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在广州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8-02  

在广州

        梦的前部份很零乱,也比较无聊,记起来费劲。在快要醒过来时,出现了比较特别的一节。

        我坐在广州的一家低档餐馆里,吃盒饭或者是一碗面条。一手还紧紧攥着几个手提袋。不知不觉地,我蹲下来,就在地板上,解下一堆大便。当我意识到大庭广众之中这是何其丢人时,已经晚了。周围的人对这件事却几乎毫无觉察,或者都已习惯于视而不见。我相当难堪地拿起一张报纸,遮住大便,并卷将起来,随后用脚拌动周围的垃圾,想使它完全不被看见。但没想到,垃圾的底层,还有一堆不知何人所留的陈年老粪,被翻了出来。。。。
        有一个初中时长相丑陋的同学,大声地吟咏着杜甫的诗句,从餐馆中横穿而过。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8-03  
      按照梦中所呈现的时间指向,我把梦分成三种类型:回顾性的梦、平行性的梦、展望性的梦。回顾性的梦中,梦者的经验停留在过去某个时段,它是意识层面以下的某种遥远记忆的浮现和重构。它可能包含当下生活经验的刺激性因素,也可以完全不包含与当下相关的任何因素。平行性的梦从梦象到梦思都主要来自于你当下的生活经验。展望性的梦则试图对于你未来的状态作一种预示、推测、前瞻性的描述。
   上面这个梦,我认为它主要是回顾性的。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8-03  
        我只去过广州一次,大约在18年前,只呆了一个白天,却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槽糕印像。我一大早到达广州火车站,刚出站,内急,花一两毛钱进公厕。如厕时顺手把公文包放在左边墙脚的台墩上。大便完毕,起身,公文包却不见了。那包里放着我的毕业证、身份证,还有去<<诗词报>>应聘的资料。当时的沮丧和气愤可想而知。我打算返回长沙算了。想到与诗词报已约好时间,且这家在我高中一年级时就开始发表我的作品的报纸,一直对我青眼有加,把我看成年轻一代旧体诗词作者中的代表性人物,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接待我的是主编黄老师,了解我的情况后,颇为关心,温言细语,表示我若愿意在诗词报工作,报社方面会想办法为我解决户口和住房情况。后来报社社长来,他已年过八旬,讲广东话,絮絮叨叨了半天,我几乎没听懂一句。心中暗想,以后若在这儿工作,不过半年,自己也会变成上老头子了。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8-03  
        这个梦中的情节本无需一个明确的地址,但梦一开始就对“广州“有鲜明的印像,这似乎是在向解梦者表明自己的“年龄“:它是对那一次倒楣的广州之行的回顾和再现。它并没有复制当时的具体情形,而把场景放进了一个“低级餐馆“。记得去诗词报社之前,我在大街上而不是餐馆中买了一个盒饭,在流花湖公园吃完盒饭后,情绪才有所平复,最后打起精神完成这次应聘。梦中的场景,似乎在有意夸大了当时处境的丢人现眼。
    写到这里,我对开始时对这个梦的定性产生了怀疑,也许它看起来是一个回顾的梦,本质上却是一个平行性的梦。诚然,广州之行给我留下的不仅是火车站公厕的损失和沮丧,还有更深的遗憾和惭愧。我是在拥挤到不可想像的情况下返回长沙的,回来后就再也没有和诗词报联系,更别说去上班了。若干年以后,回顾当时黄老师对我的殷切期望,心中常常涌起难言的愧疚和自责:我不仅丢掉了毕业证和身份证,还丢掉了礼貌,甚至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8-03  
        这个梦中的羞愧之情和难堪之景,毫无疑问来源于上述的经验。尤其是“一手紧攥着几个购物袋“的细节,更易让人联想到公厕中的被窃。
    更仔细地研究在餐馆中随地大便的细节,我发现它隐藏的心理内容不仅仅是过去的,或者说,它更多地是现在进行时态的。它正在借助过去的某种愧疚和自责,表达现在的某种类似和心情和处境。或者说,正时当下的某种类似的心情和处境,触发了对遥远往事的回顾。
    (待续)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8-03  
      大便,在很多梦中,都可能是财富的象征,中国人有句俗话叫“钱财如粪土“,这句话应用到梦中,就变成了“粪土如钱财“。不过,在这个梦中,大便显然并不与钱财相关。这主要取决于在梦中梦者对于它的态度。在关乎钱财的大粪梦中,梦者对大粪持有一种中性的态度,有的甚至带有神秘原始的喜悦感。如果梦者对大粪有明显的厌恶感,其用意就另当别论了。
   回到本梦,我认为大便作为喻体,很有可能象征着梦者的隐私、潜意识、心理阴暗面。
级别: 论坛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2-08-04  
      自7月23日起我开始在网上临屏直接记梦解梦,关于它的目的,我已作过一些说明。在解梦的过程中,我也尽量做到了诚实,虽然说不上专业,但就我所了解的中国本土的精神分析水平而言,我的工作可能仍然处于前列。多年来,我在此事上遇到的麻烦主要是找不到一对一的分析对像,只能长期地对自己一个人的梦进行解析,这种解析如果在网上公开进行,的确有点像“暴露癖“的症状。因为这暴露出来的往往是人性中比较低级、原始、或者阴暗的部份,在涉及时,我也免不了踌蹰再三。这种过程其实就很像是“在公共餐馆中随地大便“,又想“以报纸遮掩“。迄今为止,我的解梦至少还没有被公开批评和嘲笑,这也很像梦中的情形:人们已习惯于视而不见。
   虽然我并不以精神分析为职业,但我想自己具有这方面的职业道德。我或者也会在某些时候试图避开让自己颇为难堪的内容,但最终,我还是下定决心尽我的能力,翻开梦的老底。其结果是更深的难堪,更久远的老帐都被的揭露出来了。这正是新粪底下的旧粪这一形像所喻示的。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2-08-11  
    一直记着,有一个初中时长相丑陋的同学,大声地吟咏着杜甫的诗句,从餐馆中横穿而过。这个奇特的细节还未得到解释。把那位同学和杜诗联系起来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而我现在又想不起这位同学的姓名,对他的情况也一无所知,要从他入手找到解释几乎不可能。
级别: 论坛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2-08-11  
    但这个情节的大意我自认为还是有一定的把握。我的<<杜诗重构>>将于年内出版,它凝聚了我多年的心血,也确实得到一些同行朋友的赞许。我对它免不了有一点敝帚自珍。但有时候,我对它的价值和意义也不免怀疑,而这个梦正是在扮演作为怀疑着的那个我,它以嘲讽的语气对我说:像你中学同学某某那样丑陋且没有什么学历的人也能吟诵杜诗,你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2-10-13  
回 9楼(迟易成) 的帖子
谢谢你的阅读和关注,多多批评。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3-03-09  
review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