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侵晓斋诗话之六十七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5-06-09  

侵晓斋诗话之六十七

        503《杜遇》与《半可集》

       戴廷栻(1618-1691),字枫仲,一字补岩,号符公,山西祁县人。四世明宦。少颖异,应童子试三试皆第一。明亡隐居,建丹枫阁,并作《记》,阴张反清复明之帜,成北方核心,傅山、顾炎武、薛宗周、张天斗、白孕彩、阎尔梅、李中馥等文坛巨匠兼民族英雄往莅聚义。亦交与王士祯、魏象枢(字环溪,大同人)、毕振姬(字亮四,晋东南人)、阎若璩(太原籍,汉学泰斗)等。康熙十八年强征应试博鸿,赋诗自哀:“读书甚爱陶弘景,人事殊悲庚子山。”丹枫阁藏书逾万卷,藏版、字画、彝鼎等亦甚富。辑诗、诗选、评注等著述刊刻多种。文集《半可集》,顾炎武、魏象枢称其古文继扬归有光“唐宋派”,今余残编。又有《杜遇》,佚。

      《杜遇》自叙,存于《半可集》中:“余旧游燕,于陈百史(陈名夏,字百史)架见李空同(李梦阳)手批杜诗,草草过之,其后每读杜诗,以不及手录为恨。因索解于公他先生(傅山),先生拈一章,即一章上口,曰第如此,正自不必索解,若得一解,当失一解,难一番,即易一番。因人作解,不惟空同之解不可得,即复工部,正当奈何。余即退觅善本,日乙而读之,始觉失一解乃得一解,易一番愈难一番。方其难也,若与杜近;以为易也,复与杜远。至于有得,若我信杜;忽复失之,若杜疑我。先生所云神遇,果安在哉?其解犹在乎难易得失之间,复问之先生,先生曰:第读,正自当解。余且读且疑,久而始信。以我喻杜,不若以杜喻我,以杜喻杜,不若使我忘我,犹□梗概。空同所解诸体固当,至谓五言古少逊汉魏,七言绝不及太白、龙标,斯言也,犹痴黠各半之解也。余以为不必以汉魏之诗论子美之五言古,亦不必以子美之七言绝与太白、龙标论。遂钞集,朝夕怡悦,所遇于杜者凡若干首,谓之《杜遇》。庄生之言曰:‘知其解者,旦暮遇之。’昭馀戴生之所遇于杜者如此。若夫其解之知与否?吾犹不敢自信也。”傅山《霜红龛文补遗》卷二有《丹枫阁钞杜诗小叙》(《杜遇》之别名)。

       戴氏存诗甚少,唯《半可集备存》附《枫林一枝》残编20题、50首,与《殊亭诗拾遗》11题、18首,《晚晴簃诗汇》卷39录戴诗8首,悉自前者。《拟行行重行行》:“行行重行行,裹粮戴吾笠。修途日以荒,所在生荆棘。犹豫立道傍,徘徊以叹息。所苦非别离,浩荡无所适。深谷暮烟平,长河明月飞。孤云藐旷覼,转蓬何时归。忠信不可讬,廉介多见欺。惆怅返故乡,且复掩柴扉。”《拟青青陵上柏》:“青青陵上柏,不生培塿间。琐琐矜名士,谁能共往还。驱车出国门,游戏上西山。草木多淑气,云霞怡我颜。擘脯酌载酒,哀筝独自弹。”《拟今日良宴会》:“今日良宴会,宾客相追逐。四座列氍毹,帘下奏丝竹。金樽倾美酒,玉盘盛粱肉。众人皆醉饱,贱夫愈局促。群居无高论,不如处幽独。归来炊寒灶,脱粟煮薄粥。”《拟涉江采芙蓉》:“涉江采芙蓉,花叶皆茂好。所赠不合意,一夕颜色槁。人生感知己,此意向谁道。荡舟越江归,寂寞向芳草。”《拟庭前有奇树》:“庭前有奇树,日夕抚碧梧。墙墉自峻绝,盘桓以为娱。盈盈环堵绿,亭亭百尺孤。息荫无佳人,所辱甚泥涂。凤凰虽不来,安能共狂夫。”《拟西北有高楼》:“西北有高楼,徙倚聊淹留。平原千馀里,远道何悠悠。日夕回风起,河水散乱流。相思杳难讬,登高翻更愁。”《拟青青河畔草》:“青青河畔草,离离路旁柳。悠悠送行人,泛泛举杯酒。终鲜素心人,何许同携手。归来掩柴荆,无语自垂首。”《拟人生不满百》:“人生不满百,达人固知之。情重性命轻,况当离乱时。所见不合意,退避了无辞。怀抱不可遣,付之于酒卮。”《即事感怀赠友》:“云谊贵公子,风流及老狂。由来多意气,不仅妙文章。青取江南雨,寒消塞北霜。搴云见朗月,此意在君旁。”




        601、《半可集备存》与《半可集》


       国图藏古籍,富甲天下,然远非包举天下下也。首图昔在国子监,地利犹在文津街国图之上,受赠古籍,尝著先鞭。如1995年吴晓铃殁前赠古籍两千余种,净多稀本,如声韵之世间孤本,余尝亲见在读博士日往之伏案抄录凡数月。又如《半可集》大部已佚,后人辑编重刊,国图只藏民国5年石印本《半可集备存》不分卷,上下两册、一函2本。首图则另藏有该本之初刻本光绪22年刻本、《半可集》四卷同治刻本、《西北文集》之《半可集》不分卷4册清刻本,其中首末者同,实为两种。四卷本《半》计78篇,《备存》则109篇,故粗览无不以为《备存》涵盖四卷本,故今之著录,唯《备存》是瞻者,岂因四卷本孤本仅存于首图哉。余尝参较二种,比对细故,知其各自独立辑出也。

       看似《半可集备存》覆盖四卷本《半可集》,一则以其先后;二则四卷本各篇粗看皆在《备存》中;三则《备存》前有自序、毕振姬序、六世孙题、再题、李氏题、刘飞识、鲍氏题诗、许氏题、常氏题、渠氏题、小像其王氏题、墓志铭等,四卷本前只刘飞识,故前者看似郑重、毕备;四则四卷本编排略乖,“自序”编入卷一,卷二、卷三均有“序”等。而《备存》上下两册类别整饬,又将四卷本卷四之“论”移置于上册之首,更合乎别集编排序次之惯例;五则较之四卷本,《备存》目录计17篇篇名文字小异(内中无一字异),看似经校雠、整理。

       然而,其一、《备存》目录17篇篇名文字小异于四卷本,但其中15篇仅为目录与其正文自相抵牾之异,即此15篇正文题目全同于四卷本。其中上册第16篇“读陈思王集题妾薄命诗后”,目录遗一“诗”字,显为讹脱;第39篇“撮书李靖传后”、51篇“撮书仆固怀恩传后”,目录俱无“撮”字,其欲整齐划一?但仍另有“撮书”在焉;欲名实相副?但“书”者未必皆详尽于“撮书”者。下册目录中统一为“序”,凡“叙”者皆改,但正文皆不改,是何体例哉?下册第27篇“汉前将军关帝庙碑”,目录改为“关侯庙”,是何道理?明清以前称“关侯庙”、“关公庙”、“关庙”等,不称“关帝”,明追封关为“协天大帝”、“协天护国忠义帝”,清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由是兴关帝庙。戴文“洪武初年……临河有关帝庙”云云,目录改宋元之称,是何道理?第32篇“总督江楚应皖兵部左侍郎袁公传”,目录尾添字“略”,显为前数篇“传略”顺下之误,此“传”28页之多,比其他“传”犹多数倍;下“文学范先生小传”“石道人别传”“文学白居实先生小传”三篇,目录皆作“传略”,又非可与前后整齐划一。凡此恶小而为之者,除编辑不精外,可证四卷本《半可集》非《半可集备存》来源之一也,盖四卷本亦有目录,易为对照,整齐划一之拙可有,讹文不至有。

       其二、《备存》上册第10篇目录为“范雎蔡泽论”,正文题为“书范雎蔡泽传后”,此无足怪,其文凡35行(行25字)。四卷本《半可集》亦偶有目录与正文不一致者,卷四第9篇目录为“书范雎蔡泽传后”,但正文题为“书范雎传后”,凡13行(行19字)。两“书传后”全然两文,无一句同,《备存》者主说范、蔡间事,四卷本主说范,只一提蔡。即四卷本《半可集》78篇,实有77篇含之于《备存》,1篇题涉而文不在其中。四卷本《半》目录讹误处凡四:卷二第5篇目录“晋四人诗序”正文为“叙”,卷四第2篇“管仲论”正文题为“论管仲”,卷四第10、11篇目录与正文顺序反。是其亦有粗疏处。

       其三、若《半可集备存》主以四卷本《半》为来源而做文类调整,四卷之分改作两册并有前后类别之分,则各卷内顺序不当大动。今见则除卷一在下册后部略按原顺序外,皆旁午参差,错落略无规律,如“七十二弟子论”、“伍员论”在四卷本卷四第2、4篇,在《备存》则上册第4、3篇;“蔺相如廉颇李牧论”与“苏秦张仪论”四卷本顺序相邻,《备存》仍相邻,却顺序颠倒等。重编者舍简就繁,故以为之,则匪夷所思。

       其四、《半可集备存》光绪20年前后之各序、题识,如六、七世孙识语等,但言版毁集散久矣,无一语及同治间四卷本《半可集》,不知其在,而犹若初次辑佚。

       其五、四卷本《半可集》通编刻有句逗标点,《备存》通编无。有便不乘,非其道也。

       其六、四卷本《半可集》数篇刻有行间小字点评语,集旧评,自傅山、毕振姬、范鄗鼎等或不标姓氏者,简略而精当,与正文篇后之评语不同,《备存》若得,不当不取。

       综上,同治间刻本《半可集》四卷,不知何人辑刻,光绪22年戴氏后人辑刻《半可集备存》,未尝见之。《备》所辑略广,四卷本绝大部同其所辑录,文字亦无异。



[ 本帖最后由 一秋壑 于 2015-6-1 17:50 编辑 ]
附件
IMG_20150529_145630_副本.jpg (77.45 KB)
2015-5-29 18:16

IMG_20150529_134337_副本.jpg (101.03 KB) 2015-5-29 18:17

IMG_20150529_144848_副本.jpg (69.16 KB) 2015-5-29 18:21

IMG_20150529_144101_副本.jpg (82.66 KB) 2015-5-29 19:4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