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苏涣其人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01-01  

苏涣其人


  代宗大历四年(769),杜甫泊舟湘江,忽然有个名苏涣的人,坐着轿子前来拜访。在饮酒喝茶之间,杜甫请他朗诵了几首诗,对苏涣的为人和诗篇,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二人来往密切。“茅斋定王城郭门,药物楚老渔商市。市北肩舆每联袂,郭南抱瓮亦隐几”(《暮秋枉裴道州手札率尔遣兴寄递呈苏涣侍御》)。当时苏涣住在潭州(治所在今湖南长沙)定王城门附近,常坐着轿子到市北拜访杜甫;而杜甫在去渔商市场卖药之后,也喜欢去苏涣那里,靠着桌子交谈。虽然交往时间不长,但苏涣无疑是杜甫晚年最重要、也是最值得注意的一个朋友。
  “苏大侍御涣,静者也,旅于江侧,不交州府之客,人事都绝久矣”(《苏大侍御访江浦赋八韵记异》)。在这首诗中,杜甫还把苏涣比作汉末隐居岘山、不入城府的庞德公。第二年,杜甫为避乱自潭州入衡州(治所在今湖南衡阳),曾向衡州刺史阳济推荐苏涣:文武双全、才略超人,既有战国名将白起的勇锐,又有西汉大侠剧孟的义风,还有文学家司马相如的文采——“剧孟七国畏,马卿四赋良,门阑苏生在,勇锐白起强”(《入衡州》)。并对苏涣寄予这样的厚望:“致君尧舜付公等,早据要路思捐躯。”(《呈苏涣》)
  但是,从《新唐书·艺文志》、钱易《南部新书》、辛文房《唐才子传》诸书所载的有关资料看,苏涣并不是一个庞德公式的静者,据说他年轻时喜欢剽劫,擅长使用白弩,巴蜀一带的商人很怕他,称为“白跖”,比作春秋大盗。后来悔过读书,代宗广德二年(764)中进士,累迁侍御史。大历四年秋,应新上任的湖南观察使崔瓘之召,来到潭州,入崔幕府,不久弃职闲居,仅与杜甫来往。崔瓘遇害后,苏涣前往岭南煽动哥舒晃叛乱,大约在大历十年(775),与哥舒晃一起被杀。杜甫原希望他能“致君尧舜”,结果竟走上了叛逆之路。
  为此,前人对杜甫极口称赞苏涣,感到十分奇怪,有的看作是过情之誉。明人胡震亨认为,这与杜甫晚年寂寞潦倒有关:“苏涣以盗始,以盗终,其人何如人哉!杜称为静者,寄诗望其致主尧舜,屡赞不已,殊可怪。湖南后交游益寥落,穷途倾盖,许与遂至过滥耳。‘即今漂泊干戈际,屡貌寻常行路人’,岂独为曹将军哉!”(《唐音癸签》)杜甫晚年的境遇,确实十分凄凉。“久客多枉友朋书,素书一月凡一束。虚名但蒙寒暄问,泛爱不救沟壑辱”(《呈苏涣》)。虽然他当时还能收到不少信札,但写信的人,大都碍于诗人声名,来敷衍寒暄而已,那些空泛的爱慕之词,对诗人当时的处境,实在毫无帮助。“虚名”、“泛爱”四字,说尽世态人情。而在这种时候,苏涣怀着真诚的敬慕,突然闯入诗人的生活,对杜甫来说,当然不免有空谷足音之喜了。
  不过,如果苏涣只是一个平平庸庸的凡夫俗子,那么,无论他怎样仰慕诗人,恐怕杜甫也不会对他有这样的赞美。苏涣不是一个真正的“静者”,但确确实实是一个奇人。杜甫在苏涣拜访的第二天,即以“记异”为题,作了一首诗。这异,既是记其忽然来访之异,也是记其为人之异。就苏涣一生行事来说,也确实够奇了。正是遇到这样一个奇人,杜甫才大发奇兴,并写了《记异》这么一首奇诗。
  苏涣早年的经历,和西晋周处、中唐韦应物,颇有相似之处,只是后来既没有周处的功业,也没有韦应物的修养。他本来就是个对现实心怀不满的人,具有强烈的反抗精神,在怀才不遇、无法施展抱负之时,恢复原先的习性,走上叛逆之路,也是很自然的。像这样的叛逆者,历史上并不少见。在这上面,苏涣和杜甫,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区别。但是,他们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即在当时都怀才不遇,落落寡合。“无数将军西第成,早作丞相东山起。鸟雀苦肥秋粟菽,蛟龙欲蛰寒沙水”(《呈苏涣》)。无数不学无术之徒,滥叨将相之位,而才学非凡之士,反倒沦落不遇,真可谓“鸟雀苦肥”、“蛟龙欲蛰”了。正是由于有了这种共同的生活感受,才能使他们在感情上产生共鸣,这是苏涣能够理解杜甫、杜甫能够赞赏苏涣的思想基础。
  杜甫不仅看重苏涣的为人,同样异常赞赏他的诗篇。据说“(苏涣)有变律诗十九首,上广帅李公。唐人谓涣诗长于讽刺,得陈拾遗(子昂)一鳞半甲”(《南部新书》)。《新唐书·艺文志》有苏涣诗一卷。现存诗四首,其中变律诗三首,如:“毒蜂成一窠,高挂桑树枝。行人百步外,目断魂亦飞。长安大道边,挟弹谁家儿?右手持金丸,引满无所疑。一中纷下来,势若风雨随。身如万箭攒,宛转迷所之。徒有疾恶心,奈何不知几!”“养蚕为素丝,叶尽蚕不老。倾筐对空林,此意向谁道?一女不得织,万夫受其寒。一夫不得意,四海行路难。祸亦不在大,福亦不在先。世路险孟门,吾徒当勉旃!”这些诗,在艺术上并不高明,和陈子昂高蹈一世、寄兴无端的《感遇诗》无法相比,但充满批判精神,富于现实内容,似乎比陈子昂又进了一步。杜甫晚年所表彰的诗人,除了苏涣,就是元结,因为他们的诗,都是“比兴体制,微婉顿挫之词”(《同元使君〈舂陵行〉》),和杜甫的创作精神,是一致的。这也是他在短短的时间内,能和苏涣成为至交的另一个深刻的原因。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1-01  
《苏大侍御访江浦,赋八韵记异》
庞公不浪出,苏氏今有之。
再闻诵新作,突过黄初诗。
乾坤几反覆,扬马宜同时。
今晨清镜中,胜食斋房芝。
余发喜却变,白间生黑丝。
昨夜舟火灭,湘娥帘外悲。
百灵未敢散,风破寒江迟。


入衡州
兵革自久远,兴衰看帝王。汉仪甚照耀,胡马何猖狂。
老将一失律,清边生战场。君臣忍瑕垢,河岳空金汤。
重镇如割据,轻权绝纪纲。军州体不一,宽猛性所将。
嗟彼苦节士,素于圆凿方。寡妻从为郡,兀者安堵墙。
凋弊惜邦本,哀矜存事常。旌麾非其任,府库实过防。
恕己独在此,多忧增内伤。偏裨限酒肉,卒伍单衣裳。
元恶迷是似,聚谋泄康庄。竟流帐下血,大降湖南殃。
烈火发中夜,高烟焦上苍。至今分粟帛,杀气吹沅湘。
福善理颠倒,明征天莽茫。销魂避飞镝,累足穿豺狼。
隐忍枳棘刺,迁延胝趼疮。远归儿侍侧,犹乳女在旁。
久客幸脱免,暮年惭激昂。萧条向水陆,汩没随鱼商。
报主身已老,入朝病见妨。悠悠委薄俗,郁郁回刚肠。
参错走洲渚,舂容转林篁。片帆左郴岸,通郭前衡阳。
华表云鸟埤,名园花草香。旗亭壮邑屋,烽橹蟠城隍。
中有古刺史,盛才冠岩廊。扶颠待柱石,独坐飞风霜。
昨者间琼树,高谈随羽觞。无论再缱绻,已是安苍黄。
剧孟七国畏,马卿四赋良。门阑苏生在,勇锐白起强。
问罪富形势,凯歌悬否臧。氛埃期必扫,蚊蚋焉能当。

橘井旧地宅,仙山引舟航。此行厌暑雨,厥土闻清凉。
诸舅剖符近,开缄书札光。频繁命屡及,磊落字百行。
江总外家养,谢安乘兴长。下流匪珠玉,择木羞鸾皇。
我师嵇叔夜,世贤张子房。柴荆寄乐土,鹏路观翱翔。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1-01  
暮秋枉裴道州手札,率尔遣兴,寄递,呈苏涣侍御

久客多枉友朋书,素书一月凡一束。
虚名但蒙寒暄问,泛爱不救沟壑辱[一]!
齿落未是无心人,舌存耻作穷途哭[二]!
道州手札适复至,纸长要自三过读[三]:
盈把那须沧海珠?人怀本倚昆山玉[四]。
拨弃潭州百斛酒,芜没潇岸千株菊[五]。
使我昼立烦儿孙,令我夜坐费灯烛[六]。
忆子初尉永嘉去,红颜白面花映肉[七]。
军符侯印取岂迟?紫燕騄耳行甚速[八]。
圣朝尚飞战斗尘,济世宜引英俊人[九]。
黎元愁痛会苏息[一〇],戎狄跋扈徒逡巡[一一]。
授钺筑坛闻意旨[一二],颓纲漏网期弥纶[一三]。
郭钦上书见大计[一四],刘毅答诏惊群臣[一五]。
他日更仆语不浅,明公论兵气益振[一六]。
倾壶箫管黑白发,舞剑霜雪吹青春[一七]。
宴筵曾语苏季子,后来杰出云孙比[一八]。
茅斋定王城郭门,药物楚老渔商市[一九]。
市北肩舆每联袂,郭南抱瓮亦隐几
[二〇]。
无数将军西第成,早作丞相东山起[二一]。
鸟雀苦肥秋粟菽,蛟龙欲蛰寒沙水[二二]。
天下鼓角何时休?阵前部曲‘终日死。’
附书与裴因示苏[二三],此生已愧须人扶[二四]。
致君尧舜付公等,早据要路思捐躯[二五]![1]
作品注释编辑
[一]这两句,讽刺得很幽默,也很尖锐。寒暄问,是一种问寒向暖的臭客套、瞎恭维。泛爱,空言表示同情。说的怪美,实际是一毛不拔;见死不救。揭破这些书信的虚伪可厌,正所以形容裴虬手札的真诚可喜。
[二]此二句说明自己的态度。意思是说,诸位放心罢,我并不会麻烦你们!据夔州诗,杜甫那时牙齿已落了一半。舌存,用张仪事。《史记·张仪传》:“仪游说诸侯,尝从楚相饮、楚相亡壁,门下意张仪,共执仪掠笞数百。其妻曰:’子毋读书游说;安得此辱乎!”仪谓其妻曰:‘视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舌在也。’仪曰:‘足矣:’”穷途哭,用阮籍事。
[三]此二句接入得裴手札。尽管信很长,但因为好,所以还是要读上好几遍。下正申明其故。
[四]此二句以珠和玉赞美裴的手札。见得珠玉就在我掌上杯中,不必外求。《古诗十九首》:“置书怀袖中。”
[五]此二句写得芋札的喜悦。·酒也无心饮,也无心看。《荆州记》:“长沙郡有酃湖,取湖水为酒,极甘美。”
[六]此二句言得书,读之昼夜忘倦,倾儿孙,儿孙扶持也。儿孙二字,复词偏义,因为杜甫这时并没有孙子。费灯烛三字,颇趣,同时透露了自己的穷况。傅玄《秦女休行》:“县令解印绶,令我伤心不忍听。刑部垂头塞耳,令我吏举不能成。”是此二句句法所本。
[七]此二句,因得裴书,故忆起旧事。公元七五四年杜甫困守长安时有《送裴二虬尉永嘉》诗。尉永嘉为永嘉县尉。尉,用作动词。
[八]此二句言裴今已为道州刺史,掌握军符侯印,如良马登途,飞腾甚速。紫燕,汉文帝良马名。骤耳,周穆王八骏之一。浦起龙注:“忆子四句,另为一段,韵脚仍前,意思领下。盖以昔年送尉作波致,以起期望之因。下段皆望裴之词也。”
[九]此二句言世乱未平,正宜引用英俊。英俊,即指裴。下六句即实写英俊济世。
[一〇]会,定也。英俊用事则人民痛苦定可解除。
[一一]外族虽强梁,也将畏缩,逡巡而不放前。徒,空也。
[一二]古时拜将,多筑坛,并授以节钠。闻意旨,亲承皇帝的意旨。
[一三]此句承上句而来。纲和网,比喻国家法制。弥纶,弥缝。
[一四]这句和下句都是以古人来期望裴虬的。公元二八〇年(晋武帝太康元年),郭钦上疏曰:“戎狄强犷,历古为息。宜及平吴之威,谋臣猛将之略,渐徒内郡杂胡于边地,峻四夷出入之防,明先王荒服之制、此万世之长策也。”
[一五]《晋书·刘毅传》(卷四十五):“帝(武帝)尝喟然问毅曰:‘卿以朕方汉何帝也?’对曰:“可方桓、灵。’帝曰:‘吾平吴会,混一天下,方之桓、灵,其已甚乎!’对曰:‘桓、灵卖宫,钱入官库,陛下卖官,钱人私门,以此言之,殆不如也!’帝大笑曰:‘桓、灵之世,不闻此言。’散骑常侍邹湛曰:‘刘毅言犯顺,而陛下欢然,以此柏较,圣德乃过之矣。’”按韩愈《裴复墓志》云:“父虬,有气略,敢谏诤,官谏议大夫。”可见裴虬确是直鲠的人,故以郭钦、刘毅来要求他。
[一六]他日,前日。更仆,更换侍仆,因为谈话久了(语出《礼记·儒行篇》)。语不浅,军国大事无所不谈。要明瞭这一段,得追叙一件事。大概是这年夏天,裴虬往道州上任,路过长沙,当地地方官曾在湘江饯行,杜甫和苏涣都在座,杜甫并有《湘江宴饯裴二端公赴道州》诗。大概在这宴会上他们有过长时间的交谈,并且谈到苏涣(这是杜甫颇为倾倒的一位新相知),这里的“他日”,便是指的这一日。此二句以下为第三段。仇兆鳌注将此二句属上文,不确。
[一七]此二句写那次宴会上的歌舞。黑字,动词。黑白发,极言欢乐,所谓“白间生黑丝”。霜雪,形容剑光。《西京杂记》:“高帝斩白蛇剑,十二年一加磨莹,刃上常若霜雪。”霜雪吹青春,形容剑舞之妙,就在春天,也觉寒光霜气逼人。
[一八]此二句是说在宴会上裴虬曾语及苏涣,他真下愧为苏季子(苏秦)杰出的云孙,可与祖先相比。云孙是第七世孙,这里只是“远孙”的意思。苏秦是纵横家,苏涣的作风山是这一流,所以在古代姓苏的人物中独挑出苏秦。
[一九]此二句言苏虽有才干,但不得志,结茅长沙郭门,只和我这穷老头打交道。定王城,即长沙城,长沙有定王庙。渔商市,杜甫所居。仇注:“公昔进三大礼赋,表中有‘实药都市’句,知此处药物楚老,当属自谓。”
[二〇]此二句写与苏彼此过从,相得甚欢。有时苏肩舆而来,访我于市北,有时我亦访苏于郭南,相与抱瓮而灌园,凭几而谈心。
[二一]这两句是说,将军不像将军,只知大造府第,丞相也不象丞相,只知赶快下山。东汉时外戚梁冀,为大将军,起别第于城西,当时名儒马融,作大将军《西第颂》,为正直所羞(见《后汉书·梁冀传、马融传》)。《晋书·谢安传》:“中丞高崧戏安曰:‘卿累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苍生今亦将如卿何!’安甚有愧色。”有人以为早作丞相,是望裴苏早大用,按如此解,则与未“早据要路”重复,不可从。
[二二]此二句用比喻。鸟雀喻小人,蛟龙喻贤者。蛰,潜藏。张远《杜诗会粹》:“此段正咏率尔遣兴。前四句,大有‘五陵农马自轻肥’及‘臣溯饥欲死,侏儒饱欲死’意。”
[二三]这句双绾。因示苏,是说把这曹诗让苏看。
[二四]意思是说,我这一辈子算完啦,只有看你们的了。杜甫这年才五十八岁,通常还不到须人扶的时候,所以说“已愧”。
[二五]这是一句很不客气,也是很沉痛的忠告。真是“一片热血飞洒”。人们一旦居高位,享厚禄,是往往会变得自私,变得怕死的。所以,既预祝他们“早据要津”,又预诫他们要“思捐躯”。《古诗十九首》:”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1]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1-01  
送裴虬尉永嘉
孤屿亭何处,天涯水气中。
故人官就此,绝境与谁同。
隐吏逢梅福,看山忆谢公。
扁舟吾已僦,把钓待秋风。

①裴虬,杜甫的好友,字深原。韩愈《裴复墓志》:父虬,有气略,敢谏净,官谏议大夫,有宠代宗朝,屡辞不拜。卒,赠工部尚书。《唐书》:永嘉县,属温州。
②《寰宇记》:孤屿,在温州南四里永嘉江中,屿有二峰。谢灵运《登江中孤屿》诗云:“孤屿媚中川。”后人建亭其上。
③梁简文帝诗:“获阴连水气。”
④陶潜《桃花源记序》:“来此绝境,不复出焉。”
⑤《汉书》:梅福,九江人,补南昌尉。王莽专政,一朝弃妻子去,隐于会稽,至今传以为仙。《汝南先贤传》称郑钦为吏隐。
⑥《宋书》:谢灵运出为永嘉太守,郡有名山水,肆意遨游。
⑦僦,雇舟也。《前汉书·食货志》:“天下职输,或不赏其僦费。”《淮南子》:有僦车。黄生曰:上半送裴,下半自叙。东道有知交,游踪有前哲,故起扁舟之兴,与第四相应。风把钓,句法倒装耳。杜诗传刻,有音近而讹者,如“异花来绝域”,误作“开绝域”,遂与开拆犯重。有形近而讹者,如“扁舟吾已僦”,误作“吾已就”,遂与就此犯重。又如“巫觋缀蛛丝”,误“缀”为“醉”,亦音近而讹。“况复传宗匠”,误“匠”为“近”,亦形近而讹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