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去蜀》细读,的确大有文章,乃是研究严杜关系之关键点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12-23  

《去蜀》细读,的确大有文章,乃是研究严杜关系之关键点

去蜀

五载客蜀郡,一年居梓州。
如何关塞阻,转作潇湘游。
世事已黄发,残生随白鸥。
安危大臣在,不必泪长流。

旧说严武四月卒,甫无所依,五月乃下峡。读此诗,末句“安危大臣在”,一个“在”字,便将旧说击碎。或云,大臣指郭子仪等朝中大臣,无理。既是去蜀,又非出国,此大臣必是蜀中之帅、大臣严武,岂有指朝中大臣之逻辑?若按旧说,严武暴病至于卒,在杜甫当时是何等天崩地裂之大事,蜀中安危及老杜一家生计皆系之,而杜集中无一字及其病、卒之事,于理相当不通。又杜哭严武诗作于峡中,以二人之情缘,若武卒时杜尚在蜀中,必当时当地(在成都)有哭挽哀歌,即不扶其灵归京,亦当与其灵同行下峡,定无在三峡哭灵的之理。
旧说错,刚黄慧娟之说是。杜必在武卒之前大不痛快而不辞而别。民间传说武数欲杀甫,为其母止,并非空穴来风。《去蜀》诗意极愤懑,显有满腔怒气未平。又道“安危大臣在”,据此可估计,杜此前与严武当有激烈争执,事关蜀中治乱。武残暴严酷,杜褊直激切(因此曾大忤唐肃宗),二人能相处数年方是奇迹,正不必为其翻脸而不解。杜之去蜀,甚至很可能是悄然开溜,以保性命之举。


附:

哭严仆射归榇


素幔随流水,归舟返旧京①。老亲如宿昔②,部曲异平生③。
风送蛟龙匣④,天长骠骑营⑤。一哀三峡暮⑥,遗后见君情⑦。
(上四叙归榇,下四哀仆射。武本华阴人,故返于旧京。老亲犹在,而部下人稀,此归路之可哀者。风送舟行,而军营长寂,此去后之可哀者。至想到平日交情。尤足伤心酸鼻所以一哀而日暮也。)

①陶潜诗:“平生去旧京。”
②《国史补》:武卒,母哭且曰:“吾今而后,吾知免为官婢矣。”
③《汉书·李广传》:“行无部曲行阵。”
④《褚少孙集》:“风雨以送之,流水以行之。”【钱笺】《西京杂记》:汉帝及诸王送死,皆珠糯玉匣,匣形如铠甲,连以金缕,皆缕为蛟龙鸾凤龟麟之象,世谓为蛟龙玉匣。【朱注】《霍光传》:赐壁珠玑玉衣梓宫。则人臣亦可称蛟龙匣也。任昉《求立太宰碑表》云:“珠襦玉匣,遽饰幽泉。”公哀李光弼诗亦云“零落蛟龙匣”,雨字断为匣字无疑。
⑤《老子》:天长地久。骠骑营,朱注引霍去病为是。旧注引晋齐王攸迁骠骑将军,当时罢营,兵士数千恋攸恩德不忍去,以比军士思严如天长地久。按:上文有“部曲异生平”句,此说不合。
⑥《曾子问》:尽一哀,反位。
⑦黄生注:凡曰遗音、遗迹、遗风、遗爱,皆留遗之遗,遗后亦犹是也。刘后村《诗话》:故人感知己之遇,季布奏事彭越头下,臧洪、卢谌皆不以主公成败而二其心。叔季所谓宾客,方翕翕热时则趋附恐后,及时异事改,则掉臂而去,至有射羿者。世传严武欲杀子美,殆未必然。观“老亲如宿昔,部曲异平生”之句,极其凄怆,至置武于《八哀诗》中,忠厚蔼然,异于“幕府少年今白发”之作矣。李义山过旧府有寄诸掾诗云:“莫凭无鬼论,终负扎孤心。”犹有门生故吏之情,可以矫薄俗。[1]
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1-06  
李杜齐名之说始于何时?
早年读杜诗《长沙送李十一衔》,即以为在老杜晚年,文人圈子当已有“李杜”之称,正如早此,老杜已将高适岑参合称为“高岑”。然各家注解均不以为然,深感鄙陋。今见有附愚见者,大喜录此。

与子避地西康州,洞庭相逢十二秋⑴。
远愧尚方曾赐履,竟非吾土倦登楼⑵。
久存胶漆应难并,一辱泥涂遂晚收⑶。
李杜齐名真忝窃,朔云寒菊倍离忧⑷。

⑴首二句写久别重逢。避地,避乱而寄居异地。仇兆鳌注:“此诗,黄鹤编在大历五年。西康州,即同谷县。公以乾元二年(七五九)冬寓同谷,至大历五年(七七〇),为十二秋,此亦五年秋自衡归潭之一证也。”
⑵此二句向朋友叙别后十二年来的行踪。上句用王乔事。《后汉书》卷一百十二《王乔传》,“乔为叶令,有神术,每月朔望常白县诣台朝,帝(明帝)怪其来数,而不见车骑,令太史伺望之。言其临至,辄有双凫飞来。于是候凫至,举罗张之,但得一只舄焉。乃诏上方诊视,则四年中所赐尚中官属履也。”上方,即尚方,是主作皇帝御用器物的官。公元七六四年,严武表荐杜甫为检校工部员外郎,赐绯鱼袋。故借尚方赐履来比为自赐绯。但这郎官是遥授的,一直挂名,未能登朝,所以说“远愧”。下句翻用王粲事。王粲作《登楼赋》,尽管也曾慨叹地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但他毕竟还常去登楼,而我呢,则连楼也懒得去登了。见得为客日久。
⑶此二句,上句感李衔对自己的友谊,坚如胶漆,历久不衰。应难并,料无人可比并。下句自伤从左拾遗贬官后遂一蹶不振。晚收,老去无成。正因己困泥涂,始益见李之胶漆。
⑷末二句收到惜别。后汉李固和杜乔,李云和杜众,李膺和杜密,皆齐名,并称“李杜”。忝窃,杜甫自谦言有愧于与李衔齐名。这个齐名,当指仕宦,不指文章。末句即景合情。杜甫北人,送别在秋,故有朔云、寒菊的话。李衔这次大概是由长沙回长安的,这就更加引起杜甫的故国之思,所以说“倍离忧”。[1]


这首诗当是公元七七〇年秋杜甫在长沙所作,和《暮秋将归秦留别湖南幕府亲友》应是同时之作,为杜甫最后的一首七律。这首诗里面有纪年的数字:“与子避地西康州,洞庭相逢十二秋。”杜甫和李衔在西康州避地之后,又在洞庭附近相逢已经“十二秋”了。西康州就是同谷县,杜甫以公元七五九年(乾元二年)冬寓同谷,历“十二秋”则为公元七七〇年(大历五年)。仇兆鳌看来认为这是“五年秋自衡归潭之一证”。
关于“李杜齐名真忝窃”一句,按刘克庄《后村诗话》说法:“韩公(韩愈)字东野(孟郊),名籍(张籍)、湜(皇甫湜),而籍哭韩诗,乃有‘后学号韩张’之句。……甫、白真一行辈,而杜公云‘李杜齐名真忝窃’,其忠厚如此。”刘氏以李为指李白。或当时李衔曾以杜甫比李白,而杜甫表示不敢当。说亦可通。大约当杜甫晚年,已有李杜齐名之论。杨凭《赠窦牟》诗云:“直用天才众却瞋,应欺李杜久为尘。”凭,大历(唐代宗年号,公元七六六年至七七九年)中进士,年代与杜甫相接,已合称“李杜”,亦一佐证也。[1]

杨凭《赠窦牟》
直用天才众却瞋,应欺李杜久为尘。南荒不死中华老,别玉翻同西国人。第二百九十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6-01-11  
从韦迢与杜甫之二诗,隐约可见,当老杜之暮年,李白高适王维已卒,文坛
从韦迢与杜甫之二诗,隐约可见,当老杜之暮年,李白高适岑参王维均卒,文坛或以老杜独大。


韦迢,唐朝京兆人,为都官郎,历岭南节度行军司马,卒赠同州刺史。与杜甫友善,其出牧韶州,甫有诗送之。存诗二首。

【潭州留别杜员外院长】
江畔长沙驿,相逢缆客船。大名诗独步,小郡海西偏。
地湿愁飞鵩,天炎畏跕鸢。去留俱失意,把臂共潸然。
【早发湘潭寄杜员外院长】
北风昨夜雨,江上早来凉。楚岫千峰翠,湘潭一叶黄。
故人湖外客,白首尚为郎。相忆无南雁,何时有报章。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6-01-11  
另有郭受诗,亦老杜漂泊江湘时,其中消息隐然
郭受
生卒年不详。排行十五。代宗大历初于衡阳任湖南观察使判官。四年(769)春,杜甫漂泊衡阳,与之游,互有诗篇赠答。郭受感佩杜甫之诗才、德望,作《杜员外兄垂示诗因作此寄上》,感情真挚,清雅流丽,王夫之曰:“首尾无端,如环皆玉。”(《唐诗评选》卷四)事迹见《唐诗纪事》卷二四。《全唐诗》存诗1首。


七言律诗
寄杜员外(唐·郭受)
  
题注:员外垂示诗,因作此寄上。


新诗海内流传久,旧德朝中属望劳。郡邑地卑饶雾雨,江湖天阔足风涛。
松花酒熟傍看醉,莲叶舟轻自学操。春兴不知凡几首,衡阳纸价顿能高①。

按:① 衡阳出五家纸,又云出五里纸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6-01-22  
顾陶《唐诗类钞》
晚唐选本,书佚,序尚存:“.....国朝以来,人多反古,德泽广被,诗之作者继出,则有杜、李挺生于时,群才莫得而间。其亚则昌龄、伯玉、云卿,千运......合数十子.......”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6-01-24  
关于杨凭
《赠窦牟》

直用天才众却瞋,应欺李杜久为尘。南荒不死中华老,别玉翻同西国人。

经查: 杨凭 ,是柳宗元的岳父。其兄杨凌,弟杨凝,皆有文名,且以友爱称于世。柳宗元曾为杨凌文集为序。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