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晦日宴高氏林亭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1-07  

晦日宴高氏林亭

晦日宴高氏林亭

陈子昂

寻春游上路,追宴入山家。主第簪缨满,皇州景望华。
玉池初吐溜,珠树始开花。欢娱方未极,林阁散馀霞。

高绍

啸侣入山家,临春玩物华。葛弦调绿水,桂醑酌丹霞。
岸柳开新叶,庭梅落早花。兴洽林亭晚,方还倒载车。

弓嗣初,進士,生卒年不詳,作家,官員。唐高宗咸亨四年(673)或咸亨五年(674)狀元。《唐詩紀事》稱其"咸亨二年(671)第一人及第"。但咸亨二年不開考,《登科記考》疑為四年或五年。本文取其說。咸亨四年考官為考功員外郎杜易簡,取進士七十九人;咸亨五年考官為考功員外郎王方慶,取進士五十七人。重試及第十一人。弓嗣初及第后,曾任雍州(今陜西西安西北)司功。今存其詩二首。

上序春暉麗,中園物候華。高才盛文雅,逸興滿煙霞。
參差金谷樹,皎鏡碧塘沙。蕭散林亭晚,倒載欲還家。


解琬(?一719)魏州貴鄉人(今大名縣),為唐代官員。

主第簪裾出,王畿春照華。山亭一以眺,城闕帶煙霞。
橫堤列錦帳,傍浦駐香車。歡娛屬晦節,酩酊未還家。

韩仲宣

欲知行有乐,芳尊对物华。地接安仁县,园是季伦家。
柳处云疑叶,梅间雪似花。日落归途远,留兴伴烟霞。



陈嘉言

公子申敬爱,携朋玩物华。人是平阳客,地即石崇家。
水文生旧浦,风色满新花。日暮连归骑,长川照晚霞。

王勔 王勔,勃之兄也。累官泾州刺史。

上序披林館,中京視物華。竹窗低露葉,梅徑起風花。
景落春台霧,池侵舊渚沙。綺筵歌吹晚,暮雨泛香車。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11-07  
卷七十二

  卷72_1 「晦日置酒林亭」高正臣

  正月符嘉节,三春玩物华。忘怀寄尊酒,陶性狎山家。

  柳翠含烟叶,梅芳带雪花。光阴不相借,迟迟落景斜。

  卷72_2 「晦日重宴」高正臣

  芳辰重游衍,乘景共追随。班荆陪旧识,倾盖得新知。

  水叶分莲沼,风花落柳枝。自符河朔趣,宁羡高阳池。

  卷72_3 「晦日宴高氏林亭」崔知贤

  上月河阳地,芳辰景物华。绵蛮变时鸟,照曜起春霞。

  柳摇风处色,梅散日前花。淹留洛城晚,歌吹石崇家。

  卷72_4 「上元夜效小庾体」崔知贤

  今夜启城闉,结伴戏芳春。鼓声撩乱动,风光触处新。

  月下多游骑,灯前饶看人。欢乐无穷已,歌舞达明晨。

  卷72_5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得鱼字)」崔知贤

  京洛皇居,芳禊春馀。影媚元巳,和风上除。云开翠帟,

  水骛鲜居。林渚萦映,烟霞卷舒。花飘粉蝶,藻跃文鱼。

  沿波式宴,其乐只且。

  卷72_6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得郊字)」席元明

  日惟上巳,时亨有巢。中尊引桂,芳筵藉茅。书僮橐笔,

  膳夫行炰。烟霏万雉,花明四郊。沼蘋白带,山花紫苞。

  同人聚饮,千载神交。

  卷72_7 「晦日宴高氏林亭」韩仲宣

  欲知行有乐,芳尊对物华。地接安仁县,园是季伦家。

  柳处云疑叶,梅间雪似花。日落归途远,留兴伴烟霞。

  卷72_8 「晦日重宴」韩仲宣

  凤苑先吹晚,龙楼夕照披。陈遵已投辖,山公正坐池。

  落日催金奏,飞霞送玉卮。此时陪绮席,不醉欲何为。

  卷72_9 「上元夜效小庾体」韩仲宣

  他乡月夜人,相伴看灯轮。光随九华出,影共百枝新。

  歌钟盛北里,车马沸南邻。今宵何处好,惟有洛城春。

  卷72_10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得花字)」韩仲宣

  河滨上巳,洛汭春华。碧池涵日,翠斝澄霞。沟垂细柳,

  岸拥平沙。歌莺响树,舞蝶惊花。云浮宝马,水韵香车。

  熟记行乐,淹留景斜。

  卷72_11 「晦日宴高氏林亭」周彦昭

  胜地临鸡浦,高会偶龙池。御柳惊春色,仙筇掩月华。

  门邀千里驭,杯泛九光霞。日落山亭晚,雷送七香车。

  卷72_12 「晦日宴高氏林亭」高球

  温洛年光早,皇州景望华。连镳寻上路,乘兴入山家。

  轻苔网危石,春水架平沙。赏极林塘暮,处处起烟霞。

  卷72_13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得烟字)」高球

  洛城春禊,元巳芳年。季伦园里,逸少亭前。曲中举白,

  谈际生玄。陆离轩盖,凄清管弦。萍疏波荡,柳弱风牵。

  未淹欢趣,林溪夕烟。

  卷72_14 「晦日宴高氏林亭」弓嗣初

  上序春晖丽,中园物候华。高才盛文雅,逸兴满烟霞。

  参差金谷树,皎镜碧塘沙。萧散林亭晚,倒载欲还家。

  卷72_15 「晦日重宴」弓嗣初

  年华蔼芳隰,春溜满新池。促赏依三友,延欢寄一卮。

  鸟声随管变,花影逐风移。行乐方无极,淹留惜晚曦。

  卷72_16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得哉字)」高瑾

  暮春元巳,春服初裁。童冠八九,于洛之隈。

  河堤草变,巩树花开。逸人谈发,仙御舟来。

  间关黄鸟,瀺灂丹腮。乐饮命席,优哉悠哉。

  卷72_17 「晦日宴高氏林亭」高瑾

  试入山亭望,言是石崇家。二月风光起,三春桃李华。

  莺吟上乔木,雁往息平沙。相看会取醉,宁知还路赊。

  卷72_18 「晦日重宴」高瑾

  忽闻莺响谷,于此命相知。正开彭泽酒,来向高阳池。

  柳叶风前弱,梅花影处危。赏洽林亭晚,落照下参差。

  卷72_19 「上元夜效小庾体」高瑾

  初年三五夜,相知一两人。连镳出巷口,飞毂下池漘.

  灯光恰似月,人面并如春。遨游终未已,相欢待日轮。

  卷72_20 「晦日宴高氏林亭」王茂时

  践胜寻良会,乘春玩物华。还随张放友,来向石崇家。

  止水分岩镜,闲庭枕浦沙。未极林泉赏,参差落照斜。

  卷72_21 「晦日宴高氏林亭」徐皓

  绮筵乘暇景,琼醑对年华。门多金埒骑,路引璧人车。

  蘋早犹藏叶,梅残正落花。蔼蔼林亭晚,馀兴促流霞。

  卷72_22 「晦日宴高氏林亭」长孙正隐

  晦晚属烟霞,遨游重岁华。歌钟虽戚里,林薮是山家。

  细雨犹开日,深池不涨沙。淹留迷处所,岩岫几重花。

  卷72_23 「上元夜效小庾体同用春字」长孙正隐

  薄晚啸游人,车马乱驱尘。月光三五夜,灯焰一重春。

  烟云迷北阙,箫管识南邻。洛城终不闭,更出小平津。

  卷72_24 「晦日宴高氏林亭」高绍

  啸侣入山家,临春玩物华。葛弦调绿水,桂醑酌丹霞。

  岸柳开新叶,庭梅落早花。兴洽林亭晚,方还倒载车。

  卷72_25 「晦日宴高氏林亭」郎馀令

  三春休晦节,九谷泛年华。半晴馀细雨,全晚澹残霞。

  尊开疏竹叶,管应落梅花。兴阑相顾起,流水送香车。

  卷72_26 「晦日宴高氏林亭」陈嘉言

  公子申敬爱,携朋玩物华。人是平阳客,地即石崇家。

  水文生旧浦,风色满新花。日暮连归骑,长川照晚霞。

  卷72_27 「晦日重宴」陈嘉言

  高门引冠盖,下客抱支离。绮席珍羞满,文场翰藻摛。

  蓂华雕上月,柳色蔼春池。日斜归戚里,连骑勒金羁。

  卷72_28 「上元夜效小庾体」陈嘉言

  今夜可怜春,河桥多丽人。宝马金为络,香车玉作轮。

  连手窥潘掾,分头看洛神。重城自不掩,出向小平津。

  卷72_29 「晦日宴高氏林亭」周彦晖

  砌蓂收晦魄,津柳竞年华。既狎忘筌友,方淹投辖车。

  绮筵回舞雪,琼醑泛流霞。云低上天晚,丝雨带风斜。

  卷72_30 「晦日重宴」周彦晖

  春华归柳树,俯景落蓂枝。置驿铜街右,开筵玉浦陲。

  林烟含障密,竹雨带珠危。兴阑巾倒戴,山公下习池。

  卷72_31 「晦日宴高氏林亭」高峤

  飞观写春望,开宴坐汀沙。积溜含苔色,晴空荡日华。

  歌入平阳第,舞对石崇家。莫虑能骑马,投辖自停车。

  卷72_32 「晦日重宴」高峤

  驾言寻凤侣,乘欢俯雁池。班荆逢旧识,斟桂喜深知。

  紫兰方出径,黄莺未啭枝。别有陶春日,青天云雾披。

  卷72_33 「晦日宴高氏林亭」刘友贤

  春来日渐赊,琴酒逐年华。欲向文通径,先游武子家。

  池碧新流满,岩红落照斜。兴阑情未尽,步步惜风花。

  卷72_34 「晦日宴高氏林亭」周思钧

  早春惊柳穟,初晦掩蓂华。骑出平阳里,筵开卫尉家。

  竹影含云密,池纹带雨斜。重惜林亭晚,上路满烟霞。

  卷72_35 「晦日重宴」周思钧

  绮筵乘晦景,高宴下阳池。濯雨梅香散,含风柳色移。

  轻尘依扇落,流水入弦危。勿顾林亭晚,方欢云雾披。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11-07  
晦日是古老的汉族传统节日。指夏历(农历,阴历)每月的最后一天,即大月三十日、小月二十九日,正月晦日作为一年的第一晦日即“初晦”,受到古人的重视,寄托了古代汉族劳动人民一种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

唐代的晦日已成为重要节日。唐德宗贞元四年(788年)九月诏说:“今方隅无事、烝庶小康,其正月晦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三节日,宜任文武官僚选胜地追赏为乐。”(《旧唐书·德宗纪下》)把正月晦日作春游的节日提倡,德宗向官员赐钱,并“永为常式”。
唐人重视晦日,有大量诗歌描写它。《晦日高文学置酒外事》的组诗中,诗人郎余令有“三春休晦节,九谷泛年华”;解琬有“欢娱屡晦节,酩酊来还家”;宋之问的《桂州陪王都督晦日宴逍遥楼》有“晦节高楼望,山川一半春”;岑参的《晦日陪侍御泛舟北池得寒字》有“春池满复宽,晦节耐邀欢”等诗句,讴歌春游、泛舟、聚欢的情形。
唐代晦日仍有祓禊活动。沈俭期《晦日浐水侍宴应制》诗说:“素浐接宸居,青门盛祓除。”讲长安东门外浐水边的祓除活动。张说《晦日》诗有“晦日嫌春浅,江浦看湔(jiān)衣”;严维的《晦日宴游》有“晦日湔裾俗,春楼置酒时”的诗句,反映了水中洗裙的习俗。
唐代还具有祓除意义的陆上晦日送穷活动。这在唐诗中也有所反映,李郢《正月晦日书事》有“盐米妻儿夜送穷”之句。杜甫《晦日寻崔戢李封》中的“引客看扫除”,也是描写“送穷”。特别是姚合有专门歌咏送穷的诗歌《晦日送穷》,他说:“年年到此日,沥酒拜街中。万户千门看,无人不送穷。”沥酒当是送穷的习俗。“万户千门看,无人不送穷”表明送穷活动非常流行。
此外,文学家韩愈还著有《送穷文》,开篇说:“元和六年正月乙丑晦,主人使奴星结柳作车,缚草为船,载糗(qiǔ)与糇(zhāng)牛系轭下,引帆上樯。三揖穷鬼而告之曰……”虽然此篇系自嘲穷困不达的文字,但所说的“穷鬼”是有民俗基础的。唐代文学家李邕《金谷园记》说:“高阳氏子瘦约,好衣敝食糜。人作新衣与之,即裂破,以火烧穿着之,宫中号曰穷子。正月晦日巷死。今人作糜,弃破衣,是日祀于巷,曰送穷鬼。”(北京大学钞本《荆楚岁时记》,转引自刘桂秋《唐代的“送穷习俗”》,载《文史知识》1988年第12期,又韩鄂《岁华纪丽》引文有异)可见传说穷鬼是颛顼(zhuānxū)(高阳氏)之子,喜欢穿破衣服,喝稀粥。由于为他送葬,留下了“送穷”之名,习俗是作糜、弃破衣、祀于巷。韩愈在文中说他要送的是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五鬼,非《金谷园记》所说穷鬼。其数为五,不知是否有民俗基础,而这五种类型是他的发明。
宋代送穷还有在正月其他时间进行的。一是在初六,北宋《岁时杂记》载:“人日前一日扫聚粪帚,人未行时,以煎饼七枚覆其上,弃之通衢,以送穷。”(《岁时广记》引)这个送穷之俗,实为迎人日举行。二是二十九日,《图经》记载,安徽“池阳风俗,以正月二十九日为穷九日,扫除屋室尘秽,投之水中,谓之送穷”(《岁时广记》引)。此《图经》,中村乔推测是宋苏颂的《图经本草》。此俗后世也称作“窈(yǎo)九”,明谢肇涮《五杂俎》卷二说:“闽中以正月二十九日为窈九,谓是日天气常窈晦然也。家家以糖枣之属作糜哺之……窈也,穷也,皆晦尽之义也。”据此,则送穷有将最后一日送走之意,而晦字又有阴暗、暗气之意,送穷也是将这些不好的东西送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11-21  
此宴究竟在何时,颇费思量:
高正臣诗云:正月符嘉节,三春玩物华。正月和三春,岂是同时?
郎馀令诗云:三春休晦节,九谷泛年华。
高瑾 诗云:   二月风光起,三春桃李华。 又云是二月,怪哉。

三春究竟何义,也值得推敲,据网络词典:

三春 sān chūn
①夏历正月为孟春,二月为仲春,三月为季春,合称“三春”。指整个春季:故园高枕度三春。
②指春季的第三个月。即季春、暮春:自从雪里唱新曲,直至三春花尽时。
③指三年:两载求人瘼,三春受代归。
词语解释
三春 sān chūn
(1).春季三个月:农历正月称孟春,二月称仲春,三月称季春。 汉 班固 《终南山赋》:“三春之季,孟夏之初,天气肃清,周览八隅。” 唐 李白 《别毡帐火炉》诗:“离恨属三春,佳期在十月。” 元 宋方壶 《斗鹌鹑·踏青》套曲:“娇滴滴三春佳景,翠巍巍一带青山。” 刘大白 《春尽了》诗:“算三春尽了,总应该留得春痕多少。”
(2).指春季的第三个月,暮春。 唐 岑参 《临洮龙兴寺玄上人院同咏青木香丛》诗:“六月花新吐,三春叶已长。” 清 姚鼐 《乙未春出都留别同馆诸君》诗:“三春红药熏衣上,两度槐黄落砚前。”
(3).三个春天,即三年。 晋 陆机 《答贾谧》诗:“游跨三春,情固三秋。” 唐 崔璞 《蒙恩除替将还京洛》诗:“两载求人瘼,三春受代归。”原注:“到任十二箇月,除替未及三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6-11-21  
陈子昴序
此宴高正臣为东,陈子昂作序,与宴者二十一人,可谓盛矣。子昂序云:

夫天下良辰美景,园林池馆,古来游宴欢娱众矣。然而地或幽偏,未睹皇居之盛;时终交丧,多阻升平之道。岂如光华启旦,朝野资欢。有渤海之宗英,是平阳之贵戚。发挥形胜,出凤台而啸侣。幽赞芳辰,指鸡川而留宴。列珍馐于绮席。珠翠琅玕。奏丝管于芳园。秦筝赵瑟。冠英济济,多延戚里之宾。鸾凤锵锵,自有文雄之客。总都畿而写望,通汉苑之楼台,控伊洛而斜()。则有都人士女,侠客游童,出金市而连镳。入铜街而结驷。香车绣毂,罗绮生风。宝盖雕鞍,珠玑耀日。于时历穷太簇,气淑中京。山河春而众景华,城阙丽而年光满。淹留自乐,玩花鸟以忘归。欢赏不疲,对林泉而独得。伟矣,信皇州之盛观也。岂可使晋京才子,孤标洛下之游。魏室群公,独擅邺中之会。盍各言尔志,以记芳游。同探一字,以华为韵。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6-11-21  
重宴
另有七人作诗,题为《晦日重宴高氏林亭》,深以为怪。一日而两宴,而前宴已是傍晚。子昂诗如下:

公子好追随。爱客不知疲。象筵开玉馔。翠羽饰金卮。
此时高宴所。讵灭习家池。循涯倦短翮。何处俪长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6-11-21  
诸本《高氏三宴诗集》考略
——兼论广韵楼藏黄易、汪士钟、怡府、翰林院递藏本
刘鹏

一、《高氏三宴诗》的编定
约在明万历年间,以编刻小说等通俗读本闻名的杨尔曾重雕了一部唐人诗集。集中包括《高氏三宴诗集》(三卷)与《香山九老会诗》(一卷)二书,分别收录了唐高宗调露二年(680)正月高正臣等多至二十一位诗人在洛阳的三次宴集,以及唐武宗会昌五年(845)白居易等九位诗人在洛阳的一次诗会。
从内容上看,《高氏三宴诗》是典型的初唐宫廷诗体。这类诗滥用名物的板滞之病,以及“没筋骨”、“没心肝”的摹拟空洞之弊,一望即知。宇文所安先生在《初唐诗》第十七章《高氏林亭的一次私人宴会》中,对此有详细的分析:“除了陈子昂的诗,每首诗的第三联(包括组诗中的其它诗),都以一句咏柳和一句咏梅相对,柳叶总是含着烟雾或如烟似雾,梅花总是如同雪花。如果我们讨论了这组诗中的所有诗篇,就可以抽出全部的陈词滥调,保留某些对句中的某些旨意,把它们随意摆在一起,凑成一首可以在同组诗中乱真的作品。”一般认为诗风刚健质朴的陈子昂,参加了其中的两次聚会,其诗作究其实,也并无不同。如《晦日宴高氏林亭》云:
寻春游上路,追宴入山家。主第簪缨满,皇州景望华。
玉池初吐溜,珠树始开花。欢娱方未极,林阁散于霞。
又如《晦日重宴高氏林亭》云:
公子好追随,爱客不知疲。象筵开玉馔,翠羽饰金卮。
此时高宴所,讵减习家池。循涯倦短翮,何处俪长离。
正如宇文所安所说:“这类诗歌向我们显示了题材对于创造性的破坏力,它能够将才华洋溢的诗人和无能的诗人拉成大致同一的水平。”
至于《香山九老会诗》,虽然彼时的诗风与初唐已判若云泥,但题材和场合的限制,使白居易这样的诗人,也无法有超凡的创作。如白诗云:
七人五百八十四,拖紫纡朱垂白须。手里无金莫嗟叹,
尊中有酒且欢娱。诗吟两句神还王,酒饮三杯气尚粗。
嵬峨狂歌教婢拍,婆娑醉舞遣孙扶。天年高过二疏傅,
人数多于四皓图。除却三山五天竺,人间此会更应无。
陈尚君先生《唐代文学丛考》云:“今本《三宴集》上元宴缺高正臣诗,《晦日重宴》缺周彦晖序。疑今本即从《古今岁时杂咏》卷七、卷九录出,未必有所谓北宋本。”但《三宴集》上中下三卷分别为《晦日宴高氏林亭》、《晦日重宴》、《上元夜效小庾体诗》,与《唐诗纪事》、《岁时杂咏》顺序不同(《纪事》、《杂咏》二书同)。其陈子昂《晦日置酒林亭并序》、长孙正隐《上元夜效小庾体诗并序》为节选,与《唐诗纪事》类似,而《杂咏》则全文收录。故此书当为明代书贾所编,其与《唐诗纪事》、《岁时杂咏》二书的异同,以及书中的多种错讹(详后文),正是典型的书贾拼凑恶习所致。《香山九老诗会》的情况也与此类似(其余考证详汤华泉文)。而《四库提要》说“盖高氏三宴与香山九老倶系唐人,又俱在洛阳,故并为之开雕”,大约正点中了二书并雕的原因。
二、《高氏三宴诗》存世版本比较
不过,入清以后,二书的明刻本已经不存。至《四库全书》收入之时,虽断其为宋人重雕,但所据“江苏巡抚采进本”实即为抄本。书前提要云:“……则此诚秘本矣。第当时就宋本传抄,其中不无讹处。”《总目提要》文字有所不同,亦云:“而《三宴诗》之名,新旧《唐书•志》皆不载,盖当时编次诗歌,装裭卷轴,如《兰亭诗》之墨迹流传,但归赏鉴之家,故不著藏书之录。后好事者传钞成帙,乃列诸典籍之中耳。惟辗转缮录,不免多讹。”直至宣统元年(1909),沈宗畸辑刻《晨风阁丛书》,据“旧抄本”收入此二书,才正式有了新的刻本。
就目验及查阅各家书目,知现存各本《高氏三宴诗》(附九老诗)均出自“夷白堂重雕”本,但行款却大致有两种格式。第一种以四库本(及其原据抄本)为代表,包括了丁丙文澜阁传抄本、晨风阁本(及其所据“旧抄本”)、孙诒让藏文澜阁传抄本等。四库本8行21字,丁抄本9行21字,晨风阁本11行21字。第二种以此广韵楼藏汪士钟旧藏清抄本和国图藏清抄本为代表,行款均为10行18字。
此外,其它几种未见且无法断定其行款、版本者,还有王闻远(莲泾)旧藏抄本、陈揆稽瑞楼藏抄本、静嘉堂藏陆心源旧藏抄本等。
笔者选取了四库本、晨风阁本与广韵楼本、国图本加以校勘,得出的结论如下:
1、四库本对诸本的“诗人小传”部份涉及的官职(如改高峤“司府郎中”之职为“司门郎中”)、年号(如改“咸宁”为“咸亨”)等做了订误,尤其是他本中“张锡东 武城人”的明显错误,四库馆臣也据史料改为“张锡 东武城人”,应该说这部份改动,言之成理,也显现了校订者的学力。
2、正文部份,四库本文字,时与其余三本不同。聊举数例可见:卷上弓嗣初诗“箫鼓林亭晚,倒载欲还家”句(四库本),余本作“倒戴欲还家”,四库本胜。王勔诗“景落春台雾,池浸旧渚沙”句(四库本),余本作“池浸臼渚沙”,误。卷中韩重轩诗“凤苑仙吹晚,龙楼夕照披”句(四库本),余本作“凤苑先吹晚”,四库本胜。“落日催金奏,飞霞送玉卮”句(四库本),“金奏”指击钟等为乐,因日落天晚,而催奏音乐。余本作“落日摧金奏”,误。由上可知四库本较他本为胜之处,大约都是经过了后人的校改,而《高氏三宴诗集》原所据的《唐诗纪事》、《岁时杂咏》诸书,亦多不误,由此可见明人刻书的粗疏了。而晨风阁本虽刻于清末,却仅据旧抄本加以刊印,而未能吸收四库本的诸多胜处。
3、两部清抄本(广韵楼藏本和国图藏本)还有一些四库本和晨风阁本均没有的错误。如上卷陈嘉言诗“人是平阳客,地即石崇家”句,清抄本作“人是年阳客”,误。卷中高瑾诗“赏洽林亭晚”句,清抄本作“赏合林亭晚”,误。卷下陈嘉言诗“连手窥潘掾,分头看洛神”句,“潘掾”指潘岳,以其曾为太尉贾充之掾吏。清抄本作“连手窥潘椽”,误。另卷下后高正臣、周思钧生平介绍,清抄本均羼入《香山九老会诗序》文后。这些错误,应该都是抄写中导致的。而由此,我们更惊奇的发现,广韵楼藏本和国图藏本,实际上正是同一抄手笔下的同胞双生。
三、两部“双生”的清抄本
在广韵楼藏清抄本上,分别钤有“黄 小松”(白、朱文连珠印)、“士钟”(白文方印)、“阆源父”(朱文方印)、“明善堂珍藏书画印记”(朱文长印)、“翰林院印”(满汉朱文方印)、“翼盦珍秘”(朱文方印)诸印,知其历经黄易、汪士钟、怡府、翰林院、朱文钧诸名家递藏。书衣有墨笔题字二则,其一云:“《高氏三宴诗集》 翰林院官书 汪朖园曾藏。壬戌冬,翼厂所收。”其二另人题云:“有明善堂藏书印、黄小松章。”
前跋为朱文钧先生所书,知其所重在汪士钟与翰林院曾藏。书收于壬戌(1922)冬,据朱家濂先生《先父翼厂先生年谱长编》,本年朱先生四十一岁,“秋季,迁居地安门外帽儿胡同,宅甚宏敞,后园颇有亭台之胜。道光间为大学士文煜故邸,后归冯国璋所有。……我家所住系其西所。”再检朱家济先生1926年奉父命所作《翼厂暂编藏书录》卷三,著录云:“《高氏三宴诗集》三卷(旧抄本 汪郎园旧藏)附香山九老会诗一卷(旧抄本)”则此书递藏源流,历历可信。
国图所藏清抄本,在卷首依次钤有“黄 小松”(白、朱文连珠印)、“撝叔珍藏”(白文方印)、“延古堂李氏珍藏”(白文长印,四周兽纹)诸印。知书经黄易、赵之谦、天津李氏延古堂收藏,幷于民国间入藏北平图书馆。此本上的文字讹误,有不少后人添改痕迹,如卷上周彦晖诗“既狎忘筌友”句,清抄本均作“既狎志筌友”,显误,国图本“志”字旁有改字“忘”,而广韵楼本均无。
二书行款、次第(包括前述将《三宴诗》高、周二人履历羼入《香山九老会诗序》文后)、内容完全一致,字迹亦颇相类,更有意思的是,以首页为例,其中“平”、“是”、“留”、“济济”、“锵锵”、“凡”诸字,或异体或俗体,写法带有明显的手书风格,且点画顿挫完全相同,明出一人手笔,且抄写时间相近。又均有黄易藏印,知均为黄氏旧藏。
广韵楼藏本《三宴集》、《九老诗》之后,还附有宋人张抡《道情鼓子词》、宋人许棐《梅屋诗余》、元人李孝光《五峰词》三书,篇幅短小,但明显均为后人同时所加。其理由有四:其一,三书字迹相同,带有稚拙之气,而《三宴诗》、《九老诗》二书则颇秀丽,彼此相异。其二,《三宴诗》、《九老诗》二书与后三书纸张明显不同,且后三书有明显的镶补痕迹。其三,书中钤印均在《三宴诗》、《九老诗》二书中,且“明善堂珍藏书画印记”分别钤于《三宴诗》卷首与《九老诗》卷末,而后三书无印。其四,国图藏本无后三书。
客观的说,两种黄易旧藏清抄本在校勘价值上,并没有四库本高,但其毕竟是存世较早的《三宴集》本,并有与众不同的行款格式,对于考察“夷白堂重雕本”的实际情形,具有很独特的意义。《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的天津图书馆藏丁丙文澜阁传抄本,是四库本行款系统的代表;而广韵楼藏本历经黄易、汪士钟、怡亲王府、翰林院、朱文钧诸名家文苑所藏,其文物价值之高,于丁抄本容有过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