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东方十四行诗】第二辑   孙谦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02-27  

【东方十四行诗】第二辑   孙谦


                 第二辑   孙谦



【孙谦简历】回族,自由诗人,穆斯林人文学者。
祖籍河南洛阳,一九五三年十一月生于陕西宝鸡。
投入诗歌创作三十余年,在新古典主义、艺术诗
学和伊斯兰诗学三个界面写作。试图在汉语诗歌
创作中注入伊斯兰文化语境,建立伊斯兰宗教诗学。
出版诗集:
《风骨之书》{2003年台湾业强版}
《新柔巴依集》{2012年新死亡诗派资助出版}
《人马座升空》诗画合集与邱光平合著,2012年
成都出版集团时代版《北海骊歌》诗画合集与马
丁•R•巴延斯{比利时}、董小庄合著,2013年香港
艺术中心版。《新月和他的反光》宁夏人民出版
社{2015年待出版}《穆斯林三部曲—穆斯林词—
新柔巴依集—苏菲绝唱》{2015年台湾秀威出版待出版}。
获奖:
台湾“蓝星诗社”屈原诗奖(1992年)
台湾淡江大学暨“蓝星诗学”第一本诗集奖{2003年}
澳洲“国际汉语文坛”首届国际汉语文学大奖(2011-2012年度奖)
新死亡诗派免费诗集奖{2012年度}
北京文艺网第二届国际华文诗歌奖{2014年度}。
诗歌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并被译成日语、英语和波斯语介绍到海外。



                他在场或缺席••••••

他在场或缺席,对你而言
并不敏感,你只管诵读他的语言
一遍遍地读,一章章地读
好像他就是你发出的语音、音阶

过去有人用方言读,对你
阿拉伯语也是同样陌生
你沉醉于这种音调的顿挫流转
它既是倾诉,又是聆听

它还是呼唤,即对他又对你的
呼唤,伸过的空间空空荡荡
他在哪儿?你在他的哪儿?

你从未曾奢望过应答,那念诵
永是一个心灵接待室
你在那里收获,星月明灭的回声


             他已容忍时光••••••

他已容忍时光,让河流
年复一年地围绕你身边流淌
你若干渴,他让你啜饮
你若燥热,他让你沐浴清凉

他在所在的流变中转变,处变不惊
他为两世天性者赋予凝望
嫌狭者为求宽阔
即便逾越,他忍受那逾越

如若玫瑰的贪恋时辰,超时开放
他持续那芳菲。他接纳闪耀
若你眼神中的星光尚未熄灭

启示流逝,又追踪流逝
他在此间,而永在彼处
那空间,那气息,不舍昼夜


              如果你是鲁米的夏姆斯(1)

如果你是鲁米的夏姆斯
他就是夏姆斯的鲁米
如果你是来到世界中间的孤独
他就让孤独和孤独相遇

如果你是尘世的蜡烛
他就是生命的火种
他让蜡烛因火焰而舞蹈
让火焰因燃烧而发出旋律

如果舞蹈与音乐在一处旋转(2)
如果宇宙之风也加入旋转
他就让风,吹过两个世界的边缘

他让风和风之间生成云
在聚散的云中,他只是他自己
而那湖中,前定的云影永不重现

(1)鲁米出生于波斯呼罗珊境内的巴尔赫,
(1207年——1273年)他一生主要以波斯语
写作,也有少量以阿拉伯语、希腊语写出的作
品。他父亲是一位有学识的神学家。为了躲避
当时蒙古帝国的入侵,他们全家最终在土耳其
安纳托利亚的孔雅定居。鲁米自幼受父亲的教
育和熏陶,在伊斯兰教神学、哲学和文学等方
面皆由深厚的造诣。
  1244年与神秘主义修行者夏姆斯的相遇,
使鲁米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用鲁米自己的话来
说:“我从人类身上看到了从前认为只有在真主
身上才有的东西”。由此他成为一位神秘主义诗
人。他的抒情诗集命名为《夏姆斯•大不里士诗
歌集》。诗中运用隐喻、暗示和象征等艺术手
法,通过对“心上人”、“朋友”的思念、爱恋和追
求,表达修道者对真主的虔诚和信仰,阐发了
“人神合一”的苏菲之道。
(2)鲁米的莫拉维苏菲社团,在修行时以一种
旋转舞的方式进入眩晕的状态,来达到与真主
合一的目的。这种方式在西亚和小亚细亚的一
些苏菲社团中仍然盛行。


               致阿朱那伊德(1)

否定的自我,也许
会从肯定的自我中显现出来
这就是那颗光钻
由枯骨映出的容颜,是婴孩

蝴蝶必从僵硬的茧中
脱颖而出,那改变一切的光
将扶持一切飞翔和上升
并将那翅膀上的花纹映亮

你显示的和解,是一个意外的
礼物,它瞻望天园的眼神是全体
而不仅仅是片段、碎片

向上的路和向下的路
时间的历程,亘古不变
灵魂之翅,一再借镜太阳石

(1)阿朱那伊德(910年殁),偏好比较节制的
宗教精神,他意识到比斯塔米的无我所带来的危
险,他倡导在自我“寂灭”的状态之后,必须紧接
着“复苏”,亦即回归到提升后的自我。他为后来
的伊斯兰神秘主义勾画出基本体系。


               致苏拉瓦迪{之二}

你让我在光中出现
因为硕大的晨阳在一滴露水中颤动
而一粒星辉去到黝黑的枯井里摸索
你又无从击溃真实的黝黯

而你让我的光,来到气血中间
以一支烛火去到风雨中历险
以一颗泪珠去到高悬的圆月中探问
那一点萤光闪耀,也已被你许愿

你让我在光中出现
俯下身来,聆赏玫瑰黄昏的色彩
可最后的一缕光,消失在了我最后合上的眼睑

可我已经到来,在光中
比孤独更孤独的光,古老、完整而永新
放逐与接纳,消弭与涵养,光已具现


苏瓦拉迪:常被称为长老以希拉克。以希
拉克意指从东方发出的第一道曙光,同时
也是朝向明觉发出的第一道智光,他认为
东方并非地理的位置,而是光和能量的来
源。他以光来经验神的信仰中,宣称人类
对自己来源的记忆已模糊不清,对这个阴
暗的世界感到不安,渴望回到最初的家园,
而从安拉而来的光,是回归的介体,也是其存在本体。


                致欧玛尔•哈亚姆


唉,落日和花瓣
陪我一块儿落泪(1)
你在这坟墓里躺着
早已知晓

你写了那么多柔巴依
都和酒融在了一起
同时,还有爱情
还有望向天园的醉眼

我捡起了两枚花瓣
上面沾着,两世的土
夜莺唱出了此刻的寒意

走了,我也要走了
时间也不必跟随我了
我的笔要到水星去蘸墨

(1)据欧玛尔•哈亚姆的一位朋友尼达米
回忆说,在一次饮宴中哈亚姆说:“我坟墓
所在的地方,那里树上的花,将每年两次
落到我上面。”
  在哈亚姆死去之后,大约公元1136年
时,尼达米去到哈亚姆的坟地凭吊。那是
春日的一个黄昏,只见坟头上有一株梨树,
还有一株桃树,当时无数纷落的花瓣几乎
覆盖坟墓。尼达米想起哈亚姆的话,掩面
而泣。哈亚姆以他的《柔巴依》闻名于世。


[ 此帖被湘西刁民在2017-02-27 16:50重新编辑 ]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02-28  
好诗。直入肺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2楼  发表于: 02-28  
回 1楼(孟冲之) 的帖子
多谢临帖,北网不爽我,就发这边吧。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09-15  
这几年未曾留意诗坛,据说,孙谦这些作品是获得了杨炼主导的国际华文诗歌奖的作品。当时在微信上看了他的一些作品,并在手机上记下阅读笔记:
孙谦的作品,带有某种纯洁的宗教意识。受难感很深。对人生悲苦本质的体验很深,诗歌经验,介入到公共经验与私人经验交界的狭长地带,书写出一道蜿蜒的禁区边界线。——当日晷移动到罚球点,孙谦写出了一个球员面对点球那一瞬间的踌躇,犹豫与高贵的迟疑。但孙谦作品想象力不足,张力过于内敛。语言谨小慎微。全无汉语张扬的跌宕。诗歌在成为一种精神灌顶之前,首先必须是一部有声有色,身临其境的多媒体电影。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而孙谦未能以山川河流为我所用,也就未得汉语之神采而空见怅惘。诗歌是在形式中突破形式,从而抵达精神的艺术,而非以精神突破精神,从而引领形式的艺术。孙谦之诗,未证形式张驰大开大阖之道,也就未能承接汉语璀璨的河流,空见黄河绝流之苦涩,恰如打钟老头佝偻的腰身——虽乃有所承担,亦有赎罪意识,却无能俯仰天地,超脱也就无从谈起。


我想说,孙谦之作,非华夏民族语言之“正朔”。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