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走近谭耕--加拿大新当选首位中国大陆移民国会议员谭耕印像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11-15  

走近谭耕--加拿大新当选首位中国大陆移民国会议员谭耕印像记

谭耕与加拿大新总理杜鲁多


孟冲之
 
  今年7月,笔者携家人前往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参观,我们由导游带领着,站在国会窗外的走廊上,探头向内张望,拍照。当时议院正在闭门休会期间,空阔的大厅中灯光稍暗,更显庄严肃穆之气。整体是高贵的棕黄色调,但每一个座位,包括总理的宝座,座背都是凝重的绿色,非常抢眼。导游向我们解说道:现今的国会中,共有308个议席,今年的大选,全国将新增30个选区,因而国会中将新增30个议席。当时我虽然一词一句地认真倾听,却丝毫也没有预想到,这30个席位中,将会有一个属于我的湖南老乡、朋友、多伦多华人社区中众口交赞的谭耕先生。他将坐在其中执政党的某个席位上,以一位华人的声音、湘人的声音,提案,投票,参与加拿大这个美丽、和平、广阔而富饶的国家各项重大决策。
   短短三个月之后的10月19日大选之夜,我去附近的投票站投票返家后,一直坐在电脑前,观看着全国各地计票结果陆续宣布。在自由党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尽取东北三省32个席位之后,我乐观而仍然不乏紧张感地期待着从多伦多当河谷北选区的最新消息。不到11点,谭耕在其临时竞选总部高举右手,在一片欢呼和簇簇鲜花中大声宣布正式胜选,以高出主要竞争对手、现任保守党议员6200多票的压倒性优势,夺得当河谷北选区的议席,进军国会山,成为第一位在加拿大获得国会议席的中国大陆移民。在那个创造历史的时刻,我的两个尚不谙世事孩子也兴奋地从他们的电脑桌前跳起,连声高呼:“耶!”。
 
  网络时代,这个历史性的新闻在瞬间传遍世界。谭耕的故乡湖南长沙,一位资深媒体工作者闻信而动,委托我采访这位风云人物,我当下应承,心中却并非毫无顾虑。我虽与谭耕认识有年,也曾向他赠送过拙著《玉溪拼图》与《杜诗重构》,但与一位最新崛起的政坛新星称朋道友,难免有点攀龙附凤之嫌。何况漫长激烈的选战硝烟尚未散尽,面对国会那个荣耀而又颇具挑战性的席位,他有没有心思和时间接受我这个“冒牌记者”的采访,也未必不是一件很悬的事。在他看到留言,回复我的手机并留言后,我的疑虑才烟销云散。10月23日夜,在自由党当河谷北选区竞选办公室,笔者与他作了一个随和、亲切的访谈,有幸对他的人生道路多了一份更为详细深入的了解。
 
     华社忙人

  在多伦多的华人圈中,要不认识谭耕都难。除非你闭目塞听,你不太可能不知道谭耕这个名字。笔者虽然长期居住在远离多伦多华人中心的社区,但也偶尔会参加华人联谊活动,特别是湖南同乡会组织的“湘菜美味甲天下”评比活动:湘人家家户户扶老携幼,自带一份拿手家常菜,前往市区某个大公园集中,摆放在连成一长溜的野餐桌上。大人小孩各各手持一次性餐具,排成长队,绕着桌子顺时针慢慢走一圈,便已遍尝湘味,饱享口福。每次活动在谭耕等人的精心组织下,都进行得有声有色,井然有序。而谭耕总是最忙碌的一个,他高大魁梧的身材、宽阔堂正的脸庞、浑厚有力的声音,让你只要见上一次就不会忘记。而你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机会见到他一次,两次,N次,或亲见,或在电视上,或在网络中,或在海报报章里。
  作为多伦多华人社区最有影响力的社会活动家之一,谭耕除担任了好几届湖南同乡会会长外,还曾出任加拿大华人同乡联合总会创会会长、多伦多华人联合总会副主席、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副会长等社区职务。尚在多伦多大学学习期间,他便担任过多伦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前不久与一位极少参加华社活动的邻居聊天,说到谭耕,他马上说:“哦,谭耕,我认识他,我在多大化学系读博时,他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非常活跃,经常组织一些活动。有一次在校园里露天放映中国电影,中国学生觉得特别亲切,还吸引了许多其它国家的留学生。....他很高,是个大帅哥,长得有点像中国前总理朱镕基。”
作为多种华社组织的领导人,他的业余时间很多都奉献在为移民服务上。一个湖南老乡在贵湖打工时猝然病逝,死者姐姐由法国赶来加拿大处理后事,湖南同乡会出面接待,在法律援助和处理后事上出了许多力。遇到这样的不幸,连一个生活在加拿大的人都会摸不着头脑,对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来说可想而知会有多大的困难。谭耕和他的同乡会组织,在给老乡紧急援助方面所做的种种工作,可以说是尽心尽力,有口皆碑。
  笔者虽然多年前便已知其名,见其面,闻其声,但和他正面交道还是近两年的事。某日我家宴请几家岳阳老乡,谭耕夫妇因为忙于公益活动,把他们才五六岁的儿子托付给一位老乡,老乡把孩子带到我家。小男孩非常听话可爱,但不肯在陌生人家上厕所,结果尿了裤子,地下室的磁砖上也留下颇为可观的一滩童子尿。深夜谭耕与另一乡友一起开车来我家接小孩,并未落座,我们站着聊了一会儿,算是初订交情。去年圣诞长假的某夜,在朋友老许家聚会,谭耕夫妇也参加了。当时安省中小学性教育法案风波正闹得沸沸扬扬,酒酣耳热之后,座中乡友因为此事各抒己见,争得面红耳赤。一位基督教会长老将对安省自由党这一法案的不满迁怒于谭耕所属的联邦自由党,说了不少刺耳的话。当时谭耕刚刚战胜自由党党内提名对手,取得当河谷北选区竞选资格不久,不巧便遇上这个可能影响其政治前程的性教育法案风波。我和谭耕出门散步,他感慨良多地叹息道:“政治在哪儿都是复杂的。”我们在冰天雪地瑟瑟寒风中走了一长段路,不知不觉间便感觉亲近了许多。
 
 
     化工世家

  谭耕为人谦和,谈吐儒雅。胜选后的他收敛了不少锋芒,更显得稳重,真实。谈到自己的家世和生活经历,他平淡的口气中还是会流露出一些情理中的自豪来。
谭耕祖籍湖南慈利,1963年出生于北京,父母都是化工工程师。父亲原工作于化工部,后回到湖南,曾任化工部长沙化学矿山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母亲也同时从水电部调到湖南省化工设计院。当时谭耕才六、七岁,因为父母工作繁忙,他的外婆辞去工作,悉心照料他们兄妹三人。谭耕就读于长沙的育英小学、十五中学,后考入岳麓山下的湖南大学,攻读化工。本科毕业分配在湖南化工设计院,所参与项目获得过国家勘察设计金奖及多项科学发明成果奖。他本人亦取得高级工程师职称。
在青少年时代和在国内工作期间,他的理想一直是在某个专业科技领域里深造,成为一个学术或者技术权威,从未想过会从政。谭耕的一兄一妹,很早就留学加拿大。1998年,谭耕申请到了多伦多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后,进入多大化工及应用化学系学习, 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巧的是兄妹三人及妹夫都是多大化工及应用化学系的博士,成为一时美谈。目前谭耕的哥哥在美国工作,而妹妹和妹夫均在多大当教授。谭耕说, 当初决定来加拿大留学, 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和正确的一次选择。
博士毕业后,谭耕顺利申请到加拿大科学及工程研究委员会的资助,做工业研究博士后,之后进入加拿大Chalk River国家核试验室工作。自2009年起谭耕进入安大略省一家国有电力公司任核电化学部门资深科学家.
谭耕是个家庭观念很强的人,他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都是他多大的校友,女儿们已经毕业参加工作,小儿子刚刚8岁,同样拥有加拿大博士学位的太太现在联邦政府任职。
在加拿大事业有成,家庭圆满后,谭耕非常挂念将他们兄妹一手带大的外婆。2005年,他亲自回国,带当时已93岁高龄的外婆出国探亲。当时加国签证官非常惊讶地说:办理如此高龄的中国老人出国探亲,他还是第一回。但外婆身体健朗,通过了各项体检,签证官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最后他成功地将外婆接到多伦多,和他们一起共享天伦之乐近一年时间。这位传奇的外婆现在已103岁,与谭耕80多岁的母亲一起生活,还能自我料理,煮饭做菜,令人啧啧称奇。
 
     爱拼才会赢
 
  在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舒适而且高收入的工作后,谭耕为何会突然转身,投入到斗争激烈、前途莫测的政治中?
面对这样的疑问,谭耕回答说:湖湘学人经世致用的传统对他影响颇深。多年来积极参与华社及新移民社区活动,让他接触了社会基层的方方面面,也让他倾听到了社会基层,包括华人移民阶层的种种声音。他产生了一种要为他们发声,为他们争取各种应得权益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说华人社区虽大,但一直比较封闭,缺少自己的声音,也缺少参与政治的热情,因而在加国政治家眼里,华人的选票价值要远远低于他们的实际选民数,华人的政治利益也因此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加拿大强调多元文化,每个族裔既有保持传统文化的独立性,也有接受本土文化认同的必要性;既有经济、文化融入的必要性,也有政治上积极参与的迫切性。而在华人及新移民与加拿大本土体制之间建立更为有效的沟通渠道,正是他投身政治的初衷。
  一旦确定了人生道路的重大转向,他便开始尽力争取家人的支持。妻子最终被他的执着和韧性说服,承担了全部的家务,为他营造了向政坛进军的稳固的大后方。而孩子们把支持父亲参政作为社会实践活动,也贡献了不小的力量。
  以他多年在参与和组织社区活动所获得的经验、亲和力与凝聚力,他的从政生涯一开始便气势如虹。他于2014年3月起竞争党内提名,7月击败党内另一提名候选人,成为该党于当河谷北选区正式候选人。但该选区当时已有保守党议员,合格选民71812位,其中近65%为移民,亚裔移民约占46%,是安大略省第五大亚裔集中选区。
该选区内亚裔,特别是华裔相对集中,这对在华人中声望颇高的谭耕既是个优势,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华人移民思想在总体上偏于保守,不少人一开始对谭耕作为自由党竞选人表示遗憾。尤其是安省自由党性教育法案风波发生后,华裔内部对谭耕的意见分歧也更加严重。面对这些问题,谭耕和他的竞选团队不辞劳苦,不厌其烦,挨家挨户敲门游说,向选民们介绍自由党的治国理念,解释加国联邦与各省之间在一些政策结构上互不统属的关系,收集他们的意见,倾听他们的呼声。全区4万多户,他们走访了90%以上。谭耕本人亲自走访的就达上万家。他告诉笔者,在他走访各族裔选民的过程中,甚至有人当面将他的竞选宣传资料撕碎,扔在地上,还大声吼叫:想也别想,我绝对不会选你!面对如此强烈的反对,谭耕不愠不懈,以诚待人,耐心倾听,委婉劝说,终于感动了对方。对方不仅为其失态而道歉,后来还成为自由党的支持者。
屈原有一句诗: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意思是:我不可能一家一户地游说众人,大家怎么能理解我的本意。这位伟大的诗人显然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在他的政治主张遭到曲解和攻击时,他不是耐心地游说,而是不停地哀叹,孤芳自赏,难怪以失败而告终。而作为楚人后裔的谭耕,却正是以“户说”的方式,宣传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争取了支持者,转化了反对者,把一个趋于保守的选区,变成了自由党的阵地。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谭耕在选战前的两次活动中高歌脍炙人口的闽南语歌曲《爱拼才会赢》,赢得观众阵阵喝采。谭耕的成功,靠的也是这股拼劲。
 
 
 
  采访谭耕的当夜,走进他的竞选办公室时,眼前的景象有些令我惊异:一个狭长的办公区,被分隔成前后三间,前面是接待室,中间是会议室,会议室中拥挤的桌椅让人难于通过。后面是一间很小的办公室,堆满了零乱的杂物。很难想象,一个作为国家重大决策参与者的议会成员,就是在这样一个简陋的环境中产生的。若干义工,有白人、棕色人、华人,满脸胜利的喜悦,正在忙碌地收拾大选之后的残局。谭耕的团队在选区内一共插置了2000多块竞选宣传牌,大选过后,按照本地法规,必须尽快收回。谭耕告诉我:这个竞选办公室马上就要解散了。而在大选之日,这里有300多名义工忙碌出入。前后来这里参与助选的义工更是在1000人以上。他不久将搬到选区内议员办公室。议员办公室将常设秘书,负责与选民沟通等日常工作。他的主要时间则是在渥太华国会上班。他的妻儿都在多伦多工作学习,作为一个议员,家庭生活上的许多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采访后,随谭耕夫妇一起去老贺家吃晚饭,老许也在。二人分别来自邵阳和岳阳,都是他竞选活动的重要支持者,为中国大陆移民中第一位国会议员的产生立下了汗马功劳。几家人落座,又是满席的湘菜,满耳的湘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