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元知网
主题 : 【包头】
级别: 创始人
180楼  发表于: 2017-11-23  
汉兴
....站在门口晒坪上,附瞰溪西田野,见汉兴叔家的鱼池就在溪边,初不见鱼,笑道:说得吓人,其实也没什么。稍后细看,方见成百上千条大鱼在池中心团聚,渐密渐黑,每一条都有三四斤.....

特注:今日麻大火。wmd  vff  nsp分别有33%,17%,31%之巨幅。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1楼  发表于: 2017-11-24  
妹妹与女儿
.....我有个还不到一岁的女儿,由妹妹带养着。我从远方回乡,从妹妹手里接过婴儿,高兴得合不拢嘴。女孩长相有点俗气,很会说话。她蹬着小腿说:你要把我抱好哟,别把我掉地上了。太可爱了,当着妹妹和妈妈的面,我很响地亲她的额头。.....

注:怀疑是提醒我紧握不放。今天还是忍不住放了点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2楼  发表于: 2017-12-07  
新与旧
1,梦中新旧联

昨夜梦见:....蹲在一条过道上忽然突自发笑,一位颇精诗文的老舅舅经过,问我笑什么。我说:刚刚想到一副对联,上联五个字同音,都是“新”。下联五个字也同音,都是“旧”。舅舅走了好远,还回过头喊道:那可真有蛮难哟!
我在梦中琢磨了很久,半醒看又想了一阵,对联的最佳样式大约是这样的:

新星歆鑫心
旧舅就酒臼

2,梦见与哥哥同行,过一小沟,见下田水坑中满是巴掌大的鲫鱼。兄弟两即以网袋拾而装之....

3,手中一鱼,大口撕咬,有点吃不动。且见溪中一条大死鱼.....(必与大麻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3楼  发表于: 01-04  
401
.....带两孩子去湘大,不记得为何事。开文丽丽先在三楼一集体宿舍中落脚,占了一个床位,但不敢离开半歩,否则可能会被他人占去。我上四楼去碰碰运气,不期就在楼梯间旁看到一间大房,陈设如宾馆,门口还有一块牌子:ICC LAB ,似乎是该公司特地在湘大租设的接待间。也许我是该公司在本校的唯一股东,这间豪华大房理所当然为我一家所用。我把一片粗长的剑麻叶塞进门槛上方的某器物中,表示此房已被征用,他人勿扰。然后在大声呼喊开文和丽丽上来,我们已经用不着那个集体宿舍了。虽然他们在楼下,但我好像隔着墙壁也能看见他们......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4楼  发表于: 01-14  
大树
近来懒,连梦都没记,补一下:

1,上周四晚上,梦见方家冲老屋门口 一棵大树,树繁叶茂,忽遇狂风,若不胜自重,断折滾入门前溪中.....
  (次日大麻类狂迭,损失不小。)
2,周五晚梦见老屋前后只留下一排排树桩,原来父亲为了通车方便,砍掉了许多树木.....我计划在溪边种一些柳树之类漂亮又生长快的树木.....
    (换马思维)
3,昨夜梦见登山,或是去一山顶电影院,迷途或是找不到同行者了。在半山看到哥哥在杨松青家门口拱手道别,背着一大捆柴草歩行回家.....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5楼  发表于: 01-18  
摄影
.....一个大型活动,可能有中央领导级的人物参加,.FDF手上拿着个高级摄相机,正要去拍照,忽然念头一转,把相机塞在我手上,说:我有更重要的事,你负责拍照吧。我推脱不了,心里却直打鼓:我连这相机怎么用都不知道呢,何况我最怕大场面了,去拍照定会出丑。情急之中,突生妙计———我这不是做梦吗?何不猛地醒过来,回到现实中,梦中的他是无论如何也找我不到了。就是要埋怨也没理由——于是我就醒了过来,如释重负,为自己的高明而洋洋得意......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6楼  发表于: 01-21  
飞行及其它
1,两三日前一梦:....和一位并不认识的美女肩手相搭,凌空飞翔。各以右手和左手为大翼,徘徊于群山于田野上空,无比惬意。数十年梦中的飞行,也从无如此顺利和自信过。我还独自表演了一段在云朵中上下起落空翻,如跳蹦床,毫无着地之忧。.....后经过龙家桥,于某家门前见一少女,眉目秀绝,心神大动,邀她约会,未拒绝也没有同意,就一边回顾一边走开,我大声用英语喊话,内容记不清了......

2,前夜梦见在孟冲,想买烟抽,却找不到一家便利小店了。去了贵清家,却见一旧书店,翻了半日,也无适合我看的东西。后来在一跨山渡桥上,如有敌情。老父为掩护我,竟从大桥上跃入河流,有惊无险......

3,昨夜梦:从外地回来,看到方家冲老屋前柴草堆积如山,柴垛把屋顶都挡得看不见了。原来老屋租给了一伙下畈人,他们在整日在周围山上打柴,堆放于此......
(此梦极当留意:近来所获颇丰,但忧历史重复,竹篮打水,为人作嫁。)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7楼  发表于: 02-12  
筑基
1,约一周前一梦:.....见花滨歌在周家堰下对嘴坑中打桩建屋,很是讶异。如此溪水日夜冲涮之地,屋基怎可牢固.....村民某抱着一婴儿来我家,临走时我拟打发小孩一点钱,口袋中掏出两桩钞票,以为是两百元,细看竟只有十元,很不好竟思地对她说:下次吧.....

2,两三日前一梦:.....骑自行车或歩行于大街,忽然一辆巨大的公共汽车冲过来,避之不及,被挂着左脸,身体一歪,又被另一车道上的另一两公共汽车碰了一下......两车都停了下来,司机或售票员开始与我讨论赔偿事宜。他们都想私了,我应该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资金....
  注:与上周美加股市暴跌有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8楼  发表于: 02-28  
水上漂
1,两日前一梦:与某友从一条河流的上游出发,踩着一张滑板大小的塑料片,在水面上漂流。水流平缓,漂流平稳,没有发生任何惊险。黄昏时河流变得异常开阔,我们快要接近出海口了。我对友人说:“我们必须回去了,天很快就要黑了,如果我们漂到海中,是不可能及时返回的。再说,海上风浪大,我们的筏子只怕.....”
  于是我们断然掉转头来,要逆向漂流。但眼前的景像发了极大的变化:河流变成了田野,田野中有一条极其混浊而且湍急的小溪,许多男人赤裸着上身在溪流中戏水。我觉得在这样的水面漂流是不可能的。何况,就在十几米的溪流上方,还有一条堰闸,上下有两米高的落差,形成一道瀑布。我们的塑料筏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飞越它的。
  我们往上游走了几十米,在一块旱田中弓下身子,双手按在塑料筏上,往前快速奔跑,待它在地面滑动得有些得意时,我便跳将上去。这塑料筏子居然真能载着我们向田野高处不停了攀行.....有好大一群人都是这样的......

注:感觉是在影射大麻疯消退,投资如水上打漂。有幸及时定身返转,还不至于全落入大海中.

2,昨夜梦:....在立生叔家,见粮食成垛,包好的米粉捆堆积如山。我花50元买了一捆,老婆说至少一家人可吃半年.....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89楼  发表于: 03-02  
金玉堂
1,前夜梦:三麻子生了个胖儿子,很可爱。我伸手要将他抱过来......。麻将军(大麻子)来我家,骂骂咧咧道:通他娘的,干了一个月,没领到工资.......
(疑大麻子即icc,昨日大麻全面反弹,icc无动于衷。几只新票表现良好,或是三麻子也
2,与晓鸣一起自山顶往下走,玉堂叔提着许多贵重物品在前面,也往下走。快到山谷时,见金堂叔提前更多的包装豪华的名酒迎面走来。近得身来,两兄弟一定要送一些好酒给我们。晓鸣推辞说:不用不用,我们就要到站了,那儿好酒多的是......
  (两兄弟送礼,金玉满堂,诚佳梦也。今日果有大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0楼  发表于: 03-05  
断头马
......于方家冲后山密林中驱赶牛马,有一匹大马自前腿上方,头颈都被劈掉,稍稍呵斥,便自山坡上轰然倒下,压倒大片树丛......于田间小路上狂奔,施展绝顶武功与阻拦者搏斗,似有胜算......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1楼  发表于: 03-26  
上房
前一两周中的几个梦:
1,在一条小溪中垂钓,刚丢下钓丝,便有鱼上钩,没费多少力气,竟然拉起一条猪大的白鱼。上岸时还在挣扎,待我弯腰按住它时,发现它其实是条死鱼,身上都腐烂了,稍稍一扒,大块的肉掉落,露出脊刺来......
2,在夜空中飞行玩乐,忽然开文也从屋里出来。他从孟冲老家的坪子里,一个箭歩就冲上了四楼的屋顶。可是屋顶上刚下了小雨,陡而滑,他立脚未稳,翻身跌落在水泥地上。我惊号一声,要去救他。他却没事似的爬了起来,又反反复复地向屋顶上猛冲,但没次都没能站稳......我觉得他既然如此执着的练习,迟早能够在高处立定。我独自进行着我的飞行娱乐,这好像是游泳似的,成了我的固有技能.......
3,在一栋小学教室前,似乎无意间对着门框砍了一刀,地震就被引发了,我感觉房子马上就要倒塌,冲到教室的后门口大喊:孩子们快跑,房子要倒了。有一些孩子马上跑出了门,但还有一群孩子没有来得及,在轰然声中,埋没在灰土之中——这房子好像本来就只有几都泥墙,也许根本就没有屋顶————我们冲过去,从并不太厚的灰土土中刨出一个又一个娃娃,他们几乎还毫发未伤......

注:三梦似都与麻大有关。第三梦特别与3月22日的上议院关于C-45法案的投票有关。当日狂泄,因传言投票或不能通过。夜晚二审通过,次日葱绿.....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2楼  发表于: 03-27  
前挖后补
昨夜梦:天快黑的时候,方家冲老屋门前晒坪下的小溪边,一台挖掘机突然将其巨大的挖斗伸过来,朝晒坪边缘猛地挖去,我当时正站在那儿,若不是跳得快,差点被它按挖到空中。它只挖了两下,晒坪边上便露一个相当不小的缺口。我大喊着要去找开挖机者算帐。他们却匆忙向周家堰方逃跑,我追上去,对着货厢里坐着的几个小伙子喊道:“赶快停下,要不我就开枪了。”我并没有枪,但这句话却很起作用,他们马上停了下来。原来他们还是我一位远房姑妈的儿孙,解释说他们是弄错了地址。我说:搞错了总不能一走了之,还不赶快把那个缺补上。他们说:下边小溪里尽是烂泥,很难补上去。我转念一想也是,便说:那你们就把挖机开到屋后的二斗丘,那里正好有个大坑,你们把那个坑给我填平,我也就懒得找你们的麻烦了。我心中暗想:那可是个不小的坑,若把它填平,我还赚了一点儿哩。他们二说没说就把挖机开到了我指定的坑边.....

早起琢磨这个梦,感觉今天怕是要吃大亏了,虽然梦后部份指向还是不错的。今日果然放血,忍痛割肉......
晚上母亲在视频中说,她昨晚做个个梦,梦见我穿着一身很正点的白衣,还带了一个同学回家。家里许多乡亲塞满了厨房。母亲准备的一大桌饭菜被乡亲差不多吃光。我和同学只有几粒饭.....母亲过意不去,又另外给我们煮了一锅......

二梦似有相通之处,思之有趣。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3楼  发表于: 03-28  
晃动
梦见在湘大北山4栋,要上四楼去寻找自己的寑室,在楼梯间感觉到气氛很是敌意,快到四楼时,整个楼梯间(好像是圆形或是正六边形的)剧烈揺晃起来。它有个升降接口,因为上下左右摆动,很难和四楼的走廊接合。经历了一段不短时间的恐惧,它才慢慢稳定,我也似乎终于可以回到四楼的宿舍了......

注:似与两月前某梦发生在同一地方,故很可能主要是暗示icc。近日洗盘,信心动摇。另外,前夜梦中被挖两下,今日犹昨日。按理明日当是“后补”的时候了。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4楼  发表于: 03-30  
草甸牛
1,前夜梦:一支约有上万人的军队在某地休整一阵后,指挥官草甸(一位诗人)向我报告:他们休息完毕,整装待发......
2,昨夜梦:忽然记得曾经把一条牛系在罗家冲的一个山矶前。和丽丽一起去找,心里很不安。我手上还带了两个青草缠扎的草球,是喂牛的。一会儿就找到了,它还在那儿,又饿又喝,我好像有一两天忘了放牛饮牛了......

注:两梦中都有草,即weeds。英文俚语中,它指大麻。联系上次所记,周三周四均有所补。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5楼  发表于: 04-03  
红鱼
1,与作军对面走过,才意识到。以肘碰其背,说原来是你。他说你看看我背上,我看了一眼,没见什么。他说你再看看,这才看见他背上背着个才几个月的男孩。他离婚后竟然独自生了个孩子。我回到他的对面,看孩子,孩子开始哭着。问他叫什么名字,作军说:叫上钱(前)。我说这名字好,我马上就给你上钱(发红包)。于是坐地,从中袋中掏出一叠人民币,取了5张一百元的钞票.......

2,在方家冲门前绿水中看到七八条红色的大鲤鱼......

注:今日手机屏的蓝光中正好有七八条红鱼。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6楼  发表于: 04-04  
日本人
在姑妈家请客,客人是一个日本男人和他的四个妻子。饭后,其中一个妻子预备了一份回礼,送给主人。主人是谁记不清了,但肯定不是我。我费了这么多口舌陪一家日本人吃饭,连个纪念品都没有得到,感觉很没面子......

注:更敌意的市场,更多的红鱼。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7楼  发表于: 04-06  
护照
......开车从某处走一条弯道连接线上主要街道,感觉刹车不灵,便从车窗中伸出一个带道两个齿轮的棒子在路面上刮擦,以增加磨擦力。但刚上主街,棒子断了,轮子散了,所开轿车似乎也变成了自行车,并且破烂不堪。我索性弃之不顾,在马路上歩行。几个黑孩子过来问我,可不可骑走我的自行车,我很大方地答应了。春雨绵绵,雨中独行,充满了悲伤和焦虑。
.....我记起来自己本来是开着一辆轿车的,被我丢弃于途中,我的钱包和证件也在车上。现在得想办法去将它找回。来到一条河边,无桥也没有船,我爬上一棵参天大树,想从大树的斜逸的枝条上过河。有个不认识的男孩子也爬上来,他虽后来,却比我爬得高,而且占据了主干旁边的大枝。他使劲地摇树,以致我所立足的树枝快要开裂了。我很生气地大声斥责,他再不情愿地停下来。我尝试从树枝上走到河对岸去,但树枝的末端似乎和河岸还有几米的距离。正不知如何是好,先前的那向个黑孩子跑过来,很有礼节地用英语喊道:先生,这是您的东西吗?我接过来一看,它正是我的护照,上面不仅有我,还有两个孩子的照片......

注:昨icc血,老扈惧欲割,夜间微信对话,暂稳。摇树者即其人也。早间忆梦,度为佳者,今果绿遍。全梦实为近期写照。护照固与归国探亲计划相关,但象征意义更大。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8楼  发表于: 04-08  
梦见在家乡某一村庄(似在分水岭一带)看马戏,戏团中有一巨大棕熊,看起来很温和。但从黑夜的山头,突然冲下来一头体型较小的黑熊,一下子撂倒了好几个人。村民皆夺路而逃,我虽未受伤,但吓得半死。带着孩子逃跑,许多细节都记不清了。

注:中美贸易战引发的担忧加剧。分水岭地点颇可疑,或指美牛熊分际也。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199楼  发表于: 04-09  
柴帽双全
梦见从大学寑室中出来,怀里抱着一捆无叶的干柴,柴枝中间还夹着一顶自己夏日常戴的白色遮阳帽.....

注:柴即荆也,国人称其妻为拙荆。柴亦薪也,薪者金也。柴又与才谐音。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0楼  发表于: 04-14  
游行
1,前夜梦:在街上遇见三麻子与大伯伯,打算请他们去下馆子吃一顿好的.....

注:昨日麻火

2,昨夜梦:与小民(他还带着个几岁的孩子)长谈办诗刊的打算,不知不觉走到街头,见夜晚华灯之中,大街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他们都穿着灰绿色的制服,组成了两个巨大的方阵,举着旗帜,喊着口号,正开始游行庆祝,或者是请愿。我想我们虽然没穿制服,但跟在方阵后面走是肯定没有问题的。我听到他们反复地喊的口号是:

注:今日麻大火。川普谈麻。前几日梦熊,次日环球邮报td银行报告重创麻群。本人唯小损,真如梦。

medical marijuana!   medical marijuana!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1楼  发表于: 04-27  
药鱼
梦见周家堰中突然一条鱼飞跃空中数丈之高,然后跌下。我急切地跑到洗衣埠边,却见溪水清浅露底,有几十条大鱼在一个圆坑中半死不活地游动着。弯腰伸手,很轻易就抓起一条两斤重的白鲢。看它的样子,是中了毒。再看水中其它的各色大鱼,也都快要翻肚皮了。往溪岸上看,发现梅清家的房子就在溪边,正在向溪中排出家中的浊水。我立即断定是他家放的毒。走家他家,当面质问,他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的大意好像是: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你一家的鱼。
气愤而无奈,返回时看见堰口倒塌,只有溪底一条小沟在淌水,一些只有指甲大小的死鱼在随水漂流。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有几条三五寸长的刁子鱼逆水而上,看起来还生气勃勃......我很担心它们游到上面的圆坑中后也会被药翻.....另外有几条大鱼,居然抱着一块大石头直立着,以躲避溪流主道的毒水,而从方家冲田沟里流下的一小股清流维持着它们的活命.....

注:近日麻病,昨日开割。晚上颇忧。梦醒尤甚。早市续割。果然又是大红日。操作及时,未伤。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2楼  发表于: 05-01  
沈自雄
梦见有一位小学同学,同乡,名叫沈自雄。他可能是一位民办教师,正在为转正的事东奔西走,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不知怎么找到我,要我为他开后门,或者是拉关系。我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在家乡的教育系统任职,但约略感觉到还是有点面子。我可能含糊地答应了帮忙。回家后,老婆告诉我,沈自雄到家里来了,还打了个大红包,里面有一万元。闻言大惊,狠狠地骂了她一顿,要她尽快把钱送回去。我说:一万元够坐几年牢了,现在我才真的知道,所谓的贪官,都是老婆逼出来......

注:TI大涨,ICC重挫。两抵。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3楼  发表于: 05-12  
地铁出口
5月8日梦:
.....从某地铁站下车,上升。将近地面,梯级没有了,坡度陡直,且自感极度虚弱,无力上行。双手紧抓铁栏,拼尽全力,方得勉强爬上出口,进入阳光中.....夜里来到京城一家珠宝店,就在店堂里睡了一个晚上,早晨有几个人来上班,看到我时,满脸惊讶,但谁也没说什么,因为他们很快就猜到了,我就是这家珠宝公司老板的继承人。有一两个漂亮的女员工甚至开始打我的主意....夜里和我同睡在店铺里的还有一头母牛,半夜里产下一只小牛犊......

又似在京,胡若隐很热情客气将我迎到某大楼地下室,会见了一些湘大出身的官儿。我好像重操旧业做了记者,刚刚采访了王茂林,但很不愿写稿,有意拖着.....

注:晦气了一段日子,这几天情况反转,昨日“9”飙。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4楼  发表于: 05-21  
梦中吟
昨夜梦:.....计票时才知道自己竟然参加了安省大选,且得票一路领选,至九万八千票时,结果明了:本人将任安省第98任省长。意外,欣喜,但尽量做得不露声色。很奇怪怎么还不见大批记者前来采访。思量着受访时应该说些什么,英语会不会有问题。感觉并不是太紧张,应该可以应付。但打量自己的着装,很不成体统。穿一条破旧裤子,裆口还开着。有一位小学同学前来道喜,并且说有70多位新闻记者已经把我家堵得水泄不通。我吓得飞奔,似是要到某地先躲起来,换一套体面的西服......感慨万千,吟得两句诗:

少年谁不逞英雄,老去方知万事空

后面还想接两句成一绝,未成而梦醒。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5楼  发表于: 06-07  
熊蜂
1,前夜梦:....岳阳一市委副书记去世,友人为其建造一座圆塔形坟墓,远远望去,上有篆体大字“万宝”,万宝似是其人姓名。......我搔了几下头,发现自己竟是光头,头皮上结了厚厚一层胶垢,搔一下便有大片掉落。忽然意识到我的光头就是那位书记的坟墓,我的搔头,实际上就是对于他的陵墓的清结和维护......来到某处一间大教室,正在和一些中学大学同学攀谈,群情忽然骚动,来了一位名气很大的美女,即LJ。她一进门就给众人发名片,我刚要回头,她主动递来一张名片,上面的名字是“某海莉”。没想到她现在也改名了。她大大方方地在我身边坐下,以一种略带伪装的生意人口气说:“我们决定回长沙发展了,你呢?”。我注间到她说到的是“我们”,当然也包括她的丈夫,所以回答就有些淡然:“哪像你这么潇洒,我的女儿还小呢,想回来也脱不开身。”她当即反驳道:“我最小的孩子和你女儿年纪差不多哩,说不定还小一点。”.......

注:两日前与友人群聊,戏言:甚矣吾衰矣,久矣吾不复梦见美人。是夜居然梦见美人,有趣。

2,昨夜梦:......从团边堰到桥当头的一条宽阔土路上,我带着孩子去杨家祠堂。天色很暗,看到有个不怀好意的动物在尾随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是一只小熊。虽然没有致命威胁,我还是有些害怕。身边正好有只花猫,好像是我家的弗兰妮。我急中生智,一把将她提起,在小熊面前晃动。花猫恐惧中乱抓熊脸,熊一口将她咬住,就地蹲下,开始美餐起来,我和孩子因而脱险......
  在我家的楼房里,好像还有一些我不熟悉的房间。下雨时,我听到漏雨的声音,钻进一间后房里察看。开始看到雨水从楼上的木楼墙上流下来,很是忧急。后来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室内,而是在一个花园的凉亭下面。这个花园非常漂亮,而且尺寸可观。我在这栋楼房里住了几年,一直只知道屋后有个菜园,今天才发现它还有个如此不俗的花园,真是意外之喜......
  从花园里绕道来到前门,刚进屋,看到墙上挂着几个巨大的泥蜂窝,地上一堆黄泥,看起来是个更大的蜂巢,而且还在迅带增长。我一边埋怨妻子没有及早报告,一边顺手抄起一根前头带叉的棍子,用力捅那堆黄泥中探出头的母蜂。母蜂不止一只,看起更像黑色的甲虫(天牛),有拳头般大小。我叉住一只,将她使劲地往墙上挤,没想到她转瞬间便长得一人高了,头上还有两只牛角。我要开文接住木棍,奋力撑着,自己又拿起一块长木板,猛打她的头角......她太强大了,我让开文丢开棍子逃命,自己以身挡住,本想使出些招式来反击,但全身发软,眼看她就要干掉我了,我将被子猛地一扯,蒙住头,醒了过来,还好,我睡在床上.....

注:近来事多心乱,睡眠很差。主要精力放在大麻股上,苦挨了几个月,明日参议院投票,可否最后通过立法难以确知。有大赌之意,昨夜研究得很累,本来有些大胆的想法,经此梦一扰,恐惧大增,一日未动。手中所持却有相当可观涨幅。年来股梦常有立杆见影之灵。此梦不灵乎?今晚细想:或许梦之潜义在于“蜂长”(疯涨),亦未可知。记此一笑。(蜂涌而至,群雄蜂起)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级别: 创始人
206楼  发表于: 昨天 05:15  
波音自行车
1,约6月11日梦:在老家外墙边,竖立着两大捆柴草,我在它们的中间点火,准备做饭......

2,6月13日夜梦:从老屋园出发,骑着一部自行车去应聘,到大生塘附近,遇见某人。他要与我同去,但没有车。我告诉他,我还有一部自行车,名叫波音,闲在家里,他可以借用......

注:近来重点在icc,alef二者上,前梦之意似乎是肯定二者的价值和潜力。次日,其一发飙。后梦则可能暗指alef。此前沉沉不休。当夜决定大举加仓,次日梦醒后早起填低位单(未成交)。开市劲升,当日8%。是夜再加单(未成交),周五开市不久狂涨16%,收市还要略高。此自行车真不亚于波音飞机。
仰天曾大笑,低首更沉吟
描述
快速回复