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侵晓斋诗话之六十二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5-06-09  

侵晓斋诗话之六十二

        592《杜诗编年》与《天问阁文集》

       杜诗编年,北宋已觕定。一则杜诗表里,大部自出消息,绝少闲情逸乐而呻吟咏题;二则杜诗之诗史,盛称于宋,正须以时;三则去杜未远,唐史料之存佚,显异于后世,如《唐实录》今整存者仅一朝,彼时则尚完卵;四则北宋大兴编年,《资治通鉴》编年体通史为首创,随后其《续长编》等各种系年史书泌涌不绝,旁及可料。故传今宋人之杜集,分类体外,皆或编年,或分体编年。即分类体,亦或诗题下考订年月,或卷首附年谱。后世唯微调而已,金元明三代微调甚少,清初钱谦益《笺注》依宋郭知达本编次,虽力行诗史互证,然无涉编年考订;朱鹤龄《辑注》依蔡梦弼本,亦无涉;李长祥、杨大鲲《杜诗编年》十八卷,补益宋人编年之细让乎?


       李长祥(1612-1679),字子发,号研斋,晚号石井道人,达州(四川)人。崇祯十六年进士。明亡抗清,与郑成功、张煌言,屡仆屡起,抗节不挠,为南明名杰。舟山兵败,亡命江、淮间,总督陈锦捕得之,乘守者之怠,逸去。由吴门渡秦邮,奔河北,遍历宣府、大同,复南下百粤,处与屈大均,客死。杨大鲲,字陶云,毗陵(常州)人。顺治十六年进士。其父廷鉴为李长祥同年状元进士,李曾寄居其家。《杜诗编年》署二人名,但据周采泉先生推测,李为民族英雄,杨碌碌无闻,故成书主为李,书中讹字则自杨。

       周采泉云长祥著有《天问阁集》,张忠纲补云尚有《易经参伍错综图》(佚),前者存残帙三卷,中华书局1985年翻印民国“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鹤斋丛书”铅印本,自《甲申廷臣传》以下31篇,皆南明传、记,珍贵史料。所以民国初印,贯有清一代始终为禁书也。唯二氏不知,李长祥尚存《天问阁文集》四卷,民国11年南林刘氏求恕斋刻本,4册,一册一卷,末附《海棠居诗集》,国图书号94514。王乃徵(1861-1933,字聘三,号潜道人,四川中江人。光绪16年进士。工书,长北碑。善诗,见《光宣以来诗坛旁记》第10则)题书签。卷一传,卷二事、记、碑、铭,卷三杂著、书,卷四论、叙、吊祭,“通计百五十五篇”。《海棠居诗集》为其夫人姚仲淑诗。“后序”云:“吾乡李研斋先生《天问阁文集》,无卷数,据《鲒埼亭集》云,四卷达县本先生族孙淑刻于嘉庆中,所据草稿已非玩帙,中涉忌讳字面,率以刓改,初印尚仍其旧,今草稿不可得。刻本板庋祠堂,岁久砻磨,同治初被兵益复散失……诗集久逸。又所撰《杜诗编年》一书自叙尚存。集中亦逸阳湖杨伦《杜诗镜铨》引二条,皆评语。研斋终老毗陵,伦当犹见此书。末附《海棠居诗》,夫人姚淑仲淑作,即所称钟山秀才也。外甥唐大陶,更名甄,字铸万,亦达州人,著有《潜书》四卷,四库杂家存目,其学术实渊源研斋之。光绪丙申同里后学刘行道。”按,刘氏以为《杜诗编年》逸,《镜铨》所引,与仇氏《详注》(凡例中故作“李长祚”)同,皆自此书,而皆称“研斋”,不名,皆惕于文网也。又,唐甄因光扬王阳明学说而成《潜书》一书,尝并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而称明末清初“四大启蒙思想家”,至于与遂宁吕潜、新都费密,合称“清初蜀中三杰”,则近乎下位。若如其说,则唐甄继扬阳明知行合一而云:“我尽仁,必能育天下;我尽义,必能裁天下。”(《潜书·性才》),李长祥之行,有其方矣。李氏诗集散佚,唯《海棠居诗集》一首联句可见其鳞爪,《游杨氏园》:“天从地下起仲淑,今自古时长。雾树全云出研斋,渔人半草藏。扣舷相对吟仲淑,向月却怜妆。莫恨离香阁研斋,偏宜随异乡。双¥万里日仲淑,依旧读书堂研斋。”伉俪情深之君子品调,犹可自姚氏《自君之出矣》而见:“自君之出矣,不复整衣裳。思君如落叶,片片到他乡。”“自君之出矣,日日损胭脂。思君如蕙草,摇落是秋期。”“自君之出矣,惆怅入罗帏。思君如画鸟,有翼不能飞。”“自君之出矣,长叹无人知。思君如大石,寸寸不能移。”“自君之出矣,日日望还家。思君如短笛,梦里落梅花。”“自君之出矣,书舍日凄凉。思君如一月,两处见无光。”又,《文集》卷四《杜诗编年序》前一篇为《李太白诗序》,内容与辞气,非为他人作序,当为自序,又非选集而为全集,故知李氏应尚有《李太白诗》,注本或评点本,刻或未刻,均不得知。

      《杜诗编年》十八卷清初刻本,周采泉谓50年代中,尝在上海图书馆借阅,80年代再阅已无,盖1958年应“支援内地建设”,调拨80余万册线装古籍,发内蒙、新疆等边远地区。经文革浩劫,今只成都杜甫纪念馆藏有胶卷。余今见国图藏有此书,不知为辗转自上图,或另收藏,书号t2136。12册,有朱笔批点,8行20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四周单边,单鱼尾。李序云:“予杜子美诗老矣!近移毗陵,简儿辈所藏书,得予旧阅剡溪单氏本间弃存原评语。陶雲(衍字?)杨氏好古方深,与余朝夕,书成读之,益信圣人之精言,而知神明通关之所以然。”所云者,乃明初单复之《读杜诗愚得》十八卷。复,一名复亨,字阳元,剡溪(浙江)人。明洪武四年举怀才抱徳科,授汉阳知县。博通典籍,尤善诗,平生最爱杜诗。所著《读杜诗愚得》全收杜诗1454首,为集注,清以前,有集大成之誉,故李氏读之。又颇重编年,年谱与诗之目录合并,略似《杜诗论文》,而较之尤详。编年参诸宋人而考订微调,属“甚少”中杰出者。

       故知李氏此书之宜称者,应为“编年杜诗&&”,其次可作“杜诗编年&&”,重在“&&”,“编年”不过其基础状态,或强调单氏之编年编次,盖序次悉因单氏,连同卷数。至于“&&”为何?恐以“评点”或“批点”为宜,其自言“评语”,而皆简洁、独特。如《送蔡希曾都尉还陇右因寄高三十五书记》:“健儿宁斗死,壮士耻为儒。”评曰:“不是骂儒,是实话,真儒自服。”《谒先主庙》:“力侔分社稷,志屈偃经纶。”评曰:“将一部十七史打算一番,无不如此,令世间有才人不敢自小。”《诸将》其一:“昨日玉鱼蒙葬地,早时金碗出人间。”评曰:“说出惨事,令诸将不能不动心。”《行次昭陵》:“旧俗疲庸主。”评曰:“庸主之失,与残暴者等也。”按此似借以返躬自问于明末与南明之庸主。《复愁十二首》之六:“胡虏何曾盛,干戈不肯休。”评曰:“自古至今如此,令人不平。”犹合其人,而不惜触讳犯忌。仅此,杨氏在李去后力为刊印,不刓不避,绝非碌碌之辈也。




        593《杜稿编年》与《绾秀园诗选》

       稍后,杜首昌有《杜稿编年》。杜1628-1697后,字湘草,山阳(淮安)人。尝倾资助福王,入清不仕。善行草书、诗词。王晫《今世说》卷六“豪爽”第17则:“淮海杜湘草过武林,冒雪游西湖,乐甚。次日适王丹麓,使至,遂以相闻。据案作书,忽传方伯监司联车到门,并谢不见。士论高之。杜名首昌,江南山阳人,书法文词卓绝一时。”其别墅名绾秀园,中楼台亭馆数十,为西湖十园之最。仍出游四方,与周亮工、毛奇龄、白梦鼐、陈维崧、岳兄弟等雅会。著有《绾秀园诗选》3卷、《绾秀园诗余选》1卷。

      《杜稿编年》已佚,徐釚(1636-1708,字电发,号虹亭,晚号枫江渔父,苏州人。清初词家,有“小晏”之称)熟知杜,其《南州草堂集》卷14有杜事迹,并著录此书。以未稍详述计,似不当为著力“编年”,发明于古。然杜另有《杜陵诗选》,亦佚,《精思轩藏书记》著录。或疑二书为一事,非也,“编年”与“选”,方凿圆枘,鉏铻难容,此反证“编年”似有其事也。

      《绾秀园诗选》、《诗余选》,稿本。李澄中、高士奇、尤侗等序,三氏皆高官,高为宠臣,尤序署康熙丁丑,1697年,杜已69岁,仍在世,诗、词为毕生作之自选也。《张南村自燕返金陵留宿樗菴同赋》:“蓟门风雪一身归,泰岱峰高木叶稀。世外蓴鲈张翰是,江干车马杜陵非。眉存燕赵悲歌气,月满关河客子衣。漫向南州寄双蹇,清尊灯火共君围。”《采莲曲》二首其一:“画舫随香到若耶,荷珠迸碎湿裙纱。一时姊妹齐偷眼,隔岸刚开并蒂花。”《送吴平子还燕》二首其一:“把酒长安忆昔游,无端忽遇古并州。客中送客难为客,未唱阳关已白头。”《题栖霞寺》:“宝树鲜云别八年,泉声重结静中缘。岭开古洞来千佛,松响苍涛卷半天。莫讶沙弥猜旧雨,可怜耆宿逐残烟。风尘遍历知齑味,禅在清钟落叶边。”《秦淮曲》:“十五年前泛小舟,曾看明月照明眸。而今回忆当年事,明月依然上酒楼。”《七夕宫词》:“鸟雀黄昏过御沟,人间天上一般秋。思波多似银河水,莫看双星独倚楼。”《七夕闺词》:“女牛相见莫凄惶,岁岁今宵女见郎。试看楼头薄命妾,几年夫婿未还乡。”《田横岛怀古》:“孤岛千秋永属公,波涛天上振高风。王侯大小何难受,廉耻君臣却自同。已是二人从节烈,更无一个不英雄。至今壮气浑来往,常见青山碧海中。”高士奇序谓杜“盖孟浩然、张志和一流人也”,王孟派之淡远,张“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或近之,而杜虽遨游,诗却未学之。其词如《长相思》:“朝倚楼,暮倚楼,楼外萧萧芦荻秋,烟云多少愁。   清也流,浊也流,流过湘簾一寸钩,身如不系舟。”《浣溪沙》:“碧草如萦屐齿生,翠禽溜出许多声,一分春色一分情。   细柳半栓斜日驻,软尘微带晚风轻,归途钟在隔溪鸣。”




        594《杜诗编年》与《杜诗编年目谱》

       至清中,复有周思仁《杜诗编年》、孙南星《杜诗编年目谱》,皆佚。此前百余年两种,一知为虚名;此后百余年,则无;终清一代,无论前期杜集之兴,中期考据之盛,后期人杰之不乏,杜诗编年凡三,皆不传,不详,亦不甚闻。宋人功课已作足,明清人零敲碎打于各集中,不敢为整顿重编,至少其由之一也。

       周思仁,字恕三,号忍庵,邵阳(湖南)人。雍正十年拔贡。《杜诗编年》外尚有《楚词诂》《德馨斋诗文钞》《诗话类长》等,光绪与民国《湖南志》与《邵阳府志》著录,皆不见。孙南星,字眉仙,寿光(山东)人。乾隆诸生。《杜诗编年目谱》外,尚著有《杜诗约编》,选杜诗“题咏赠答”310首,亦佚。民国《寿光县志》一并著录,后者存自序,云“杜诗题咏赠答,皆由至性而发为正声,最足感人性情,拓人心志”云云,由中见其品度不高,识力不厚,似难为杜诗编年之新进补益。

       唯至1977年,台北刊印李辰东《杜甫作品系年》。李(1916-1983),河南济源人。燕京大学毕业,巴黎大学文学博士,教授河南女子师校、台师大等。此书未见,但据绍介,为归纳前人之作,又新裁编辑、便于检索,收诗1044首,亦非足数。


       595《杜少陵年谱》与《传经室文集》

       年谱与诗编年,近而异,年谱可详可略,诗编年则不由其笔;编年为有据待考,年谱则欲考乏据。宋人传今五种杜甫年谱(含残),均极简略,然已为架构,堂庑奠位,后世砖瓦之添而已。如明初单复之《读杜诗愚得》,号曰重订杜子年谱,不过综理宋谱;明万历间刘世教《杜工部诗分体全集》径用南宋黄鹤之《年谱》;明末邵傅《杜律集解》用单复之《年谱》。及清,钱《笺》卷末所附之年谱、朱《辑注》卷前之年谱、顾宸《辟疆园》卷前之年谱、吴景旭《历代诗话》中之《杜陵年谱》、张溍《读书堂注解》之“谱目”等,均综宋而微调而已,其中朱鹤龄用力最著,成就稍异,故仇兆鳌基本采用而稍订,其于谱末云:“宋人……明……近……唯朱氏裁别异同,简净明当,可称定本。但末后一条,关于生死大事,而其时其地,皆未分明。兹仍采旧谱,以正其讹云尔。”


       至清中叶,朴学家朱骏声有《杜少陵年谱》一卷。朱(1788-1858),字丰芑,号允倩,江苏元和(苏州)人。道光23年举人,官扬州地教谕。十五岁师从钱大昕,钱云:“吾衣钵之传将在子矣。” 学问渊博,训诂音韵、经史之外,旁及天文地理、历算医卜,亦擅诗赋词章。著作甚多,不下百种,《说文通训定声》18卷胡适以为“有创见”。其《年谱》有创见乎?无也,唯亦纠结于59岁之死事耳。此《谱》在其《传经堂文集》卷八,《文集》十卷,民国11年南林刘氏求恕斋刻本,2册,刘承干辑其杂文并为序。十卷内说、解、序、传、铭、表、考,伦次稍理而已,唯卷八方以类聚:《孔孟纪年》《杜少陵年谱》《唐李白小传》《唐李益小传》,各篇分别为:5正页另5行、3正页另6行、2正页半、不足2正页(20行/正页,21字/行)。可见此杜年谱之简略,实其主要简化朱、仇谱而得,压缩文字,削部分引据,而相当文字整条抄录前者。除“永泰元年乙巳”一条补引《新唐书》辅证,补益朱、仇氏之外,唯末条,亦斥弃宋之蔡、清之钱、朱之谱,与宋之吕谱、鲁谱,以及与仇氏,而增引《明皇杂录》“牛灸白酒”“大醉一夕卒”云云,“皆传讹,不足信”。实仇氏所云“史云”,狭义《新、旧唐书》,广义亦可含《明皇杂录》,其内容同。仇氏大段驳正,末云:“旧谱当属可信,而钱、朱两谱,偏信《新书》,遂以牛肉白酒,断送一生,岂不诬枉前贤。”然而其“不信亲著之诗章,而信后人之记载”,即前所援引杜诗之证,并未十分有力。朱骏声何尝不知,奈其添语而无何添据矣。




        596《杜工部年谱》与《杜苏年谱》

       比朱骏声略早,有胡文翼《杜工部年谱》、邵广钧《杜苏年谱》,均佚。胡,字有璞,湖北浠水人。乾隆59年举人,另有《班马异同考正》,均民国地方志引旧志著录。邵,字右衡,江苏常熟人,乾隆诸生。亦县志著录,称载于《小石山房文集》。

       有清一代,杜年谱,在绝大多数杜诗全集、部分选集中,与杜氏世系、新旧唐书本传、元稹《墓志铭》(或其中一二种)并于卷前,而皆辗转相袭,或用朱、仇氏谱,或详、略稍异但实济未出其右;未附之于杜集者,则只如上三见。

       至民国闻一多《少陵先生年谱会笺》,始有实质之实质仍其旧,然实质与形式均可曰突破。闻《谱》1930年连载于武汉大学《文哲季刊》一至四期。开首合入杜氏世系,内中合入杜诗编年之清晰者,逐首证事,然真正创新者,在于编入中、外历史大事纪年,以为对比、参互,尤其稍详唐之朝野系年要事,以及文学史系年要事,如同代诗人事等,颇便览于纵横。全《谱》计4万余字,规模、信息量与功能,远非旧谱可比。据傅璇琮云,此新式年谱之创,非但之于杜谱,抑且年谱学史也。西方无《年谱》体例,故其为西风东渐启蒙与眼界拓弛下之独创开辟,后来之年谱,率归一于是也。闻氏尚有《杜甫》(评传)未完稿,八千余字;《少陵先生交游考略》未完稿,近6万字。后者亦为开创,轨从者不绝于今,然难度小于《谱》,盖悉依杜诗,再寻史料,按图索骥。

       率同期而稍后,1933年李书萍《杜甫年谱新编》、1935年李春坪《少陵新谱》,出新欲在广义,分作杜甫事略、家系、官历表、游历地域图、交游名氏录、诗年表与题解,前者甚至有杜诗欣赏,后者有游历地地名释。此二种,以编辑之力为杜诗学略建新功,然未为年谱学立业,绝焉克绍。

       又至1958年,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编撰《杜甫年谱》,1981年再版。是书于新式研究丛林中,独守旧式,版式亦旧,铅印竖版线装,凡13.5万字(张忠纲《杜集叙录》云35万字,何其谫陋)。每年按“时事”“生活”“作品”“备考”4题。其“时事”较闻谱多出几倍,如九岁之开元八年,盛世无事,却细琐至600余字;“生活”“作品”亦细致,如《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序云“开元三载,余尚童稚”云云,古来有三载、五载之争议,朱、仇等以三载,闻、此谱等则从始祖吕谱之疑,以五载,闻谱略如旧谱,不过百字,此则千余字,详述《剑器》《浑脱》之舞。唯“备考”一项,补闻氏新谱所略,代拟杜甫研究课题提纲,贡献一时。惜再版时撰稿诸老先生多已去世,或衰老,未作修订,“备考”中经斫畲而剩义不再者,未及重理,究非时措之道也。

       不期而遇,1955年刘文典在云南大学作《杜甫年谱》,越三年,稿待竟,而遭批判已年余,致发急症不治,稿亦失,后得副本残稿,经该校后进校订2013年出版。刘(1889-1958),字叔雅,合肥人。师从刘师培。入同盟会,留日,通英、德、希腊、印度等文。尝任孙中山秘书,后任北大教授、清华国文系主任,1938年至昆明。精校勘学等,又为庄子研究专家。是《年谱》残稿文字多于闻谱、少于四川谱,类亦介于二者间。





[ 此帖被一秋壑在2015-06-09 23:32重新编辑 ]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5-06-12  
“朝倚楼,暮倚楼,楼外萧萧芦荻秋,烟云多少愁。   清也流,浊也流,流过湘簾一寸钩,身如不系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