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旧梦)九文治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2-08-01  

(旧梦)九文治

    梦见与一魁梧男子并肩而坐,似乎是夫妻关系,笑谈去加国之前程。我感觉自己是妻子,说:“不管怎样,我们还要在加拿大建立自己的家园“。我们的眼前有一个水坝,好像是家乡的团边堰,坝水几乎干涸,一群长颈天鹅与几只水鸭从远入的溪汊中曲折游来。触景生情,我又说:“总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和水鸭一起游玩吧?“。男子问道:“要是挣不到钱,日子怎么过呢?“,我含笑回答:“那每天就得吃九文治。一天三顿三文治,加起来不就是九文治吗?“。男子亦大笑。
    手持一本加拿大枫叶册,画上枫叶尚未红透,如初霜之后,叶片黄色居多,灿然动人

1999-07-03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2-08-01  
        虽然我的记梦是断断断续续的,但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它仍然是我坚持得最好的一件事。自<<黑狼笔记>>出版后,我本打算在精神分析学和心理分析学方面深造,拟定了几本新著的计划,且当时已有湖南人民出版社某编审的约稿。但天不遂愿,书本刚上市,我就要随妻移民加国。当时就有不少朋友问我:“你在国内的发展刚刚上路,一下子去了异国他乡,将作何打算呢?“,我的回答通常是:“去了再说吧,不行就回来“。没想到的是,实际上回归比出国更难。我在加拿大生活12 年多,前些年总是在谈回国发展,随着孩子们一个个出生,长大,家庭的根已经扎在加国,要连根拔起,再移栽故国,实在是难上加难。
    来加拿大之后,我也曾计划攻读心理学。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工作糊口,时间一长,也就放弃了。但我对释梦的兴趣一直没有丝毫淡化。这就使我的手头,还留下了几个记梦的笔记本。这些笔记大多是以唯自己能看懂的文言和潦草字迹写成,年深月久,就连我自己也得费力辩认。自今以后,我将把它们慢慢地在网上打出来,以便以后整理。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2-08-01  
        做梦当日,妻兄带侄子来我家便餐。梦中魁梧男子形像与他颇有些相像。他的个头与我相当,但体积要大多了。而且春风得意,事业有成。与之对比,不免有自惭形秽之感。很可能,梦以他的形像置换了妻子(即其妹),这才有“我感觉自己是妻子“的感觉。这种男人感觉自己是女人的梦并不常见,如果出现,必有深意。当时我们正办再出国手续。妻子是主申请人,而我是副申请人,所谓的“dependant"。这样一种身份,意味着我必须事事依赖于她,在夫妻关系中处于“阴性“的一面。
    眼前的故乡水坝,一幅即将干涸的样子,喻意资源枯竭,环境堪忧。似为远走他乡提供一个充足的理由。
    “长颈天鹅与水鸭同游“,有自命不凡、鹤立鸡群、鸟兽不可与同群之意。随而又说到不想将来的孩子们与水鸭一起游玩,更明显地表示出一种颇带愤激的孤傲之感。本来这些感觉在清醒的意识中当加以隐蔽和伪装,但在梦里,它却以特别的象征手法暴露无遗。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2-08-02  
        作为主申请人,妻子心理负担肯定要比我重。一开始就抱着出去看看,不行就回来的心理。所以对于去加拿大之后如何生活,既没有明确打算,也没有特别的忧虑。梦在里,这就表现为一种幽默和无所谓。三文治,国内通译为三明治,梦中却叫它三文治,明显是要表示便宜之意。记得作梦的前夜,报社的美术编辑尹某打趣道:“去加拿大以后,你就每天都得吃三明治了“。梦很显然就就近取材,拼凑成这么一段笑话。梦的语言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妙,取材也是这样偶然、随意、不落俗套,让你在正常情况下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这也是我为什么长期以为对之如此痴迷的缘故。
    梦最后出现的枫叶册,既是加拿大的象征,也是我的憧憬的具象化。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2-08-02  
此梦甚为有趣,这个梦的"谜面"很清晰,所以我一下就看懂了.
级别: 论坛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2-08-05  
回 4楼(黔头楚尾) 的帖子
这的确是个比较易解的梦。除了其中的置换,一般人都能理解这种梦的大意。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