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蓝松鸦(2016-05-22.......)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5-22  

蓝松鸦(2016-05-22.......)

中午和下午,一只蓝松鸦不时出现在后院,我先在自家的梨树上看见它,后来它飞到邻居家的樱桃树上。后来飞走了,后来又飞了回来。这种鸟很漂亮,在本地并不多,但在阿尔冈昆森林公园多得很。多伦多的棒球队以之命名:blue jay。比起蓝球队和冰球队来,它的战果要好得多。
最近总是醒得早,五点多,或六点过一点即醒,然后在床上就呆不住了。今早本可大睡,却也在六点钟起了床。上了年纪的迹像越来越明显,此其一。
开文常玩的一种游戏,似乎是每一次升级,都要充值20元。平时我并不给他多少零花钱,因为他只要有钱,全都花在游戏上。前几天他问我:怎样可以挣20元?我说,剪草10元,吸尘10元。20元就到手了。他欣然答应将二者承包。我也很高兴能找到如此“便宜”的劳动力。今日试工,一早便让他剪草。说了一些注意事项,示范了一点,他便有模有样地干起来。以他的个子和力气,干这种事已是小菜,难的是有认真细致的态度。为了钱,他似乎并不敢大意。
车库中水龙头上丢了一个螺帽,开文的厕所里,马桶的水开关坏了。二者都必须尽快修理,趁儿子在剪草,驱车去找零件,在约克大学东北角某店,找到了螺帽,2.5元解决了问题。因为我没有取下马桶上的旧开关,老板要我回家一趟,取下再去依样配置。这样为了一件事,我得跑两趟。每次都因做事不缜,花了多少冤枉工夫。幸好周六此条线路交通很畅,半个小时一个来回。午饭前马桶也修好了。
饭后用trimmer 修理开文剪过的草坪。他吸尘,1点多完工,当即要求支付工资。得了20元钱,丽丽眼红得不得了,她妈妈也给她5元。二人欢天喜地去附近小店消费去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5-23  
赌气
昨晚与妻散歩,兴之所至,她说:明天我们一早歩行到附近的店子里吃早点吧。来加十六年,最怀念的是在中国随处可见的早餐面粉店。印像中自有小孩以来,从未有过早起去餐店觅食之事。回家与两小孩一说,他们也很兴奋。
今日都起得比较早,不到八点,就动身出门。没想到才走出50米,就为往南还是往北走发生了分歧。丽丽要往南,去她的音乐学校附近的TIMHORTON,我和她妈却想向北,穿过一片豪宅区,且行且赏,到另一家尝鲜。先依了丽丽,往南才走几分钟,两兄妹又争吵起来。开文情绪突然大坏,并且说不舒服,想回家。我顿感兴味索然,掉头便住回走。丽丽大恼,恨恨连声。待走到一开始产生分坡的歧路口,我说:“如果你们还想在外面吃早餐,就听我的,往北走。要不马上回家。”于是一家人向北。风颇大,很有凉意,开文的花粉过敏开始有所反应。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温言开导。他的情绪倒是慢慢平稳向上了。只有丽丽,远远地掉在后面,要走不走,百般刁难。快要到了,她还在赌气,我愤然冲口而出:“你不去算了,我钥匙,你自己回去。”随而意识到话说重了,在她尖声责难一阵后,又对她反复道歉。没想到她还是不依不饶。我终于大怒,取下钥匙,塞在她的手中说:你一个人回去吧!
她真的一个人往回走,我们也不想再被她折腾,直往东北走,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心里虽有许多顾虑,但实在受不了她的气。再走上十分钟,寻得一家咖啡店,空空然,我们是最早顾客,一女孩(柬埔寨人)服务。环境大好。点两杯茶,一杯咖啡,几样西式早点,口味极佳。开文情绪大好,话也多了起来。妻子吃得虽然爽,倒底放心不下丽丽,没吃完就先匆匆回家了。我和开文慢腾腾地,直到将茶水都喝得精光,才打算走。知道丽丽早已安全到家,问她要带什么小吃。她坚称我买的任何东西她都不要。我口头说那就不买,临走还是给她买了两样小吃。早餐花费近40元,这在我们这穷家小户,已算奢侈了。
回家后与妻子开车去花圃买菜苗。
午饭前与丽丽和解,给她一个极好的报仇机会:让她给我剪头发。自从上次她给我剃光头,已有三四个月,头发渐长,麻烦渐多。开始怀念浅发光头之爽。她做得十分认真,且有专业架子。所剪发,留约三分之一寸,齐齐崭崭,非常令人满意。
下午丽丽请同学苏哈娜来玩,妻在院子里做烧烤,我种菜。栽完菜坐在院中大吃烤鸡翅,小饮二锅头,忽觉人生之乐,亦不过如此,何须南面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5-24  
采薇采薇
任何事情都可以朝最坏的方向发展。最诗意的开头,也可以有最糟糕的结局。
今日是维多利亚日,法定假日。早饭后一家人开车前往汉伯河谷,妻子的主要目标是采蕨。记得去年在那儿野炊时,见过大片的蕨菜。我的印像仿佛是就在我们野炊后的斜坡上。停车后沿河谷中行道向南,四下张望,发现并不是到处都生蕨菜。事实上道旁树林中罕见蕨类。走了十多分鈡,终于看到一大片,但都已两三尺高,散叶如鸟羽了。看来季节已过,但仔细选了些略婑的试试采摘,感觉茎杆还脆嫩得很,应该可食。采了一把,我要妻子停下,将蕨菜放在一个树桩一,全家继续往南。因我相信原野炊处肯定有更多蕨苗。再走十来分钟,到了那里,却一根也没发现,妻子发神经,说我故意如此,两人闹别扭,她竟独自往回走。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带着孩子往回走,却又不见了她,树桩上的蕨菜也没人拿。我在那儿采了两三磅嫩蕨,回到停车场,车在那里,等了一阵子,也没等到人影。丽丽焦急哼哭,开文埋怨花粉,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以为她赌气先自回去了,或者躲在哪儿,故意让我们找不到。决意先将孩子送回家,再来找她。安排好孩子,再次开车到汉伯河谷。先上北边山头,不见,再南下,烈日炎炎,走得满头大汗,腿都拖断,哪里有她的影子。心里十分不安,什么坏的假设都有。快走到尽头,自觉如此寻找无益,可许再等几个小时便要报警。丽丽打电话来了,说妈妈已经回家。一块石头这才落地。
回家,见她不仅采了大把大把的蕨苗,还连根拔起了六棵,说是要栽在园子里作风景。
晚饭吃腊肉炒蕨,其味神妙。此地蕨苗与家乡迥异,口味要好许多,实在大出意料。边吃边开玩笑说:蕨菜如此好吃,难怪伯夷叔齐懒得吃周粟啊。
饭后真的在侧院中栽下四株蕨,未知可否成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5-25  
土蚕
周日所栽西红柿,共8株,当夜被土蚕咬断一根,今日又被咬断一根。此物特可恨,但挖地时并不常看到。
这两日气温急升,今天下午到了29度。家中暖气尚未关掉(设置22.5度恒温,在此温度以上不会点火。),有邻居便开起空调来。
黄昏空气中弥漫着花香,一年最好的时光当在此际。昨日走伤了腿,今天不能出去散歩,很是遗憾。坐在院子里虽然也是一大享受,但无人一起聊天喝酒,倒底有些寂寞。尤其是不抽烟之后,心无所归,很难在任何地方呆长久,除了电脑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6-05-27  
丁香
邻里间多有一种小乔木,此季开小十字花,团团簇簇,白,蓝,紫各色俱有,其香馥郁,无处不可闻。每日散歩,多有注目,一直不知其名。两日前才听说就是丁香。不甚信,今日搜索图片对照,果然是。后院对角邻居家就有两人株,坐在电脑前可以看到。

前年所种牡丹近日盛开,七八朵同时,海碗大小,颇为壮观。惜乎顔色比较淡,粉白微蓝,可称素雅。俗心喜艳红,芍药可当之。

资料:

丁香(学名:Syzygium aromaticum,英文名:Clove)是原产于印度尼西亚的一种香料,又指丁香属植物树上的花蕾,又名丁子香[1],干燥后广泛用于烹饪中,做为一种食物香料,现在已经被引种到世界各地的热带地区,目前出产丁香的地区主要有印度尼西亚、桑给巴尔和马达加斯加岛,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也出产丁香,2005年,印度尼西亚生产的丁香约占世界总产量的80%。



丁香树是一种常绿乔木,高达10至20米,叶椭圆形,单叶大,对生,革质;花为红色,聚伞花序,花蕾初起白色,后转为绿色,当长到1.5至2厘米长时转为红色,这时就可以收获,萼托长,花萼和花瓣4;果实为长椭圆形,名为母丁香。

丁香用于烹调、香烟添加剂、焚香的添加剂、制茶等[2]。也可以作为药用,中药也有丁香花蕾入药,药名公丁香,性温,味辛。[3][4] 丁香油是一种重要的香料,也可以治疗烧伤,作为牙科的止痛剂。丁香還可用來解酒醉。[5]

另外,木犀科丁香属的植物一般也被俗称为丁香花。

汉代称丁香为鸡舌香,用于口含,汉朝大臣向皇帝起奏时,必须口含鸡舌香除口臭。[6]曹操在诸葛亮书信中也提到,“今奉鸡舌香五斤,以表微意。”[7]唐代鸡舌香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用于烹调和入酒,也用于制造丁香油。[8]

具有防腐劑及殺菌劑的特性,還可協助消化作用。精油局部被應用於減輕牙痛和嘴部疼痛。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6-05-29  
姨父
数日前某夜梦见姨父托人传话:他一定要和我见个面,也可能是最后一面。梦境非常模糊,第二天早起,妻子说表妹在微信里说,姨父病重,时间不多,可能只有一两个月了。知道他病重已有几个月,非常难受,却连略表心意也很难做到。2011年第一次回国时,他刚退休未久,身体很好,精神也旺,开车接送我们一家,乡下城里往返,不厌其烦。前年第二次回国,他住在医院里,神智不清,但抓着我的手时,似乎心里还是明白我是谁,记得他还说过:“你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我还开车接过你。”他说不出人名,事情却还很有印像。我返加后的几个月,他恢复得很好,不知何故,今年初开始恶化,渐及无治,不认人,不记事,不禁大小便,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姨父是世上少有的好人,亲友同事邻里,恐无人能说出他的坏话来。至于我等侄辈,受其恩惠,不亚亲父,往事历历,思之恻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6-05-29  
赤膊
一下热成了这样:昨晚打赤膊,没盖任何东西睡到天亮。虽然窗口敞着,也没觉得丝凉意袭入,当然窗帘还是拉着的。
最近不论是周末还是平时,都起得比较早。起来后上电脑,一会儿之后其实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自从不写作,空余时间一大把,常常有无所事事,百无聊赖之感。记得两年前还在每天埋怨时间不够用,想辞职搞写作呢!现在每天记两句流水账自然算不上写作,但也常望着电脑发呆 :该记下些什么呢?日常生活,要记好其实也并不容易。但我记日记本来就是偷懒,哪里有精心和耐心。
上其它网站读当代新诗是比较罕见的情况了。难得读到好诗,读到好诗后自惭感也不好受,不如不读罢。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6-06-02  
杀手
没想到花猫还是个真正的杀手。晚饭前在后院中干活,开文把它放出来自由活动。见它在草地上腾挪蹦跳,也没当回事。过了一会儿,丽丽出来,大声惊呼:弗兰克杀了一只老鼠!跑过去一看,真有一只老鼠惨死在草地上,其肠肚都被扯了出来。草地上血迹斑斑,花猫的嘴上自然也不干净。它大概并不想吃,但成就感显然十分强烈。可丽丽却担心它因此传染上鼠疫等几十种疾病,不停地问开文:会不会这样,会不会那样。
丽丽的多疑确实烦人。今天特地请了下午的假,带她去shaw clinic。
撒谎的毛病似乎比以前更严重了。几天中午都没吃带去的东西,问她吃了没有,都满口答应:吃了。还编出一些相关的假话来搪塞我的疑问。晚上洗碗时发现她又说了谎,很生气,对她吼了一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6-06-05  
图书馆
昨晚为省事,叫孩子们去买了个比萨饼,吃过,洗完澡,天色尚早。这个周五是PA日,两孩子都没上学,一天玩电脑。我想带他们去出走一走,便找个借口说要去某商场买个包,一起歩行去。8点多动身,回家时已是11点。来回大约在15里到20里之间。我和丽丽都喊腿痛,累得不行,开文跑歩不行,走路倒是很厉害,没有抱怨,中途还背了一会儿丽丽。
途中经过旺市政府前新修的图书馆,才知道它已经开业。此图书馆规模很大,从外面往里看,颇为堂皇。因为稍晚已关门,便拟今天再去。本来没当回事,没想到丽丽没忘,下午上了提琴课后坚持要去。去后盛叹不虚此行。里面真是很宽大,漂亮,舒适。我这个很久没有认真读过书的人,一到这地方,又有点想读书了。其中也有个中文书柜,书不多,却有一套《平凡的世界》,拿在手上翻了一会儿,立时被吸引住,要将上中下三册借回。三年前办的旺市图书卡过期了,自动系动弄不成,到柜台上才解决,重办了。丽丽借了五本书。
晚饭时二人又斗嘴,丽丽说:她长大后绝不会告诉开文她的地址。开文说:他才不在乎,他要是无家可归,睡大街也不会找她。
二人每到饭时都要斗嘴,真是烦死人了。周四晚,我被他们气坏了,要丽丽将深藏三个多月的烟又拿了出来,取了一支,差点就点上了。直到最后一秒,才放下,转而倒上一杯酒......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楼  发表于: 2016-06-08  
劳动力
家中新增一名劳动力。自从开文接了剪草的活,每周可挣20元(原来说剪草10元,吸尘10元,后考虑到前后院子大,一次要近两个小时完成剪草,有些太便宜。而吸尘的活他不喜欢,我也不太信任。所以变成了只剪草就可赚20元。和请别人也差不多了。)丽丽眼红不已,愤愤不平,每天问我有什么赚钱的路子。我说那你就洗碗吧,洗一回2元到4元,要看表现。今天下午学琴回来,已经7点多了,想不到她还是坚持要试工,我只好将工作要点和要求全说了,略作示范,就让她“上岗”。坐在一旁,边喝酒边指点,总觉得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心里又想,这么小的娃哪里能做得全合你意,让她自己慢慢摸索进步吧。后来干脆玩电脑去了。她做得有板有眼,认认真真,显然把这份工作看得蛮重,还一定要把为我准备好次日午餐的事也包揽在内。有如此能干女儿,我何不得偷闲时且偷闲。如此下去,在不久之将来,我的家务活全部可以发包,就只需周末发工资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6-06-09  
本周天气超凉,昨夜低温到8度,早上起来寒兮兮的感觉,去看温度计,室内也只有19度,索性把暖气又开上。这么多年来,6月如此低温,记忆中是第一次。
这些日子沉浸在《平凡的世界》的情节与氛围中,书看完了,电视剧也走马观花一遍。深为感动之余,也觉得有些遗憾:孙家三个孩子,一个与村支书的女儿恋爱,一个与地委书记的女儿,一个与省委副书记的儿子,真是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如此的设计,既无必要,也不真实,实为败笔。也反应出作家骨子里的崇官性。

今晚丽丽有才艺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楼  发表于: 2016-06-10  
Gibson's talent show
下午提前半小时下班,为了有充足的时间准备,6点钟必须带丽丽去她的小学吉普森参加才艺秀。她把这看成个天大的事情,上周就开始了形像设计,还要我专门为她买了些东西。匆忙吃过晚饭,问开文去不去,他鄙夷不屑地说:年年就是几个人唱啊跳啊,无聊透了。我也不勉强他,赶到学校准6点。表演6:30开始。这个学校似乎女孩子活跃得多,参加表演的8成以上都是,男孩子寥寥无几。学校老师组成了一个鼓乐队,以垃圾桶等为乐器,敲敲舞舞,很是带劲。丽丽的几个好朋友,我认识的,都比去年大有进歩,从台下看她们,已经很有型了。苏哈娜的押跳得很棒,动作难度不小。罗蒂卡和玫凯娜的歌也唱得不错。出乎我的意料的是,丽丽往台上一站,居然也像个歌唱家了。她打扮得很亮眼,唱得也相当好。我在慌忙中找不到手机的录像键,误掉了一分钟。还好,后面的全录下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楼  发表于: 2016-06-11  
端午
今年迷迷糊糊把端阳给过掉了,今晚给母亲打电话才知道。网上虽然有端阳祝福,却并没有弄清日子。
下班回来,本来准备带孩子们去餐馆,未料刚到家,丽丽说她们又有“女生会”,几个孩子一齐到安妮家去。安妮没有兄弟姐妹,妈妈也是单身,家里可能有此寂寞,房子又宽大得很,是以很喜欢邀请同学。今年已弄了几次女生会。5点半送到,回家后做了个蛋炒饭,和开文一起边吃边聊,也免不了喝上两杯,倒也悠哉。8点半,去接丽丽,与开文们歩行约20分钟即到。天气很好,不冷不热,蚊子还没有出来,小区繁花杂树,家家各有特色,景色十分迷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楼  发表于: 2016-06-14  
亚军
6月10日丽丽的才艺秀取得好成绩。据说是全校投票,她仅以一票之差落后于苏哈娜,获得亚军。她们全班因此得到爆米花和比萨饼的奖励。

醒得太早,才五点多就睡不着了。拖到6点起来,坐在电脑前。刚看到一对浣熊从后院匆匆经过,爬上篱芭,住邻家树丛中走去。拿手机拍照,没抢着它们爬篱的镜头。后面所照太远,看不清。

周日所记,错了位置,移于此:

大风
老子曰: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虽是格言,却并不总是对的。本地从昨晚起狂风,到今晚居然还没有停歇的迹像,甚至有点变本加厉了。
昨日去图书馆,还掉《平凡的世界》,又看到莫言的《蛙》,他获奖后我还没有读过他的作品,能在这里看到中文版,自然不会放过,借了回来。丽丽借了三本书,在自动借书仪上办完手续后,却把图书卡丢了,来去找了几个回合也不见。只好报失,正要走人,却有人前来,递给图书员一张捡到的图书卡。接过一看,果然是丽丽的。
下午放花猫出来不到两分钟,正好有一只还未学会飞的知更鸟掉在草地上,它扑到过去,眼看就要将鸟儿咬死。若不是我跑过去一脚将它踢开,又有一条性命丧于它的嘴上。我将小鸟握起,周围有上十只知更鸟凄切急促地叫着。将它放在篱顶,它似乎伤得不重,跳到另一家院子,安全脱险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6-06-16  
运动会惊魂
今日旺市二十多所小学联合举办田径运动会,地址在开文所在校枫高。丽丽很兴奋,昨天便约好开文放学后带她一起回家。如此完满的事,我也就没有操心了。不料5点多回到家中,开文说:在运动场找了1个多小时,没见丽丽,自己先回来了。一会儿,妻子打电话,说约4点时,丽丽打电话给她,说自己和老师一起走路返校。我慌忙开车去丽丽学校,学校已关门,只有一名清洁工,问他,他说:老师学生都没有回来。急急驱车去枫高,那儿仍然很热闹,怕是有两千人,多项决赛或半决赛正进行着。拖着有点痛的双腿在巨大操场的人丛中找了两三圈,居然没有发现丽丽,也没见一个认识的老师和学生,十分焦急,甚至恐惧起来。想着是不是要报警。看到女老师在给孩子们加油,上前去问是不是丽丽学校的。她虽不是丽丽学校的,但很是热情,带着我一路找丽丽学校的帐蓬,好不容易,终于找到,见到她的女校长,一问,她连忙说:别担心,她和另外6个孩子,半小时前随着一位老师走路回学校了。心中一块巨石落地。再开车去丽丽学校,路上堵得一塌糊糊。半路上电话响,丽丽报告说她已到家......

昨夜温莎老李打电话,说已来多,约我去某餐馆吃饭。恰好丽丽有两小时的提琴课,去不成。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楼  发表于: 2016-06-19  
儿子请客+花痴+防晒霜
进入盛夏,因炎热和干旱,草长得慢多了。但开文为了挣钱,早起二话不说便开始剪草,虽然几乎无草可剪。我不好说什么,工资照付。三个星期以来,他积攒了60加元。我部问他有何计划,他说还不知道。可到了晚上,一切就明了。
因答应丽丽每月去跳一次蹦床,今夜正好无其它安排,便和孩子们约定,晚饭后走路去蹦床活动地址。约30分钟路程,开文把他的钱带上了,在那儿却是一个子儿也舍不得花。即便我愿为他付蹦床费,他也不肯。所以只有丽丽一人玩,我们父子观看。结束后正9点,妻子开车来接丽丽,我和开文走路回去。他终于说出了他的想法:回去时绕道经过麦喀斯,给他的游戏充值。我问他充值多少,他说是50元。我心中暗叹浪费,嘴上也不好说什么,他自己挣的钱嘛。到了该店门口,我说我就不进去了,你给我买瓶冷饮吧。我坐在马路边草地上玩手机,几分钟后他走去来,一手一包零食,一手一瓶冰镇柠檬汁。这可是第一次由儿子请客,不可不书。

妻子早已成为花痴,于今日盛一日。今 天中午回家,又买回丁香二株,蓝莓一棵,刺莓一棵。我对她冷嘲热讽多少回了,不管用,也懒得多说了。下午送丽丽学琴后无事,挖坑栽下一株丁香后,在家中院内点数,得出惊人数字:她直接栽在前后院的花草树木不算,屋外还有花盆43个,室内花盆7个,共50盆花草。想一想,每天要为这么多花草还有院中蔬菜浇水,多麻烦。我若说她多事,她马上反叶嘲:还是个诗人呢,在诗里写得那样那样的.....

丽丽在运动会那日,穿上背心,肩上没涂防晒霜,结果晒坏了。前两日不停喊痛。昨晚饭后带她们二人出去,远足到药店买药,晚十点多才到家。近来确实喜欢远足。黄昏时,晚风中,带着孩子,行走于花园般的城市,我似有无穷尽的脚力。常常觉得遗憾的是,此生恐怕没有什么机会与老父母在这样的环境中散歩了。他们在加拿大时,也是很喜欢长途远足,走马观花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楼  发表于: 2016-06-22  
“墨子”
公司业务清淡已极,无聊得呆不下去。没人管,上午一直在玩手机。老板也不知该给我些什么事情才好,索性装着不知道。爱迪因设计问题与老板弄僵,一气之下辞职不干了。这是他从这公司第二次辞职。我真想不明白,我为何在此一干竟然长达十五年。很有可能,今年会是最后一年了。
午饭后厌烦透顶,和老头子打了个招呼,1点15便开车回家。到家,儿子没上学,正在玩游戏。(据说是期末考试,周末三天进行,今日无考,也不用上课。)我也打开电脑,大喜惊叫:饭时看手机,墨子还没有动静,才半个小时,已经登了好几级楼梯,其势喷薄。机不可失,我便一路往高处喂。买家也疯狂,给多少要多少。此为今年最大最成功一着。记此备忘。
下午太紧张,完工后眼睛都有些花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楼  发表于: 2016-06-24  
饭碗
从饭后的两只碗看孩子,我这一对儿女真是绝然不同的人。儿子每次饭后,饭碗都舐得干干净净,夸张一点说,不洗也过得去了。丽丽吃饭时总是光搅不吃,十回没有一回吃完。走人后,不是留下半碗饭菜由我来“清扫”,便是碗底粘着许多搅烂的饭泥,洗碗时,饭渣变干,抹布都擦不掉,得用钢丝球才行。
顺便说一句:自她第一次洗碗后,实际上只另洗了一次。共挣得6元。

一边在在BBC新闻网站看脱欧公投计票,一边看黄金石油期货行情。二期货上蹿下跳那股疯劲,真让人咋舌。现在不到11点,黄金刚冲上了1308,石油则跌了约2元。明天早起,究竟鹿死谁手,只有鬼才知道。白天欧美股市均大涨,因分析家认为留欧有9成可能性。我个人则对同事说:如我生活在英国,必投脱欧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楼  发表于: 2016-06-25  
失眠
昨晚先前感觉淡然,后来开始看脱欧计票直播,同时黄金直上云霄,石油深入地狱。情绪随之激动起来。往常10点多就睡觉,一般一会儿就入梦乡。经此一搅,12点上床,还是久久不能入睡。很久以来,第一次失眠了。辗转反侧,不知怎样睡着了,4点多醒来,忍不住下楼拿手机看脱欧结果。再次入睡又花了好大的功夫。6点多,又醒来,浑身无力,却也不想睡,干脆起来。8点时要妻子给老板打个电话,说我病了。反正公司里也没什么急事。
难得一次歩行送丽丽上学,这样好的天气,如此宜人的风景,坐校车实在是浪费了。
一天呆在家里,紧急处理一些全球金融动荡中的个人数字。还好,金油对冲,损失不大。中午饭后作了个午觉,舒服多了。
晚上拟带丽丽去买旱冰鞋。前几日她忽发此想。前几年常去滑冰场,这两年没再滑冰。此地街上,常有孩子穿旱冰鞋滑着上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楼  发表于: 2016-06-27  
樱桃
又到樱桃成熟季节,收成不错,想给朋友们摘下送一点,却不是那么容易抽出时间。樱桃好吃果难摘。今日一早带丽丽出去溜旱冰。才两天时间,她已能比较自如地在不街上梭来梭去了。昨日到附近一所废弃小学,发现该处重整,前院重铺了沥青,是个练旱冰的绝佳地点。是以今早二话不说,直往。太阳毒辣,丽丽玩得尽兴了,回家。兴致不错,上树摘樱桃,半小时,摘了四五磅。以小篓装起,给一位朋友送去。往返一小时。回来时开文才起床。他看丽丽玩旱冰有趣,也动了心思,问我何时可给他也买一双旱冰鞋。我正担心他放假后每日无事,只管长肉,立即答应给他买一双。他的脚巨大,鞋子可要贵多了。丽丽的鞋子加防护件(护肘、护腕,护膝)108元,而开文的要190元。
中午将开文的东西买齐,他马上就要行动。饭后两兄妺直去学校,我不放心,也跟着去。酷热。开文有不错的溜冰基础,所以穿上旱冰鞋就横冲直撞,到学校一会儿,大摔一跤,右腿肚子外侧皮开肉绽,鲜血道道。幸好不是丽丽。他好像痛觉不是很鲜明,只说无事,玩了好久才回去。
晚饭后太阳下山,全家去那儿。看两孩子滑旱冰,又是另一番景像了。开文可以做一些比较难的下坡和转弯动作。丽丽亦滑行无阻,很是开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楼  发表于: 2016-06-28  
崽大爹无用
昨日上班,手机触屏迟钝,看信息极为不便,整日如此,心下便怀疑这中国货(华为手机)倒底不耐用了。晚饭后要孩子们去老地方滑旱冰。在小学前坪上,和儿子说起手机来,他说,你只要将它关掉,让它完全休息一阵子就可以了。我依计而行,却只是按了一下开关钮,见屏幕黑了,便以为已全关。十几分钟后重开,还是老样子。给开文,他才告诉我如何将手机全关。约半个小时后,开机,触屏果然如上下大小左右移动自如了。
丽丽在开文的示范下,昨日终于克服恐惧,能够弯道下坡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1楼  发表于: 2016-06-29  
猫与兔
前日下午,一只兔子在园子里吃草,开文将猫突然放出。花猫箭射,麻兔狂奔,穿篱而出。今早起来,刚坐窗前,便见又一麻兔在园中,围着一盆硕果累累的草莓嗅。大概味道不合,转而去菜地中吃泥白菜嫩叶。花猫早已在窗内激动万分。我想这一次又有好戏看了。悄悄将它放出。谁知,它出门后并不直取目标,反倒在水泥板上蹿伏起来。麻兔见它,挪了一下位置,竟也不跑,就在篱边脚下静蹲,如一块石头,相距七八米,相持竟达七八分钟。花猫动身作攻击状,麻兔始慌,在篱脚寻洞不得,转而奔向另外一角,逃走。花猫亦未追击。看来它亦知此物不易得,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2楼  发表于: 2016-07-06  
大裂谷
上周日即7月3日,上午摘樱桃,午后驱车去圣凯瑟琳,与姨姐一家相会于某友人家,然后开车去尼亚加拉大瀑布下游的大裂谷,在裂谷一岸的峭壁丛林中走了几个小时,风景绝胜,险绝。晚上在姨姐所租民宅旅馆吃外卖。9点多动身返多。快11点才到家。
长途开车很是幸苦,这两日眼睛都感到很是疲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