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张良诗作选贴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6-03  

张良诗作选贴

我寻找一条隐秘的小径

我寻找一条隐秘的小径
在秋天雾霭蒙蒙的山岗
黄叶飘飞,风儿凄清
毛栗树的影子孤单颀长

我寻找一条隐秘小径
苍凉的山石留下雨迹斑斑
落日遥远,林中布满暗影
浑身的创痛无人怀念

我寻找一条隐秘的小径
灌木林低矮,野菊花坐生
它通向古代平静的归隐
秋日短促,从此关闭内心之门

1993、3、12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6-03  
献给夏天的诗

夏日的光照彻我们,使我们歌唱
神明啊,你是知道的
我们的希望最纯洁、最简单
像那金黄的稻穗
在田野上怀着朴素的梦想

夏日的光照彻我们,使我们歌唱
神明啊,你是知道的
我们的悲伤最真挚、最纯净
像那孤单的弃儿
在荒野中走向黄昏

在南方,在北方,在我们歌声
所要去的土地上,夏日悠长
太阳撒下金针漫天飞扬
啊,我们要学会等待!
虔诚地低下头,等那
召唤的时刻来临

我们还要劳动,洒下汗水
在微风中哭泣、悲伤
每一天,让我们的歌
变成真实的祈祷

1990、7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6-03  
有谁知道

有谁知道
海曾经来到过你身边
海给你带来了辉煌的帆船
那风中美人鱼忧郁的歌声
那像灵魂一样赤裸的礁石
和你从未看到的
    浪花之上鸥鸟的飞翔

有谁知道
海水一千次在你的血管里奔涌
撞击你岩石般的额头
以一阵孤独而广阔的合唱
潜入你沉睡者的思想

1990、5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6-03  
古老的恋歌



我像那些死去很多年的人一样耐心地等待
他们死了,而我接替他们
站在这里远远地守望

在祖先生活过的这块土地上
一年又一年,水仙花在沟渠旁开放
在正午的阳光下,寂静像一面
闪亮的铜镜;在这些死者身上
岁月无声无息地流逝

在我的身边,无数马车驶过
季节已经来临,从南方飞回的燕子
却没带给我一个爱的消息
一个压在胸口的忧伤的重量

而我眺望的眼睛变得迷茫
我的手脚僵硬,我站立的姿式
已成为一具不变的雕像



那一株栀子花树——
我还保留着童年时代完整的印象
在靠近水井旁的河湾里
清晨的一场大雾弥漫着记忆
   我感觉它把芳香封闭在
自己洁白的花朵之中

我已不再能够看到它,不管怎样
我总是四处漂泊,就像一支
永不回头的箭
但我依旧记得你的容颜:
那一株栀子花树——
它早已在我心中塑造出你永恒的形象



你的脸在激情的折磨中变得苍白
你的眼睛收缩成一道光,紧紧盯住
一张使头脑晕眩的脸庞
远处,紧凑的鼓点敲响了

那是在西风吹送的时刻
那是在即将醒来的梦里
野菊花的芳香淹灭在黎明的雾中
而你所祈求的爱还没有到达



即便在睡梦中,我的心也是醒着的
我呼吸着冬天干冷的空气
我的手抓住一朵早已枯黄的栀子花
在梦呓中,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即便在睡梦中,我也在倾听一个
细微的声音,一个消逝的爱的声音
在那些痛苦的日子里,它已经消逝了
像一艘沉船慢慢地被海水淹灭
只留下一个无可挽救的呼叫信号
在那些黑沉沉的夜晚里,北风呼呼地
刮过屋顶。在土墙筑起的庭院里
只有一盏油灯孤零零地亮着
我在即将熄灭的炉火旁
泪痕满面地陷入回忆……

那只在黄昏时分独自出发的鸽子凄切地叫着
——是什么在召唤它呢?
那场下了几个星期的雨淋湿了所有的星星,
-——这又有谁知道呢?
在那株水滴不断的榆树下
当她告诉我她不能爱我时
我是多么地失魂落魄啊!就像飘荡在
田野上的一片鹅毛那么茫然无知
就像一颗水珠,我的心迅速地沉落
在荆棘丛中,在堆积的腐叶上
雨水纵横散乱地流淌……
在后来,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难以入眠的夜晚
爱常常就像梗在血脉中的一粒石子
使我感到沉痛不已

即便是在睡梦中,我的心也是醒着的
爱已不复存在,在空空的园子里
除了一束跳跃的阳光,什么也没有
在汩汩的流水中,什么也没有留下
——只有我的心是醒着的
它总是在看守,在寻找,在辨认……



请告诉我,北极星
在众星消隐的时刻,你为什么
独自闪耀着痛苦的光辉?
请告诉我,北极星
我将从哪一道消失的弧线中
去寻找我悲伤的灵魂?

一切正如我所看到的:
消褪了,那些绵延的秋天的山峰
消褪了,那些颜色火红的枫叶
它们层层重叠,形成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
它曾象征着我炽热的情思

一切消退了,只有我留下来
守候长夜漫漫的时辰
守候一张寂静如同光线的脸庞……
请告诉我啊,北极星
在一切已结束,在没有爱的时候
我将怎样活下去?
怎样才能不被一片树叶压跨?

1991、1、26—2、1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6-06-03  
我采集凋零的花朵

秋天,我采集凋零的花朵
一大堆过时的明星
放入回忆的相册
怀着怅然若失的心情

细小的脉络若隐若现
似美人玉臂的血管
柔软的花蕊袅袅轻垂
仿佛孔雀起舞翩跹

百般清丽的风姿
如今仍隐约飞扬
一缕盛夏的幽香
还在心底回荡

我采集凋零的花朵
一群华年早逝的姑娘
默默念诵她们的名字:
白荷,红玫瑰,郁金香

2002、9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6-06-03  
回家意味好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6-06-11  
往事

我记得冬日灰暗的乡村
几根杨树枯枝勾勒出的天空
如此寂寥
几只秃尾黄鸡映衬着的田野
如此空旷

无边的凄凉景
无边的生死场

我记得一个农民
在凛冽的寒风中弯腰劳作
仿佛被一条无形的锁链
套住脖子往前拖
呼吸沉重、缓慢
仿佛坚冰下河流在哽咽

哦,这般艰难地活着
究竟是为什么

2002、5、2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6-06-11  
大地苍茫
秋天已深
霜降后果实更甜蜜
幸福的大地更静谧
如产后母亲一样安宁

桔树环绕的新豸坪村
不过是古老大地的一个象征
劳动着的万千影像
无不在岁月之镜中摇晃

让一杯新酿的醇酒
消除你终年劳累的疲乏
让一个小小的粮仓
把你一生的收成拣藏

让篝火驱除入夜的寒气
朴实的农人走出房子
在满天星斗下,为一个
刚去世的劳动者祈求安息

2002、3、28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6-06-11  
怀念父亲



神秘的秋天,谁回来了?
高高的树林挡住了风
黄叶堆满庭阶,飒飒作响
谁的身影隐闪在阳光之中?

穿过红椒零落的菜地
老屋在寂静中等待
谁的步履在庭院轻轻响起?
谁的目光在门楣上久久凝视?

神秘的秋天,谁回来了?
明晃晃的阳光倏忽消失
风将门吹开,空空的老屋
迎接故去的主人归来



今夜,在这宽广的河流上,让我们
铺展开心灵崇高的、纯洁的怀念
象祈祷者一样,前额低垂
抛撒一只只白栀子花圈

让我们再一次如那低飞的海鸥
俯身黯黑的水面,不停盘旋
无穷无尽的星星在河水中摇曳、跳动、汇聚
仿佛悲伤之弦在反复咏叹。

为了那个象泥土一样质朴的人
为了他生前所遭受的种种苦难
今夜,在这宽广的河流上
让我们铺展开心灵崇高的、纯洁的怀念



幽深的午夜,庭院中
杂乱的香椿树摇曳婆娑
多年前的一个身影
在树影中徘徊、沉默

苍穹象教堂的圆形拱顶
黯淡的星星如烛火闪烁
我听到凄清的笛音飘来
如寒空薄雾笼罩水波

多少回,冷清的风
从葡萄藤的密叶间穿过
多少回,寂寥的月光
在这空空的庭院洒落

多年前的一个身影
仿佛在我眼前徘徊、沉默
再也不能将他亲切呼唤
泪水消然洒落

再也看不到那一个人
悲切的夜鸟从头顶飞过
冰凉的泪水浸透皮肤
寒风将满树露珠摇落

1992—1994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楼  发表于: 2016-06-11  
在垅田溪大桥上
晚秋的黄昏像一副苍凉的山水画
树木脱光了叶子,刺目地
站在灰暗的河边
水线一天天下降
洲地只剩下枯草和沙子
蒙蒙细雨洒落江面上
似若有若无的光线
把一切变成了远景
却像镜子一样实在
映照着大地的空旷和寂寥
这时,路人说起了
前些日子法警队
在洲地上枪毙的四个人
倒在地上双腿蝗虫般向后蹬
后脑勺的枪洞
渗进泥沙中的血迹……

在河岸上,枯黄的芭茅草在摇曳
翠鸟在飞起,蚂蚱
躲进穴中,行人很少出门
更远的地方
一条条快要荒芜的道路
挣扎着向荒野深处伸展

2002、10、19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6-06-11  
厌倦

我厌倦一首轻巧的诗
它是自我的嘲讽
我厌倦一句俏皮话
舌根下爬出的成群小虫

我也厌倦了黑夜
人们水泡般直冒的呼噜
哪怕走进睡梦中
我都被声音所包围

甚至将沉默摔打出去
也会反弹到身上
令我无法避开
这回声里让人呕吐的力量

2002、11、15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楼  发表于: 2016-06-18  
《古老的恋歌》以前注意得不够。真是一首气息如栀子花的好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楼  发表于: 2016-06-23  
乌  龟    

要经过多少锻打和磨砺,才能建造起
厚实的城墙,才能挡住世界的冷箭
大自然的冰霜,拱卫一个
真正属于自己的小小王国。要花费多少
日出和日落的笔墨,才能参悟出
生命的密码图,刻写成背上的古老经卷
要用何等毅力完善自我,才能在王国的中心
找到一处遗忘的角落,安放下一间
更小的修行禅房。那么安静,听得见
经脉里蚂蚁的冬眠,看得清
血液里游虫凝固成红琥珀。才好让一颗心
真正趴下来,用比大地胸膛的起伏
还要缓慢的声音,虔诚诵经
哪怕命运多桀,有朝一日
影子王国沦陷,你悲惨地成为古老家族
桌腿和床腿下的垫脚石,所有的暴力
压向城墙下微弱呼吸,也要用修炼来的
无穷定力,抗住锥心痛,不叫喊
不流泪,不叹息。直到时间的生铁军团
将一个家族打败,将床和桌碾为灰烬
你才从废墟中慢慢爬出,向世人展现
生命的奇迹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楼  发表于: 2016-06-23  
发现了这样好的诗句:
如果大地不宜播种,就在天空撒下星辰
让遥远的光给心灵以安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6-06-23  
请记住

请记住:蜡烛燃烧的泪水
飞蛾扑火的滋滋响声
钢针刺穿蝴蝶的挣扎

在人世单调的布景里
你只保留啜泣和呻吟
保留身上最浓重的阴影

一只手顺着时间的绳索摸进去
干结的血斑、累累的痂块
旧创口隐藏得更深

请记住:那些生命深处的颤栗
没有任何阳光能使你成为花朵
没有任何赞美能使你成为圣徒

2012、11、2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