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侵晓斋诗话之五十七
级别: 一年级
0楼  发表于: 2015-06-09  

侵晓斋诗话之五十七

       572《杜诗评选》与《唐诗评选》

       船山《唐诗评选》四卷,择体,无五七言绝句。合计选杜诗最多,91首。其中卷一乐府歌行选杜12首,仅次于李白16首;卷二五古,杜最多,19首,其次李白17首,再次韦应物14首;卷三五律,杜亦最多,19首,王维12首,以五律见长之孟浩然只3首;卷三附五排选杜4首,王维宋之问各3首,余皆不足2首;卷四七律,仍杜最多,达37首,其次李商隐13首,刘禹锡、王建皆8首,沈佺期7首,岑参、杜牧皆5首,王维4首,李白2首而已。


       或疑此与其抑杜相违,浅人也。其《诗广传》《古诗评选》等讥弹、诃贬者,何止杜陵一家?前之老聃、庄生、屈子、陶潜、管仲、晏婴、曹操、诸葛亮、王羲之、唐太宗、魏征、褚遂良、裴度等,同代之李白、王、孟、韩、柳、元、白、孟郊、张籍、司空图、杜牧、曹邺等,后世之三苏、王安石、曾巩、林逋等,或激声,或庄言,或慢语,或微词,或掊攻一点,不顾其余,或全盘否定,不论三七。虽唐诗人中唯杜甫最甚、最多,但此亦不碍其褒贬取予之笔势飘忽恣睢。又其于杜,往往战略抑之,战术褒之,前者见上,后者此谓技法艺能之属。

       故就内容,《唐诗评选》可谓《薑斋诗话》之别版,抑扬并见。其中杜诗,首在取舍,如夔府间七古,素为其抑,一首不选;选入者评语自然褒扬推许为主,然时亦暗藏机锋。如乐府歌行卷杜暮年之《风雨看舟前落花戏为新句》评曰:“轻俊中自有风力,唯此可云起《玉台》宫体之衰。”岂非是此而非他?此卷选杜之《哀王孙》、《同谷七歌》、《丽人行》,看似与《古诗评选》中谤言不相一致,实有辗转相通处,如《同谷七歌》总评大段一般性褒语之首云:“《七歌》不绍古响,然唐人亦无及此者。”与前之“杜以庾为师,却不得之于歌行,《七歌》诸篇,何尝有此气韵”云云,暗相通媾。又如卷二之五古,彼贬抑之《三别》、《三吏》、《出塞》,此仍多选入,但评语如此:“《新婚别》尽有可删者,如‘结发为妻子’二句,‘君行虽不远’二句,‘形势反苍黄’四句,皆可删者也。《垂老别》‘忆昔少壮日’二句,亦以节去为佳。言有余则气不足。《崧高》《韩奕》且以为周《雅》之衰,况《彭衙行》、《奉先咏怀》之益趋而下耶!”但《石壕吏》评语:“片段中留神理,韵脚中见化工,故刻画愈精,规模愈雅,真自《孤儿行》来。”毕竟与异日尝语:“《石壕吏》亦将酷肖,而每于刻画处犹以逼写见真,终觉于史有余,于诗不足。”相径庭矣。五七律之至评如五律《琴台》评云:“裂尽古今人心脾,不能得此四十字。真可泣鬼神矣!”七律《秋兴八首》其七平曰:“尾联藏锋,极密中有神力,人不可测。”然亦于众口交赞之名篇,自有其抑,如《登岳阳楼》评曰:“起二句得未曾有,虽近情而不俗;‘亲朋’一联情中有景;‘戎马’五字卓炼。此诗之佳亦止此。必推高之以为大家,为元气,为雄浑壮健,皆不知诗者以耳食不以舌食之论。”又如《旅夜书怀》评曰:“颔联一空万古,虽以后四语之脱气,不得不留之。看杜诗常有此憾。”又如《咏怀古迹五首》其三“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评曰:“首句是极大好句,但施之于‘生长明妃’之上,则佛头加冠矣。故虽有佳句,失所则为疵类。”又如五排,虽选数最多,并于《重经昭陵》评“壮丽生色”云云,于《春归》评“完润”云云,于《次行古城店……》评“转折合一,遣句如沐峡中,怪悍之气,销之欲尽。”但首《千秋节有感》下云:“杜于排律极属漫烂,使才使气,大损神理。庸目所惊,正以是为杜至处。解人正自知其无难。今为存其节奏不繁者三数篇,俾庸人有遗珠之叹,于杜乃为不失。”

       他人诗评语中涉杜者,亦不在少数,四卷悉数摘录如下:

       卷一李白《远别离》:“工部讥时语开口便见,供奉不然。习其读而问其传,则未知己之有罪也。工部缓,供奉深。”

      《登高丘而望远海》:“后人称杜陵为诗史,乃不知此九十一字中,有一部《开元天宝本纪》在内。”

       李贺《昆仑使者》:“长吉长于讽刺,直以声情动古今,直与供奉为敌,杜陵非其匹也。”

       卷二王维《自大散以还深林密竹……》:“……若李、杜、储、韦,固非历下所知。”按,历下指明李攀龙,于鳞。

       李白《古风》其二十五:“大似庾子山入关后诗,杜以为纵横,抑以为清新,乃其不可及者正在缅密。”

      《秋夕书怀》:“杜赠李诗云:‘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正谓此等。宋人不知,横生异同。阴铿岂易似耶?纯好胜阴。”

       卷三王绩《野望》:“唯初唐诗,必不许谢叠山、虞道园一流舞文弄律,少陵不然,诲淫诲盗。”按,南宋谢枋得号叠山。元人虞集号道园

       王湾《江南意》,即《次北固山下》,船山据《品汇》别本,大段斥其“蹇拙”,窃取少陵“戎马关山北”云云。

       王维《观猎》:“右丞与工部天宝中诗相为伯仲。工部之工,在即物深致,无细不章。右丞之妙,在广摄四旁,圜中自显。如终南云阔大,则以‘欲头人处宿,隔水问樵夫’显之,猎骑之轻速,则以……皆所谓离钩三寸,鱍鱍金鳞,少陵未尝问津及此也。”

       孟浩然《临洞庭》:“颔联较工部‘吴楚东南’一联为近情理。凡咏高山大川,只可如此。若一往作汗漫崚嶒语,则为境所凌夺,目眩生花矣。”

       丁仙芝《渡扬子江》:“……其时之不昧宗风者,唯右丞、供奉、拾遗存元音于圮坠之余,储、孟、高、岑已随蜃蛤而化,况其余乎?”

       李白《寻雍尊师隐居》:“乃尔沈远,杜陵所谓‘往往似阴铿’者也,非皮相供奉人得知。”

      《太原早秋》:“李、杜五言近体,其格局随风会降者,往往多有。供奉于此体似不着意,乃有入高、岑一派诗,既以备古今众制,亦若曰:非我不能为之也。”

      《谢公亭》:“五、六不似怀古,乃以怀古;觉杜陵‘宝靥’、‘罗裙’之句,犹为貌取。”按,杜《琴台》“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彼之赞叹观止若彼,此之衬映讪论若此。

       窦叔向《春日早朝应制》:“其不如岑、杜七言者,未能于景外取景;而润秀无强入语,则贤于右丞‘绛帻鸡人’矣。”按,王维诗之题近之,非应制耳。

       郑遨《山居三首》其三:“三首一百二十字,字字是泪,却一倍说得闲旷和怡,故曰诗可以怨。杜陵忠孝之情不逮,乃求助于血勇。”

       五排杜审言《春日江津游望》:“……盛唐以后,失其宗旨,以排为律,引律使排,于是日非当日,人非当人,物非当物,意非当意……始自杜陵夔府诸作以相沿染,而人间乃有此脆蛇寸断、万蚁群攒之诗,谓之排律。”

       卷四沈佺期《人日重宴大明宫……》:“‘帝城春’生入‘龙首’,险装入顺,乃开杜陵一派。”

       郎士元《冯翊西楼》:“高仲武云:‘郎公近于康乐。’既不知谢,亦不知郎。郎诗自从潘、陆来,变为七言,风旨固在。七言之从谢出者唯杜陵耳。”按,高仲武《中兴间气集》卷下“小传”语。康乐大谢但高语末又比之于小谢

       李商隐《二月二日》:“何所不如杜陵?世论悠悠不足齿。”

      《即日》:“苦写甘出,少陵初年乃得似此,入蜀后不逮矣。予为此论,亦不复知世人有恨。”




        573《明诗评选》与“学杜”

       船山《明诗评选》八卷,亦按体编,体备人全,诗千余,人百数(卷五“五律”102诗人)。杜陵诗坛地位,降宋陡然至尊,然两宋均有异议,至明则几无公然持异议者。明诗贯穿近三百年主线,为学杜。如明初袁凯,“李献吉谓:法子美。何仲默谓:歌行得杜之体。”沈德潜《明诗别裁集》小传又如一代开国之音之刘基,“时欲追杜韩”同上。前后七子更不必说。至明末,张煌言“大略出华亭一派”《明诗纪事》引全祖望语,而华亭陈子龙“仍不离七子面目”《明诗别裁集》小传。沈德潜《明诗别裁》序言开篇,一言以蔽之云:“宋诗近腐,元诗近纤,明诗其复古也。”复古者,法古、学杜也。复古其又远不止于倡“诗必盛唐”者,如反七子之模拟盛唐,而欲神似之徐谓,袁宏道谓其“今代之诗者,徐谓稍不愧古人”《答陶石篑编修》),足见崇卑左右之诗界观。而袁中郎反七子最甚,号曰“不学步于盛唐,任性而发”,树性灵派,其《与李龙湖》书亦云:“苏公诗高古不如老杜。”方七子声浪包覆天下,别张垒壁,异道崛起之杨慎,尝有议杜之微词,然更有褒举之敬语,朱彝尊《明诗综》卷34其小传云:“变而学杜,壮乎伟矣。”

       故船山《明》评语涉杜者,多与“学杜”有关,正反辅迪。就杜则褒寡贬多,尊题援附,隔水比邻,语纷沓而趣向非杂驳也。因以类相从,悉数摘录之,达者试观自断:

       卷一“乐府”袁凯《鸡鸣》:“李献吉谓凯诗学杜,非也,凯诗正自沈约来。……此章纯纯无笔墨痕,学杜者何足以及之。”按,非独李梦阳,何景明亦尝谓,见上

       贝瓊《董逃行》:“走笔百折,亦自有余。……以为自青莲来,或可;若使继少陵,不但不知贝,且不知诗也。”

       卷二“歌行”刘基《畦桑词》:“风华愈不可掩,犹非学杜者所得梦见。”

       顾梦圭《雷雪行》:“意本一贯,文似不属,斯以见神行之妙。彼学杜、学元白者,正如……。苟有心目,闷欲遽绝。”

       张元凯《新丰主人》:“杜学盛行之日,此公却问道岑嘉州,故于歌行尤宜,不屑作‘老夫清晨梳白头’也。”

       徐谓《杨妃春睡图》:“直说出画妙,方不落韩退之《画记》窠中,抑即说画处传意,更不似杜子美‘王宰’、‘曹霸’诸篇有痕也。”

      《沈叔子解番刀为赠》:“叠用三‘佩此’,参差尽变。非有意为之,如夏云轮囷,奇峰顷刻。藉云欲为诗史,亦须如是,此司马迁得意笔也。学杜以为诗史者,乃脱脱宋史材耳。杜且不足学,奚况元、白!”

       顾开雍《游天台歌》:“清密如一。尤妙在作恍忽语仍不失幻。竟陵倡一幻字,误人不少,特误豪杰不得。作长行者,舍白则杜,而歌行扫地矣。即欲效唐人,无亦青莲为胜。青莲、少陵,是古今雅俗一大分界。假青莲以入古,如乘云气,渐与天亲;循少陵以入俗,如瞿塘放舟,顷刻百里,欲捩柁维樯更不得也。”

       卷三“五古”刘基《春感》:“悲而不伤,雅人之悲故尔。古人胜人,定在此许,终不如杜子美愁贫怯死,双眉作层峦色像。”

       张羽《春日陪诸公往戴山……》:“五言之制,衰于齐,几绝于梁,而大裂于唐。……国初诸公根科不妄者,唯司丞耳。虽才不自摄,偶成烦沓,而当其纯浃,真不知世有谢朓、王融,况俗目所惊之李、杜哉!”按,羽尝授太常司丞。

       胡翰《人生苦逼侧》:“仲申固曰:‘作者推李杜,于古未足多。’其历目命志,非世人所测久矣。”按,翰字仲申

       蔡羽《九月十四日集东麓亭》:“林屋持论谓少陵不足法,又曰‘吾诗求出魏、晋’,目无献吉辈久矣。后之目无献吉者,又尝见林屋脚底尘否?”按,羽字九逵,因居吴县洞庭西山,自号林屋山人。

      《早秋李抑之见过》:“无不自爱。入手自然,不落阶级。‘中庭绿荫徙’,妙句幽灵。觉杜陵‘花覆千官’之句,犹其孙子。当林屋时,学杜者如麻似粟,不知拄杖落此老手中。”

      《钱孔周席上话文衡山王履吉金元宝》:“但能不学杜,即可问道林屋,虽不得仙,足以豪矣。诗有生气,如性之有仁也。杜家只用一钝斧子死斫见血,便令仁戕生夭。先生解云杜不足法,故知满腹皆春。”

       张元凯《志别》:“历下谓唐无五言古诗,自是至论。顾唐人之夭椓此体也,莫若李白《经下邳》、杜甫《玉华宫》一类诗为甚。……倘以潘尼、成公绥下逮杜陵乞食之诗而求古,天道夭椓,更不留一丝生理。”按,李于鳞山东济南人,故称历下。

       汤显祖《南旺分泉》:“指事发议诗一入唐、宋人铺序格中,则但一篇陈便宜文字,强令入韵,更不足以感人深念矣。此法至杜而裂,至学杜者而荡尽。含精蓄理,上继变雅,千年以来,若士一人而已。”按,显祖字义仍,号“若士”等。

      《黄冈西望寄王子声》:“看他化骨为筋、化筋为液之妙,序事如不序,谓千五百年来一人,余自信非诬。要令杜子美、韩退之魔兵窣地耳。”

      《答姜仲文》:“中藏三四折,序次历历。学杜人于此,当作何铁衬摆,硬转长摇。”

       卷五“五言律”刘琏《自武林至丁郭舟中杂兴》:“国初诗有直接魏、晋者,有直接初唐者。后来苦为伪建安,伪高、岑、李、杜一种粗豪抹杀,故末流遂以伪元、白,伪郊、岛承之,而泛滥无已,不可方物矣。如孟藻此作,杂之王、骆、沈、宋中,尤觉积薪居上,正使何、李鞭心,不得形似,况暦、昌以降吾楚之言诗者乎?”按,字孟藻。

       王逢《奉寄赵伯器参政尹时中员外五十韵》五排:“纯净无摺叠纹。固不可与学杜人同传。”

       袁凯《送张七西上》:“凯时会自与杜肖耳,意中正不期似杜。一往深折,引人正在缥缈间。”

       高启《郊墅杂赋》其三:“苦学杜人必不得杜。唯此夺杜胎舍,以不从夔府诗入手也。”

       张宇初《春寒》:“非杜不能,正不从杜得。”

       蔡羽《川上》:“重而入微。始知以轻入微者,未至也。洵是高杜陵一筹,今人不信耳。”

      《所怀》:“意致全不知有唐人律诗,那得不与唐人分座。学杜者且当学之于庾,况不仅为杜者乎!”

       郑善夫《即事》:“直刺,如此固不妨。继之天才密润,以之学杜,正得杜之佳者。杜有上承必简翁翁正宗诗,有下开卢仝、罗隐魔道诗。自非如继之者,必堕魔道。何仲默、傅木虚、谢茂秦皆魔民眷属也。善学杜者,正当学杜之学。吟‘李陵苏武是吾师’、‘王杨卢骆当时体’二绝句,犹以枯骨大骼为杜,真不复有人之心矣。”按,善夫字继之。必简,杜审言字;翁翁,祖父。何景明字仲默;傅汝舟字远度,又字木虚;谢榛字茂秦

      《闻江西乱》:“洁。‘剧孟’、‘深哀’对自杜来,较‘高风’、‘聚萤’为无痕。”按,杜五排《赠翰林张四学士》有“无复随高凤,空馀泣聚萤”

       杨慎《雨中梦安公石张习之二公情话移时觉而有述因寄》五排(48韵):“体兼韩、杜。然为学杜者,必此乃有渊源。大骨觕皮、长鼻肥胫如老象者,不知取益于杜者也。”按,杨此诗中有“执鞭从李杜”。

       杨维桢《宿香山僧房》:“排心惜句,得中、晚之体。……须知亦自古诗来,少陵蜀中诗间亦有此,不全乎中、晚也。”按,杨维桢,一般作元人,如沈德潜入之《元诗别裁集》。

       徐谓《严先生祠》:“‘不知天子贵,自是故人心’,非谓论严子陵者必然,要唯此可作诗耳。诗以道性情,道性之情也。性中尽有天德、王道、事功、节义、礼乐、文章,却分派与《易》、《书》、《礼》、《春秋》去,彼不能代诗而言性之情,诗亦不能代彼也。决破此疆界,自杜甫始。桎梏人情,以掩性之光辉,风雅罪魁,非杜其谁耶?”按,此极论,参观上。

       卷六“七言律”杨维桢《送贡尚书入闽》:“观其自道,以杜为师而善择有功,不问津于夔府之杜。……杜云:‘老节渐于诗律细’,乃不知‘细’之为病,纍垂尖酸,皆从此得。老铁唯不屑此一‘细’字,遂夺得杜家斧子,进拟襄阳老祖,退偕樊川小孙,不似世之学杜者,但得其咋醋眉、数米舌也。”按,杜句应为“晚节”。维桢晚自号“老铁”等。

      《富春夜泊寄张伯雨》:“以此学杜,得墨外光。”

       杨基《客中寒食有感》:“蒙古之末,杨廉夫始以唐体杜学救宋诗之失。顾其自命曰‘铁’,早已搏擑张拳,非廓清之大器。然其所谓杜者,犹曲江以前、秦州以上之杜也。孟载依风附之,偏窃杜之垢腻,以为芳泽,数行之间,鹅鸭充斥,三首之内,柴米喧阒,冲口市谈,满眉村皱。……呜呼!诗降而杜,杜降而夔府以后诗,又降而有学杜者,学杜者降而有孟载一流,乃栩栩然曰:‘吾学杜,杜在是,诗在是矣。’……操觚者有耻之心焉,姑勿言杜可也。”按,杨维桢字廉夫,号铁崖、铁笛道人、铁心道人、铁冠道人、铁龙道人等,晚号老铁;自命曰‘铁’,始于祖居村侧之铁崖山,山铁色,约四氧化三铁矿。杨字孟载,受维桢赏识。

       贝瓊《庚戌九日是日闻蝉》:“必不可谓此为效杜。自有七言以来,正须如此。效杜者必多一番削骨称雄、破喉取响之病。”

       李东阳《春兴八首》其八:“亦是杜陵的传。北地得杜喉,此得杜脾。”按,北地,李梦阳,《明诗别裁》谓“追逐少陵”。其籍甘肃庆阳,汉属北地郡,明七子常称以籍贯,如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沈德潜《明诗别裁集》,乃至《四库提要》等,历下、北地外,何景明称“信阳”、谢榛称“琅琊”,然王世贞称“弇州”,亦地名,却非籍属。

      《与赵梦麟诸人游甘露寺》:“老杜健笔,得之庾子山者正尔,讵可不云作者?”按,庾信。

       文徵明《忆昔》:“局法真从杜得,非李献吉所知。”

       王宠《辛巳书事》:“不妨用杜,乃居然入沈、宋之室。李、何用杜,则下犯晚唐。知律者辨之。 按,李、何,前七子者。

       郑善夫《送吾惟可还三吴》:“如此更不恶于学杜矣,可疏不可恶故也。”

       王逢元《对酒》:“濯洗自将,得之刘播州,固自胜他糨装杜甫。”按,刘播州,刘禹锡。

       陈沂《忆昔》:“诗有神采,不倚妆点。顾必有神采而后妆点可略,若一以铁绰板十围布鼓,删神采而侈腔骨,正自惊人闷顿,安得长言以动性情耶?学杜者当之。”

       杨慎《咏柳》:“此讵可以时诗求?又讵但以唐诗求也?寄思着笔,全于空界着色。千年来无斯作矣。……明明是一株活柳,更不消道是咏柳诗。杜陵一鱼一麂,乃似西狩获麟诗,寒竫杀人。”按,杨诗云:“垂杨垂柳管芳年,飞絮飞花媚远天。金距斗鸡寒食后,玉蛾翻雪暖风前。别离江上还河上,抛掷桥边与路边。游子魂锁青塞月,美人肠断翠楼烟。”

       徐谓《钱王孙饷蟹不减陈君肥杰酒而剥之特旨》:“体自杜来,学杜人不知,不足语杜,况与语诗哉!”

       程嘉燧《重过虞山塔院兰公话旧》:“每赏杜陵‘花覆千官’之句,殆为绝和,得此‘半江塔影迎帆远’,差谓文心尚在天壤间也。”按,此语间难自贴服矣。

       卷八“七绝”杨维桢《漫兴》:“自有声价,非从影中窥杜。”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6-01-29  
此篇有趣。大抵爱杜者太多,亦令人生厌。船山反感,自可理解。然则他人之诗,读过几首好的,再读下去便难。或者虽然好诗不少,总量却太小,味道又单一。只有老杜的诗,量大体多,一辈子读,还常常会发现一些“新作”。实不能怪我等“腐杜粉”。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