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杜岑往诗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1-03  

杜岑往诗

九日寄岑参

出门复入门,雨脚但仍旧⑵。
所向泥活活⑶,思君令人瘦。
沉吟坐西轩,饭食错昏昼⑷。
寸步曲江头,难为一相就⑸。
吁嗟乎苍生,稼穑不可救!
安得诛云师?畴能补天漏⑹?
大明韬日月⑺,旷野号禽兽。
君子强逶迤,小人困驰骤⑻。
维南有崇山,恐与川浸溜⑼。
是节东篱菊,纷披为谁秀⑽?
岑生多新语,性亦嗜醇酎⑾。
采采黄金花,何由满衣袖⑿?[2]
注释译文编辑
词句注释

⑴岑参:盛唐著名诗人,为杜甫诗友。
⑵复:是再三再四。因为雨所困,故方欲出门访友,又复入门。
⑶泥活活:读音“括”,走在泥淖中所发出的声音。
⑷饭食错昏昼:阴雨不辨昏昼,故饭食颠倒。
⑸寸步:是说离得很近。但难得去拜访。
⑹云师:云神,名丰隆,一说名屏翳。畴:谁。
⑺大明:即指日月。韬:韬晦。日夜下雨,故日月尽晦。
⑻君子:指朝廷官员。逶迤:犹委蛇,从容自得的样子。《诗经·召南》:“委蛇委蛇,退食自公。”这句是说朝官虽有车马,但上朝退朝,来往泥泞,也只能勉强摆出一副官架子。语含讥讽。按白居易《雨雪放朝》诗:“归骑纷纷满九衢,放朝三日为泥途。”可见唐代原有因大雨大雪而放假的办法,但这一年雨下了六十多天,当然不能老放朝。小人:指平民和仆役。他们都是徒步,所以困于奔走。
⑼溜:水流漂急。
⑽纷披:是盛开,不能赏玩,所以说“为谁秀”。
⑾新语:一作“新诗”,醇酣即醇酒,酣音宙。
⑿黄金花:指菊花,古人多用菊花制酒。[2]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1-03  
《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为何没提及杜甫储光羲?

文/余长城



公元752年,大唐帝国首都长安慈恩寺内的大雁塔建成100年了,这一定是个特别值得纪念的年份。作为唐代最有名的建筑,慈恩寺一直是进士及第金榜题名的地方,所以凡唐才子赴长安者无不到慈恩寺拜佛及登大雁塔游历,在大雁塔题诗,可不是说题就敢题的。想诗仙李白,寓长安数载,屡登大雁塔,也没能留下什么名篇。唐诗中写到大雁塔的有近百首,最好的两首都是产生于这一年,一次集会。

这是一场诗人结伴旅游的盛会,同行的五个诗人,三个半在唐诗中大大有名,他们分别是:杜甫、高适、岑参、储光羲和薛据。作东的据说是岑参,蹭饭吃的据说是杜甫,官最大的是薛据。

时年:储光羲,47岁,任监察御史(正八品上);高适,49岁,辞封丘县尉(从九品上),客游长安(秋冬之际,入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幕府任掌书记);薛据,52岁或62岁,任大理司直(从六品上);岑参,38岁,辞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从八品上),欲谋新职;杜甫,41岁,困居长安(待制集贤院),到处蹭饭。其中,监察御吏和节度掌书记都是官小权大的重要位置。

岑参诗名曰《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杜甫诗名曰《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时高适薛据先有此作》,二者诗中都提到了高适和薛据,但都未提及储光羲,也都未提及对方,不知何故。如果五人同游,想必高适和薛据的同题作文,是在当日现场就完成了,而储光羲、岑参和杜甫的作品,都是回家后才写出来的。高适和薛据自是才思敏捷,一挥而就,岂不知岑参一心想压过他俩,更不料杜甫这个老愤青后发制人,把他们四人都压过了。

因为薛据在诗坛名气不大,后来其题诗竟失传了,现如今人们也没考证出他老家在哪里,生卒年月几何。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薛)据,荆南人。开元十九年(731年)王维榜进士……”这里《唐才子传》有个错误,王维是开元九年(721年)进士。因此薛据的年龄就是个问题,今人多认为其生于691年开元九年进士,而我更倾向于其生于701年开元十九年进士。至于薛据的籍贯,亦有书称其为河中宝鼎人,《旧唐书》载其兄为河东人。河东河中俱属今山西省,这又是《唐才子传》的一个错误。

以如今看:高适与岑参齐名,并称为唐朝两大边塞诗人(两人志同道合,关系自更密切),成就很大;储光羲也不差,算半个著名诗人,《全唐诗》录其作品四卷。如同历朝历代,地位决定名声,虽然在诗人圈子里杜甫被公认诗写得最好,但在社会上的名气相比高、岑、储、薛却是非常黯淡,无官身轻。所以安史之乱贼军入长安,同样是陷入贼手,储光羲被迫接任伪职(成为汉奸),杜甫却成漏网之鱼。杜甫逃到肃宗那里,才得了一生中最大的一个官——左拾遗(从八品上)。在短短的任职期间,不仅因论救了当朝宰相房?(王官合字),还举荐了岑参为右补阙(一说左补阙,从七品上)。由于战乱后朝庭也闹饥荒,杜甫遂入蜀依附节度使严武出任幕府参谋,后被严武表奏挂名检校工部员外郎(从六品),却是个没有朝庭薪俸的虚职。

如今看,杜甫在安吏之乱前,直到四十多岁一直没混出名堂,主要是因为他科举不第,一直没能把名字题在慈恩寺的皇榜上。相比李白的不第而供奉翰林,杜甫没有李白那么好的诗名、财力、相貌、风度、姓氏及运气,因此得不到公主和当权宰相等重量级人物的推荐。直到751年献“三大礼赋”并得韦左丞等人的进言,最终得到玄宗的赏识,命待制在集贤院,然而仅得“参列选序”资格,等候分配,没有得到官职。

虽然明珠处暗,但珠子总是珠子,在唐诗人圈子内,杜甫还是很被待见的,即使伟大如李白也与他一直交好。长安米贵,居不易,蹭酒饭是杜甫困居长安时之常态。“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道尽艰辛。“他人骑高马,我独骑驴子”的杜甫,只能跟在马屁股后面了。唯其遭遇成就了杜甫日后“诗圣”的地位,这样的经历与另一位圣人——“文圣”孔子何其相似。

唐朝出诗人最多的莫过于中原之地,按如今的行政划分,岑参和杜甫都是河南省人。二人年岁相若,杜甫生于712年,岑参生于715年,两人都死在同一年中(770年)。

今人将杜甫的籍贯划归(河南)巩县(即巩义市),但是许多史籍都称杜甫为(湖北)襄阳人,为何?因为古人往往不重视出生地,但是很重视祖籍(祖上曾发达过的地方)。杜甫自称“杜陵布衣”或“杜陵野老”(这就好像告诉你说,“我祖上比你阔多了”),杜陵在哪里?杜陵在京兆(长安)。杜甫自称杜预十三世孙(《晋书》有《杜预传》),杜预的后人移居襄阳,到杜甫的爷爷——诗人杜审言——就移居到巩县了。

相比杜甫,岑参的祖上更牛。在《感旧赋》中,岑参很自豪地称,“国家六叶,吾门三相”,意为在初唐六代皇帝中岑家出过三位宰相。岑参的父亲也做过两任刺吏,可惜死得早,那时岑参还年幼,自此家贫。但是比杜甫还小三岁家境更差的岑参于744年中了进士,从这一点说,运气还不错。后来岑参弃笔从戎,选择也是对的(历朝历代部队都不差钱),又官至刺吏,最后辞官隐居成都,一生都做了正确的选择。

岑参的参到底应读作can、cen还是shen,后人争论不休。因为岑参有名无字(大概是因为其父早死的缘故,或者是被史籍遗忘了),所以后人很难解读其名的读音。如今普遍认为应读作“餐”。

大雁塔也因杜甫和岑参而更负盛名。《西京杂记》(即韦述《两京新记》):“西京外郭城朱雀街东第三桥(《长安志》作街)、皇城之东第一街进业坊(《长安志》作进昌坊),隋无漏寺之故里,武德初废,贞观二十年,高宗在春宫时报其母文德皇后,为之祈福,即其地建寺,故名慈恩。南院临黄渠,竹木森邃,为京城之最。西院浮图六级,高三百尺。永徽三年沙门玄奘所立,浮图内有梵本诸经,浮图前东阶立太宗皇帝撰《三藏圣教序》及高宗皇帝《述圣记》二碑,并褚遂良书。”李肇《国史补》:“进士既捷,列名于慈恩寺塔,谓之题名。”

或云慈恩寺建于贞观二十一年(647)。塔是玄奘在永徽三年(652)建的,俗称大雁塔,开始只有六层(有说五层)。大足元年(701)改建,增高为七层。另一说,公元704年大雁塔改建成,塔增高至十层(有说十一层),公元931年,五代时后唐时期对大雁塔进行改建,降至七层。将六层说成五层,或者将十层说成十一层的,都是认为浮图层数只能为单不能为双的一种错误认识。

关于《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清朝钱谦益评论说:“同时诸公登塔,各有题咏。薛据诗已失传;岑、储两作,风秀熨贴,不愧名家;高达夫出之简净,品格亦自清坚。少陵则格法严整,气象峥嵘,音节悲壮,而俯仰高深之景,盱衡今古之识,感慨身世之怀,莫不曲尽篇中,真足压倒群贤,雄视千古矣。”

郑东甫(杲)《杜诗钞》曰:“同犹和也,诸公先有登慈恩寺塔诗,公登塔见诗而和之也。”(王)步瀛案:“子美有《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奉同犹奉和也。以彼证此,郑说是。”若按郑杲的说法,公元752年那场岑参高适等人的集会,杜甫不一定在现场,或者储光羲也不一定在现场吧。今人认可五个诗人的集会,只是出乎一种美好的向往,而己。



2015-6-22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1-03  
《寄岑嘉州(州据蜀江外)》

不见故人十年馀,不道故人无素书。愿逢颜色关塞远,
  岂意出守江城居。外江三峡且相接,斗酒新诗终日疏。
  谢脁每篇堪讽诵,冯唐已老听吹嘘。泊船秋夜经春草,
  伏枕青枫限玉除。眼前所寄选何物,赠子云安双鲤鱼。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1-03  
寄左省杜拾遗 〔唐〕岑参
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微。晓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
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


  诗题中的“杜拾遗”,即杜甫。岑参与杜甫,在唐肃宗至德二年至乾元元年初(757─758),同仕于朝;岑任右补阙,属中书省,居右署;杜任左拾遗,属门下省,居左署,故称“左省”。“拾遗”和“补阙”都是谏官。岑、杜二人,既是同僚,又是诗友,这是他们的唱和之作。

   前四句,是叙述与杜甫同朝为官的生活境况。诗人连续铺写“天仗”、“丹陛”、“御香”、“紫微”,表面看好象是在炫耀朝官的荣华显贵;但揭开“荣华显贵”的帷幕,却使我们看到另外一面:朝官生活多么空虚、无聊、死板、老套。不是么?每天他们总是煞有介事、诚惶诚恐地“趋”(小跑)入朝廷,分列殿庑东西。但君臣们办了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定了什么兴利除弊、定国安邦之策呢?没有。诗人特意告诉我们,清早,他们随威严的仪仗入朝,而到晚上,唯一的收获就是沾染一点“御香”之气而“归”罢了。“晓”、“暮”两字说明这种庸俗无聊的生活,日复一日,天天如此。这对于立志为国建功的诗人来说,怎能不感到由衷的厌恶?

  五、六两句,诗人直抒胸臆,向老朋友吐露内心悲愤。“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这两句中,“悲”字是中心,一个字概括了诗人对朝官生活的态度和感受。诗人为大好年华浪费于“朝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的无聊生活而悲,也为那种“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微”的木偶般的境遇而不胜愁闷。因此,低头见庭院落花而倍感神伤,抬头睹高空飞鸟而顿生羡慕。如果我们联系当时安史乱后国家疮痍满目、百废待兴的时事背景,对照上面四句所描写的死气沉沉、无所作为的朝廷现状,就会更加清楚地感到“白发悲花落,青云羡鸟飞”两句,语愤情悲,抒发了诗人对时事和身世的无限感慨。

  诗的结尾两句,是全诗的高潮。阙事,指缺点、过错。有人说这两句是吹捧朝廷,倘若真是这样,诗人又何须“悲花落”、“羡鸟飞”,甚至愁生白发呢?很显然,这句“圣朝无阙事”,是诗人愤慨至极,故作反语;与下句合看,既是讽刺,也是揭露。只有那昏庸统治者,才会自诩圣明,自以为“无阙事”,拒绝纳谏。正因如此,身任“补阙”的诗人见“阙”不能“补”,“自觉谏书稀”,一个“稀”字,反映出诗人对文过饰非、讳疾忌医的唐王朝失望的心情。这和当时同为谏官的杜甫感慨“袞职曾无一字补”(《题省中壁》)、“何用虚名绊此身”(《曲江二首》),是语异而心同的。所以杜甫读了岑参诗后,心领神会,奉答曰:“故人得佳句,独赠白头翁。”(《奉答岑参补阙见赠》)他是看出岑诗中的“潜台词”的。

   这首诗,采用的是曲折隐晦的笔法,寓贬于褒,棉里藏针,表面颂扬,骨子里感慨身世遭际和倾诉对朝政的不满。用婉曲的反语来抒发内心忧愤,使人有寻思不尽之妙。(何庆善)
 

《奉答岑参补阙见赠》  杜甫

窈窕清禁闼,罢朝归不同。君随丞相后,我往日华东。
冉冉柳枝碧,娟娟花蕊红。故人得佳句,独赠白头翁。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6-01-03  
渼陂行
杜甫

岑参兄弟皆好奇,携我远来游渼陂。
天地黯惨忽异色,波涛万顷堆琉璃。
琉璃汗漫泛舟入,事殊兴极忧思集。
鼍作鲸吞不复知,恶风白浪何嗟及。
主人锦帆相为开,舟子喜甚无氛埃。
凫鹥散乱棹讴发,丝管啁啾空翠来。
沈竿续缦深莫测,菱叶荷花净如拭。
宛在中流渤澥清,下归无极终南黑。
半陂以南纯浸山,动影袅窕冲融间。
船舷暝戛云际寺,水面月出蓝田关。
此时骊龙亦吐珠,冯夷击鼓群龙趋。
湘妃汉女出歌舞,金支翠旗光有无。
咫尺但愁雷雨至,苍茫不晓神灵意。
少壮几时奈老何,向来哀乐何其多!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6-01-03  
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適、虢州岑二十七长史参三十韵

杜甫 

故人何寂寞,今我独凄凉。老去才难尽,秋来兴甚长。
物情尤可见,辞客未能忘。海内知名士,云端各异方。
高岑殊缓步,沈鲍得同行。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
举天悲富骆,近代惜卢王。似尔官仍贵,前贤命可伤。
诸侯非弃掷,半刺已翱翔。诗好几时见,书成无信将。
男儿行处是,客子斗身强。羁旅推贤圣,沈绵抵咎殃。
三年犹疟疾,一鬼不销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
徒然潜隙地,有靦屡鲜妆。何太龙钟极,于今出处妨。
无钱居帝里,尽室在边疆。刘表虽遗恨,庞公至死藏。
心微傍鱼鸟,肉瘦怯豺狼。陇草萧萧白,洮云片片黄。
彭门剑阁外,虢略鼎湖旁。荆玉簪头冷,巴笺染翰光。
乌麻蒸续晒,丹橘露应尝。岂异神仙宅,俱兼山水乡。
竹斋烧药灶,花屿读书床。更得清新否,遥知对属忙。
旧官宁改汉,淳俗本归唐。济世宜公等,安贫亦士常。
蚩尤终戮辱,胡羯漫猖狂。会待袄氛静,论文暂裹粮。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6-01-03  
杜甫与岑参
长短局

       杜甫生前很爱夸耀自己的出身,他首先矜夸的是自己的姓氏,在开元二十九年作的《祭远祖当阳君(杜预)文》中曾说:“初,陶唐氏出自伊祁,圣人之后,世食旧德”,说的是自己是陶唐氏尧皇帝的后人,他很感自豪。他的说法是有根据的,因为《左传》中曾有记载:虞时的陶唐氏在夏朝变成了御龙氏,到商朝又改成了豕韦族,而周朝时,它就演变成了唐杜氏。杜甫在一首给唐十八的赠诗中,就曾有这样的句子“与君陶唐后,盛族多其人”,人家明明姓唐,杜甫却也把他当作了同族兄弟。
      杜甫最爱夸耀的祖先是他的祖父杜审言,杜审言也是唐代诗歌史上一个建树颇高的人物,在当时,与陈子昂齐名,受武则天赏识。为人极为高傲,他曾对人自夸:他写的文章要使屈原和宋玉也只能做他的听差;他的书法就连王羲之也要朝背称臣。杜甫也继承了他祖父的这种高傲,这由他对其祖父的评价即可见一斑,在《万年君墓志》中,他说杜审言:“天下之人谓之才子”;在诗中,他说“吾祖诗冠古”(《赠蜀僧闾丘师兄》),“诗是吾家事”(《宗武生日》),说得既霸道又大气。真个有“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的气魄。
      岑参,是与杜甫同时代的大诗人,他的家世比起杜甫来,那就更传奇得多了。在《感旧赋》中,岑参很自豪地称,“国家六叶,吾门三相”。在他出生之前的近百年间,岑家先后出过三位宰相,曾祖、伯祖、伯父都因为文墨不凡而名动朝野,一门三相,堪称奇事,父亲也两任州刺史,杜甫家与岑参家比起来,那确实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
      可惜这样卓著的家族声望,未能惠及到岑参本人。家道中衰,一落千丈,父亲在他年幼时便撒手人寰。惟一遗传到他身上的家族优秀因子,便是读书求学的好风气。岑参五岁开始接受严格的启蒙教育,此后遍览经史,及至成年,才情满腹。他用十年的时间,往返于长安与洛阳之间,但未能寻觅到可以荐举自己的贵人,最后还是通过应试的方式,中为举人。入朝数年,并无多大建树。一次偶然的机会,大将高仙芝的入朝,使得他弃官从戎,“负剑出北门”,开始了别样的人生境遇。
天宝八载,岑参充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赴安西,十载回长安。十三载又作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的判官,再度出塞。安史之乱后,至德二载才回朝。前后两次在边塞共六年。他的诗说:“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边塞苦,岂为妻子谋。”(《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又说:“侧身佐戎幕,敛任事边陲。自随定远侯,亦着短后衣。近来能走马,不弱幽并儿。”(《北庭西郊候封大夫受降回军献上》),可见他两次出塞都怀着凌云壮志,抱负甚高。回朝后,岑参由杜甫等人推荐任右补阙,以后转任起居舍人等官职,与王维等人同朝为官,但由于他“频上封章,指述权佞”,不久便被贬谪出京,贬到了偏远的蜀地嘉州,也即现在峨眉山所在之地乐山市,任嘉州刺史,因此时人又称其为岑嘉州。
      说起杜甫与岑参的交往,那也颇有渊源。岑参于公元715年出生,小杜甫三岁,天宝十一年秋天,杜甫、高适、薛据、储光羲曾同登慈恩寺塔,各有题咏,杜甫作了《同诸公登慈恩寺塔》、岑参则有《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储光羲作《同诸公登慈恩寺塔〉、高适有《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慈恩寺塔即大雁塔,是唐高宗李治做太子时为他母亲修建的,六级浮图,高三百尺,在当时可谓是一座了不起的建筑,座落在长安城内,大概相当于现在东方明珠塔在上海的地位。在同游几位诗人的诗中,都描述了这座塔之宏伟以及在塔上领略的风景之奇俊,储光羲写道:“冠上阊阖开,履下鸿雁飞。宫室低逶迤,群山小参差”;高适则说“言是羽翼生,迥出虚空上。宫阙皆户前,山河尽檐向”;岑参说“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都强调了塔的高峙和登临时的傲岸苍茫。而其中要数杜甫的最为雄壮:
高标跨苍穹,烈风无时休。
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
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
仰穿龙蛇窟,始出枝撑幽。
七星在北户,河汉声西流。
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
秦山忽破碎,泾谓不可求。
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
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
惜哉瑶池饮,日宴昆仑丘。
黄鹤去不息,哀鸣何所投?
君看随阳雁,各有稻梁谋。
      《杜诗镜铨》说此诗“气魄力量自足压倒群贤,雄视前古”,其中写景与抒情、论事已融为一体,对当时日益走向腐化没落的盛唐王朝表达了不满和担忧。
      两年后,也即天宝十三年,杜甫又与岑参再次聚首,同行的还有岑参的兄弟,他们在一起同游了位于现陕西户县的渼陂,这渼陂乃集终南山诸谷之水和胡公泉之水而成的一个湖泊,据说“陂上为紫阁峰,峰下陂水澄湛,怀抱山麓,方广可数里,中有芙蕖凫雁之属”(胡松《游记》),景色非常漂亮,杜甫与岑参同游渼陂发生了些什么事呢?这在杜甫的纪游诗《渼陂行》中都有一一纪录。
      全诗的第一段:
岑参兄弟皆好奇,携我远来游渼陂。
天地黤惨忽异色,波涛万顷堆琉璃。
琉璃汗漫泛舟入,事殊兴极忧思集。
鼍作鲸吞不复知,恶风白浪何嗟及。
      说的是杜甫与岑参兄弟约好同游渼陂,人到渼陂,天气却忽然变坏了,风雨大作,气势汹汹,但是颇具探险精神的岑氏兄弟却游兴正浓,依然让船开了出去,老杜虽然也对渼陂景色颇为好奇,但是看到此时景象,不由忧从中来,生怕掉到水中,成了鲸鼍也不自知。实际上老杜的担心是过于多虑了,渼陂只是一个湖泊而已,万万是不可能有鲸这样的海产动物,至于鼍,亦称“鼍龙”,也即现在说的扬子鳄产于长江下游,确实是比较凶猛的动物,但是它们也不可能大老远地偷渡到陕西。
第二段:
主人锦帆相为开,舟子喜甚无氛埃。
凫鹥散乱棹讴发,丝管啁啾空翠来。
      船开出去之后,天气又变得清朗了起来,船家非常高兴,杜甫和岑参这一群游客的心情也可想而知。此时,波面空翠,净无纤尘,水鸟散乱,管弦齐奏,到处是一派渔歌唱晚的欢乐景象。
      第三段:
沈竿续蔓深莫测,菱叶荷花静如拭。
宛在中流渤澥清,下归无极终南黑。
      说的是湖中有荷花菱叶,叶片干净得就像擦拭过一样,湖水却深不可测,杜甫把它比作了渤海。
      第四段:
半陂已南纯浸山,动影袅窕冲融间。
船舷暝戛云际寺,水面月出蓝田关。
此时骊龙亦吐珠,冯夷击鼓群龙趋。
湘妃汉女出歌舞,金支翠旗光有无。
      诗中“云际寺”是云际山上的太安寺,在户县东南六十里的地方,“蓝田关”则在蓝田县东南六十八里处。“骊龙吐珠”说的是游船上的灯火,“冯夷击鼓”指的是游船上的鼓乐。船上有舞女在跳舞,杜甫把她们比作“湘妃”、“汉女”,船上的旌旄彩饰则被比作了“金支”“翠旗”,游船辐凑,就好像“群龙趋首”,杜甫通过隐喻转接,意象繁杂,构造出一种诡异华丽的意境,乍一看,还会以为是“诗鬼”李贺的手笔。
      第五段:
咫尺但愁雷雨至,苍茫不晓神灵意。
少壮几时奈老何,向来哀乐何其多。
      诗的末尾又在担忧天气还会变化,情绪颇为感伤,看来当时杜甫仍是忧心忡忡,美景当前却不能尽情享受。不过,就诗而论,这首诗却是名副其实的好诗,在《岑嘉州集》中也有两首游渼陂的诗,一首是《与鄠县源少府泛渼陂》,另一首是《与鄠县群官泛渼陂》,不过两首诗姿色却一般,原因可能有二,一是这两首诗本身只是官场应付之作,岑参并未当真,二是岑参经常游渼陂,对于当地景色已非常熟悉,不像初来的杜甫那样体悟深刻。
      肃宗至德二年,杜甫被任为左拾遗,与裴休等人推荐岑参,岑参当时任监察御史,举荐后被任为右补阙。这个时期,两个人都同是谏官,同是天子的近臣,还同作过一些宫廷唱和之作,后来有好事者就他们二人的这些宫廷唱和之作进行了比较,比较的不是诗的好坏,却是官品的高低。例如《唐宋诗本》的《杜甫补遗》中就曾比较,同是朝廷的谏官,杜甫的诗中有“避人焚谏草,骑马欲鸡栖”,还有“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虽然显得谨小慎微,却不失为一个兢兢业业的合格官吏。而岑参却有“圣朝无缺事,自觉谏书稀”的诗句。书中质问:至德初年,安史之乱正呈加剧之势,朝野骚然,怎么会可能“无缺事”呢?岑参分明是在粉饰太平,由此来判断杜甫为官要比岑参称职。不过,不要忘记老杜也曾有“懒朝”的诗句,所以杜甫和岑参到底哪个做官更敬业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他们上司方面的意见,还真是很难下定论。
这以后,杜甫去朝,岑参的生活也基本在西北边塞度过,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疏于联系,音书久隔。乾元二年秋天,杜甫在秦州,有寄诗《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适虢州岑二十七长史参三十韵》,当时岑参正在河南做虢州长史。后来,杜甫飘泊剑南,杜岑二人十余年未通消息。永泰元年(765年)五月,杜甫由水路离开成都时路过嘉州,而当时的嘉州刺史正是岑参,但是由于行路匆匆,杜甫并没有登岸,也没有遇到故人。他经过嘉州、戎州(宜宾)、泸州、渝州(重庆),九月到了云安,在该地养病。养病期间,杜甫得知岑参出任嘉州刺史,有诗寄之《寄岑嘉州》。诗的前两句是“不见故人十年余,不道故人无素书”,可见,两个人在离京去朝,各自奔走之后,已经多年失去了联系。不过,在岑参得到杜甫寄诗之后,两人又恢复了书信来往,不时有诗札往还,岑参常把自己的新诗寄给寓居在夔州的杜甫。
      岑参在嘉州做了两年半的刺史,大历三年去官,他打算乘舟东下,沿着杜甫走过的路线,经过戎州、渝州等地,直出夔门。可惜当时杜甫已经不在夔门了,岑参去官是在七月,有诗为证:“七月江水大,沧波涨秋空”(《东归发犍为至泥溪舟中作》)。偏偏早岑参几个月时间,同年正月中旬,老杜出峡,两人友人最终没有在四川境内见面。
      这次不见面,以后也就没有机会了,岑参在去夔门途中遇到了阻隔,不得不改道北上,到了成都,没多久后,一代边塞诗人之翘楚客死在异地旅舍,终年55岁。杜甫后来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在寄于高适的诗《追酬故高蜀州(适)人日见寄》的序文中说:“今海内忘形故人,独汉王瑀与昭州敬使君超先在”,说的是昔日的故人当中,尚在人间的已经没有几个,用西方的说法,岑参已经向死去的大多数人靠拢了,而杜甫放眼回望,挚友已不剩几人,心里当然是十分萧瑟。
      杜甫这首诗的时间作于大历五年正月二十一日,当时他正在长沙,有人就此推断岑参大概死于大历四年年底。因为在长沙和成都之间有相当的距离,岑参的死讯要传到长沙,首先要经过成都至重庆的一段旱路,再由重庆乘舟出峡,这个时候冬令水枯,船速根本没法做到“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地步。到达湖北,由湖北转入长沙是上水,逆流而行,也需要不少时间。单是这样来说,死讯在路上周折,大概就需要花掉近一个月的时间。而唐朝时元旦之后也是要放长假的,少则五日,长则十日,百业休息,传递讯息的信使估计就把信件搁在自家过年了。杜甫接到岑参死耗的时候,时间已经从大历四年跨到了大历五年,也就是在这一年的秋天,杜甫也离开了人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6-01-03  
回 6楼(孟冲之) 的帖子
上文中此一段,不知有何依据,日后当搜索资料参证:

诗的前两句是“不见故人十年余,不道故人无素书”,可见,两个人在离京去朝,各自奔走之后,已经多年失去了联系。不过,在岑参得到杜甫寄诗之后,两人又恢复了书信来往,不时有诗札往还,岑参常把自己的新诗寄给寓居在夔州的杜甫。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6-01-10  
另见一首杜寄岑诗
泛江送魏十八仓曹还京,因寄岑中允参、范郎中季明

  迟日深春水,轻舟送别筵。帝乡愁绪外,春色泪痕边。见酒须相忆,将诗莫浪传。若逢岑与范,为报各衰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