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难得浮生一日闲(记事本)
级别: 创始人
60楼  发表于: 2015-08-05  
炒鱿鱼
假后第一天上班,克瑞斯未返岗,不知何故。阿莱克斯重捡烟枪,他戒烟约两个多月,休假期间到入喝酒,忍不住又开抽了。最令人震惊的是老板真炒了他儿子肯的鱿鱼。上午见肯抱着一堆办公用品往车里放,觉得有些怪,没细想。下班前他特意到我跟前道别,说:我不再在这里工作了,今天早上我被解雇了。虽然以前也听到过一些风言,但真听到此事,还是非常吃惊。肯其人刚愎自负吝悭固执,虽有个工商管理硕士文凭,却只有把生意搞砸的才能。长得一表人才,心胸却极为狭獈。与他的两个双胞胎姐姐势同水火。快五十了,光棍一条,两三年前扭了一次腰,到现在还没完全好,不能弓身,更别谈负重,我们私下都叫他残废。老板原拟让他接班,封了他一个总裁当,两三年公司无起色,降为副总裁。这两年父子关系恶化,老头子也夫妻交恶。父亲转而欲让大女儿J.K接班,母亲护着儿子,与女儿白眼相向。一家人互为仇敌,可悲之极。最近敌意加剧,争斗白热化,双胞胎姐妹与父亲联手,对付母子二人,看来终以股权取胜。据说我们休假期间,他们的家事闹到了法院,详情无法得知。
晚饭后翻阅南安省植物图志,用谷歌翻译器查阅植物中文名字,很遗憾地发现,好多植物的学名或英文俗名,谷歌先生也不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1楼  发表于: 2015-08-05  
远游记略
过了上十天,才将这笔流水账记全,略作整理如下:

周一(7月20日)早上8点多出发,先在自家门口出笑话:从404转401,本应转向东向道,却被迫转入了西向道,又遇上班高峰期,堵得慌,在多市内竟然转了一个多小时才出去。从401出了多市,交通通畅,一路开两个多小时,过京士顿约三十公里后出高速,往千岛湖方向开去,因路途不熟,反复了两次,到达ROCKPORT游船公司,停车于山坡树荫中,就地野餐,3点半上游船逛湖。此湖实为五大湖注入大西洋的出海水道,名为圣劳伦斯河,在京士顿一带,河道之中有大小石岛近两千个,美加两国各占半数左右。船游两个小时,一直站在船头,迎风饱览奇观,大叹不虚此行。船在美国境内转了一程,我们因不知详情,未带护照,没在美国岛屿上登岸一游。
游湖毕,驱车约四五十公里往京士顿投宿,网上预订之汽车旅馆,加税一百元左右,平房,单间,双床,门口泊车,非常方便。最佳处是前面十多米处便是游泳池。因为客少,开文两兄妹尽情享受,跳水滑水,不亦乐乎。(丽丽在那儿学会了在深水区跳水,信心大增。回多伦多后一举拿下羡慕已久的深水游泳许可。)当晚我和老婆吃自带食物(装在一个大冷藏箱中,箱中多冰,一天下来,食物依然凉鲜。)吃完后,带小孩逛街觅食。先进一家书店,买了一本<<南安省植物图志>>,30元,好极。后找到餐饮连锁店subway,买了些东西给孩子吃。

周二:早餐后收拾东西,加油,上401向东,大雨,开车有险。约一小时后转416,天睛,半小时后转417,很快进入渥太华。时间尚早,不打算先去所订宾馆。拟去自然博物馆,路不熟,开过了,下高速在一家汽车销售商家门前停下问路,恰见工会总部,妻子以为奇巧。入车行内部,见一女坐玩电脑,问如何去博物馆,难得她心好且颇耐烦,当场给我谷歌,写下详细走法。顺利到得博物馆。此馆比多伦多的安大略博物馆小得多,虽说是自然博物馆,活物却少,标本为多,我没兴趣,但开文喜欢。最后在地质展厅看到的倒都是矿石珍品,美妙奇绝。且见一石黑如墨砚,上有天然白色菊花纹案一朵。此石来自湖南栖霞山,也算它乡遇故人了。近六点钟出博物馆,开车十余分钟,到丽都运河附近,居然觅得免费停车街道,歩行至运河,沿河散歩,颇为舒爽。运河游毕,开车再寻宾馆。虽是妻子所订,我凭直觉,一下子找到,但到后不见所谓宾馆,而是进入了一所叫阿尔冈昆的学院里,几经周折,才弄明白,所订宾馆,正是这所学院的招待所。进房一看,大喜过望:两室一厅,有厨房,相当宽敞整洁,价钱真是便宜得惊人,才75元一晚。(估计是因学校暑期学校少人)。美中不足是只有微波炉,并无火炉,老婆把砧板和菜刀都带齐了,却并无用武之地。

周三:上午先将车停在市中心近国会大厦不远处地下停车场(-3),歩行至国会大厦,正值卫兵换岗,仪式沿袭殖民政府时期传统,很是隆重奇特,是为游渥太华必观之景。游国会大厦内部,免费,但需候票,限人次随指定导游。所等时间较长,开文很不耐烦,居然在国会前石阶上睡大觉。他对此行一直不来劲,早就说过:你们应该选我去野营的时间去。反正都是加拿大安省的城市,有什么好看的。不记得何故,和老婆争吵了两句(想起来了,她拍摄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骑马石像时,我说了一句闲话。)她也闹情绪。幸得丽丽长于调停,总算言和。11点入国会,上院下院图书馆看了一遍,又排队上和平塔。出来后,打算去总督府逛,开文坚决不去,我开车找路也不顺利,索性开车过了渥太华河,到达对岸法语小城,也算去了一趟魁北克省。在魁省小镇停车,路边野餐,一男提一袋垃圾,背个大背包经过,见我坐在路边吃饭,将包取下,放在我旁边,说:麻烦你看一下,我去找个垃圾桶丢掉这袋垃圾。一去竟有十多分钟才回来。在加拿大,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确实难能可贵。为了试试开文和丽丽的法语,特意进一家小店,让他们买东西。开文羞口,为了不讲法语,索性说什么都不要,丽丽选了个小东西,和店主对了两三句,样子挺可爱。没过多久,返渥太华,在河边战争博物馆附近闲逛,河边刺莓极多,红透了。一路走,一路吃。讨厌的是双向游道似乎是专为骑自行车者所设,单车不断,时时要注意让路。黄昏时穿过一桥,到河中一处树林掩映的沙洲玩,隔水遥望国会等一系列像征加拿大政权的巍峨城堡,景色很是壮观。开文此时才情绪好转。我和两个孩子用大小石块在浅水中搭了一道两米长的石坝留念。离河边,去市中心渥太华唐人街觅得一餐馆,名曰敦煌酒家,饮食佳美,共小费75元。二小孩吃得开心,情绪大好。晚归宾馆,一家人讨论要不要去蒙特利尔。孩子都说想家了(其实是想电脑),不肯继续远行。我也嫌开长途车累,遂决定明日打道回府。

周四:上午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多伦多,想到未能前去总督府一游,终觉遗憾,便说先逛了总督府再走。结账出宾馆,直奔目的地。半小时到。总督府高踞渥太华河边,幽深静雅,游人不多。在小区免费停车后,走了一两百米,便到总督花园。原来他老人家的花园连卫兵都不设,完全是自由出入。先在园中留连了个把小时,看到世界各国总统们在那儿种的树,老婆遍寻树林,不见中国政要所植。两幼儿园阿姨以一根绳子牵着十个小孩在花园里玩,那情景相当可爱动人。一园丁正在修剪玫瑰,妻子拾了几根嫩枝准备带回家插植。(回多伦多后,她在屋前屋后插了三五枝,现已生叶,戏名之为总督玫瑰。)11点随导游进入总督官邸参观,约45分钟后出来,方觉渥太华之行未留遗憾了。沿河向东开了一段,南转,加油(渥太华市内加油站极少,多伦多则随处可见),上417,径直西行,转416南行,再上401西行,约四个小时到多伦多,一路畅通无阻,刚进多伦多一会儿便堵起来了,在市内花了个把小时,约晚6点到家。此行全程都是我一人驾驶,1100公里,共加油三次,约耗油110升。万幸未遇上任何麻烦。以后自驾游,信心与经验都有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2楼  发表于: 2015-08-07  
儿子回家
妻子今天特别忙碌,一早送我去上班,回家后又于11点去trail接儿子回家。12点40回家,吃饭后又将车开到我公司停下,坐公交车去地铁,赶下午三点钟的班。
儿子回家了,10天不见,黑得像砣铁。据他自己说,十天没洗澡。因为他认为在野外只要让自己脏到一定程度,连蚊子也不会咬。他们约二十个小孩,去了离多伦多约4小时车程的某地野营,营地在几个湖泊之间,每日就是划船游泳歩行,生火做饭,睡觉。他做了三次饭。问他想家啵,他说最后两天有点想。丽丽问他想不想她,他说不想。我说丽丽也是这个家的一部分。他说,他不想的就是这部分。
丽丽因为得了承诺领养一只猫,这几天喜颠颠的,今天主动说,她每天洗碗。晚饭后真让她洗碗,她居然有模有样的完成了任务----只不过没抹桌子,没洗菜锅。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3楼  发表于: 2015-08-08  
坐盆
屁股生疮,臀尖至尾椎处甚痒,自去年始,曾去看医生,所开膏药毫无效果,弃用,听任至今。近日有恶化之势,正拟明日再见家庭医生,忽然想到这两年以醋治脚气之法,何不一试,移用之。我之脚气始于少时,可谓顽疾。近两年屡以白醋泡脚,几痊,至少已非大患。泡脚方便:以一塑料盆盛白醋半升兑热水相当,坐电脑前,双足浸于盆中,边玩电脑边自医,不觉麻烦。痤疮生于屁股,同法实有不便。乃出奇招:洗澡后,盛半盆热水兑白醋,置于浴缸中,祼下身,坐于盆中,背倚浴缸坡沿,置《全唐诗-李白卷》于膝上,翻阅默诵之。虽无泡脚之舒服,却不逊两晋人物之风流。半小时出浴缸,感觉颇有效。记之聊以自诮。

坐板疮 病名。生于臀部之疮疡。出《外科启玄》卷七。又名风疳,古名痤痱疮。多因久坐板凳,或久坐湿热之地,使暑热湿毒,滞凝局部肌肤而成者。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4楼  发表于: 2015-08-09  
枪战
儿子的一位俄裔同学今天生日,邀他参加。先到多伦多某处集合,玩paintball fight,不知中文叫什么,大体是枪战游戏,射出的子弹是某种彩色液体。中午一点将他送到活动场地:一栋工厂式的建筑,里面设置如巷战场地,到处都沾满了涎溜溜的各种彩色液体。看他们玩了一会就回家睡觉了。晚上八点到那孩子家里去接开文,看样子他们玩得蛮开心。我们从未给孩子正儿八经地做过大型的生日聚会,开文也很少有人邀请。这一次,10个孩子中,他是同班中被邀的两人之一,算是很难得的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5楼  发表于: 2015-08-10  
杏子与猫
前年大举剪伐过的一棵老杏子树,今年在东西两面当阳新枝上结了许多杏子,近日黄熟,不停掉落。上午无事,架个梯子上去采摘,摘下好杏子一箱。因未喷药,生虫的杏子更多,掉在地上若不处理,连草地会被被它们烂坏。难得细摘,索性抱住树枝使劲摇,果如雨下,顷刻满地,捡起一大塑料袋。住老房子时,邻居老太太有几棵杏树,每年结果无数,总会送我们一篮,但味道很酸,我几乎不吃。今天自家摘果,免不了试试味。没想到今年杏子一点也不酸,松软甜润,相当可口。轻轻一扳,便分成两半,丢掉子核,一口半个。老婆赞不绝口,丽丽都吃了不少。
摘完杏子后,把上次忘了油漆的一把休闲长椅油漆一遍,焕然一新。
下午去多市中心宠物收容中心拟收养一只猫。丽丽想猫都快疯掉了。我们答应她实出无奈。到那儿倒是见了一回世面:一楼是狗,数十百只,吠声阵阵。二楼是猫,很是安静,个个养尊处优,怡然自得,尽享加国动物特权。去收养的人也相当不少,要排队,好不容易等到要下班时才得与工作人员交谈。工作人员问了我们一些养猫的知识,我们答不上来,她认为我们准备工作做得不够,交给我们一大堆猫资料,要我们仔细阅读,做好功课,过几天再去。必须能轻松回答她的问题,才会让我们收养。我有些不耐烦,但丽丽和开文都已铁了心要一只猫,为之可以答应我的任何条件。看来下周末再去一趟是免不了啦。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6楼  发表于: 2015-08-11  
电话
下班做完家务洗完澡,有些累,躺在床上给家里打电话,听到母亲声音清朗,情绪不错,心便大安。母亲说今年风调雨顺,稻谷长得非常好,几乎从来没有这样好。想像一下那遍野稻子垂着沉甸甸的穗子,不免又动了乡情。经过这么多年的心绪动荡,归乡终老的愿望越来越淡了,但思乡之情大概不会随着年岁而消歇。
下午下了几个小时的雨。一场秋雨一场凉,夏天也就这么悄悄过去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7楼  发表于: 2015-08-13  
不识庐字真面目
上周日给长椅刷油漆后,还剩了不少漆,闲着兴起,在篱笆内面上刷了几个字: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油漆刷子太粗大,很不好使。漆也太稠。以我的书法功夫,字写得难看可想而知。让人难堪的是,写到庐字,记忆模糊起来:下面先写的是个户字,看着觉得不像,画蛇添足,加一个点,变成了卢字。看着更不像,但犹豫中已将油漆封存。进门后上网确查,才知道弄错了,心里堵得慌,却又懒得去改。心想:反正一年也没几个人来我家院子里,来了也未必认得汉字,认得汉字的也未必看得出这个差错。明年如果再刷漆的话,顺手把它改过来便罢。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家有多事巧妇。老婆无聊,昨日竟将园景拍了些照片发上QQ和微信,今早听闻此事,嗟叹不已,直觉丢老面子到了家,一整天懊恼,直到写下来心里才舒服了一些。------这可能是这个网上记事本的主要功能。
每天在儿子电脑上看到一个youtube账户名:黄晓烟。颇是疑惑,一问,才知是开文的账户。我说这是个女孩的名字,他今天就把它改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8楼  发表于: 2015-08-16  
猫小姐
昨晚带孩子去购置猫用品:猫床一个,猫箱,猫玩具,猫餐具,猫食,猫厕所。总计142元。
今天一早全家出动,前往宠物收容中心。因为去得早,不用排队,加之上次已登记,与工作人员交谈顺利,没费什么周折,选中一只叫frankie的3岁母猫(已做绝育手术),办好手续,交费25元,成功领养回家。按工作人员指导,先得将它关在一间卧室中一两天,丽丽强调是她的猫,所以必须关在她的睡房里。这只猫毛色黑白相间,腿高身长,非常漂亮矫健,丽丽如获至宝,欣喜过望,一直呆在睡房里与猫玩。但猫却只想出来,我刚开门缝想进去看看,她一把窜出,满屋上下探索,费了好大劲再将她再次弄回老地方关起。下午我剪完草想再去看时,她又神秘消失了:门一直关着,文文丽丽都说没有放她出来。全家满屋子找了半个小时,不见她的踪影。丽丽急得直哭。我想她只可能还躲在丽丽房子里某个奇怪的地方。吃过晚饭后再去找,将柜子最底层一个抽屉拉出来,没见,再将之塞回去时却遇上了阻力,再将屉子抽出,探头一看,她居然躲在抽屉后面空档中!因为不熟,不敢捉她,关门不及,又让她跑到主卧室床底下躲起,千呼万唤不出来。只好由她。全家出门,送开文到附近一家射箭馆参加射箭游戏。晚十点回家后才把她再次弄到老地方关起来。这家伙很怪,当主人和她在一室之中时,样子并不怯生,倒是很亲切的样子,不时前来蹭你,有时还会把头枕在你的脚上。丽丽摸她,她会舒服得闭上眼睛。我本以为她早已把这当成家,把我们当成主人,哪知她的内心还并未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看来专家的话还是要听,再关一天,也许就好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9楼  发表于: 2015-08-18  
秋老虎
上周天凉,时有秋意,不料周末气温陡升,这几天都在三十度左右,今日竟达32度,加上湿度,感觉如40度。多伦多的温度,比起家乡岳阳,自然是小巫。但因空气污染少,阳光杀伤力极强,这样的日子在外,如果不涂防晒霜,一会儿就可能晒伤。母亲亲历过,她说多伦多30度当得岳阳35度。许多年没有在中国过夏日了,究竟感觉如何,只凭想象与回忆。
领养的猫昨天与家人渐熟,开始在楼上楼下大摇大摆,想跳上桌子和灶台也毫不客气。昨晚试着用一个买来的猫玩具逗她,她开始不予理睬,而且显得有点害怕,后来发现它并无威胁,便玩得起劲了,样子非常可爱。这玩具也很有意思:一根颇有弹性的杆子上吊着个布老鼠,手稍一抖,布老鼠便发出吱吱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0楼  发表于: 2015-08-24  
没想到
刚写了一个小时的字,约千余了,没有发表,没想到猫突然跳上来,趴到键盘上,屏幕一阵乱闪后,辛苦所写,都找不到了。气得要命,把猫抱下丢到地上,它还不服气,不到两分钟,又公然跳了上来。现在才知道,猫是根本不会听话的。开文说,猫是是自私的动物,它根本不把主人当主人,只图自已高兴舒服。看来他说的是真的。
我开始所写,题目也是《没想到》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1楼  发表于: 2015-08-25  
影响力
这两个月,几乎每天下班回家途中,加拿大国家电台的新闻都会提到中国,像天津大爆炸这样的重大突发事件不消说,股市新闻也渐渐有了以中国股市为参照的习惯。上周五,总理哈柏专就股市大跌回答记者提问时,大段提到中国经济和股市。今日北美股市加速狂跌,自然与昨夜中国股市的崩盘式下泄脱不了干系,所以股市新闻和政经新闻中,中国都成了头条。中国影响力的提升,从这些负面新闻中倒是更易看出来。
晚饭后先送丽丽去学琴,之后,带孩子去沃玛买上学用品。开文对上学的消极态度实让人心寒。随便问他需要什么,都是一句话:I dont care.连买衣服鞋子这些东西,他也毫无兴趣,真不知这人怎么生得如此全无心肝。
周末几件事,好不容易详细写下,却被猫删掉了,实在打不起精神来重写,简记如下:
1,周六再次在丽丽头上发现虱子,妻子拟用汽油给她洗头,她坚决不干。两个月以来,为她治虱,光买NIX就花了将近两百元,每次都只能控制一两周,实在对此药失去了信心。丽丽万般无奈,痛哭流涕,下了决心,让我给她剪了个光头。剪完后,真是应了那句话:秃子头上的虱,明摆着。我一阵子捉了十来个。开始时她非常紧张,忧心如焚。后来发现青光头也蛮有趣的,也不再坚持要戴假发了。这件事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平时一点小问题,吓得不得了的样子,没想到关键时候能爆发出这样的勇气来。----这两天出门都带顶毛帽子,上提琴课时,老师问她怎么啦,她说头痛,所要要戴顶帽子。
2,50元在门前100米左右一家YARDSALE买下书桌2,立柜1,梳妆台1,床头柜1,全为实木,手工精细,油漆不坏,虽显稍旧,却无任何破败。现今市场上的,多是压合板所制,好看却不耐用。如此家什,花两千元也未必能买到了。另10元买一半新高角柜,放酒水饮具,颇合意。2元买一个乐谱架,木制,还是物主(约五十岁洋妇)之父在她小时为她手制,古董级的了。我拿回后将它油漆一新,丽丽非常喜欢。
3,周六下午在院子里忙着将几件新买之物上漆,天黑才完成一半。最后完成的几个抽屉,周六早上一看,竟然被露水将漆溶坏。此事万没想到。午后将它们重漆,效果无论如何也不及第一遍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2楼  发表于: 2015-08-29  
呕吐
又是周五,平常我回家都懒得煮饭,给孩子十元钱,让他们去附近某店买比萨。今天丽丽闹着要吃麦当劳,而家里剩饭剩菜现存的,不想去。但拗不过她,便说,先在家里吃饭,特别是要吃些蔬菜,等我收拾好,洗过澡再出去。
动身出门快八点了,先去银行,随后去一个叫“五伙计”的快餐店,给他们各买了一袋炸薯条。令人惊讶的是,刚吃过饭才一会儿,他们居然能很快吃完那么多薯条。出店,和孩子走在清凉的夜色和商业气息很浓的街道和停车场上,有一种难得的轻快和自由感。
homedepot也在那一带,顺便去买了一根电锯的锯齿。回家时9点多。孩子们先从车库走进洗衣房,大声喊爸爸。不知何事,放下手中事前去一看,原来地板上好几处有黄褐色软泥状的东西,丽丽还踩上了,鞋底上粘一大片。以为是猫屎,又并无气味,况且此猫大便自有沙盆,从未犯过错。又疑是猫食,到处检查一番,确认猫并没有办法把猫食弄到那儿。百般纳闷,丽丽上网查,与开文达成共识:猫呕了。
这些天我有些被猫弄烦了。实在受不了它那自以为是和为所欲为。它毫无忌惮,晚上这床睡了睡那床,吃饭时跳上餐桌赶都赶不下。特别是老往我的电脑桌上跳,趴在键盘前睡觉。我恨得痒痒的,想暴揍它一顿。但我往往手还没有扬起,丽丽便尖叫呵责,弄得我悻悻然。我一直以为自已是很爱动物的,这两年才发现,心底里也常有很坏的冲动。当我的生活被孩子的宠物麻烦和打扰时,我的所谓爱心很快就变成了怨气......你看,丽丽说是她的猫,她也装模作样地去清理它的呕吐物,但站在那儿一筹莫展,我还是不得不自己动手,才把地板弄干净。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3楼  发表于: 2015-09-01  
警察
上午有警察在办公室里调查,说起原因来一般人恐怕不会相信:电脑中公司业务数据严重受损(程度不详),老板怀疑他儿子因为被炒鱿鱼心怀不满故意搞破坏。他居然真的报了案......这家人真是惨透了,夫妻,父子,姐弟皆成仇敌。看他们同室操戈,不由得不承认:财产真与幸福无关。
儿子今天上高中了,看他这架式,根本不能指望他会有一个跳跃性的转变,能够勉强读下去就不错了。昨晚本来说好了全家散歩,抄近路去他的学校,到了时候,他却坐在电脑前与朋友们一起玩电游,激战方酣,坚决不去。简直被他气晕了。
丽丽下周开学。
气温忽然回升,本周很热,多在30度左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4楼  发表于: 2015-09-02  
隐士
自种的苦瓜虽然只活了一株,却也收获了二十来条,吃了四五顿。现在开始萎黄,无花,快要除架了。
辣椒收成很好,红了许多,妻子将红的摘下,做了大几瓶剁辣椒,味道极正,火药味相当浓。
周六她去超市,见萝卜便宜,才两毛多一斤,买了十来斤,切成条,晒干,准备做腌萝卜。
西红柿大获丰收,送给朋友不少,自家还是吃不完,每天拿到公司里当水果生吃。
紫苏是种在一个盆里,嫩时吃了一些,后来好像忘记了,让一大簇老掉,开始结籽了。
今年的苋菜也种在盆里,过个把星期采一大把,非常好吃。可孩子们嫌它的汤汁如血,都不吃。记得好些年前,我劝开文吃一点,开玩笑说吃了苋菜可以补血。他反问道:你看我像个需要补血的人吗?
篱边有一丛野薄荷,春天时的嫩叶香极,用以炒肉或佐鱼俱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5楼  发表于: 2015-09-04  
东边日出西边雨
下午三点多,突然接到丽丽电话,她在电话里抽抽答答,声音细得像蚊子,几乎听不清说了什么,只有一个意思我明白了:就是必须快点回去,她一个人在家害怕。我心知无事,但还是有些不安,放下电话便收拾回家。当时正下大雨,闷热了这么多天,一直就盼下雨,很高兴。兴匆匆驱车,上高速往北开,几分钟便发现不对,到了旺市,竟发现我家这一带竟滴雨未下。
到家时开文也已经回家,丽丽说她的腿撞着门了,痛得非常厉害。我看到有点红印子,用塑料袋装了两块冰给她敷在痛处,过了一阵子才没听到她哼叽了。本周开文已上学,所以下午丽丽常是一个人在家,有两次打电话说听到家里有奇怪的声音。问是什么,又说不上。今天开文回家后到地下室检查,发现原来是个收音机在响,估计是他妈妈上午在那儿做操时开了,上楼忘记关掉。
昨晚没看成阅兵式,今晚在YOUTUBE上全程看过,一全最大的感受是:原来走歩子也可以这么好看。(cnq-280-2830)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6楼  发表于: 2015-09-06  
杞人之忧
好几天来,丽丽不知何故,老是觉得自已生病了,一会儿说是头晕,一会儿是肚子痛,一会儿是全身酸麻,据她自己在网上搜索的结果:这些看起来像是感冒的症像,也有可能是狂犬病的。她反复问:要是她得了狂犬病怎么办?无论我们怎么排除这种可能性,都无法让她放心。昨晚睡觉前更是急得泪眼汪汪。一遍遍地说:I don't want to die.我被她弄得毫无办法,只好说:明天一大早带你去看医生。而她似乎医生也不全信了:“要是医生什么也不做怎么办呢?”
今早吃过早饭便带她和开文一起去家庭医生的诊所,约3里路,歩行前去,也好让他们有所活动。天热,阳光也强。我和开文这一向都有比较严重的过敏反应,打喷涕,眼睛酸痛,没劲。趁此机会也要医生开些药。在诊所中先让开文磅了一下体重,他一个假期的节食,居然还产生了一些效果:从210磅降到了194.4磅。一向自称不爱钱的他这下也不清高了,问我他可以获得多少奖励。我说给你140元,分期付款,一周20元,必须坚持节食和锻炼,看他样子,还比较满意。
女医生给丽丽看病,听说她又担心狂犬病,禁不住发笑,看了看,摸摸掐掐了一番,说:你什么问题也没有,万一你还不放心,给你开个单子,拿去化验室验血和尿。丽丽为了确何“生命安全”,满口答应好。此地化验室,药店及诊所全是分开,互不相属的,周末化验室不开门,我们在药店拿了过敏药后就回家。一路上,我向她描述抽血验血如何恐怖,她全然不为所动,看来下周免不了还要带她去验血。
下午送丽丽上提琴课,得知她那位美丽的老师露西娅跳槽了,新老师是位中国男人,可能在四十-五十岁之间。丽丽课后说新老师很好,可我还是有点为露西娅的事感到可惜呢。
晚上是上次为开文所订的最后一次射箭游劲,饭后歩行,急行军,20分钟,正好赶上8点。他拉断了一张弓。东西到了他的手中,没有不很快就坏掉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7楼  发表于: 2015-09-08  
秀才不出门
今日劳动节,休假。北美的劳动节在秋天,中国和欧洲都是五一。妻子要去逛cne,多伦多市中心的加拿大展览中心,据说今日还有航空秀。我和开文都无兴趣。结果她带着丽丽去了。天气酷热,最高达到33度,差不多是今年最热的一天了。下午两点多她们回来,大呼上当,没什么东西可看,就不过是赶集样的,又热得要命。相比之下,我倒是享受多了:一天没人唠叨,电脑上玩玩,沙发上躺躺,逗逗猫,抽抽烟,悠哉游哉,真是秀才不出门,胜走万里路。
晚饭后全家出去散歩,带着下午采的一纸箱葡萄和少许红辣椒,打算顺路带给老扈。没想到敲开他的家门后就走不脱了:丽丽定要进去玩,老扈也要拉我进去喝酒。盛情难却,进门坐下,喝了二两汾酒,腰果与青葡萄下酒,很是舒服。回家时已是9点。丽丽明日开学,暑期正式结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8楼  发表于: 2015-09-12  
泄气
一下班,急匆匆驱车往回赶,还未上主路,红灯停车,忽见车后一驾车者停车后,嚷着什么,并下车往我的车门这边走过来,心中诧异,还有些担心是找茬子的。但自忖刚才并无招惹任何人,便坦然将车拉到泊车档,开窗,看他究竟要说什么。那人走近,敲敲车,说道:“朋友,你有一只车胎爆了。”我大惊失色,问一声真的吗,连谢谢都没说,开门往后一看,左后车胎果然泄了气。不待我下车察看,转了绿灯,得走了,忐忑不安往前走,若上了芬奇路马上就得上高速,这样开实在不明智。到了路口,见对面无车,急做U转,掉头走低速街区路,打亮紧急灯,耐着性子慢悠悠地往回开,比平时多花了约15分钟。本想在路上找一家修理厂补胎,可平时熟悉的汽修站都不在这一路上,何况这种时候,人家也可能急着要下班了。索性开回家,打算明天上午(今日有些累了,不想动手)自己动手,先换上备用胎,再去找老车行补胎检修。开车这么多年,从未自己换过胎,很早就想试一试了,且看明日有没有值得吹牛皮的。
回头细想:那个提醒我爆了胎的人真不错,虽算不上了不起的大事,但在交通之中,下车唤人,提醒风险,十个中未必有一个能做到时。摸心自问,只怕唯有惭愧了。没太看清那人,印像是四十岁左右白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9楼  发表于: 2015-09-13  
秋来团扇合收藏
唐伯虎诗云:秋来团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家谁不逐炎凉。有一件事情可以证明:我不属于这个“大家”。夏天过完了,秋老虎也于上周末跑远,今晨小雨,秋凉瑟瑟,我家却请来了一位老朋友修空调。
我家的空调是早以为老旧不可用,必须更新的。两年前买房时,就因这空调问题,要求房主降价两千元,房主也依了,估计他住这儿时就没用过这空调。今年七月份我生日那天,老婆秘密请客。天热,无空调,我对她请客强烈不满,把她都气哭了。后来老许来了,给我里外检查空调,发现空调机本身是好的,只是地下室更换新暖气炉时,很可能将温控器的电线接错了。得知此由,很是高兴,相当于白捡了一台空调。当日他没带工具,且此事是电工的,便要有电工执照的老余下次来帮我修好。一晃又过了两个多月,前几日突然气温陡升到33度,闷热难当,老婆在微信上抱怨,老余看了,说周末来给我检修。
今日一早将丽丽唤起,带她去验血,因下雨,且右膝有些痛,不愿走路,还是驾着跛着一只胎的车前去化验室,没想到居然今日不开门,在门外瑟索着等了半个小时,丽丽喊饿,便回家了。吃过早餐,作势自换车胎。好不容易将车左尾顶起,才发现程序错了:须先松开车胎螺帽再将车顶起才对。只好放下来,以一根长螺杆松螺帽。本以为简单不过的事情,却把我弄得糊里糊涂。那些螺帽紧得不得了,我双手用力,几乎将车抬起来,螺帽却纹丝不动,反复试,又上网查是否是方法有误,都没有解决。又只得放下,打算等老余来时,问问他。十点多,老余到,他也试了好几回,不行,大呼奇怪。后来他先将螺杆放好,站在螺杆上用力踩,终于将一个螺帽弄松,我依法炮制,总算得了法。随后请他检修空调,楼上楼下跑了大几十回,中途还打电话问了老许一些相关问题,11点半线路全部重新接好,接线盒盖好,开机一试,空调机猛转,一家惊喜----虽然今天要开暖气才舒服。
老余不肯留下吃饭,老婆在院中采下一箱葡萄,又从冰箱中拿出两瓶自制辣椒萝卜送他(并托他带给老许),他欣然笑纳,开车回家。他走了十分钟左右,我发现早在温控器上关了的空调还在猛转,内外反复查看,确认了空调还是有问题:它现在是能开却停不下来。再打电话给老余,他要我关掉电源。试试,发现它只可通过关电源停下。好在它的电源是独立开关与其它东西无关。我要老余先回家,暂时不急,下次再来吃饭时顺便修。。。。。
午饭后接着弄车胎,儿子也来帮忙,没过多久,就将备用胎成功换上,暂且这样开几天,下周有空再去老地方补胎。破天荒头一遭之后,出远门心里更有底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0楼  发表于: 2015-09-19  
有家不能归的老板
本周惊悉:八十一岁的老板,我习惯称为老头子,现在有家不能归,住到女儿家里去了。大约是前不久,老夫妻吵架,老太太打电话叫了警察,说老头子欺负她。老头子被勒令离家。他有个庄园离我家约半小时车程,他儿子在那儿住了几年了。他将儿子解雇后,儿子潜入公司,将公司所有业务数据全数删掉,他也报了案,并且提出了刑事诉讼。父子关系已是水火不容。他想将儿子赶出庄园,可老太太也有庄园一半产权。他没有办法,只好住到双生女儿中的米雪儿家。
现在老两口不住在一起,在公司里见面就吵架。老头子说老太太疯了,老太太说老头子是暴君,独裁者。老头子有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老太太只有百分之三十。所以在公司里老头子说了算,他几乎取消了老太太的一切权利。而老太太又偏是个死抓不放,视权如命的妇人。失权之后,每日一副垂头丧气伤心欲绝的样子。看样子,老两口还免不了要打官司分财产-----为了对付彼此,他们开始互相录音录相装摄像机收集呈堂证------可悲之极的一家子!
好在我只管做事,尽量避免卷进去。迄今为止,我的策略还是很成功的。

昨晚我要丽丽拉琴给我听,有一首曲子,叫《新世界》,我特别喜欢,以前她拉得不错了,最近一阵子没怎么练,拉到最后几句总要出点小错。我很小心地向她指出,她还是很生气。我说:我很喜欢这个曲子,很想听到完美的演奏。你猜她怎么回答?她回过头狠狠地说:“oh, too bad,you don't have a perfect daughter!"(太糟了,你没有一个完美的女儿。)
她的座右铭就是:"nothing is perfect. so,don't judge!"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1楼  发表于: 2015-09-20  
死于风景
周六一早去时博士处补车胎。一周前后车胎被钉子扎破后,一直用着备用胎。时博士的国威车行周六一般都很忙,昨天又是最忙的,一见面他就说:“伙计,你只怕是白来了,今天忙得不知从哪儿做起。”我说,就补一个车胎,已经取下来了,补好我自己回家换上。他无奈答应了。然后在那儿一直等,另有一中国老人也在那儿等。无事攀谈得知他是17年前移民加国的,来时正是我现在的年纪:45岁。原在国内做到了大学副教授,教政治学。老婆在美国留学,将他一并移以加拿大。来加后在一家电子配件厂做装配工,一直做到现在,很知足。他说:“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你都不好意思生气。”他老婆原来是教英语的,现在政府办的移民语言辅助班教英语。两人聊了许久,还不见补胎的动静,我便去街对面的沃码,坐在停车场上看书。老婆最近在看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短篇小说集,前天说她看到了一个小说《死于风景》,和我的小说《血色杜鹃》极像,强力推荐我看一下。我有很多年不看英语小说了,一是没情绪,二是费力。这两年来因为远视严重,英文小说一般印刷字体很小,更加不愿意看了。不过在此无聊的等待中,坐在不凉不热的阳光中看看书,可算最好的消磨方式。一口气看完了《死于风景》,果然写得极好,其中主要部分,即两个野营女孩在一个湖边山崖上,其中露西借口去小便突然跳崖,从此消失于青山绿水中的情景,确实与我的《血色杜鹃》不谋而合。(实际上她的小说恐怕要早很多年,背景常在二战前后)但她比我写得远为丰满,深厚,复杂。她的诗也写得极棒。很多人认为她当是加拿大最好的作家,很意外的是,以前我没怎么听说过的门罗获得诺奖,而不是她。门罗的小说我读过一点,感觉不及阿特伍德远矣。
看完小说回车行,见胎已补好,找时博士付账,他说,既然你自己装,给5元钱算了。这么便宜补个车胎,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我更不好意思装大方摆阔说:“才这么一点?”
中午回家,家中硝烟未散,两孩子打架了,丽丽说哥哥踢了她的腰,她受了重伤,一直哭,一直在地上爬,说是直不起来。我虽知她在装也不敢挑明,只好一直哄,到下午两点才好。答应她去买万圣节鬼装,条件是像正常人一样走路,她终于不装,又蹦又跳了。一直在强辞夺理的开文,心底里大约还是有些懊悔,这下见丽丽好了,情绪也变好了。带二人一起先去沃码买东西,主要目标是猫儿专用的沙子,猫儿在其中大便并自己掩埋,每天将中沾满沙子的猫粪挑出,丢掉,室内便无任何臭味。买完东西要出门时,突降暴雨,因为要赶丽丽的小提琴课,躲了一阵雨,见没时间了,只好破雨冲进停车场找车。跑到车边,肺都气炸了:原来丽丽座位边的车窗没关,车内又淋得透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2楼  发表于: 2015-09-21  
水费
上周五收到水电费帐单,含税共506元,虽然远高于平常,但毕竟不是天文数字,感觉大松了一口气。刚才查看老帐单,对比一下:五月到七月的水费为135元,七月至九月的水费为406元。七月底出门旅行四天,因抽水马桶没有自动断水,白白流掉的水费约270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3楼  发表于: 2015-09-25  
暴殄天物
饭后只想消遣一下,找了个朱丽娅罗伯兹的电影看着,听到两小鬼玩猫,笑个不停,没太在意,过了一阵子见他们笑得天翻地覆,忍不住过去看一下,不看还罢,一看火冒三丈:开文这个蠢东西,竟然拿面包片做玩具逗猫,猫帽子,猫眼镜遍地都是,总共大概用了七八片,大半袋面包!我大声呵斥,他哪里当回事,嘻嘻笑着跑到地下室去,一边喊:反正我不喜欢吃面包......
丽丽今天也把我气炸了:一回家就不停地提要求,要买东西参加这个的、那个的生日会。吃饭时不好好吃,大半时间在玩猫,与开文斗嘴。我烦不胜烦, 说了她几句,她鬼比道士还恶,居然在我面前拍桌子。我一怒之下以筷子砸碗,霍地起身,推了她一把,她顺势一倒,哀号控诉了半个小时。我也懒得理。开文倒是装出副老大哥的样子,用他的各种高深理论开导她,居然慢慢地见了效。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4楼  发表于: 2015-09-27  
中秋快乐!
每次都是过了中秋才想到中秋,因为时差,我常弄不清中国中秋究竟是哪一天。下午和老婆讨论了一会儿,才确认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而此时,当是中秋日上午,过一会儿该给家里打个电话问候。门外月色正好,可老婆去加班了,儿子在玩电脑,女儿去朋友家参加生日晚会了,我站在前庭抽一枝烟,望了一会儿月亮,也不知道除了看电视或者玩电脑还有什么更好的事情可以做。我们的中秋节是明天,明晚定要出去“走月亮”。
昨日疲困,下班后事多:朋友竞选国会议员在即,经费告紧,答应了再捐。竞选支部要派人来取支票。可丽丽要去大市场去给朋友生日买礼物和万圣节装(万圣节还有一个月,她就迫不及待的要准备上了)。老婆过两天也要过生日了。我打算买一件稍为贵重一点的东西,省得她说我一辈子没给她买过拿得出手的物什。先去市场,在那儿的百家自选餐馆吃了一顿。儿子、女儿和我所选各不相同。饭后逛首饰店,丽丽作参谋,很快选中一物,价格不菲,咬牙买下。连声嘱咐两小家伙暂时保密,二人都答应守口如瓶,直到周二。没想到丽丽今天一早就跑到她妈妈的床上去告了密。看来要小孩子保密是一件很艰巨的事情。


刚和母亲打电话,趣事一件可记:家中一只母鸡不见了好久,母亲以为它被野兽或者鹰吃了。前两天它突然回来,还带着七个小鸡!我家的鸡是散养的,没有鸡笼鸡窝。晚上皆宿于门前枫树上。母鸡生蛋,皆各自选点。估计那只母鸡把蛋生在后山上某个隐秘处,前些日子自去孵崽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85楼  发表于: 2015-09-27  
中秋快乐
图片:649055108@chatroom_1443350975859_2.png
级别: 创始人
86楼  发表于: 2015-09-27  
回 85楼(姜海舟) 的帖子
姜兄中秋快乐!湖州月色可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7楼  发表于: 2015-09-28  
棒球
下午无人打扰,安安静静地看完了一部很长的电影,是关于二战期间美国第一支女子棒球队的故事。本来对棒球一窍不通,并且坚持认为棒球是世界上最无聊的运动:偌大的场地,才那么小的一个球飞来飞去。大部份人站在天遥地远的地方,闲着无事,偶或不知所云地跑来跑去。有些人尖叫着,我这样的观众却不知道他们为何尖叫......今天能看完这样一部关于棒球的电影,得益于上周日晚上的教育。那天我和妻子夜间出去散歩。经过近处一个棒球场。两支民间球队正在灯光下比赛。没有观众,除了一位老妇人牵着两只狗坐在看台上。我以为她也只是如我们一样的过客,后来才知道她是正在打球的某队员的母亲。妻子今年以来附庸风雅,常常说要去看多伦多蓝岛队的比赛,我一向嗤之以鼻。她要坐下看球,我很不情愿地陪着,煞是不耐烦。过了一会儿,她开始问老妇人如何看棒球,老妇人出乎我的意料,竟是十分的热心,不厌其烦地讲解规则,加上现场指点,我也终于明白了门道。这个意外收获让妻子非常高兴,我顺便捡了个便宜,似乎觉得棒球也不那么无聊了。
北美城市地广,到处是棒球场: 巨大的草地,高高的围栏。民间球队组织比赛须向市政付费申请。平时孩子们练着玩的话就在普通公园草地上。我们这些外来移民,少有懂棒球的。所以也很少看到华人孩子玩棒球。

上午带丽丽去公园打了一会儿羽毛球,开文睡懒觉,到11点多才起来。他平时比我们都起得早,一般在6:30。睡得晚,和我差不多时间,11点左右。是以周日睡懒觉我一般不管。下午带他们两个去附近一家天主教小学操场打篮球。很久没和他们一起玩过篮球了。今天天气好,玩得比较投入。我和丽丽一边。开文自成一队。最后开文10比9获胜。----我只要看到他运动、流汗就开心。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8楼  发表于: 2015-09-29  
验血
就近这家化验室,周六不开门,所以丽丽的验血,一拖就是几个星期了。今天周一,本地学校的PA DAY,学生不上学,老师据说上班。所以一早让她妈妈带她去验血。天下着小雨,我开车将她们带到化验室西边的大路口。下班回来时问她,验血可怕不,她竟然说一点也不可怕,而且她现在放松了许多,很快就会有结果,用不着提心吊胆了。她的身体总的说来蛮不错的,却不知何故,喜疑神疑鬼,最近她在网上搜索,给自己还诊断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病名来,英文我不记得拼了,中文有无翻译都是个未知数,明天记得让她自己给我拼出来。
昨晚中秋,饭后全家出去“走月亮”,先是大感奇巧:今年中秋节北美正值超级月亮和月全食同夜出现。走了一阵,天黑了,就觉得很不巧了:西天空旷,东方却是层云蒙蔽。8点半才见月亮很勉强地挣出她的花脸来。走了一个多小时,都累了,回家看电视。11点多出门看,大概月已全食,天上薄云依稀,却找不到月亮的踪影。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9楼  发表于: 2015-10-03  
一级作家
昨晚给家中打电话,乡贤老中医杨松青先生正好在我家坐,顺便电话攀谈了约五分钟。他可算是我故乡的一位奇人。读书只到初一便因家贫辍学,后自学获得中医执照,后又入卫校学西医,获得西医执照。长期在我乡行医,自著医书。退休后苦攻书法与诗词,出书数部。诗友遍天下。月前喜获文化部与中国作协等部门联合颁发的“国家一级作家”证书。其自强不息之精神实令我辈汗顔。
有趣的是:他与我母亲同年(?),同姓,但辈份高。我母亲称他为“叔”。但我们兄弟按村中的排行与辈份,却该称为“兄”。

一早丽丽又发宝气,为自己的“病情”而焦心落泪。过了一阵子,又说,只要去学校就会感觉好些。我正觉得家中开了暖气后有些闷,便答应带她去学校走走。近日降温,晚上只有4-5度,供暖高备又开始工作了。今早风大,出门更觉寒冷,只穿一件夹衣还觉不够,才走了二三十米远,我们又返回加衣。进了屋,丽丽突然改变主意,说不去学校了。我说那我们去邮箱取信吧。本地街道上,一般是十来户人家共一个大邮箱。邮递员只将信件送到大邮箱,对应每家号码,分装在不同的抽盒中。我打开自家信箱,发现里面有一把钥匙,上附字条:请开1B信箱。依言打开另一个大盒子,见一密封纸箱。我不知何物,丽丽却兴奋得跳了起来:原来她要妈妈订购的“魔术沙子”到货了。这一高兴,暂时又将她对于“病情”的忧心冲散了。

她上周一验血结果尚未得知。hypochondria,是她对自己的诊断。即疑病症。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