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5个梦的新理论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3-23  

5个梦的新理论

译者: reader666666

发表时间:2010-08-085个梦的新理论 弗洛伊德说,无论我们愿意与否,我们都是诗人。这是因为在大多数的夜晚,我们都作梦。在表达我们内心生活的方式上,诗歌和梦境在两个方面很相似。我们更多地使用图像而不是文字;我们把不一致的内容揉合在一起,以一种比文字描述更有效的方式唤起情感;我们会使用无意识的,肤浅的联想而不是逻辑来讲述一个故事。


5个梦的新理论

弗洛伊德说,无论我们愿意与否,我们都是诗人。这是因为在大多数的夜晚,我们都作梦。在表达我们内心生活的方式上,诗歌和梦境在两个方面很相似。我们更多地使用图像而不是文字;我们把不一致的内容揉合在一起,以一种比文字描述更有效的方式唤起情感;我们会使用无意识的,肤浅的联想而不是逻辑来讲述一个故事。

弗洛伊德基本上认为,为了体验被无意识的愿望代替的现实,梦是我们在晚上自编自演的诗歌。没有白天生活的压抑,梦让我们去我们不能去的地方,说我们不能说的话。举例来说,如果我梦到放一把火烧了我的工作场所,可能是因为我想要主宰我的工作场所。当我醒着的时候,我不敢承认自己有野心,试图为升官发财溜须领导。

经典的弗洛伊德当然有一个吸引人的关于作梦的理论,但它的功力也是有限的。对他来说,每个梦都是个潜意识愿望的图像。但一些曾作过无聊的梦或恶梦的人,可能会觉得还缺少点什么。于是,理论家们最近试图给"我们为什么作梦"提供更准确的解释。
在下面的文章中,我要列出当前的一些新理论,解释为什么大脑在晚上会告诉我们奇怪的故事,它们感觉上很像是富有想象力的文学作品。我想知道这些理论能否引起你的共鸣,或者你是否有你自己的,关于"我们为什么作梦"的理论。(许多伟大的文学家对他们的梦都很着迷。塞缪尔-科尔里奇痴迷地想写一本关于梦想的书,他说,这种梦是“能够震惊第二天的夜晚的失望。” 埃德加-爱伦-坡知道是梦启发了他的文学创作,他逼迫自己作"从前没人敢想"的梦”)

关于为什么作梦的5个现代理论:

理论#1: 演化理论:我们在梦中演习受到威胁形势下的反应
可曾记得,大部分的梦都有一段惊心动魄的紧要关头?在梦中,我们常常发现自己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或正被人追杀,或与敌人搏斗,或在流沙中下沉。芬兰的认知科学家安蒂-瑞文苏(Antti Revonsuo)表明,我们的杏仁核(大脑里的管理"战斗或逃跑"的部分)的活动在REM (快速眼动,表明我们正在作梦)睡眠的时候比正常的时候更加强烈。在REM睡眠时,大脑的活动方式,与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的活动方式类似。不仅如此,在REM睡眠时,大脑的管理运动(跑步,拳击)的部分的活动也很强烈,即使四肢仍然静止。换句话说,瑞文苏和其他进化理论家认为,在梦中,我们实际上是在演习"战斗或逃跑"反应,即使实际上腿和胳膊都没有行动。他们说,梦想是一个进化的适应:我们作梦,是为了在夜间相对安全的条件下演习自卫行为,因此,回到现实世界以后,我们能够更好地战斗或更快地逃离险境。

理论#2: 作梦创造智慧
如果我们要记住每一个清醒时候的生活形象细节,它会塞爆我们的大脑。所以,梦通过回忆整理,以确定哪些该保留,哪些该删除。麻省理工学院学习与记忆中心的马特-威尔逊,在很大程度上维护这个观点。他白天把老鼠放在迷宫中,记录下老鼠通过迷宫时,有那些神经元以什么模式产生冲动。当老鼠进入快速眼动睡眠时,他看到了与老鼠通过迷宫转折点时的同样的神经元冲动模式。换句话说,他看到了老鼠梦到了它们在白天经历的重要关头。他认为,睡眠是这样的进程,它把我们的记忆中值得被编码储存到长期记忆的部分与不值得记住的东西分开。睡眠把我们白天里洪水般的信息变成所谓的智慧:那些当我们面对未来的挑战时,帮我们做出聪明决策的东西。

理论#3: 梦对大脑硬盘进行碎片整理
弗朗西斯-克里克(DNA结构的共同发现者之一)和格雷姆-米奇森1983年关于梦提出了有名的富有争议性的理论时写道:“我们为了忘记而作梦。”这意味着我们的大脑就像一台机器,以某种惯例方式连接数据(迷惑,辩护,或保留),而且这些思维路径可能不是最有用的。但是,当我们睡觉时,大脑随机地产生冲动。正是这种随机清除连接,使我们放弃某些路径,创造新的,可能更有用的路径。
梦是对于旧的神经元连接的洗牌过程,使我们能够保持重要的连接,清除掉那些无效的连接。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比喻,梦就像一台计算机的硬盘的碎片整理:对神经元连接进行重新排序,使其系统更简化。

理论#4: 梦就像心理治疗
但是,不要忘记我们在梦中的情绪。难道梦不就是那样的地方吗?让我们可以面对困难和令人惊讶的情绪,以新的方式的处理这些情感。塔夫茨的医生欧内斯特-哈特曼,重点研究梦中的情绪学习。他开发的理论说,做梦把我们困难的情绪放入梦境。我们在梦中这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处理情感内容,建立白天不敢建立的连接,因为清醒时我们的头脑更爱挑剔,更有防御性。
在这个意义上说,做梦就像在床上接受心理治疗:我们以较少理性和防御性的心态框架,思考情感方面的东西。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可能接受在白天会受到压抑的真理。所以,梦是我们每晚的心理治疗。

理论#5: 缺席的理论
当然,有些人认为梦没有什么意义 - 它们仅仅是大脑在睡觉时候无意识的随机产生的冲动。睡觉时心智仍在“工作”,不断产生图像,但是图像背后没有意识。也许意识本身一直想要看一看我们的大脑里更深层的意图。

你怎么看这些理论?我们每个夜晚都是作者。你的梦所写的东西背后是否有什么心思?为什么你的梦有用?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楼  发表于: 2015-03-23  
我们为什么会做梦?
 核心提示:研究者发现,在所有的重度抑郁症患者中,做恶梦的次数与患者的自杀倾向有关。处于抑郁或者焦虑中的人更有可能做压抑,不安和恐惧的梦,有时甚至会反复做梦。

我们为什么会做梦?盘点目前关于梦的目的理论我们为什么会做梦?盘点目前关于梦的目的理论  科学在更深入地了解梦境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关于为什么我们会做梦这个问题上任然没有人解答。虽然已经有很多的理论已被提出来解释这个问题。然而有一些科学家认为梦其实没有直接的作用——但是其实有很多其他的生理活动现象是在睡眠过程中发生的——研究睡眠和梦的科学家相信梦是出于一个很原始的目的。关于梦的理论涉及到很多学科,从精神病学和心理学再到神经生物学。一些目前关于梦的目的理论认为做梦是:

  ·形成记忆进程中的一种要素和方式,有助于学习的巩固和短期记忆转变为长期的记忆存储整合。

  ·对清醒意识的一个延展,以及对现实生活体验的一种反射。

  ·是对经历困难且复杂工作的思绪和令人不安定的想法、情绪和经历的一种调和,来达到心理和情感上的平衡。

  ·是大脑对在睡觉过程中产生的生理化学变化和电脉冲的反应。

  ·是整合过去现在产生的信息以及为未来做好准备的一种意识形态。

  ·是大脑为所要遇到的威胁、危险和挑战采取的一种保护措施。
这个问题不可能有很简单的答案也没有可以解释梦的所有作用的单一理论。在生理上,在认知层面上,在心理上——梦很可能涉及到很多这些领域的各个重要方面。

  像睡眠一样,梦境很容易受到心理和生理健康问题的打断。有很多 情况(比如药物)会影响梦境,使做梦更加困难,更易受到干扰。

  忧郁和焦虑往往伴随着噩梦,而噩梦的出现则可能表明了抑郁的严重程度。研究者发现,在所有的重度抑郁症患者中,做恶梦的次数与患者的自杀倾向有关。处于抑郁或者焦虑中的人更有可能做压抑,不安和恐惧的梦,有时甚至会反复做梦。

  有证据表明一直使用一种类型的药物来治疗抑郁症可能会改变梦境。一种名为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的药物似乎会通过多种方式影响摄入者的梦境。这种药物会加剧患者做梦,也会导致更多地积极情绪在梦境中出现。停止使用这种药物,换句话说,则会导致患者做恶梦和加剧做梦。

 药物和酒精也会影响到梦。酒精会扰乱正常健康的睡眠时间,导致碎片睡眠。酗酒或者太靠近睡前喝酒可能会改变和减少快速眼动睡眠的时间。研究表明喝酒上瘾的人会做更多地带有消极情绪内容的梦。大麻同样也会干扰和减少快速眼动睡眠的时间。研究也证明了戒掉大麻和可卡因后会少做奇怪的梦。

  有一定睡眠障碍的人可能伴随着梦境变化。失眠会提高对梦境的回忆,也会导致做更多的紧张和不安的梦(忧郁症和焦虑症患者很大多数是失眠患者)。阻塞性的睡眠会暂停呼吸,因为它会干扰正常的快速眼动睡眠,从而干扰患者做更多带有奇怪和消极内容的梦。发作性睡病,一种由于白天极度疲劳以及睡眠周期改变造成的失调,也会导致患者做更多消极奇怪的梦。不宁腿综合征,一种神经性和睡眠性障碍,也会导致患者做噩梦。
 快速眼动行为障碍症是在快速眼动睡眠过程中不会产生麻痹。这种患者在睡眠阶段身子可以活动,而且经常把梦境用肢体演绎出来。这样的动作可以是剧烈的——猛烈摇摆,踢踏,翻下床——会伤害到睡觉着自身或者身边的人。我们不十分清楚产生的缘由,但它与神经系统的疾病受伤、戒酒戒毒和使用一些抗抑郁症药有关。

  噩梦和不安的梦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的一个标志,如被打断的睡眠。患有这种疾病的人会经常反复做恶梦,在做梦的同时也会手舞足蹈,症状和快速眼动行为障碍症相似。

  一些经历过创伤的人会患上此病,包括殴打,灾祸,战争和战斗。在实战中服役过的士兵会有睡眠问题和由创伤和由这个病导致的梦境紊乱。睡眠学家经过多年观察由战斗士兵组成的特定小组的症状后,现在计划提出一种新的睡眠障碍症——与创伤有关的睡眠障碍症,症状包括噩梦,梦游和其他具有破坏性的夜间行为。

 变化的梦境也与退行性神经系统疾病挂钩,包括帕金森式病和其他类型的痴呆症。带有暴力性和侵略性内容的梦,伴随着快速眼动行为障碍症的症状——身体随梦境动——是常见的神经系统退化的症状。这些与梦相关的症状也被认为是未来退行性神经系统疾病演变的中重要的预兆。研究表明快速眼动行为障碍症是一些类型的痴呆症和帕金森式病的重要的预兆。

  关于梦对我们现实生活的影响是怎样的呢?梦是一个人类生活中普遍和永恒的内容(不仅局限于人类,动物们也做梦)。我们从小到老每天都会做梦。难道梦仅仅是夜间思绪的整理吗?有什么方式可以让梦使我们的生活更幸福?

 有一个长期持有的看法认为梦是创造力的源泉——科学研究可能会给这个信念一点信服力。证据表明梦可以协助日常的事务和行为,尤其是一些和创造和解决问题相关的事。

  从有创造性的人和现代科学研究两方的观点表明梦是心灵的创意景观。一项对音乐家梦境的研究发现他们不仅频繁梦到音乐,他们从梦境中回忆起来的接近一半音乐内容对他们来说是不熟和新奇的,这表明在梦境中创作是可能的。保罗·麦卡特尼就是在梦境中创作了披头士的著名曲目《Yesterday》。其他艺术家,无论是诗人威廉布莱还是导演英格玛·伯格曼都说依赖于梦境来产生创作灵感和向导。高尔夫球手杰克尼克劳斯在梦境中解决了困扰他的挥杆问题。

  最近通过一群头脑清晰可以正常做梦的人的研究来判定梦在解决问题中所你扮演的作用。他们发现这些人可以利用梦境很高效地解决一些创造性的问题(在这个研究中,这个创造性的难题是由研究者指引的一个隐喻意思。)研究表明,梦是具有很丰富的能力来影响和提高我们清醒的思维。

  通常来说,梦境提供我们对于什么占据着我们,困扰着我们,和我们的思想情感相关的洞察力。时常可以治愈,时常又很神秘,也总是很迷人,梦可以塑造我们,帮助认识自我。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楼  发表于: 2015-03-23  
对弗洛伊德梦理论的批判反思

2014-10-22 10:23:25   来自: 幽兰 (观察方式决定了你能得到的答案)



   在这本享誉世界的《梦的解析》的最后,弗洛伊德在面对前人多如牛毛的理论时说道:“我们反对其中的两个观点——所有梦都是一种无意义的过程,以及它属于肉体,除了两点之外,我都能在自己复杂论题中各自证实了这些互相矛盾的意见,并且指出它们照亮了部分真实。”我们能够知道,弗洛伊德在谈到自己关于梦的理论时,既充满了绝对的自信,又略带谦虚——“指出它们照亮了部分真实”。
  
   但他仍有坚决抵制的东西,那就是认为梦毫无意义只是纯粹肉体生理过程的观点。因为弗洛伊德深深知道,其他都可以同意,但惟有这一条,会毁了他所有关于梦理论的根基。
  
   首先,弗洛伊德在开篇《1900年以前》就与梦是无意义的观点决裂——“以下我将讨论有关应用心理技巧来解析梦的可能性,并由此显示所有梦均充满特别意义,而与梦者白天的精神活动有所联系,然后,我拟再就各梦所隐藏的奇异暧昧作一番演绎,以期由此看出梦的形成过程中所含之冲突或吻合之处”。而第二章开篇第一句又说道:“我主要想让人们理解梦是可以解释的”,“在梦是可以解释的这前提之下,我立即发现我完全不同于时下一般对梦的看法——,因为要解释梦即是要给予梦有个意义,用某些具有确实性的,有价值的内容来作梦的解释。”我们能够得到结论,弗洛伊德本身认为梦是可以解释,由这个观点出发才开始建立梦的理论,他同样在第二章开篇谈到,“而已经讨论过的那些对梦的解释所作的贡献,其实不过是我这份工作的附加物”。在这里,我想说明,弗洛伊德可能带有先入为主的观念,那就是梦是可以解释的这个观念,才进行的研究。而且我们能够从他的这本作品中看到,在当时的学界主流观点中,梦是一种“肉体的运作”,而弗洛伊德是逆主流而上来解读梦的含义的。这一点,我们能够从当时科学的环境中看出来,1900时期,冯特已经建立了第一座心理实验室,同时当时都在流行一种对知觉进行研究的“新心理学”的概念,心理学一派欣欣向荣的光景。但在这样氛围的背后,却是人们对于赫姆霍兹、冯特极其信徒采用的简陋研究手段和简单刺激反应的心理观念能否解释人类心理的担忧。而在这种担忧中,孕养了两位伟大的人物,一位是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他那句著名的牢骚——“这还不是科学,而一门科学的希望”——可谓见解非凡,前瞻性十足。而另一位,就是有“心理深处的探索者”之称,精神分析派的领袖——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的观点在本书中得到初步的体现,他认为心灵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潜意识、前意识和意识。而梦的实质就是潜意识的欲望渴望表达,而遭到前意识中的审核制度的阻拦,只能以变幻形状、扭曲认识的方式进入意识。他把前意识称为“筛子”,拦住企图进入意识的前意识欲望。不得不说,弗洛伊德这一时期的心灵地图观念与我们所熟知他的“超我”、“自我”、“本我”心灵层次观念存在差异,这是他思想的早期,仍未提出“超我”的观念,但性欲为核心的理论已经建构起来。他认为潜意识中最本真的冲动就是性,且梦中非常多的形象都是性的代名词,如蛇、棍子都是阴茎,花朵都是女性性器的象征。而在日常生活的白日里,潜意识的欲望——主要是性的欲望——得不到表达,只能在夜间借着睡眠使得审查制度的力量衰弱的时候,通过附着在日常生活的小事儿上进行变形,来得到一种“愿望的实现”。终其原因,弗洛伊德是一个叛逆分子,他一反当时热火朝天的冯特心理学,在通过对神经症患者的临床治疗中,抛却了对病患束手无策的科学思潮,建立了自己的理论体系。
  
   但现代主流心理学观点与弗洛伊德关于梦的观点有很大不同,比如,弗洛伊德认为,夜晚做梦的原因是潜意识的欲望在睡眠带来审核制度能力的减弱后的表达,他说:“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解释此事实:睡眠使梦得以进行是因为精神内涵的审查制度减弱的结果。”但是,我们现在知道,做梦与睡眠所经历的REM(快速眼动)阶段密切相关。REM睡眠是现代心理学理论对于睡眠的一个划分阶段,因其在这一阶段眼球不自主的快速移动而得名。最早由尤金.阿瑟瑞斯基在1952年观察婴儿睡眠时发现,后来在通过对成人的研究,他发现在此阶段叫醒被试就会发现被试正在做梦,而在NREM(非快速眼动)阶段就没有这种状况。因此,REM睡眠又叫有梦睡眠。20世纪70年代,哈佛医学院的阿伦.霍布森和罗伯特.麦卡利在睡眠阶段的划分上,提出了一套新的理论——激活整合假说(activation-synthesis theory),极大的拓展了我们对梦的认识。值得一提的是,历史好像给我们开了个玩笑,弗洛伊德在那个时代极力反对并战胜的“梦是无意义”的,以及梦是一种纯粹的肉体过程的观点,被霍布森和麦卡利重新提上了台面。霍布森和麦卡利认为,梦不过是REM睡眠过程中,人们试图对脑干周期性释放的神经电冲动的解释。当这股被脑干释放的神经电能量扫过大脑皮层的时候,便激活了大脑皮层的各个部分,入睡者就会体验到感觉,回忆起某些事情,感觉到某些欲望、情绪和运动。但是由于这种对大脑皮层的激活是随机的,所以感觉到的景象没有逻辑关系,但大脑仍旧试图赋予这些图像意义,所以就整合这些图景,编程了故事的形式,也就产生了梦。
  
   无疑的,与弗洛伊德所阐述的光怪陆离、潜意识与审核制度的博弈,压抑与欲望表达相比起来,霍布森和麦卡利的理论显得冷冰冰的,没什么生气。但却很好的解释了让我们疑惑不解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人们记不起梦中的场景?弗洛伊德认为,人们对于梦的遗忘是压抑,因为梦中的场景是对人思想的冲击,是潜意识不受欢迎的冲动的表达,这会让意识感觉不舒服,于是压抑它。但霍布斯和麦克利通过研究,认为这不过是在REM睡眠阶段,大脑中某种将短时记忆转变为长时记忆所必需的化学物质受到了抑制 。并且弗洛伊德认为,只有在要醒时审核制度的作用最弱,产生梦境的力量最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感觉到自己做梦都是要醒时的原因,一个夜晚也许会做几个梦,但那需要几次清醒为前提。但我们经过对睡眠的研究发现,只要在REM睡眠阶段,人无疑就会做梦,而人每天要经历3 — 6个REM阶段,那么就至少存在3个梦,即便是不清醒,也在REM阶段做着梦。而弗洛伊德认为的人只有在清醒时才会做梦,不过是我们经历了几个睡眠周期后在要清醒时,REM睡眠阶段延长,脑干放电时间加长的缘故。另一方面,做梦为什么呈现这种非常稳固的周期性?倘若如同弗洛伊德所说,潜意识的欲望无时无刻不想法设法的进入意识的,怎么会呈现如此规律的状况?这么规律简直是生物上的设计。而通过对动物的研究,我们也的确发现在拥有脑干这一古老脑结构的动物,如老鼠、大象等等身上存在REM与NREM睡眠阶段。另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现象是,我们在做梦时,往往感觉身体禁锢着不能动弹,只有猛然醒来时才能感觉冲破了“阻碍”。这可能拥有着严格的生存意义,因为在睡眠做梦时,为了避免被脑干的放电带来的虚拟图景变化所干扰,产生危险,所以通过禁锢来使得人们得以避开危险。而通过对动物的研究发现,越是体型小的动物,如老鼠,其进行一次睡眠周期的时间越短,体型越大,如大象,睡眠周期时间越长,这可能就是生物适应环境的证据【1】。另外,通过对禁锢人们行动的部位的研究,霍布森和麦卡利报告说,这种麻痹状态出现在脊髓,而不是大脑中。这也解释了为何会出现快速眼动(眼睛的肌肉不受脊髓控制),也可以解释做梦时出现的视觉映像的原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弗洛伊德本身在建构其梦理论的时候,将他的性欲核心凸显出来。他认为我们做梦时所采用的都是生活中被意识放弃的“边角料”,但实质上却都是向小时候的性的经历隐射。但是我们知道,所谓做梦时所不断出现的生活中琐碎场景,很可能是脑干随机放电对仍旧留存在记忆中的昨天的概念的激活。事实上有人认为REM阶段存在的意义是帮助人们整合记忆,甚至有可能成为人格变化的生物基础(Rossi,1973),而后续所做的研究证实REM睡眠有助于人们在学习任务中的表现(Stickgold et al.,2000)。另外,弗洛伊德将这种琐碎归结为映射小时候童年的经历,特别是性经历,他说:“至于梦具有“过强的记忆”以及和幼童时期的材料有关的事实,早就成为我们梦的定理的基石———在我们梦的理论中,源于幼童时期的愿望是梦的形成所不可缺少的动力”。这明显更像是生搬硬套的把戏!从某种方面说,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更像是他对于自己理论的宣扬,而不是对事实的研究。在弗洛伊德从事治疗神经症的过程中,所形成的思想,被他应用到正常人的身上,而梦的解析,更像是为自己的理论辩护。就像他在开始时,先入为主的说到“我认为梦是可以解释的”,现在他依然这样说,我认为,正常人与神经症都是一种潜意识的性欲问题。荒谬如斯!再回过头来,看到他说:“我们没有理由舍弃梦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关系,反而应在一个新的立场上建立一个更巩固的连结”,“到现在为止,我们只是靠自己的摸索来发展我们的心理学,”“正常的人如此,病态的人也是如此”。也许,弗洛伊德本身就在完全放弃当时的科学思想之后,建立自己的理论之后,也离真正的事实观测越来越远了。
  
   而关于梦本身,我们还要说的,现在对于梦的研究发现,不同年龄间的梦存在不同的差异,小孩子更长梦到巨大、危险和狂野的动物,大学生则更多梦见小动物,宠物。这说明经验的确改变了我们的梦境。事实上男女差异在也体现在梦上,男性更多梦到攻击行为、武器和工具,而女性更容易梦到孩子。跨文化研究上,梦境也显然受到文化不同的影响,西非的加纳人梦到牛的攻击;美国人梦到赤身裸体在公众面前的尴尬,但不穿衣服的的文化中,却没有这种梦。另外,我们要最后谈一个问题,梦是否真的存在意义呢?“整合—激活”假说的提出者霍布斯的话也许值得我们思考:也许对于梦的场景是随机刺激的结果,但是它可能具有一些心理上的含义,因为他往往具有一些心理上的含义,因为梦中的场景和故事往往受到个人文化、性别、人格因素和近期经历的影响。
  
   而弗洛伊德先生,也许是一位略带悲剧色彩的人物,在他那个时代,他企图凭空创造一套区别于当时简陋的生理和科学理论的方法来,动机也许是为了他在本书中所自述的“狂野的成就一番事业的欲望”,也许是面对当时医疗手段对神经症治疗束手无策的愤怒,他可能是圣人,也可能是欺世盗名之徒,或者两者都是。但岁月终究遮盖了一切,我们能够知道的,就是他所谓童年性经历被意识遗忘的说法,显然不符合目前对记忆的研究【2】;我们能够知道的,就是曾经有一个人,创立了精神分析这个影响了心理学几十年,并将继续在心理治疗领域发挥作用的流派;我们能够知道的,就是曾经有过一个犹太人,写了一本叫做《梦的解析》的书。
  
  
  【1】老鼠一次睡眠周期只需6分钟,大象为两个半小时,人类睡眠周期一般是90分钟。 往往体型越小的动物,面对天敌和自然灾害越无力
  【2】研究发现,人们往往对于伴随巨大情绪的经历记忆很深刻,而不是像弗洛伊德所说的在面对儿时的性虐待问题产生意识的遗忘。这也导致了人们对于被咨询师唤起的儿时经历的真实状况的激烈争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一年级
3楼  发表于: 2015-03-23  
谢谢分享!在研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