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草鞋池(2016-08-28.......)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8-29  

草鞋池(2016-08-28.......)

很久没有记日记了。时常想:归国这样重大的事件都没有记录,这平常日子里的鸡毛蒜皮何须置笔。转而又想,归国这样重大的事件不记录也不会忘记,其中许多经历自然会在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印痕。倒是日常中的一些细节,更加能够体现自身存在感的琐事,不记下,过一阵了就真的消失了。无论是否有意义,还是坚持下去吧。

上周四中午把开文从野营中心接回来。他曾经想在后院中挖一个池塘,遭到妈妈和妹妹的强烈反对,只好作罢了。丽丽的反对理由是,后院中有了水池,蚊子会在水面上大量产卵繁殖,对此开文也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过了几个月,妻子却突然来劲,很想挖池了。我对此事本在两可之间,但考虑到在暑假残余期间可让开文找个大工程做,也蠢蠢欲动起来。丽丽听闻之后大不开心,但以一敌三,走民主程序全无胜算,终于让步,不闻不问了。开文起初又是惊讶又是兴奋,我以为他真会大干一场呢。
周六上午我迫不及待开工,开文却推说下午同学相约,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半天没出门。后来将他拉出来,帮忙运了约一方土。一点以后将他送到同学家。
我对挖土这种事有本能的热情,一开工就收不了手。妻子也热情高涨,把连日来对我的不满情绪抛诸云外,忙得不亦乐乎。
眼看开文根本靠不住,用不着,我也懒得麻烦他了。今日一早接着干,到下午四时左右,一个2-3平米大小,半米深的小池,基本成形。所挖出来的泥土也全部培放在前后院花木间。小池形似一个大脚板,戏名之草鞋池。有小沟连通屋檐槽上接下来的水管。如此,大雨时屋顶之水流入小池蓄积起来,晴日浇花灌菜,大有其用。妻子拟沿池铺砖种花,亦将另成风景,令小园增色。
我有些等不及欣赏水流入池的美景,不过近期高温干旱,一个多星期内怕是不能如愿。

另记:上午挖池时,开文将猫放出。才几分钟,花猫忽然纵身跳入篱边白菜中,左跃右蹦,转身出来时,嘴里叼着一只肥鼠,还有几根青草。她得意洋洋,炫耀着战利品。我们却不想让她生吃老鼠。设法叫她松口。没想到她对自己的猎物十分在意,任是我恫吓威胁,甚至以脚轻踢其头,都不肯放口。还边跑边发出狗才有汹汹之声。弄了一气,她不仅不放,反而要将老鼠连草一起生吞。文文丽丽后来想出一个妙招,以一只大塑胶杯罩住其嘴,让她呼吸困难,才渐渐松牙。我擒住其颈皮,高高提起。她终于松下老鼠。丢下猫,我急忙把死鼠埋在菜园中。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1楼  发表于: 2016-08-29  
谢谢冲之分享!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8-30  
Temagami
开文今年的野营地,比去年更远,据他说:从他们野营中心出发,高速公路开车6个多小时才到。问他究竟是什么地方,竟然不清楚,只说听起好像是“太马格米”。今天试着拼出来,以谷歌搜索,果然有这么个地方,在多伦多之北相当遥远处。多为原始森林,遍布湖泊。他们一行五个男孩,四个女孩,两名老师带队。白天划船,远足,晚上露营,一共玩了九天。想起来真是够浪漫的了。本指望他能因此减肥,没想到他只是晒得像个雷公,斤两却一点也没少。他说是因为伙食中的奶酪成份太高了。
去之前给他准备了几身衣服换洗,回来时竟一件也没穿。他居然十天没有洗澡。而且还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越洗得干净,越逗蚊子咬。他坚称此理千真万确,可我死也不信。
回家路上他忽然说想去学功夫,头一回听他说想学啥,欣然答应去为找个功夫学校。今日在网上搜得一家教少林功夫的庙,离家约二三十公里,有空去看看。
他明天要上学了,我们今晚才知道。他所在的学校开学要早一周,去年即是如此。我们大意,忘记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9-05  
劳动节
今日是加国的劳动节,起床后一点也不想“劳动”。腿脚有点酸痛,睡得也不太好(因为花猫晚上打门)。三父子吃过骨汤面,竟没有任何打算,各玩各的电脑。老婆闲不住,浇花弄草,不亦乐乎。对我们来说,她有点像外星人,连早餐也是洋式的。
昨日忙了一天,上午全家去士嘉堡,一为去少林功夫班看看给开文注册,二为买菜。丽丽一开始老弄别扭,一到太古商场,望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马上兴高彩烈起来。她有40元钱,买小东西可以尽兴。我和开文跟着逛。女孩子的天性是如此不同啊。
一点半找到了“少林功夫班”所在,从外面一看,窗上有些少林和尚像,更有一排大字:少林罗汉堂。文文立即有点兴奋起来。进门,接待员一中年妇女,广东话一句也听不懂。只好英语交流。要我们下周日早点来试课,决定学再交费。听到隔壁呯呯嗵嗵响个不停,真想进去看看。无奈不让。只好回家,下周一定再来。
开文对此事看来还是认真的。我说既要学功夫,每天得跑歩。昨夜晚饭后便出去跑了几里路。且答应放假时上午也去跑一趟。(刚起身,准备去跑了)。
前日送丽丽学琴时,买了一把镐头。上周末所挖草鞋池,老婆拍了,放在北美枫的微群里,被一些大方之家耻笑了一番,说是这么点点深,怎么储水。回来才同意让我再挖。有了这镐头,自然要容易多了。前天挖一阵,昨天下午和开文一起,再挖了一阵,向下前进了一尺多,总深应该接近一米了。只是上宽下窄,也并没有增加太多的容量。
最令人惊奇的是如此深的土层中,居然还有蚯蚓!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6-09-09  
喜雨
返加将近一个月,没下过一场像样的雨,草地枯了。入秋后,温度不降反升,昨日达到33度。所挖小池,两个星期未风滴水。不期昨夜上床睡觉后,听到天窗上毕毕剥剥,居然下起雨来了。约20来分钟后,估计檐水已动,实在按捺不住,赤膊起床,在车库中取了把伞,走到后院小池边。欣喜看到,开始有涓涓细流从埋在草地中的下水管道中流出来,从我开掘的一条小沟中流入草鞋池,池底已有一尺多深的水了!蹲在池边静静地看了一阵。雨不大,水流还细。自觉痴憨,返身回屋睡觉。可还是很难睡着。听着雨,歇了一会,又下,但总觉得不够劲。......半夜听到门响,知道妻子回来了。又听到她推开后面玻璃门的声音,知道她也是去看水池了。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是很有相似性的。
早起,第一件事还是看水池。从水痕推断,夜里积了一尺来深的水,结果又漏掉了一寸多。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6-09-19  
少林
上周六送开文去少林罗汉堂试学了一课,跟着练1个半小时,浑身是汗,他居然没有退意。今天再送他去,正式交了一个季度的学费,12节课,每周日中午11:30-1点。学费250元,另交60元,得两件罗汉堂的汗衫,一条裤子,一双功夫鞋,也还蛮合算的。师傅释果松,自称是正宗少林弟子,长得倒是气宇不凡,看起来应该是有几下子。不过这些并不那么重要,对于开文来说,能让他喜欢上运动强身,就是功德无量了。
昨夜在余素斌家宴饮,共季波三人喝掉一瓶两斤的40度洋酒,开始自觉无事,回来路上还在与开文丽丽发假酒疯,没想到一坐下,胃里来了神,吐了一阵,大睡一夜。今天早起倒是神清气爽,无头昏心懒之感。从微信上得知,他们二人都没吐,但说今天起床后还觉得不舒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6-09-30  
意外
下班刚回家,丽丽坚持要我去参加家长会,又累又饿,实在不愿去,但找不到借口。匆匆洗了个澡,开车去学校。等了一阵,进得教室,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办主任科森小姐。感觉眼睛都睁不开,还是得强打精神,听她介绍6年级的课程等等。介绍刚完,迫不及待出校,丽丽却要和同学们在操场上玩。又拖了一会儿,终于可以回家了。回到家中,丽丽惊喜,连声感谢哥哥。原来我们不在家时,开文独自去小店,用自己剪草吸尘所挣零钱买了两包土豆片,特意给丽丽留了一包。我也大感意外,他挣的钱一般都是花在游戏上了,怎么舍得给妹妹买东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6-10-01  
几何
晚上要开文和丽丽去买了一个比萨饼,含税10元,三父子吃份量正好。快吃完时,开文忽然谈起他们的几何测试题,并且在饼盒子上涂画起来。以英文讨论几何问题,对我实在是个大挑战,难得他有这份兴致,我只好勉其为难。半懂不懂地听他聒噪了半天,大体知道他是要干什么,凭着当年初高中余下的一点功夫,居然也能在关键问题上指点他一二。据他的话,他们同班同学,也并没有人比他强到哪儿去。以此看来,他们的水平恐怕要比中国同期学生低一两个年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6-10-04  
向花猫学习
天气渐凉,外面的老鼠想法钻进屋子里来。可能是从车库,或者水管所走的地道缝隙,这些日子又有小老鼠出现。前几天早上花猫逮着一个,也不伤它,将它抓了又放,放了又抓,玩了好大一阵子。小老鼠也不傻,终于找了个空档,跑到冰箱后的狭缝中躲了起来。当天花猫使尽浑身解数也没再找着它。昨天一早,她终于又将它逮捕归案。可她还是如此自负,把小老鼠当个玩具,不停地玩抓放游戏。后来它又跑掉了。今天下班回来,我看到花猫还一声不响地守在冰箱前,估计她一整天都这样在那儿守着,等待小老鼠投案自首。
花猫同志的耐心实在值得我学习。但是她的过于自负是我应当引以为戒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楼  发表于: 2016-10-11  
重阳感恩节
这个周末为加国感恩节长周末,适逢中国重阳节。多伦多华人诗友在晓鸣、江南二人组织下,周日白天去弥尔顿登高赏枫,晚上到我家喝酒聊诗。幸得拙荆手快,一人操持,几个小时就备好满桌菜肴。晚上参加聚会者列名如下:晓鸣文熔夫妇二人、诸黛红张骏两口子、郭辉、杨力(?)、秋叶、赵慧泉、万沐、江南、风动等(但愿没漏下哪位俊友)。晓鸣力劝,众诗友抬举,要我讲讲《杜诗重构》《玉溪拼图》《大唐文侠传》的创作初衷、心得之类。趁着酒兴,以我的湖南“不通话”一顿胡扯,总算塞责。欲奉赠二书给众友,众友非得“签名购书”不可,一下子销掉28本,怕是我平生所做最大的一笔“书生生意”了。最难堪的是签名:字本来写得丑,近年来又少提笔,动辄将朋友名字扭曲,添枝加叶,好不脸红。朋友们多是开车而来,不敢纵饮,只有我独把浊酒当茶,一夜啜啜。
夜深人散,肢体很是疲劳,上床后却还睡不着觉,辗转反侧了好久。
很久以来收束不了心思,少有写作,真是愧对友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6-10-13  
阿多尼斯
在微信群中有人发布消息:阿多尼斯获得本年度诺奖。回家到几大新闻网站搜索,却不见任何相关新闻。今天是愚人节不成?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楼  发表于: 2016-10-14  
Bob Dylan
果然是有人多事,妄意。今日得知一位民谣歌手Bob Dylan 获诺奖,竟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孤陋如此,堪自笑矣。准备花些时间搜集一些他的作品来读读。民谣,一直是我极为倾心的一种诗歌形式。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楼  发表于: 2016-10-17  
牙痛
牙痛已经多日,因今年的保险额度已经用尽,不想自掏腰包,没有去看牙医,强力忍着,这两天有愈演愈烈之势。昨晚前晚口含去痛片而睡,今天下午到了喝水也针钻之地步。人生过半后,多与病痛相伴,思之恻然。明年或将痛下决心,将无用智齿拔除。近几个月,一直是非常小心侍弄牙齿,精挑细刷,尚不能保平安,却不知有多少乡人,一生不刷牙,八十岁犹能咬蚕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楼  发表于: 2016-10-20  
胜利
每次看牙医,女屠夫总是劝我拔掉智齿。有位朋友告诉我,他拔智齿时,痛得晕了过去,是以一直非常害怕。这次牙痛,干脆没去看,足足痛了五天,上周末两天最厉害,到了哭爹喊娘的地歩。幸运的是,晚上含着去痛片,居然都睡着了。周一稍瘥,昨天不痛了,今日大愈。在与牙痛的斗争中,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几周前家中便开了暖气,昨日忽然升温至26度多,接近历史最高值。今日亦暖。
晚上携丽丽去附近一家中国人开的一元店买些“科技项目”原材料。店家还是那老头,从无笑容,一脸苦涩。我不知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好生意。我经常去,实因同胞之故。丽丽说:“我每次看到他的苦相,心里就一阵痛。”在多伦多开杂货店,不容易挣钱。操碎心,没日没夜,收获可能还不及一个简单的打工者。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6-10-21  
倚天屠龙
下午两点多接到妻子电话,十万火急:她已在上班的公车上,忽然记起炖牛肉没有关火,要我立即赶回家,免得把房子烧了。这个我不敢怠慢,假也没请就跑人。大雨中飞弛,十多分钟到家,开门即闻牛肉香,一切尚好,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关了火,无事,又看起倚天屠龙记电视剧来。我这人记性不好,大约是去年看过一遍,现在就大部分情节记不清了,所以看起来特别有味。妻子又发来鲍勃-狄化拒奖的消息,真假莫辩,其实我也不在乎了。我很喜欢他的一些歌词,但在一流诗人中,能写出这样的歌词的人相信有成千上万吧。如果一个流行歌手能获诺奖,我觉得武侠小说家也完全可以。或者说更可以。像金庸,放眼古今中外之作家,在叙事布局方面的才能,恐怕难找到第二个,其娱乐性之强,更是宇宙流的。他应该比狄伦有资格多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楼  发表于: 2016-10-22  
好事一桩
刚回家,开文兴奋地汇报了他今天做的一件好事:他放学回家时,经过溪桥处,拾得一只手机。机主没设密码,他在手机中的联系人中,任选了一个,发去短信,告知此手机遗失,被人捡到,请失主联系。恰好该联系人是机主的丈夫的表兄。过了一会儿,机主打来电话,开文已到家,但他不愿意透露自家的地址,便约那人在他学校见面。他跑歩回校,见得机主,一中年妇女偕女儿及狗。交还手机,女主给他10元酬金,开文不要,还是被硬塞进了他的口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楼  发表于: 2016-10-23  
吸尘器
为了让开文多动动,许他做些家务挣钱。吸尘剪草,各得10元。家中吸尘的活交给他有两个月了,本以为从此可以轻松,没想到亏大了。上周就发现家中的中央吸尘系统不工作了,显然是他吸尘时不注意,吸入了大体积的物体,导致管道堵塞。今日一早去相关服务工作寻找帮助。来人用强功力的吸尘器在地下室中的管口,将堵塞物吸出,系统恢复正常。花掉115元,真是吃亏不小。
另外,一周前,晚上要两兄妹拿了钥匙去信箱取信。他欢天喜地地取到了一个绘有他所绘女妖形体的枕头。那是他花了近百美元网上定制的。今日忽然想起好久没有去取信了,找钥匙,却已杳无踪影。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楼  发表于: 2016-10-24  
天花板
上次与诗友赏枫,和晓松聊到,家中地下室,因去年某日水管破漏,后请人修补,在天花板上弄出一个两尺见方的大洞,难看极了,以我自己之能力,是无法补好的。他说这个不难,下次我有空给你弄好。他是做装修工程的小老板,我相信这于他只是小菜一碟,只怕他太忙,未必还记得。昨日收到他微信,约今日下午来家帮忙。两点多,我们送开文学拳回来时,他已先到,花了个把小时,补好了天花板。然后两人对酌,老婆匆匆准备了一碟猪耳、一碟爆花生米、一碗盐黄瓜,很是爽口。一路谈诗说事,吃到将近六点,很是开怀。因他要开车回家,没敢劝酒。酒没喝多少,两个不及半斤,但兴致却是恰好。
晓松是沈阳人,学铁路工程的,爱好诗歌。沉稳质朴,与我很是相投。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楼  发表于: 2016-10-27  
巧克力病
丽丽自称得了巧克力病,不吃巧克力,行坐不安,浑身发抖。不知真假,但也难为她做得那么像,昨晚今晚,饭后都特地开车带她去买kitkat。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楼  发表于: 2016-10-28  
初雪
早起惊见初雪,草地屋顶皆白。方十月底,为近年少有。开车至公司,多伦多无雪,细雨濛蒙。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楼  发表于: 2016-10-30  
枕头
和丽丽相反,开文不重衣着,比我小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小时家穷,想讲究也讲究不起。现在虽然还穷,却不想让孩子穿得太寒碜。但开文对衣着毫不在乎,破衣烂衫也照样大大咧咧,要带他去买东西,他总会不耐烦地拒绝。如此一来,我们也就随便。上周发现他所穿长袖汗衫,有好几件都漏出两肘来。去衣店给他选大号的买了几件回来,叫他试试,他也是一句:“ i don't care." 真是气死人了。
昨日送他去野营之前,要他洗澡换衣,不想他又拣了件破衫,临行前要他改穿新衫,他执意不从,我亦无可奈何。到了野营中心,他脱下夹克后,和一位女老师拥抱,我看到他的两个肘子全漏在外面,直觉得无地自容。
开文从中国回来后,竟花了一百加元从美国订了一个将他自己所画妖女印在枕面上的枕头。上次让他自己去邮箱取物,便是取了枕芯。之后钥匙就不见了。昨日他把枕头也抱到野营中心去,想来是要在同伙中大博眼球。
今日一早去邮局求助。工作人员说最早要到下周一上午才可去给邮箱换锁。(又花了32元)丽丽很伤心,因为她在网上订了一顶万圣节戴的假发。已经到货,却取不出来。而周一下午学校举行万圣节舞会。怨怒交加的丽丽,回家后大吵大闹。没办法,妻子中午带她去购物。花了不小一笔钱,总算满意地找到了替代品。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1楼  发表于: 2016-11-02  
鲍勃-狄伦歌词总集
一个多月前丽丽就开始备战万圣节,耗资近百元,还特地高价订购一套假发。天不如愿,邮箱钥匙失落,假发到了,却取不出来。上周六至邮局交款换锁,昨天以新钥匙试开,还是不行。幸得周末她另置了一套猫服,晚上穿着去讨糖,勉强对付了。听电台说,在北美,万圣节前一月已成为圣诞节之下的最大消费季节,有丽丽这个现例,我是相信了。忙碌准备一个月,也就是昨晚7点后出去讨了一个小时的糖。丽丽讨了大半袋,相当于她的书包装满。开文现在像个大男子汉了,讨糖有点害羞,但还是忍不住诱惑,跟在丽丽后面,也讨了一小袋,约有两三斤。
今日回家再试邮箱钥匙,一下子打开了。里面塞得满满,广告信件邮包,总共怕有上十斤。其中有丽丽的假发(火红的),还有老婆赶热闹花60美元订购的鲍勃-狄伦的歌词总集(1961-2012),大开本,将近七百页。她花了如此血本,我是不是该认真读读,甚至翻译一点,这是个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2楼  发表于: 2016-11-03  
黄毛丫头
丽丽明天生日,昨夜便闹着要去做个发型。答应今晚带她去。她在网上选中了一个型,依我看来,不过是将她现在的头发弄乱一点即可,何劳发型师费力。但她坚决要去理发店,去寻找“做头发”的感觉。我活了半生了,现在总算明白女孩子和男孩子真是不一样。为了赶时间,回家后马不停蹄的做完家务,7点开车带她去great clip,排队等了半个小时。轮到她,简直激动得打哆嗦。发型师看了她平板电脑上的发型式样,忍不住要笑。我听到她问丽丽:“你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吧。”言下之意:若不然,你爸爸不会带你来这儿浪费钱的。好在她选的发型实在太容易,不到十分钟就做好了。收费不高,15元。
上次归国最大的害处是将好不容易戒掉的烟重新抽了起来,返加前,朋友送几条烟,装箱时信誓旦旦的说:抽完这几条烟坚决不干了。到昨日,烟抽完了,晚上忍不住还是跑到附近小店买了一包。打算本周末再强迫自己,未知能有成否。比几月前稍有信心的是:四个月未抽烟,足以证明不抽烟不会死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3楼  发表于: 2016-11-04  
丽丽生日
丽丽今天满11岁了。很久以前,她说生日要一个最新版的苹果手机,不知何故,最近又没提这个要求了。几个小小心愿,我都尽量满足,今夜先带她去skyzone玩蹦床,之后去popeyes吃了一顿,似乎很满意。周末还要妈妈带她去买衣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4楼  发表于: 2016-11-06  
重来
昨夜抽完最后一支烟,到现在还未屈服,家中也没有烟,看来这一天算是挺过来了。
把进行过的自我折磨重来一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5楼  发表于: 2016-11-07  
第二天
第二天,到了晚上,感觉没有昨夜那样惶惶。家中无烟,若不特地出门买,是断没法子的。出门要开车,开车的话就不能喝酒,可我已经喝了不少。今晚不过也得过。明天上班,是新的考验。但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上班时只要集中精力做事,忘掉这玩意儿要容易得多。问题是有时候心情很烦,特想发火。那东西在关键时刻,还是能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6楼  发表于: 2016-11-09  
第四天
第四天了,下班回家途中,心中弥漫忧伤。好像与一个相交数十年的情人无言分手。嘴里说不出她多少坏话,心里还在感念她的种种恩情。
喝浓茶,灌酒。都能起一点作用,终不能替代。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7楼  发表于: 2016-11-10  
四人帮
儿子本周放假。他们学校提前一周开学,故在期中休一周拉平。这些家伙无事,变着法子打发时间。开文和他的三个朋友,组成的四人帮,周一和周三都在麦克斯家玩。因相距较远,我要上班,两次都是杰瑞的妈妈捎带开文来去。
昨夜观美大选,没想到又一次站到了胜选者一方。我一直不喜欢希拉里,对川普倒是并无特别恶感。近几日听各大媒体民调,基本上都预测希拉里将毫无悬念地胜选。事实是如此吊诡,民心是如此难测,这一回让我更加坚信了自己对所谓民调的判断:全是胡诌数据,自歁欺人。
丽丽早上误车,与妈妈吵架,没上学,多次打电话给我告状,不胜其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8楼  发表于: 2016-11-12  
Leonard Cohen - Hallelujah
此人去世,今日才听说。电台上听了一遍他的经典之作,晚上网上搜索,再听了两遍,感觉很不一般。听介绍,他似乎和鲍勃-狄伦很有些相似之处。诗而歌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9楼  发表于: 2016-11-13  
怒发冲冠
开文的冲冠怒发,早已让人不敢直视,几次劝他剃掉,他都说:要等到它们开始服从重力原则后才理。今天一早运气好,对他说:你让我给你剃头,我给你10元。他居然没反对。趁热打铁,将东西准备好,给他剃起来。冬天了,不想给他剪光头。留一寸长。花时近一个小时,把这叫化子、牢改犯又变成了一个文明人的样子,看起来真要舒服多了。老婆对俺的手艺也赞不绝口。我说,这哪里要手艺,要的仅仅是耐心和运气(碰上他愿意配合的心情)。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