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侵晓斋诗话之五十九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5-06-09  

侵晓斋诗话之五十九

        505《杜诗集说》与《北田诗臆》

       自魏何晏《论语集解》、晋人晋灼《汉书集注》以还,集注、集解,行诸经典,渐行渐盛,至有清而至、而止焉。但多在经籍,史与艺文,少之又少。朱熹作《楚辞集注》,“集”更等而下之于名非副实之《四书集注》,王逸《楚辞章句》之外,“集”引者,又不足《四书》之引北宋二三子之多,而己见,犹多于后者;至明才又有《楚辞集解》;至清竟无“集”类。此尚属先秦佶屈聱牙者,尚属清儒呼吁当入经(沈德潜等语)者。董仲舒曰“《诗》无达詁,《易》无达占,《春秋》无达辞”,惜百代士子误传“诗无达诂”,今已有《》符号,却亡其初。实经无达诂,诗必有适解,何也?不若曰凡上古文字无达诂,下古则必有也。另一面,一切集解、集注者,几无只胪列并说,而不参以己见者,以《论语》之例,上自何平叔,下至清末民初之程树德《论语集释》,无不如此,中朱子《集注》更不似“集注”。故杜诗,南宋《分门集注》、《千家注》,犹似分工而已,焉见诸说纷呈?盖下古之诗,可以难解,但胜解出,则他解废,不必工拙并列矣。故金元无杜诗集注、集解类,有明极少者不传,清益慎用。前述周篆《杜工部诗集集解》四十卷实“以己意为经,纬以别人诸说”;马世俊《李杜诗汇注》“凡数易其稿”,集注抄录何必易?查景《杜诗集注》“选注”,只选杜诗耶?故地方志著录而佚之杜诗《集注》《集解》,不出四五种之多,若张甄陶《杜诗详注集成》(下述),亦以集评为主。清中期以降,杜诗可以有“集评”类,不必出“集注”类,尚因清初诸大家之功烈,朱鹤龄所以为《辑注》,不为《集注》,甄择而不贪多;《辟疆园》、《读书堂》皆删削冗杂之力犹并美采择之能;仇兆鳌《详注》,实集掇甄辨广被而已,“附考”之并举诸说,附而已;则仇氏以下,措手可知。


       江浩然《杜诗集说》二十卷,“说”含注、评,所集诸家年代,上征与仇氏《详注》同,下迄未晚之甚多,诸家之数又难望仇氏之项背,何以自立?盖其特色自“例言”可见:“兹编合众论以参稽,期去非而存是,偶或附以己见,用备去资。标题‘集说’,亦不敢掠美前人云尔。……每篇于字疏句释之后,即继以各家论说,分载逐段之下,俾全诗首尾贯彻,脉络分明。其总论全诗大旨者,统列各诗之后。差觉了如指掌,取便披吟。”其中补正仇氏者,或取他说而舍仇氏,或以己见,而全书采仇氏语尤多。又其集各家者,非如仇氏详委,简当扼要,不迟滞诵读,故二十卷悉依朱鹤龄卷序次第(朱二十三卷,文集二卷、集外诗一卷),乾隆间刻本22册,9行21字,较仇氏《详注》康熙32年刻本28册(亦有18册、14册等版本),10行22字,每册犹薄。

       江(-1750)字万原,号孟亭,嘉兴人。家贫好读书,康熙诸生,屡试不遇,弃举业,客幕府,授馆。名渐盛,门生甚众。久客济南,贵显争延之。著有《韵府群玉补遗》、《曝书亭诗笺注》、《鸳湖櫂歌笺注》、《北田诗臆》等。工诗,法式善《梧门诗话》卷六谓其诗“抒词寄意,皆极深刻”。其转益多师,喜朱彝尊诗,故笺注其集;嗜杜诗,故作《集说》。后者尤著力深,耗时久,废寝忘食,口不绝吟,手不停披,至其临终,始成《集说》二十卷。

      《北田集》,乾隆27年“槜李江埙惇裕堂”刻本,2册,无书签,11行22字,白口,边栏不一,单鱼尾。藏国图古籍部,索书号24811,此外《晚晴簃诗汇》卷63录其诗一首,此外海内别无可见江氏文字。上册《北田诗臆》、《江湖客词》二种,下册《文略》、《丛蚕小语》、《溺笑闲谈》三种。“丛蚕”国图著录、标签作“丛残”,是擅改古人之代字,涉古行当之忌也,张忠纲《杜集叙录》鱼鲁相袭。又张《杜集》此几种均作“一卷”,不知何据,想当然乎?实皆不分卷,《江湖客词》计16首未分卷,《北田诗臆》目录即9正页半,诗近千首,一卷可乎?《集》之首序“乾隆壬午仲秋仁和陆嘉颖题于奥东之瑞溪书院”,序二长文署“任邱边继祖”,次杨士凝题辞《放歌行》,次墓志铭。《晚晴簃》录者为《过王舍庄宋龙图侍郎张揆隐处,有读书堂东坡题额今莫可踪迹矣,以诗吊之》:“凭吊悲风几白杨,熙宁逸老旧时庄。碑横古道留残照,人记躬耕说侍郎。有母克成偕隐志,无儿难问读书堂。吟楼更忆韩仓士,一代于鳞亦渺茫。”《北田诗臆》中他诗,撷英不能,随摘几首。《竹院思旧》:“万条寒玉密于编,一径平安个个圆。但觉青岚常运帚,不知赤日久行天。溪边沈饮怀唐逸,林下清谈忆晋贤。同学数年零落尽,断肠邻笛旧山川。”《朱买臣墓》:“回思少小偶探幽,来访朱翁土一抔。便拟读书台上去,至今愧未业春秋。”《题吴梅村诗卷》:“吴公婴世纲,人意亦差强。铁笛声相应,秋河志可伤。留侯羁四皓,嫫姆共姜。何似工翻覆,纷纷难具详。”《历下亭读李北海诗碑》:“词林一代丈人行,杜甫哀吟念老苍。到处怜才求识面,何嫌十五嫁王昌。”《男儿可怜虫》:“男儿可怜虫,朅来东海东。东海浮天空复空,孰知我心忧忡忡。匣余一剑吼生铜,曷不归去事猿公。”《瞻园杂咏六首》,《梅谿》:“月地与云阶,踏破东风早。竹下倚佳人,一枝斜更好。”《桂岭》:“招隐山之幽,丛生桂之树。芳草任天涯,王孙留不住。”《来爽亭》:“朝来闲拄笏,山气惬心赏。古井酌甘泉,人与山俱爽。”《小蓬莱》:“肩拍列山儒,偕游路不纡。底须烦织女,指点引灵无。”《如心亭》:“云路近蓬莱,清流一镜开。投竿人海外,阳鱎不能来。”《小洞天》:“漫说朱湖洞,中园别有天。牙签三万轴,只令著儒仙。”绝句《论诗七首》:“汉剑当飞起大风,楚骓不逝拔山雄。莫言马上记名姓,并盖千秋揭调中。”“任笔沈诗称劲敌,燕函粤镈不同科。饶他才调纵横甚,强作终嫌用事多。”“立进清平醉似泥,君王玉笛按高低。可怜飞燕初何与,终遣苍蝇惑曙鸡。”“终身一饭未忘君,排比铺张何足云。漫以碔砆来浅识,咄怪龌龊更深文。”“庞眉辛苦老雕虫,白日长饥只恼公。不过东京两才子,南国死草委竹风。”“锦瑟难凭獭祭鱼,无题何处更分疏。判教撦尽西昆体,不满优人一笑余。”“名传春草长安内,笔阁笙歌鼎沸中。藏拙不输杨汝士,爱才终逊顾逋翁。”


        580《杜诗集解》与《续唐诗话》

       沈炳巽,字泽旃,号权斋,归安(浙江湖州)人。史学家沈炳震(1679-1737,字寅驭,号东甫,著《新旧唐书合钞》260卷,《二十四史四谱》《九经辨字蒙渎》《井鱼听编》《唐诗金粉》《增默斋诗》等)从弟,诸生,约康熙末前后在世。炳震欲释《水经注》,因事未能,以授炳巽,炳巽精研之,丹铅矻矻,历九年而成《水经注集释订讹》四十卷,灿然地理学家之为也,其当时未见明末朱谋《水经注笺》,却多有英雄所见。《四库提要》大抵凡书必臧否并置,不指缪一二以上,不足以尽四库馆臣之才,此书则不能置一语微词。另著有《续唐诗话》、《全宋诗话》、《权斋文稿》、《权斋老人笔记》等。又有《杜诗集解》三卷,存一卷,稿本,刘承干(1881-1963,字翰怡,号贞一,湖州人。光绪秀才,名藏书、刻书家)跋,现藏复旦大学图书馆。

      《全宋诗话》一百卷,仅存13卷,藏浙江图书馆。《权斋老人笔记》四卷、《权斋文稿》一卷,有清、民数种版本,见藏于国图等。而《续唐诗话》一百卷,浩帙繁卷,力足扛鼎,海内竟只偶见著录而无存,抑且庶几无闻焉,台湾鼎文书局1971年据岛内孤藏本影印,为其《历代诗史长编》丛编24种之第6种,凡8册。其时海通复闭久矣,而德之免绍,待价而不得沽,无再版,故泱泱大陆,洛阳纸空,皇宬府库、书院儒馆(包括大图书馆之港澳台专部)均未藏有此影印八册。余辗转购得,其初价80元新台币,已涨60余倍,仍有如获宝之喜焉。

       是书影印本无刊刻人、年代、原序跋、自序、目录、凡例等,前只一序,为越二百年后之同籍清人王修撰,语气亦犹今人见古书矣,又多舛误,如云“沈炳震以鸿博授编修”,实荐试博学鸿词,报罢,终生未仕。其中又云:“《全宋诗话》并不获见。”可见浙江图书馆藏之珍贵。此影印本数处文字模糊难辨,是原件如此。世无《唐诗话》,何其续耶?尤袤《全唐诗话》?或者是,然体例有异。一则《全唐诗话》六卷俱以人为目,实若《唐诗人外传》或《逸事》,《续唐诗话》则前六卷“总论”,复六卷“合句”(即涉两人以上),复三卷“唐宋合句”(关综),统按“卷首之几”,然后以人为目凡八十卷,末三卷则按题材,连“无名氏”统编为“卷末之几”。以人为目者,又远较《全》为全备,《全》近似平均主义,《续》则能者多得,抑扬有度,如李白、韩愈均三卷,义山、杜牧皆整卷,杜甫则计十七卷之多。后者必与其《杜诗集解》密契相联,互有因果,惜未及参证;二则《全》多自话,引未足半,《续》则全部辑引,自唐至清,自史至集、笔记、诗话,涉猎之富,空前绝后,故其史料与学术价值,不可估量。子曰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余粗览未及什一,尚不足以再奢言僭评矣。



[ 本帖最后由 一秋壑 于 2015-4-14 22:41 编辑 ]
附件
IMG_20150413_210058_副本.jpg (105.31 KB)
2015-4-13 21:30

IMG_20150413_210124_副本.jpg (116.66 KB) 2015-4-13 21:31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