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杜甫与韦班、韦偃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1-24  

杜甫与韦班、韦偃

据考:韦班为韦应物的侄子,其年纪或可能比韦应物还大一些。杜在蜀中时,韦或任大邑县尉。韦偃为韦应物堂兄,其父亦为当是名画家。杜甫赞其画颇多。

《涪江泛舟送韦班归京(得山字)
追饯同舟日,伤春一水间。飘零为客久,衰老羡君还。
花远重重树,云轻处处山。天涯故人少,更益鬓毛斑。

【凭韦少府班觅松树子】杜甫

落落出群非榉柳,青青不朽岂杨梅。
欲存老盖千年意,为觅霜根数寸栽。

【又于韦处乞大邑瓷碗】杜甫

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传。
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茅斋也可怜。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1-24  
韦偃
韦偃善画鞍马,传自家学,远过乃父,与曹霸、韩干齐名。用点簇法画马始于韦偃,常用跳跃笔法,点簇成马群。其《放牧图》画人一百四十余,画马一千二百余匹。唐张彦远谓:“居闲尝以越笺点簇鞍马,或腾或倚,或龁或饮,或惊或止,或走或起,或翘或跂,其小者或头一点,或尾一抹,曲尽其妙,宛然如真。”韦偃得曹霸画马之神,得韩干画马之形,形神兼而有之。杜甫曾赋诗对其画备加赞赏,元鲜于枢诗云:“韦偃画马如画松。”所画笔力劲健,骏尾可数,如颜鲁公书法。亦善山水、松石、人物。所画山水风格高超,属王维一派;所写松石更佳,咫尺千寻,骈柯攒影,烟霞翳薄,风雨飕飗,轮囷尽偃盖之形,宛转极蟠龙之状,千枝万叶,非经岁不成;画山水,山以墨斡,水以笔擦,云烟变幻,远岸长陂,丛林灌木,笔力有余,而景象不穷;人物则高僧奇士,禽兽则牛羊群驴,无一不尽其能。画迹有《双骑图》《牧放人马图》《三马图》《散马图》《沙牛图》《松下高僧图》等27件,著录于《宣和画谱》。传世作品有《百马图》卷,李公麟摹本,现藏故宫博物院。


据记载,他画白川原牧马,马的姿态变化万千,穷极生动。今可以通过故宫博物院所藏宋代李公麟《摹韦偃牧放图》卷一画来了解其风范,该图绘骏马一千二百余匹、圉人等一百四十余名,众马姿态各异,栩栩如生。此外,他所画山水,也对唐代山水松石的变革有过重要意义。《名画记》:韦鉴子鶠工山水、高僧、奇士、老松、异石,笔力劲健,风格高举。人知鶠善马,不知松石更佳。杜甫有一首《戏为韦偃双松图歌》来称赞韦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1-24  
杜甫与韦偃
题壁上韦偃画马歌

韦侯别我有所适⑵,知我怜君画无敌⑶。
戏拈秃笔扫骅骝⑷,歘见麒麟出东壁⑸。
一匹龁草一匹嘶,坐看千里当霜蹄⑹。
时危安得真致此?与人同生亦同死⑺![1]

戏为韦偃双松图歌

天下几人画古松,毕宏已老韦偃少。
绝笔长风起纤末,满堂动色嗟神妙。
两株惨裂苔藓皮,屈铁交错回高枝。
白摧朽骨龙虎死,黑入太阴雷雨垂。
松根胡僧憩寂寞,庞眉皓首无住著。
偏袒右肩露双脚,叶里松子僧前落。
韦侯韦侯数相见,我有一匹好东绢。
重之不减锦绣段,已令拂拭光凌乱。
请公放笔为直干。[1]
创作背景编辑
韦偃(《历代名画记》“偃”作“鷃”)是唐代著名画家,本为京兆人,后寓居于蜀。他善画鞍马、松石,朱景玄《唐朝名画录》:“(韦偃)画高僧、松石、鞍马、人物,可居妙上品。”杜甫初到成都后,就与韦偃相识,这首题画诗,就作于这个时候。[2]
作品鉴赏编辑
文学赏析

此诗起句语调平缓,“天下几人画古松,毕宏已老韦偃少”总出韦偃善画松且正当年,接着,突然发出警语:“绝笔长风起纤末,满堂动色嗟神妙。”是说当韦偃画成搁笔的时候,松树梢末忽起清风,满堂观画的人都为之动色,惊叹松画的神妙。这与“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的惊人句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段八句,具体描绘韦偃《双松图》中的景象,诗境即是画境。“两株惨裂苔藓皮,屈铁交错回高枝。”意思长满苔藓的双松树皮,已经坼裂,屈曲如铁的松枝,交错回环。“白摧”、“黑入”二句分承上文诗意,就“皮裂”和“枝回”作进一步的形象描绘。“白摧朽骨龙虎死”,是指松皮坼裂的枝干好象龙虎的朽骨,韦偃用枯淡的笔法画枝干,所以说“白摧”。“黑入太阴雷雨垂”,形容回环枝干上的松叶,好像下垂的阴云雷雨,韦偃用浓润的笔触画树荫,因此称“黑入”。“松根胡僧”以下四句,描写松下入定僧,神态宛然。须眉花白的胡僧在松下入定,右肩和双脚任其袒露,寂无声息,似乎在休憩,连松叶中的松子掉下来也不知道。
诗人喜爱韦偃的松画,于是备绢求画。“韦侯韦侯数相见”,可见诗人与韦偃已是熟识的朋友,所以他便拿出“不减锦绣段”的“好东绢”,请画家纵笔作画。东绢,即鹅溪绢,产自梓州盐亭县,是唐代纳贡的物品,因为地处在成都之东,故名。韦偃画松,以屈曲见奇,画直干松就难以显示出他画技的长处,杜甫却请求他“放笔为直干”,意谓:你能纵笔画直干的松树吗?强人所难,戏之也。也可见两人交情深厚。全诗别无“戏”意,直到结句才照应题上的“戏”字。题画诗最基本的艺术要求是,诗人应当进入画的实境中,把绘画美转化为诗艺美。此诗开头四句和结尾五句,从《双松图》的艺术效果着笔,渲染韦偃画艺的出神入化,以至引起诗人的极大兴致,出绢求画。而中段八句,才是描写《双松图》的画面,画的实境是双松和松下老僧。前四句,描绘双松宛转盘曲之态、烟霞风云之变,着力表现松的奇崛之美;后四句,描摹松下老僧潇洒脱俗的神情,着力再现人物的灵异之美。松之奇崛和僧之灵异,融为一体,构成整幅《双松图》的绘画美。诗人用诗的语言再现了它们,造成了奇峭的诗境美。[2]
名家点评

《后村诗话》:
韦、毕、李之画,今皆不存,赖诗以传。内“白摧朽骨龙蛇死,黑入太阴雷雨垂”,天造险语,尽古松奇怪之状。
《唐诗归》:
钟云:朴得妙(首二句下)!谭云:幽事妙语(“松根胡僧”句下)。钟云:忽忽通禅(“偏袒右肩”二句下)。谭云:于幽寂后不妨入此一段老放,若全是此则粗硬矣(末二句下)。
《杜臆》:
起来二句极宽静,而忽接以“绝笔长风起纤末”,何等笔力!至于描写双松止四句,而冥思玄构,幽事深情,更无剩语。后入“胡僧”,窅冥灵超,更有神气。《通》云:“白摧”一句,言画之枯淡处。“黑入”句、言画之浓润处:此联超迈奇古。
《诗筏》:
少陵诗中如“白摧朽骨龙虎死”等语,似李长吉;又“叶里松子僧前落”,“天清木叶闻”等语,似摩诘。
《茧斋诗谈》:
“白摧朽骨龙蛇死”,说下面突出之根;“黑入太阴雷雨垂”,说上面直起之梢:谁有此雄健沉郁之力!声势色泽,谡谡惊人,题画作此等语,所谓不经人道也。
《唐诗别裁》:
突兀起,不妨下接,如“堂上不合生枫树”,下接“闻君扫却赤县图”是也;平调起,必须用惊语接,如“天下几人画古松”,下接“绝笔长风起纤末”是也。学者于此求之,思过半矣。
《读杜心解》:
首四句,总统赞之。次四句,细摹其状:“裂皮”、“回枝”,写出体干,“白摧”,写枯梗拗折处。“黑入”写风针蓬忪处。又次四句(按指“松根胡僧”等),点缀法。“无住著”,神理都现;“僧前落”,空寂萧然。末五句,于诸题画诗,结法又出一奇,与“心乎爱矣,遐不谓矣”,同一意境,盖倾倒之极也。
《杜诗镜铨》:
刘须溪云:冥思玄构,画者不及此。邵云:起法义别。蒋云:写入定僧宛然(“叶里松子”句下)。李子德云:老笔奇气,足排万人。
《瓯北诗话》:
《韦偃画松》之“白摧朽骨龙蛇死、黑入太阴雷雨垂。”……皆题中本无此义,而竭意摹写,宁过无不及,遂成此意外奇险之句,所谓“十二三分”者也。
《昭昧詹言》:
“白摧”二语锻炼,奇句惊人。此诗每句有千钧之力,浅者岂能学之。[3]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1-28  
老杜题画诗与李颀听乐诗,实为唐诗审美之极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