奈
周围到处传出的声音真叫人腻味
软绵绵酸溜溜却实实在在

那窗户外的一切象是个另外的世界
如此的亲切却带着死亡的感觉
正好对比我那浑身骚动的热血
就像那平静的海水不能把篝火淹灭
我想带着这种疯狂去睡觉
去醒来去明天去后天和永远
可谁知道第二天早晨起来洗完了脸
疯狂不见了 恐惧出现了

我象以前一样无所谓地走出了家门
却没有带着任何破坏的欲望和仇恨
周围还是一种那么腻味的声音
让我感到死亡也可能有灵魂
嘿 我回来啦 嘿 我回来啦
我和所有我的熟人打着同一样的招呼
我开始装糊涂 我自我感觉清醒
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更加比疯狂强硬
(副歌)

周围到处传出的声音真叫人腻味
让我感到一种亲切和无奈
周围到处传出的声音真叫人腻味
软绵绵酸溜溜却实实在在

6.新鲜摇滚Rock'n Roll

你还是不敢彻底跟她说
因为你这个人儿还是太软弱
你曾经迅速地得到了她
你说这就是什么摇滚Rock'n Roll
可是现在你的激情已经过去
你已经不是那么单纯
现在她一切还都蒙在鼓里
她看着你的样子真是天真

你和腐朽有着一样的风格
用谎言维护着平庸的欢乐
你怀抱着吉它视野开阔
寻找着新的情人搞Rock'n Roll

(副歌)
有人问你 你是干什么的
你说这就是当今流行的摇滚Rock'n Roll
有人问你 你不感到累么
你说越累越出汗才越是真正的生活
这不是问题 这样才简单
趁着还年轻能够干的就得赶紧干
这不是爱情 这是激情
这是身体给予腐朽灵魂的一次震撼

你还是不敢彻底跟她说
因为你这个人儿还是太软弱
你曾经迅速地得到了她
你说这就是什么摇滚Rock'n Roll
也许她没有在家中等待着你
她独自一个人早已经出去
她的含蓄让谎言在继续
使智慧变得没有意义

你浑身到处都是力量
除了你的诚实还是太软弱
她浑身散发着传统的芬香
等待着新鲜的摇滚Rock'n Roll

7.另一个空间

我知道我当前就差需要那么一个爱情了
但不知是个火热的还是一个甜蜜的
我看得出你也需要有个人真正地爱着你
但不知是否我就能填补这个空隙

今天我的心情就象那月亮把这黑色的天空支撑着
正好给了我一点儿勇气跟你来个开门见山
可是你用了一双骄傲的冷眼上下看着我
使我感到我的生命在接受一次挑战

(副歌)
[这是一个美丽的紧张的气氛
天空在变小 人在变单纯
突然一个另外的空间被打开
在等待着 在等待着我的到来]

你就象是一面能透视的镜子立在我的对面
专照着我 专照着我身上看不见的空虚
这时我感到刚才我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
是因为我只有欲望而没有什么感情

我鼓足了一股勇气冒失地看着你的双眼
天呐 那是多么美的一张冷酷的脸
这时我有一种差不多被你控制的感觉
有一点儿没面子和不舒服却还不够强烈

(副歌)
[这是一个美丽的紧张的气氛
天空在变小 人在变单纯
突然一个另外的空间被打开
在等待着 在等待着我的到来]

突然一个能够震撼我的声音严厉地问着我
你是否有那么一点儿勇气得到一个真正的自由
我不知不觉地下意识地说了一声“我爱你”
顿时我的身体和我的精神一起轻轻地飞起

不知是否就是你又开始轻声地问着我
我到底懂不懂 你到底懂不懂得真正的爱情
我说爱情它到底是个什么 究竟她是个什么东西
你说爱情就是自由加上你的人格

8.春节

还是一年一度 看起来还挺新鲜
人心里很清楚 该变的还都没变
谁最会装糊涂 谁就最有点儿远见
谁这时候最激动 谁就最明白这点

一年一次机会 欢笑就是发泄
不是直来直去 也不是简单强烈
拐弯抹角的点缀 不疼不痒地感觉
这是文化的魅力 还是东方的血液

周期并不太长 不过三百多天
不做长远的计划 就是最长久的保险
坚持稳固的防守 因为恐惧就在对面
还剩下事情一件 就是无止境的存钱

恭喜你发财 是最美好的祝愿
祝你平平安安 八百年都不会变
听听酸歌蜜曲 永远把温情留恋
这是生存的智慧 这是福海无边

福海无边

春天已经到来 早就不太新鲜
身上有了股春劲 却没有爱的体验
快乐的标准降低 杂念开始出现
忘掉了灵魂的存在 生活如此鲜艳

一年一次机会 坐在电视机前
欣赏当代的艺术 还是消磨宝贵的时间
慢慢地看明白了 接受了新的观念
安定团结致富 谁都别想超过极限

谁都别想超过极限


何必如此地严肃 莫非还是不太满足
比比多年的以前 现在还是挺舒服
老老实实地挣钱 这是光明的前途
搞好那人际关系 那是安全的后路

三百六十五天 这是自然的规律
万物都在轮回 还是稳定最有意义
生命不过七八十年 心里早就明白
老人不再年轻 可是年轻人会老的

年轻人慢慢的会老的


一年一次机会 欢笑就是发泄
不是直来直去 也不是简单强烈
拐弯抹角的点缀 不疼不痒地感觉
这是文化的魅力 还是东方的血液

OH YE
一年到头来
OH YE
恭喜你发财

9.时代的晚上

没有新的语言 也没有新的方式
没有新的力量能够表达新的感情
不是什么痛苦 也不是爱较劲
不过是积压已久的一些本能的反应
情况太复杂了 现实太残酷了
谁知道忍受的极限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孤独的姑娘
检查一下我的心理的病是否和你的一样

不是谈论政治 可还是有点慌张
可能是因为过去的精神压力如今还没得到释放
别看我在微笑 也别觉得我轻松
我回家单独严肃时才会真的感到忧伤
我的心在疼痛 象童年的委屈
却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那么容易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温柔的姑娘
是不是我越软弱越象你的情人儿

噢……

请看着我的眼睛 你不要改变方向
不要因为我太激动而要开始感到紧张
把那只手也给我 把它放在我的心上
感觉一下我的心跳是否还有力量
你的小手冰凉 像你的眼神一样
我感到你身上也有力量却没有使出的地方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坚强的姑娘
也许你比我更敏感更有话要讲

你会相信我吗 你会依靠我吗
你是否能够控制得住我如果我疯了
你无所事事吗 你需要震撼吗
可是我们生活的这辈子有太多的事还不能干呐
行为太缓慢了 意识太落后了
眼前我们能够做的事只是肉体上需要的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美丽的姑娘
让我安慰你渡过这时代的晚上

噢……



  1. 城市船夫
  
  (采样部分出自 甘肃.青海醉八仙 王绍明唱 1983年录音)
  
  黄河上渡过了一辈子,浪尖上耍划子;
  双手摇起了浆杆子,好像是天空里的鸽子
  
  (崔健演唱部分)
  江水号子
  ——阿城
  
  太阳是牵绳哟
  拉着一江水走
  水流东去哟
  老子要你回头
  
  老子家在江头
  老婆娃子 娃子老婆
  老子家有好酒
  阳光老爷江水哥哥
  
  江水流不到头
  牵绳离不开手
  明天再也不走
  好酒一杯不留
  
  2. 蓝色骨头
  
  并不可惜 也并不可气
  我经过了基本的努力 接受了基本的教育
  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
  就长在一个春天里
  
  我爸爸当初告诉我要想有出息
  就得好好学习拿出好成绩
  可是我曾经不太相信这个
  我现在还是不太相信这个
  
  我说人活着要痛快加独立才算是有意义
  所以我学校还没毕业就开始找了工作
  我要干我最喜欢干的不管挣钱多少
  所以我的工作就是一个写字儿的
  
  一开始我就是想用笔发发牢骚
  可是谁知道这一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
  俗话说活人不能被尿憋死
  只要我有笔谁都拦不住我
  
  这就是我的事业 更是我的兴趣
  还能有什么工作比这更来情绪呢
  钱虽然不多所以我并不太忙
  正好剩下了时间让我琢磨活着的意义
  
  三角架有三条腿才稳定
  少了任何一条都要不停地运动
  我的生活也要有三大要素才幸福
  就是为了得到幸福让我才忙活着
  
  第一 就是事业象我上面说的
  能高高兴兴工作挣钱养活自己
  有话就说 有话就写 而且要彻底
  因为每次彻底之后才会出现美妙的空虚
  
  第二 就是身体一定要健康
  因为身体要是不舒服 什么都是白给
  所以我一周三次跑步加上一次游泳
  在运动中想事儿是越想越起劲儿
  
  第三 当然就是一个爱情了
  其实姑娘们不知道小伙子心中的虚弱
  没有爱情的日子自然哥儿们多
  就像男人越是闲着 越是人缘儿好
  
  哥儿们之间谈论爱情认真也是假的
  只有在姑娘面前动感情才能算是真的
  当你真的爱的时候理论都是虚的
  只有分手的时候疼痛才是实的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没有人告诉我 有人在追求我
  是不是我的工作太多了 感情已变坏了
  还是身体一独立 欲望就变野了
  
  反正这三条腿儿的原则听起来有点简单
  可在现实生活中得到两个就不容易
  如今金钱美女都需要好的身体
  谁能告诉我爱情到底要我使出多大的力气
  
  红色 黄色和蓝色
  分别代表人的心 身体和智慧
  如今这三个颜色统统被泥土盖了起来
  就像眼前这个社会的大酱缸
  
  多年的政治运动使人们厌倦了红色
  周围黄色的肉体已经把灵魂埋没
  只有扭曲一下我自己抬头看看上面
  原来是少有的一片蓝蓝的天空
  
  红色已经把鲜血污染了
  真不知血和心到底哪个是热的
  阳光和灯光同时照着我的身体
  要么我选择孤独要么我选择堕落
  
  蓝色的天空给我了无限的理性看起来却像是忍受
  只有无限的感觉才能给我无穷的力量
  爸爸 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
  因为我的骨头也是蓝的
  
  3. 迷失的季节
  
  太可惜 也太可气 我刚刚见到你
  你是春天里的花朵 长在了秋天里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你 这个迷失的季节
  你说你其实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愿意
  
  你说你愿意
  在这迷失的季节里
  你说你愿意
  你说你其实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愿意
  
  别生气 也别着急 我刚刚见到你
  你是冬天里的花朵 长在我的心里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你 有人在追求你
  你说你对爱情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不愿意
  
  你说你不愿意
  在这迷失的季节里
  你说你不愿意
  你说你对爱情已不在乎 你还说你不愿意
  
  4. 小城故事V21 - (上)
  
  我爱上了一个姑娘 一个姑娘
  就是我家楼上唱歌的那个姑娘
  她妈妈特别张扬 她爸爸特别内向
  就跟我家的情况一模一样
  她从小不爱多说话 她只爱唱
  她的歌声忧伤特别是在晚上
  嘿 我就是因为这个 我就是因为这个
  我在她的歌声中开始有了爱的想象
  
  我开始激动 开始疯狂
  甚至她的歌声一起我就开始春心荡漾
  你别说我无聊 也别说我俗
  她在我的眼睛里简直就是个圣女
  有一点宽容 有一点悠闲
  有一点伤感 也有一点平淡
  
  这就是崇拜 或者是变态
  圣洁的人怎么可能跟我谈恋爱
  她没有理想 也没有欲望
  她天生的冷漠正好赶上了一个时代
  我搞不太清楚 我也搞不太明白
  为什么崇拜和爱情居然同在
  我搞不太清楚 我搞不太明白
  为什么我不敢上楼一趟诉说我的爱
  
  厨房声叮当当 下水声轰隆隆
  却听不到快乐在姑娘家的生活中
  
  你说她很平常吗 她也空虚吗
  就像男儿生来压抑女孩生来寂寞吗
  你说她在等待吗 她在等我吗
  等我带着一束鲜花上楼一趟吗
  可我第一没有钱 第二没名气
  第三没有受过什么高等的教育
  我突然意识到 这是青春后的危机
  要想解决它 我只能先出去
  
  5. 红先生
  
  如果我走 如果我真走 爱情是否还算数
  如果我停留 永远地停留 生命是否还残酷
  生活没有你 生活没有你 我回家没有目的
  为了得到爱情 也就是为了得到你 出去才是刺激 而不是逃避
  
  我就要走 我就要走 要走
  我就要走 我就要走 要走
  我就要走 我就要走 要走
  为了得到爱情 也就是为了得到你 出去才是刺激 而不是逃避
  
  这首歌 我唱给你 句句都是唱给你
  这节奏 我留着 它是我的心跳和脚步
  歌词像是你 歌曲像是我 它们并非不能分离
  若是为了爱情 歌曲算个屁 若是为了生命 爱情算个屁
  
  我就要走 我就要走 要走
  我就要走 我就要走 要走
  我就要走 我就要走 要走
  若是为了爱情 歌曲算个屁 若是为了生命 爱情算个屁
  
  6. 网络处男
  
  我是一个网络处男
  各种各样的网站我都去过
  从98年到现在 转眼过去了
  我学会了一点儿打字就没别的了
  我曾经叫过‘蚊子’ 叫过‘困难户’
  也叫过‘苍孙’ 也叫过‘假装酷’
  后来还有太多的名字我记不清楚了
  反正名字越是难听就越显得有个性
  
  网络上的虫子 我现在的名字
  
  前些天我遇到一个姑娘名字叫‘海伦’
  她起了个洋名却不会说洋文
  我那三句半的英文这回可有了用场
  弄得她还以为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呢
  她说她刚刚跟她的男朋友分了手
  一个人在网吧正在郁闷呢
  她问我是否也有个女朋友
  我说:‘没有没有 正合好 陪你聊一聊’
  
  网络上的虫子嘛 陪你聊一聊
  
  一开始我就像说相声中的那个捧哏的
  没想到后来越聊就越有感情了
  她突然说她是一个按摩小姐
  各种各样的男人她都见过
  哎呀妈呀!她可真够大胆真够诚实的
  跟她一比我真他妈的更像个虫子了
  可还没等我回答她又开始继续说了:
  ‘你们男人不光太坏而且还太癞’
  
  就像是个虫子 就像是个虫子
  
  我又不是她的客人也不是她的男朋友
  她凭什么对我发这么大的脾气
  她说她为了爱情说了个大实话
  是你们男人承受不了生活的现实了
  我说那当然了 那当然了
  如今越是刚强的汉子越是受不了这个
  她说男人太没劲了 爱情太没劲了
  她说网络也没劲了 她说完就走了
  
  她说完就走了
  
  我的脸发热了 我的手也发僵了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已经干过坏事儿了
  连续三天三夜不见她的踪影儿
  我突然觉得我上网没有目的了
  
  网络上的虫子
  
  我开始着急了 开始出问题了
  我开始觉得说废话没有意思了
  我又改名字了 叫‘直来直去’了
  我又改名字了 叫‘一针见血’了
  我到处留贴子 到处发信息
  “海伦 海伦你在那儿 我是‘网络上的虫子’”
  我到处留贴子 到处发信息
  “海伦 海伦回来吧 Rock me on the net”
  
  Rock me on the net
  
  7. 小城故事V21 - (中)
  
  外面不简单 外面不容易
  没有一件事轻松一件事顺利
  不光需要勤奋 还得耐着性子
  我好像越来越理解姑娘的父亲
  饭馆里叮当当 马路上轰隆隆
  进了门黑乎乎 闭上眼空荡荡
  身边没有人 四处无动静
  谁能给我歌声克制我的感情
  
  有一个早晨 安静的早晨
  我回到了空空的我居住过的院子
  这肯定是个梦 而且是噩梦
  我的家园怎么可能如此像个坟墓
  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路
  却不见了周围一排排绿色的树
  我似乎是走着 又像是在散步
  突然一个东西落下掀起了尘土
  原来是个少女 白色的衣服
  平静的躺在眼前的近处
  她没有喘气 也没有血迹
  只有脸上的悲伤和微微的恐惧
  突然音乐响起 像是个葬礼
  立刻英雄转世走来拯救大地
  
  8. 农村包围城市
  
  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
  要不是我们农村 你们到哪儿吃东西呀
  毛主席说啦"农村包围城市"
  现在我们来到你们这儿又能怎么着吧
  
  你们有什么呀 瞧给你们惯的
  这个不行 还那个不行 有什么呀
  不就是多读过几年儿的书吗
  那没读过书的人就不是人吗
  
  我们没偷你们的 也没抢你们的
  我们每天干的活儿都是你们不想干的
  你们在领导面前都像孙儿似的
  可一到我们面前你们都跟大干部似的
  
  什么身份证儿 暂住证儿 健康证儿
  难道你们城里就不是我们中国吗
  谁心里都明白 这话该咋儿说咋儿说
  谁也不比谁机灵 谁也不比谁傻呀
  ...给我碗水喝
  
  再说了 你们的前几代也都是我们农村儿的
  现在你们一转脸儿变成贵族了
  这些年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
  各种各样运动都是你们弄出来的
  
  你们读书人最爱变了
  好话坏话都让你们说了
  世界上有两件是最容易
  一个是吹牛 一个就是写字儿
  
  有知识和有良心是两回事儿
  没有良心有知识又有啥用啊
  你们敢说你们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吗
  写的每个字儿都是用了心的吗
  
  我才不信呢 你们才没这胆儿呢
  你们现在火起来了是暂时的
  用良心换知识 我还不换呢
  我要是有个儿子 才不跟你们学呢
  ...给我碗水喝
  
  9. 小城故事V21 - (下)
  
  又是这样过去 我还是没有放弃
  谈不上火了 但还算有点成绩
  不是跟你吹牛 也用不着谦虚
  用不了多久 我就要牛B地回去
  我要租块地皮 开个歌厅
  专门请楼上的姑娘唱歌给人听
  去他妈的老板 去他妈的歌星
  别再让我恐惧 别再让我恶心
  
  难道这个世界 比我还不干净
  还是因为我的理想本身就有毛病
  十天的晕头转向 一天的清醒
  可这一天的我的脑子更不平静
  太多的欲望 不敢多想
  太多的姑娘 让我的心发痒
  
  读书破万卷 难道还不清楚
  自由就是一次接着一次的舒服
  这么多的言语 都憋在肚子里
  随便一张口不是放屁就是真理
  干了哪件错事 自然有哪条道理
  没有什么不能干的 就是我的秘密
  如果想占便宜 那就心里不要发虚
  如果心里发虚 那就玩儿点儿含蓄
  
  天空中灰蒙蒙 大地上乱哄哄
  歌舞厅软绵绵 按摩小姐硬梆梆
  
  这么多年过去 还是找不到自己
  身体得到了自由 灵魂还是在监狱
  上通天文 下通地理
  可还是说不清楚真正的自己
  我看差不多了 时机已经到了
  我是干脆放弃还是继续努力
  拿出新的勇气 还是回家去
  回家把青春的爱情进行到底
  
  10. 舞过三八线
  
  雪天 雪地 雪花
  它慢慢的不再刺激
  北风吹进了我的梦里
  我没有醒 也没有恐惧
  
  蓝天 草地 野花
  它慢慢地失去了美丽
  北风吹起了我的醉意
  我不愿醒 也不愿放弃
  
  别问我为什么
  别试着叫醒我
  等我做完这个梦
  等我唱完这首歌
  
  11. 超越那一天
  
  妈妈有一天你突然回来站着
  盯着我半天然后跟我说
  说我有一个亲生的妹妹还活着
  我从来不知道也没见过
  我焦急地等待着你继续往下说
  可是你却开始保持沉默
  你从来不让问你可刺痛你的问题
  因此我只好默默猜测
  
  你说有一天她将永远的回来
  并且认我做她的亲生哥哥
  这一切我虽然感到特别突然
  可我也似乎在梦里见过
  我没有问你我妹妹长的是个什么样子
  也没有问你她怎么样的生活着
  我更愿意想象她是美丽和性感
  就象我在梦中见过的那个
  
  我终于找到了答案你为何如此冷酷
  为何对我如此的严格
  因为你想让我超过那个伤害你的人
  而不象你曾经的那样软弱
  我没有张口问你的另外的原因
  是我比你想象的更加敏感
  因为这么多年来你承受的是耻辱
  而我积累的就是叫喊
  妈妈 这时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特别需要你真正的理解
  我曾经相信过我们的血缘关系
  能够完全的解释发生的一切
  当我经历了若干次的苦难后
  我发现了有一种潜在的危险
  就是越长时间的误解将会带来
  越出乎预料的演变
  
  恐怕那一天 恐怕那一天
  恐怕那一天生活将有重大改变
  等待那一天 等待那一天
  等待着我的妹妹回来的那一天
  
  你真正的了解我那没见过的妹妹
  或是真正的了解我吗
  如果我们之间突然的发生了爱情
  你将会怎么样的处理呢
  妈妈 我对不起你如果我的疯狂将会
  给你带来什么不舒服的结果
  我不知是为了什么还没有见到妹妹
  就已经开始爱上她了
  
  她会真的尊重你吗
  她会真的看得起我吗
  如果你要是真的生起了气
  她会真的像我一样害怕你吗
  头几年亲热劲儿过了后产生了矛盾
  我们还会真的互相爱吗
  如果有一天你们俩想要分开
  你让我到底跟谁走呢
  
  妈妈 妹妹回来的那天将是一个机会
  超越那个传统的家庭观念
  你知道多年来你关闭了多少感觉
  为了你那堂堂家长的尊严
  我一直想试着帮你把这问题解决
  可你却很少给我机会表现
  我开始怀疑你那把握公平的能力
  因为我这么努力你居然看不见
  
  妈 我的心中有一些委屈想要发泄
  甚至表现在高兴后面
  我没有为了生存而妥协
  是因为你的存在和努力的改变
  如果爱能给我力量我将会感到轻松
  甚至能忘掉所有的危险
  如果恨起了作用那我只能伤感的去回忆
  并且默默度过那一天
  
  度过那一天 度过那一天
  默默的伤感的度过那一天
  超越那一天 超越那一天
  轻松的简单的超越那一天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05-02  
花房姑娘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
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象是给我噢……赞扬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
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
我不知不觉忘记了噢……方向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我不知不觉已和花儿噢……一样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
我说你世上最善良

你要我留在这地方
你要我和它们一样
我看着你默默地说噢……不能这样

我想要回到老地方
我想要走在老路上
这时我才知离不开你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噢……姑娘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明知我已离不开你噢……姑娘

假行僧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
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
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
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
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
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到你长得美
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
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地有魔鬼
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
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宽容

我的身体靠着你,两眼紧闭
我的手重复地摸着我自己
我要满足我自己也给你一个刺激
我要告诉你一切但不要你生气

我不再爱你,我也没有恨你
虽然你还是你
我没有力气,我也没有必要
一定要反对你
我去你妈的,我就去你妈的
我背后骂着你
我们看谁能够,看谁能够
一直坚持到底

我的两眼睁开却充满委屈
看着你的样子我心中更感到压抑
我想唱一首歌宽容这儿的一切
可是我的嗓子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一无所有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
身边那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
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
身边那水在流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
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双手
你这就跟我走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噢……你这就跟我走
噢……你这就跟我走

噢……你这就跟我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