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难得浮生一日闲(记事本)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4-20  

难得浮生一日闲(记事本)


妻子订了今天早上经温哥华到上海回国探亲的机票。昨日一整天在忙着买东西收拾行李。她处理这些事情总是干脆利落,井井有条。而我恰恰相反,一遇这等杂事心里便烦,一烦就没有主意,一没主意就会弄出问题,或者拖下去。反正我帮不上忙,就只顾处理一些孩子的事情:送丽丽上音乐课,送开文去电脑店讨教有关问题。一日之内,光电脑店就跑了三趟,后来不胜其烦,大失耐心,当众就发火了。回来妻子知道了,说:“没什么别的本事,做个司机也不耐烦。你这样的就只合去流浪。”
今早四点半起床,五点出发,送妻子去机场。机场一带交通非常复杂,天色尚暗,路牌远了看不清,待看清楚往往又迟了。结果一错再错,在附近的427高速公路上下出入好几回才找到一号航站楼。放下她的行李便匆匆赶回,因为两个孩子在家睡觉,心中不大安稳。谁知出来时还开错了,本来要上401,却被迫进了427。后来将错就错,在427上直往北开到7,再转400,倒是开辟了一条“新航钱”。回家后又睡了一两个小时,醒来时看到妻子留言:原来她没登上原订飞机,改签了直飞上海的,要到下午一点才起飞。
侍候孩子吃过早餐便开始准备到野外吃的午餐。十一点带孩子开车去约八公里外的汉伯河谷。刚停下车,便见山坡上有三只野鹿在撒欢,丽丽高兴得尖叫起来,它们受了惊吓,跑远了,我的手机都没来得及拿出来。本打算如去年秋天一样往北走,见有人从南穿过上桥洞上来,开文便提议向南走,看看。半个小时后发现一个异常开阔的河谷,看似野餐野营绝佳之地。可惜今日气温不高,风大,行人很少。很开心地玩了两三个小时返回,买菜,到家便开始做饭菜,从四点半一直忙到七点多,才算把一家三口今明两天的饭菜安排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5-04-21  
自豪
昨日从汉伯河谷回来,丽丽不知怎样扭伤了脖子,哼哼唧唧一个晚上。睡觉时拉着我不肯放我走。大风,屋外惊天动地的风声也让她非常不安,她问我:“这么大的风,要是把妈妈坐的飞机吹破了怎么办?”我说飞机飞到很高的高空中就没有风了,这才放心,呻吟着一手勾着脖子睡着了。今天早上起来还说痛,若是她妈妈在家,说不定又要赖着不上学了。知道我不太好说话,而且有言在先:这几天必须绝对服从,她虽不情愿,还是勉强上学了。下班回来还见她歪着脖子,但没怎么叫痛,估计问题不大了。
不同于往日,一回家就开始煮饭,备菜。将昨日腌好的三文鱼和鸡翅放进烤箱,第一次全程自主操作,居然烤得火候极好。孩子们大加赞扬,竟说我的菜比他们的伟大的母亲还要做得好,让我大为得意,深感自豪。
洗完碗才坐到电脑前,在QQ上给老婆发了信息,过一会儿她便打过来了。她手机申请了国际漫游,这样联系就不需中间途径了。已到长沙,正准备去医院探望......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5-04-22  
帮倒忙
快十点了,我坐在楼梯口剪完趾甲(难得抽出空来),拿着个扫帚马马虎虎打扫一下。丽丽刚洗澡换了衣服,问我怎么还不睡觉。我说爸爸还要洗衣服,一堆子事呢。过了两分钟,她抱着一篓子衣服下楼,要帮我放进洗衣机。我问她衣服哪里来的,她说都是要洗的衣服。我接过来一看,却是我刚从暖气房里收起来的干净衣服。为偷懒,我将它们全倒在主卧室的床上,没有整理,她想帮忙讨好,不去洗澡间拿脏衣服,却把这些干净衣服一古脑又装起来.....
天气不好,才几度,下午狂风,还下了一阵雨。晚饭时更落了十来分钟的冰雹。往年此时都是落花时节了,现在草刚绿,很多树还没吐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3楼  发表于: 2015-04-23  
吸尘
今日还是雨霰交加,明天也好不到哪儿去。情人节时买的一棵棕榈树,前些日子天气晴和时端出来晒太阳,老婆吩咐我晚上要将它抱进室内,可我懒性难改,有几个晚上没作。昨晚后院桌子上都结了点冰,今天细看棕榈树,好像大势已去.....
从回家一直忙到八点,腿脚很是酸痛。这几日做家务,每日早晚加起来不少于四个小时,自以为功莫大焉。相比之下,上班倒算了休息了。今天有点太累,便将两小儿也动员起来了:丽丽整理衣物杂货,开文吸尘。丽丽开价二元。文文倒是二话没话,吃过饭便开始干,居然有板有眼,不到半个小时,把主层吸得干干净净。这是他在家第一次做此事,特别记下。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4楼  发表于: 2015-04-24  
累坏了
和LINDSAY约好五点半,结是六点才到,上了一个小时课,开始作饭,吃完洗毕,已是9点半,累坏了,脚都有点拖不动了。妻子昨晚去岳阳,虽只呆了两三个小时,父母还是高兴得不得了。她带回去的电子相框,里面存储了几百张照片,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父母在加拿大时,那时丽丽还是婴儿,文文也是小不点。早上打电话回去,母亲正在看照片,感叹不已。妻子也发来两张照片,一张是桌上的菜,另一张是我哥在挖笋子。妻子带了两棵笋子去长沙,并发誓要将其中一棵带出国......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5楼  发表于: 2015-04-27  
接机
昨天丽丽参加女同学生日晚会,并受邀在同学家过夜。下午为了找睡袋,弄得我差点失去了耐心。记得家中至少有两个睡袋,文文小时,经常要在地板上铺睡袋过夜。搬家后不知老婆放在哪里,楼上楼下找遍,都没见到。而丽丽又声称没有睡袋绝不罢休。上完音乐课回来接着找,还是杳如黄鹤。我说:那就不去算了。丽丽无奈,只好找了一张小旧被子,带上枕头和睡衣等物,塞在一个塑料袋中。五点开车去找同学家,也费了一些周折,在那一带转了几圈,竟找不那条叫做“银箭”的街。后来幸好问对了人。
上午十点半去接她回家,她和同学正在后院的蹦床上蹦蹦跳跳。
接回丽丽,对两家伙说:妈妈今天回来,你们要帮忙做家务,迎接妈妈回家。二人欣然受命:丽丽整理楼上楼下各种杂物,文文吸尘。我去买菜。快一点才回来,家中竟也井然,干干净净。因不想做饭,从超市中带回了一盒烤鸡翅,四个大肉包。孩子们吃得很香。
中午老扈与小孩子过来玩,带来一盆金银花苗,一袋他岳母做的油条和年糕。他一进门就聊起了“汪国真之死”。喝了几口酒,扯了许多。
老婆的航班本应七点到多伦多,在网上查,晚点了,八点左右到。准备了几个小时的饭菜,此时却有点左右为难了:若等接了老婆回家一起吃,起码9点多了,孩子们明天要上学,不宜弄得太晚。现在就吃又不饿,且怕老婆不高兴。
快6点半了,鸡翅三文鱼已经烤好,猪肝已紧水并切好,其它菜蔬也洗尽备好,只等下锅。过一会儿就得动身去机场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6楼  发表于: 2015-04-28  
吃石头
昨夜不到七点即动身去机场,先在机场停车场停了车,半小时五元,本以为一个小时可以接到人,结果飞机晚点一个小时,停车费就花了20元。妻子在长沙最后两天病了,估计是空气污染问题,说是头痛鼻痒,气都喘不过来,一下飞机立马好了。她说:“让我先痛快地吸几口空气....”快十点才到家,丽丽看到妈妈喜极而泣。开文却没事般的----他可不是个儿女情长的样子,只要自己玩得好,天崩地塌都无所谓。
妻子回一趟国,我也不是没一点收获。她带来《杜诗重构》《玉溪拼图》共三十多本,烟两条,老家林子里挖来的鲜笋一棵,腊肉两块.....
下午三点多,丽丽打我手机,号啕大哭,说了一气,我都没弄明白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她的老师又来电话了,说:放学前一会儿,丽丽在操坪上跑,同学狄伦在后面扯了一把,她的袄子被扯掉,扑倒在地上,吃了一口沙石,在学校就哭翻了天,老师要留下她,她却不肯,哭着上校车回家了才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这事问题是大是小,有点着急,但并没有提前回家。一到家,她便哭着扑到我怀里。问她到底吃了多少石头,她用手指一比,看起来好像有粒蚕豆大小,她还说不是一颗,而是好几颗。喉咙还有些痛,肚子却没有感觉。本想带她去看医生,她回到电脑前,自己倒不想去了----观察两天,应该可以随大便排出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7楼  发表于: 2015-05-04  
篱笆
周五晚回家,看到门前门后草地百孔千疮,满是一元硬币大小,一寸深左右的小洞,从洞中挖出的硬泥遍地都是,看起象是成千上万的葡萄酒瓶塞子。很是惊讶,侦探一番,发现邻居中也有几家门前草地如此,猜想是老婆发神经,听了所谓草地护养专家的话,请人所为。深夜回来一问,果然。为此还付了40元。居说是为了让草地吐气。害得我都不想在草地上走了。
下班时要孩子们自去惓比萨饼当晚餐,电脑上刚玩几分钟,开始出鬼,视频广告不停地跳出来,过了一阵,就出现语音警告通知:你的电脑被插入了间谍软件,你应该尽快打电话给-------,在其指导下解决问题。这个通知也无法关掉,不间断地说得人毛骨悚然。心中大烦,无法工作,本想打个电话试试,却也担心这就是个圈套-------等儿子回来,赶紧求助。他说千万别打电话,一打电话就会上当。他坐下弄了一阵,在程序中将它删除了,问题暂时解决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他再次将其删除。这两天再没出现同样问题了。儿子着迷于电脑,自学了不少东西,现在终于也能帮笨爸爸解决一些问题,让人感叹“崽大父无用。”
今日上午先带孩子去多伦多旧家附近的几个小公园玩了个遍,天气很好,真的只能用“鸟语花香,风和日丽”形容。经过老家,看到新主人将我原来的花坛改了草坪,墙脚粉成淡红色。女儿感叹那一带才两年就这么破旧了。儿子说:不是那儿变破旧了,而是我们在更好的地方住习惯了,这儿才看起来这么破旧。
买了菜回家,老婆也醒来了。吃过中饭,她忙着弄花草,我小睡了一会儿,刚准备在电脑上弄一会儿,就听了她抱怨我这么好的天气猫在家里,不干活。顶不住她们唠叨,出去院子里,修理破倒散乱一冬的前篱。真要动手,就发现缺这少那,幸好昨天买了一把可充电的钻枪,70加元的中国货,正要试手,弄出点成绩来,所以不辞劳烦,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竟也把篱笆给修好了。儿子也帮了些忙,功不可没。这事儿我惦记了好几个月,总算成功,不枉一个好日子。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8楼  发表于: 2015-05-06  
爱惜小命
周六饭后一家人出去散歩,孩子骑车先去了吉普森小学,回来时也是他们先走,快到家时,看到丽丽和开文正在逗一只猫玩,丽丽惊慌失措地喊:“我染了狂犬病。”原来她逗猫时,被它的牙齿挂了一下,手腕上留下了一粒芝麻大小的伤痕。我们都笑着说没事,她仍然害怕得不得了,坚持要去看医生。周日家庭医生不工作,我只好许诺周一下班后带她去。昨天一下班,她果然没忘记。我们在3号看病室等了一会儿,女医生进来检查消毒器时顺便看了一下丽丽的手,笑着说:“就这么一点伤啊,百分之百没问题。”丽丽说:“我担心狂犬病呢”。医生问:“你才九岁,哪里知道这些的。”她回答:“我哥哥什么都知道。”医生出门后,我们又等了半个小时,她再来时,惊讶地问:“你们怎么还没走?”我们这才回去,丽丽也如释重负,一回家就向网友宣称:“我没有狂犬病了。”
现在的孩子,自己的小命看得可真紧。我小时被狗咬过少说有四五次,每次都咬得血淋淋的,从来没想过要去打针什么的。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9楼  发表于: 2015-05-07  
大脚怪与臭脚怪
文文天生一双大脚,又宽又厚,还有点平,特别烂鞋。一年要穿破三四双鞋子。要买到合适的也不容易。前天早上他出门时才注意到,他每天穿的那双,右鞋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要他换,其它的鞋子都小了,穿不进。好在他毫不在乎。今晚带他去买鞋,还好,找到了他满意的。29元。
这几日天气变热。回来时经常闻到家中一股脚臭,不用侦探,便知是丽丽的。她不喜欢穿袜子,经常赤脚穿在鞋子里,这样“效果”更显著。前夜里回家时,坐在电脑前,她的鞋袜就在电脑桌下,我的头都被臭晕了。后来忍无可忍,将二者一齐扔门外,拉着她去楼上用肥皂仔细洗了一番,室内才慢慢变得宜居了。这两天情况大有好转,估计是换了不同的袜子的缘故。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0楼  发表于: 2015-05-09  
跳过春天
刚刚感叹:春天终于来了。其实已是夏天。太阳很强烈。28-9度了。大树的顶梢才笼上嫩黄新绿。今天休假一日,事情却没少干:上午先修一把餐椅。好端端,看起来很结实的一把新椅子,才半年时间,因儿子天天坐在上面玩电脑,竟然断了榫,分了家,成了前后两半。这个儿子破坏力超强,什么东西只要与他有关都坏得快。修完椅子洗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车子内外搞干净,感觉又有点喜欢它了。中午小睡醒来送老婆去地铁站,路途不短,便想着顺路做些什么。回来时便去了NATIONS,我常去的一个超市,买了下周的菜,和一些菜苗:16株辣椒,16株西红柿,10株黄瓜,两株苦瓜。准备明日翻地种菜。晚饭后送文文去TRAIL。回家已近九点。给妈妈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一天的功课差不多完成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1楼  发表于: 2015-05-11  
老圃
周六上午剪过草,开始翻地,阳光毒热,一会儿就是浑身大汗,要猛灌冰果汁。到午饭时才翻了一半。下午要送丽丽去学琴,所以本无雄心在一日之内完成种菜大业。丽丽的音乐老师可能度假去了,没通知我们,学琴不成。回来时天阴了,正好干活,功效大增,居然在两个小时内把地翻完,整理好,将草根都装袋了。天色沿早,开始洒几点散雨。担心雨后土湿,不好干活,决定把菜苗栽下去。晚饭前竟将一切完成得完美无缺。看着新整的地,新种的菜,不觉油然而生一种“老圃”的自豪感。不过,人确实有些累伤了,饭后洗澡,出去散歩,都有点走不动了。
最妙的是:深夜开始下雷雨,到今天都是阴雨,这对刚种下的菜苗是极好的,于久旱的草地也是甘露。
昨夜在网上偶见《聊斋新编-陆判》,开始抱着无聊心态,点击看看,不一会儿便看出味道来了。到今天共六集看完,极妙。近年内国内附会经典名著的作品中,此或为最佳故事。看时就不免有些遗憾:这都是我曾有过的想法,只缘人在天涯,忙于蚁计,许多奇思妙想都无力付现,看到他人成之,实深羡之。
昨日累伤,今天懒洋洋。中午将儿子接回后,小睡了一会儿,精神方好。在老婆催促下,开始着手修理车库中用于浇前园花草的洗车用的一个龙头。该物不用无事,一放水便激流四射。我于水系统的东西很是生疏,也颇畏难。弄了半天,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旧龙头也取不下来,只好先去HOMEDEPOT看看问问。附近新开了一家,甚合我意,十分钟可到。在那林林总总之间,要找到自己要的东西真是很难,只好找客服帮忙。说明情况,那人告诉我不能取下整个龙头,只可将龙头前部开关零件取下来,再到店中找配套解决办法。在他建议下买大扳手一把,螺丝钳一把,回家后很顺利将龙头开关取下,随即再返店中。那人看了,认为是埑圈问题,在架上找来找去,却找不到合适的更换。弄了半天,他亦无法,建议我去专业店(周日不开门。)。如此折腾了几个小时,问题还是问题。回家后甚是沮丧,本拟收兵,看到厨房水槽上净水器的小龙头漏水更加严重,让人有点忍无可忍了。此物已烦我将近一年,一直没有想到解决办法。这回打开水槽下的柜门一看,忽然有了发现和灵感:净水器是后来插入水槽之下水管的,将它这个个支系整体取除,不就完事了。虽然操作颇为不便,咬牙干了一阵,居然功成,“大慰今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2楼  发表于: 2015-05-13  
讹传
上周某日,丽丽的老师打电话来家中“慰问”:她说听丽丽在学校讲,外公去世了,妈妈得了癌症。周六丽丽一位女同学的妈妈,(家在附近两百米以内,可能是印度人,名叫'傻姑‘)经过家门口,见妻子正在前面草坪上施肥添撒草种,惊问:“听说你得了重病,怎么还干这么重的活。”原来她也听她女儿讲了,可见女儿的谣言流播甚广。听了颇为恼火,责问她为何乱说,她一口咬定,是别人听错了,她说的是:外公差点去世了,妈妈去医院检查有没有癌症。和她说不通,也只好一笑了之。
阴雨两天,气温又下来了,今夜只有6度,加上见,出门颇有寒意。杏花已谢,樱桃花李花梨花尚好。鸢尾花将开未放,芍药正含苞......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3楼  发表于: 2015-05-14  
换牙
丽丽有一颗牙齿松了好几个月,要给她拔掉,总说怕痛。昨天,它已经非常松了,我要扯,她双手捂着嘴,如逢大敌。许她两元钱,如果她让我拔牙或者她自拔掉。她反反复复,推推拉拉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到今晚,牙齿大半已脱离牙龈,只有一星点皮肉连着。她居然还不敢让我帮忙。后来在镜子前自捣鼓了半晌,终于将它弄掉,装在一个小瓶子里----其中保存了三颗乳牙。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4楼  发表于: 2015-05-16  
健将
丽丽昨日全校田径赛,据她自己说:一百米得了四年级第一名,立定跳远得了年纪第二名。虽然她的信用度不是很高,但估计这回说的是真的。回家喜洋洋的,抱怨腿都累断了。前一天给她的五元钱花了一半,剩下的想去小店花掉。文文无钱,不想去,便也给他两元。两人欢天喜地去买东西,没几分钟却怒气冲冲回来了。原来在路上丽丽扔了一个松球,打中了文文的额头,文文生气不去了。回来还吵得不可开交。我烦得不行了,便说:我开车送你去。文文听了又很不高兴,说了一串不中听的话。我说:不是我想去,是我宁愿去。丽丽听了居然大怒:“我很讨厌是吧,你开车送我去只是想打发我是吧。你不想去就别去了。”我嘲笑地了她两句,她更不得了,张牙舞爪,痛哭流涕。弄得我也火冒三丈.....因为晚六点lindsay约了另一女同事凯瑟琳同来,生怕她待她们来了故竟生事,只得忍气吞声,低三下四地哄她,总算让她安静下来了。
开文和新见的凯瑟琳谈笑风生,让我和lindsay都很惊讶。上了一个半月,6节课,他谈话时与人的眼接触有了巨大的提高。以前他说话时根本不看人,即使看人,最长的眼接触只有不到两秒。她们测录的最近的谈话录相数据显示,开文说话时眼接触的平均时长达到了7.6秒。最长的达到了16秒。
今日未上班,下午送妻子去了地铁之后,去某地寻找水龙头配件,交通很堵,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所谓的专业店,居然也没有我要的东西,其人告诉了我另一个地方,却没给详细地址,驱车在那一带找得魂飞魄散也没有找到,恨恨回来,一无所获。此事已让我极为烦恼:每次出去都要拿上原件,所以家里自来水的总开关必须关掉,用不上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5楼  发表于: 2015-05-17  
初生牛犊不畏虎
一早在网上搜索管道配件供应商,才知道昨日要找的那家其实就在约克大学东北尽头对面街角,我一念之差,转错了方向。九点左右打了个电话,随即带上旧龙头驱车前去,才十来分钟便找到该店。入店后也毫不费力找到了我要的配件。回来装上,嵌丝合缝,大功告成,当下开水把车冲洗了一番。水力甚猛,这么多年用车,从未如此痛快轻松地洗过车。这半个龙头,花了我将近两天时间,跑出去四五趟,但学了不少东西,还是值得的。老婆前院浇花淋草要轻松许多了-----水费自然也会大增。
中午把最近译作中自已最喜欢的几首列出来,要两个孩子从土生英语角度参考参考,没想到象丽丽这样的四年级小学生也还真能派上用场:她发现了好几处单复数错误。甚至还有更重大的问题。有趣的是,她看到不合意的词句,二话不说,就在电脑上改起来,真是胆大包天,目无尊长。还不时指责一些我故意犯的“语法错误”。文文毕竟大了不少,感受和理解能力强多了,在一旁气呼呼地制止她:丽丽,诗歌不一定要遵从语法。文文也提了几个不错的建议。想一想,一个人要精通一门外语多难啊,有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学一辈子都只是隔靴搔痒..........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6楼  发表于: 2015-05-18  
日本红枫
老婆上晚班,一早回来便下指示:先去沃尔马给丽丽买夏服,然后去CANADIAN TYRE 买一棵特价的红枫树,栽在前年锯掉的杏树处。我岂敢不遵命。和丽丽一起去,她当然很开心,买了两件汗衫,两条长裤,一条短裤,三根皮带,共53元。返回途中见一漂亮公园,很多小孩在那儿玩,顺道停下,让她在那儿玩了半个小时,拍了些照。继而去买枫树。两三米高的日本红枫要250元一棵,一人高的要90元一棵。25元一棵的只有一米多高,拇指粗细。但的确很漂亮,让丽丽选上一棵,回家后种树的热情立即高涨起来。来加国后,除在灰桥湾公园打工植树一个月, 再未种过一棵。老房子园子不大,我也从未想过在那儿长住,所以只种菜,未栽树,把而砍掉了一棵老桃树。(倒是父亲无事闲逛时捡了一棵很小的spruce,随手种在园子里,后来长得很漂亮,于今怕有两三米高了。)
前年锯掉的老杏树树桩尚在,有我这个瘦人的腰那么粗,要挖掉真是个大工程,尤其是在不想过多伤害草地的情况下。先沿着树桩用铁锹挖了一圈,掏出四棵大根,却没有适合的工具将它们斩断,拿着把厨用的剁骨刀试了几下,直如以水果刀屠龙,估计干到明年此时也不会成功。当下吩咐儿子继续挖土,自己再去Canadian Tyre ,买来斧子一把(13元),长柄大锤一把,重逾20斤,24元。有了这两件法宝,和儿子在烈日中苦干两个小时,终于将树桩挖断。举家欢腾,妻子忙不迭给手持大锤的儿子拍照。和儿子将树蔸抬出来时,他不小心,双让树皮给伤了,手上划了一道口子。他妈妈赶紧给他包扎,他倒是满不在乎的说:一个经常剥指甲弄得手指血糊糊的人是不在乎这么一点小痛的。
栽树就好玩多了,在两米围,两尺深的坑里,倒进两袋肥土,将树苗放正对齐,再将先前挖出来倒在一块厚塑料布上的泥土回填,填平踩实后,又将开始铲掉的草皮回补,不到半个小时,小枫树便如园子里土生土长的一样,看不出多少新栽痕迹了-----当然浇上水的树干周围一小圈湿土还是能告诉真相的。小红枫刚栽好,在风中摇曳多姿,让我不但巨有成就,且又生出许多爱意来。一家人个个都要与这个园子里的新成员合影,它所受礼遇可真不菲。在有日本这个名字作前缀的事物中,它恐怕是唯一让我钟爱的东西吧。
干完活时间尚早,人是真的有些累了。回到电脑前,收到加拿大某地桂冠诗人JOHN B LEE的信,很是高兴。
老婆在院子里做烧烤,鸡翅已熟,香飘入室,开始流口水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7楼  发表于: 2015-05-23  
五月飞霜
周一还是个很闷热的天气,晚上打赤膊盖薄被睡得很好,到天亮时天气突然凉下来,此后一直到今天都反常凉冷,晚上常常只有三四度。今日下班时听电台说,晚上多市周边地区可能有霜,低于零度,真是邪门了。两周前栽下的菜苗,上周就冻死了几株黄瓜。今晚这种温度,如不采取措施,恐怕全部会遭殃。晚饭后西北风劲吹,已经感到冷直来,马上着手行动:把我寄予厚望的两株苦瓜先用两个塑料花桶倒扣起来,周围护上土,顶上用草皮压住,小洞以草叶塞住,想必里面是很温暖的了。随后将一张包了床垫的塑料剪开,喊文文帮忙,用它盖住了二十株辣椒西红柿。周围压上砖头。还留下七株西红柿,也找来各式塑料盆桶盖上,以土护边。象埋着的一个个大地雷。自种菜以来,未见此景。未知有效否。明日天气转暖,据云再不会出现这样奇诡天气。
一周来最大成就是在车库中设计安装了一排工具架,大小工具各有所归,一目了然,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年来深有体会:一个男人没有些象样的工具,就无力改造身边这个小小世界,不仅邻里看你不上眼,就是老婆也不爱见。我有个雄心,要在两三年内将重要家用工具配齐,做一个全副武装的房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楼  发表于: 2015-05-24  
三个小歌手
丽丽学校才艺选秀,过了第一关,马上就参加第二关考试。她和另外两个女孩组成了一个三重唱,为了统一着装,从昨日起电话不断,叽叽喳喳地讨论,安排家长为她们去Vaughan mill mall 去买衣服。说了半天,也弄不懂她们究竟是怎样一个计划。下午从音乐学校回来,直接送她去了Mekila 家。原来就在我家北面不到两百米处。接了mekila 一起,送她们去Vaughan mill mall 与另一女孩和她的妈妈汇合,那位妈妈带三个小歌唱家一起购物,我先回家,6点再去接她们。她们已在网上选好要买的汗衫短裤,并统一预算为30元。 给她40元,看她回来还有钱余下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楼  发表于: 2015-05-30  
焦躁的一周
一周来,因为电脑出问题,无法打开回归网,焦躁不已。开始担心是网站被黑,后来发现用丽丽的电脑可以打开,才确定是电脑本身问题。我这电脑,一半时间是丽丽在用,她在上面胡乱装了一些游戏和画画的程序,近来被网络广告软件乘虚而入,几乎控制了电脑。正常的网上工作习惯被打乱,每天下班回来除了家务便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几番央求老婆,她老人家今天终于给面子,把计算机给格式化重装了。回来一试,工作正常了,回归也能上了,只是没有中文输入法。自己下载了万能五笔,重归正轨,网上码字,确有久别重逢之欣然。
昨日周四,是开文眼接触的最后一课,lindsay约了一起去麦当劳喝咖啡。主要是让文文去排队订单,练习与陌生人接触的社交技巧。两个月,八节课,开文的进展很大,颇让人欣慰。打电话告诉母亲,母亲说:还是加拿大好,这样的情况在中国根本就不会当成个事,更没有政府派人免费上课矫正的好事。
某黑人同事,才60岁,本周未上班,据说是突发心脏病,在医院中,现在话都不能说了。此人结过三次婚,有七个孩子。现在单身一人生活,无车无房,广交女友,一心泡妞。同事们怀疑他是吃了伟哥干活时发的病。
近两周妻子迷上了烧烤。我却苦之。上火。嘴舌刺痛。唇焦裂皮。
今年春夏最可庆幸的是,一家人过敏症状都很轻,我自己几乎没有。往年每每有一个月时间,如轻感冒。估计有两个原因:1是今春特迟,没觉春天已是夏天。2是我们才回国几个月。我怀疑回中国一段时间,可以大大增强免疫力。我来加国的前四年都没有过敏现象。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楼  发表于: 2015-05-31  
久旱甘霖
这一个多月几乎没下过雨,光给屋前屋后的花草蔬菜浇水就是个很累人的活,且不说水费大增如何伤人了。上午剪完草坐在侧院抽烟,见远方黑压压的,头顶天空尚花,心想不知这雨下得来啵,这么久不下,它怕是都不知怎么下雨了。抽完烟进屋,在电脑前坐下,便见院子里风云大作,暴雨排山倒海而来,大喜跃起,要去关掉车库后门,那里大雨劈面冲入,几秒钟便把我全身淋湿.....久旱后在门前或窗后观雨,是一种极大的享受,让人想起少年时代,农村田地到户后,干旱望雨的种种情景。可惜大雨只持续了十来分钟,后来的几个小时内还断断续续地下了一些,现在还未晴....
记得大雨刚定,天空露出一个巨大绿洞,阳光满院。丽丽说:这天气就象个疯狂的女朋友,一会儿痛哭一会儿笑。

补:下午送丽丽去学小提琴,去了才知道,今天没课,因为课程安排是按每月四周,每周一课作的。今天是本月第五个周末。我一向马虎,早不记得把她的年度课程表放在哪儿了。转身就去沃玛,找一种磁力门帘,没有。接着去canadian tyre找,倒是找到了,也不贵,不到二十元。结账时看到外面又下起大雨了,这回不同的是,满天均匀的黑,没什么风,雨下得平稳,一心一意的样子。回家时雨下得很大,都看不见车道。
下午将磁力门帘装好,解决了两年来一直令我很不舒服的一个问题。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1楼  发表于: 2015-06-01  
雨天心静
这天气不下雨则已,一下起来竟没完没了。今天整天都在下,气温下降到了十度左右,出门凉飕飕的。一早就把刚关才两天的暖气又打开。这次雨可真是下透了。花草菜苗全喝个饱,管个把星期也没问题了。
雨天有个好处,就是反正没地方去玩,也就不用操心了。在家弄弄电脑,看看电视,陪孩子打打乒乓球,只要有所运动,老婆也不会找茬。现在人最大的毛病是不能坐下来看纸本书,家中虽有古书千卷,近几个月却是很少坐下来看过几页了。电脑彻底改变了人类.....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2楼  发表于: 2015-06-05  
画家与虱子
昨日开文放学后没搭校车回来,留校与另外两个女同学为校图书馆义务作一幅画,据他比划,尺寸大约有一块门大。快六点他才回家,新买的汗衫胸前被画得油彩斑斓。星星,月亮之类的东西怕有好几十个,中间还有个词“peen"。原来一同画画的两个女孩子无聊,找他取乐,在他宽阔的胸口即兴作画。这几个月他对画画的兴趣表现得比较浓厚,隔两天就有“作品”出来。说是“作品”也不为过,一是他画的东西都有虚构色彩,很细节化,包含着他想象中的故事。见他于画画有些天赋,(我自己深爱绘画但苦无天赋,且小时也无条件打一点基本功)我提议送他去业余美术学校上课,马上就被他拒绝了。他说:“我画画只为好玩,专门学,就不好玩了。”

今日刚下班,丽丽便递上一纸学校公文,说是:你的孩子头上长虱子了,必股尽快控制。采取有效手段后方可上学......还有关于虱子的一些介绍。我大吃一惊,掀开她的头发一细看,居然真看到了好几个虱子。有小蚂蚁那么大。丽丽吓得哭了,催我马上送她去药店。药店六点关门,我只好赶快前去,买来一瓶nix,专门对付虱子的。晚饭后给她洗头吹头上药再洗头再吹头,最后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梳头,并用随药而来的小篦子篦头,快十一点才结束。真是又烦又累又好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3楼  发表于: 2015-06-07  
车库卖买
昨日下午暴雨,今日天气绝佳,日朗风清。门前芍药怒放,艳如霞彩。来的头一年只有一根,去年长出三四根,开了三四朵大花。今年成了一大丛,花数十朵。
一早吸尘,前几个星期都是开文做的,倒底嘴上无毛,做事不牢,许多弯旮旯里都没有吸到。楼上楼下仔细吸一遍要化一个多小时。妻子带孩子去附近一条小街逛,那儿有好几家在车库里外摆摊,卖一些家里用不着的老东西。他们回来,做了八元钱的生意。我骑单车去逛逛,看有什么好工具。结果只发现一只不锈钢瓢5元,一袋工作手套约十双2元。临走时看到有家人门口摆着两个很漂亮的可升降吧台高椅,塑料藤编织的座子完美无损,钢座子有些锈了。问价,女主人说三十元一只。我说我是骑单车来的,反正也拿不回去,若四十元二个一起卖,我马上回家开车来拖。她答应了。随即回家带上开文开车一起去,将两只吧椅买下。顺便又买了个电脑桌前用的转椅,也是二十元。车上不好放,便叫开文扛着它自已走回家(他将它倒扣在肩背上,象只大海龟)。
回家后给车内搞了一会儿清洁,吃饭。下午剪草,也花了两个多小时。天气好,心静无烦的时候做这些事还是很开心,如同享受。门前门后草地刚剪过时最好看-----仔细想想,凡是深切的美感其实都出自于劳动。
丽丽的女同学苏哈娜来和她一起玩。五点多时,玉兔不知怎么回到门口,被丽丽抱到家里。它显然还认识这家旧主人,也不怎么挣扎。将它放在后院里,正打算给它洗个澡,它又从篱缝里钻出去,跑掉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4楼  发表于: 2015-06-08  
鸭妈妈与宝宝
昨夜看《死在西部的一百万种方式》到一点钟还没看完,咬牙关了电脑先睡。早上偏又醒得早,六点钟便睡不着了。挨到七点多,老婆起来了,我也起床,但并不敢去看电影-----一一早起床看电影在我家可算大罪(儿子女儿不算)。和她一起到门前看花,见兔子又回来了,而且显得很亲热,一唤名字,居然跑到我脚边来嗅嗅,咬我的裤脚玩。才一会儿,听到她喊:快看那边。原来左手边第二个领居家车库前,一只母鸭带着一群很小的鸭宝宝蹒蹒跚跚地走着。忙进去把她我的手机都拿了出来拍照录相。在多伦多,看见一对野鹅带着几只小崽子穿街过路,大摇大摆是常事。但鸭子带宝宝逛居民区,这还头一回见到。鸭宝宝还很小,嫩黄嬾黄的,可能才出壳两三天,当它们需要爬上两三寸高的石阶时,后面几个小的总是跳不上去,有时要反复扑腾十来次,样子极其可怜可爱。幸好鸭妈妈并不怎么怕人,也不急,总能耐心地在前面不远处等着,唤着。老婆又要我去把孩子叫来看。可他俩还在睡觉。我喊了两声就算了。过了十来分钟,她又喊,原来鸭妈妈和她的小宝宝正从我家门口经过,细细一数,正好十只小宝。我大叫开文丽丽,他们也兴奋地跑起来,出门来看。它们已经过了草地,过了右邻家的车道,又遇上了个两三寸高的石坎儿。部队停了下来,等待最弱小的几只跳上台阶,我们正好更近距离录相。到剩最后一只小鸭子时,场面变得非常中戏剧化:它三番五次地向上跳,一次又一次掉下来,有两回仰面摔倒,一时翻不过身来,翅儿脚儿乱战,可怜极了。丽丽要帮忙,她妈妈却不许(因为她想录一个奋发自强的鸭宝宝的完全像带)。我和文文都赞成丽丽帮忙。丽丽最终还是将小鸭宝宝捧起,放上台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5楼  发表于: 2015-06-10  
理发师
有一次丽丽问我: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把你的头发剪掉。没想到我的梦想这样轻易地实现了。自从她的头上闹虱子以来,我给她梳呀篦呀洗呀吹呀上药啊,烦得要死,效果并不很理想,昨天在她头上又发现了一只,还有许多白点点,估计是虱子卵,无计洗除。她也很着急,特别是今天她有个“才艺秀”,担心老师因为她的头发问题不让她上学,问我还有什么好办法。我说:有一个办法肯定奏效,把它剪短。她犹豫了许久,终于郑重地下决心剪掉。可我说这么晚了理发店关门了。她没办法,真的让我剪起来。我知道她的信任无价,当然也拿出了看家本领和最大的耐心,将齐腰的头发剪到齐耳根,居然没出大乱子。第一剪下去时,她伤心惋惜得哭了,真象削发为尼似的。最后修理完毕,她对镜又唱又跳,显然还比较满意。我的成就感之大那真是没法形容。
今日下班回来直奔厨房,做好饭菜,三人火速吃罢即去学校,晚上是丽丽年级的才艺秀。丽丽的三重唱是第二个节目,感觉还行,但没有平日在家那样唱得有感染力。开文很勉强地坐在那儿,对所有的表演者都吹毛求玼,不屑一顾......他的观点是,大家秀才艺,都是唱歌跳舞。可唱歌跳舞谁不能弄两下,算什么才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6楼  发表于: 2015-06-13  
百家饭
昨日丽丽小学举办一年一度的多元文化食物节,也就是每个学生家备上各自的拿手饭菜甜点,在学校体育馆里聚餐,每家人数不限。学校则备有饮料和一次性餐具。白天丽丽代表她的学校吉普森小学四年级参加旺市小学的田径赛,据说得了第11名。上午妻子在院子里干活时不小心把自己锁在门外了,惶惶了好大一阵子:先是跑到丽丽学校去,可偏偏丽丽也没带钥匙。回来在邻居家给我打电话,我正忙着,一般手机也不带在身上。后来看到有来电,却是个陌生号子,也懒得回话。到快十一点,她再打一次,我碰巧接了电话,急忙回家给她开门,风驰电掣,来去才35分钟。
下班后带上两个孩子和妻子备上的一大盆蛋炒饭,一大盆西兰花胡萝卜炖牛肉去学校。太早子,等个将近一个小时才开餐。在体育馆里吃百家饭,流水宴,一路走下去,天南海北的风味吃个遍,蛮有意思。饭后小孩又在学校玩了个把小时。与老扈聊天,他家新养了一个小狗,文文丽丽羡慕得不得了,一定要看。便约好回家后,由他的孩子遛狗到我家。回家后一会儿,他家老二老三便真的把狗带来了,文文丽丽喜疯了。几个孩子玩狗,夜里九点多才散。我和老扈坐在门前花坛前小桌边,一人一杯小酒,吃着干果下酒侃大山,感叹人生活成这个样子也够了。
也许是百家饭吃杂了,多了,今天拉肚子,一天很不舒服,真是乐极生悲。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7楼  发表于: 2015-06-14  
后生可畏
收到陌生朋友微博(神仙丁鹏)私信,云受《诗刊》某编辑之托,要为某个诗歌选 本写一段关于《蟋蟀》的赏析文字,特请问相关写作背景。于是私信相聊,得知此人是91年的,新科北大中文系研究生,本科还是学会计的。关于拙作,他虽只写了一小段文字,却很见领悟力,真是后生可畏。

这是一首咏物诗。“草根歌手”比喻非常恰当,蟋蟀确是在草根上自弹自唱的“独立音乐人”。“你是”“小贩”、“破绽”“水滴”构成排喻,像是在嗔怪“你呀你”。比喻的本体和喻体的联系出于诗人相同的心理感受。如“关不紧的水滴”,像一个强迫症患者的抱怨。第二段诗人由写蟋蟀引申为写自己。诗人把自己深夜对于时代和身世的忧思,娇嗔地归咎于蟋蟀的“挑拨”和“刺探”。在诗的结尾,诗人对蟋蟀君用“你”,对宫廷音乐家用“它”,颇耐人寻味。 ...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8楼  发表于: 2015-06-14  
偏方
前日拉肚子,昨天上午仍然不舒服,妻子大惊小怪,要我立即去看医,做化验。俺不是讳疾忌医,只是打小以来就相信许多小病都可无医自愈,只有在不得已时才会去看。更兼加国医生很不随便开药,常常去看病,得到的一句话就是:“观察一个星期再来看。”是以,我的几任家庭医生,若不是因我偶尔带孩子去看病,都不认识我。
怕妻子啰嗦,签应她去看病。临到动身时改了主意,自称好多了,其实是想起了前一天晚上母亲告诉的一个偏方:大蒜籽捣碎以白糖开水服。中午如古法炮制一大杯蒜籽水,当茶喝到晚上,昨日一日未大便,到今日全然好了。

开文的电脑工程到昨日才正式峻工。此前他花巨资购买的多种元件中,有个主板有问题,店家跑了许多次,因妻子将该主板的登记号码发回了厂家而不能退换。厂家虽在大多地区,前去一趟也颇不方便,一拖就是两个月。上周这个问题才得以解决,厂家将升级更新的主板寄到,昨日开文在地下室猫了一天,终于将电脑全体组装完成,其中大概也遇上了不少问题,好在他在电脑方面可算久病成医,而且还有点耐心。完成后他将其全体移到楼上自己的卧室,结果那里的无线网络信号不够强,到最后,还是搬到书房里。这样书房中三父子各用一台电脑,看景视玩游戏网聊,相互打扰还是不可避免。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9楼  发表于: 2015-06-19  
三个华工名字
开文今天放学后又留校画画。我和丽丽丽刚开始吃晚饭时,他自己走回来了。吃饭时我问他们画的什么,他说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和火车。我说,那条铁路可是中国早期劳工参与修筑的,死了许多人。他说他知道,所以在铁路旁画了许多坟墓,墓碑上写了一些中国人的名字。我问他都写了些什么名字,他笑答:他把自己的名字陈开文、好朋友的名字陈辉龙都写了上去。还有在一起画画的另一个女孩,也是中国人,见他写上了两个中国名字,便要他把她的名字也写在一块碑石上。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开文却说:“我只是照着她的名字画,不知道怎么念。”听来确实好笑。
开文马上就要毕业了,下半年上高中。这孩子和我小时有点象,对集体活动毫不在乎,就连毕业典礼这样的大事也不想参加,主要原因似乎是因为参加毕业典礼要正规着装,而他是个有名的“犀利哥”,对于穿着的讲究一向是不屑一顾的。问他好几次何时何地举行,他都说不知道。他那朋友陈辉龙也是一路子货,一问三不知。真不知道他们一天到晚在学校是怎样鬼混的。那孩子的妈妈给我打了两次电话,问毕业典礼的事,而我比她更不知情。妻子给他老师写了几封电邮,今天老师终于又给了开文一张通知:6月23日晚上6点半到10点在附近的ASCOTT PARC BANQUET FACILITY举行毕业典礼,并有夜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